网站地图
吕凤子

吕凤子(1886--1959年),中国近现代著名画家,书法家和艺术教育家,职业教育的重要发轫者,"江苏画派"("新金陵画派")的先驱和最重要缔造者之一。吕凤子15岁中秀才,师从著名教育家、美术家、书法家李瑞清。1910年在上海创办神州美术院,成为中国最早的现代美学校之一。在重庆璧山创办了私立正则艺术专科学校,并担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的校长。 他还以其罗汉画和“凤体”书法取得了一生中艺术的最高成就,培养了如朱德群、吴冠中、李可染、刘开渠、王朝闻等一大批当代中国美术大家,在中国美术史和美术教育史上留下了重要一页,被誉为中国美术界的“百年巨匠”。

吕凤子曾免费授艺教徐悲鸿学素描并被徐悲鸿尊称为老师,后又推荐徐到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授。 20世纪,他的名声比徐悲鸿、齐白石还要高,抗战时办过一次美展,唯一的金奖就是吕凤子的《四大罗汉》。吕凤子也是唯一一位被前苏联称为‘人民艺术家’的,并在巴拿马获金奖。吕凤子还经担任了国立美专的校长,潘天寿是他手下的教授,吴冠中则是这批国立美专的学生。

他曾在南京、扬州、长沙、北京等地师范学校任教。在南京大学(前身中央大学)主持教务九年。也曾任正则艺专校长、国立艺术专校长等职。1949年后,任苏南文化教育学院、江苏师范学院教授、江苏省国画院筹委会主任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著有《美术史讲稿》《中国画法研究》 《吕凤子仕女画册》《吕凤子华山速写集》等。

吕凤子(1886~1959)中国画家,教育家。原名浚,字凤痴,号凤子,别署凤先生。擅长中国画、美术教育。

1886年7月7日生于江苏丹阳,1959年12月20日卒于南京。

他15岁中秀才,曾在苏州武备学堂和南京两江优级师范学堂图画手工科学习,后到上海创办神州美术院。

1909年毕业于南京两江优级师范学堂图工科。曾任两江师范附属中学教师、北京女子高等师范教授兼专科主任。

1911年创办正则女子职业学校,1919年起,先后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授兼教务主任,江苏省立第六中学校长,南京中央大学(49年改为南京大学 )艺术系国画组主任、教授兼大学研究院研究员。

1935年任其创办的丹阳正则女子职业学校校长,日军侵占丹阳后,率部分教师内迁四川,创办私立正则艺术专科学校。后受教育部聘任壁山青木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

1940年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1942年创办正则艺术专科学校。

1951年任苏南文化教育学院艺术系教授、江苏师范学院图画制图系主任。

1953年任江苏师范学院图画制图系主任,兼中央美术学院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

1958年任江苏省国画院筹备委员会主任。曾当选苏南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苏分会副主席,江苏省人大代表。

吕凤子一生从事艺术教育,培养了大批美术人才。1951年,吕凤子受苏南行署文教处之聘,来到无锡苏南文教学院任美术教授。1952年秋,吕凤子随校迁苏州,在江苏师范学院(现苏州大学)任教。吕凤子看见自己毕生憧憬和追求的理想社会,而今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已成为现实,他由衷地感到高兴。1953年,他主动将“正则艺专”全部交给人民政府,家中没有留下任何一件用品。

吕凤子先生晚年,精心刻制了“而今乃得生之乐”,“老子犹龙”两枚印章,作画时钤在画上,以彰其志,他说:“这快乐是忘我无私的共产党给我的,是毛主席给我的。我又怎能不谢他呢?我感谢他,我爱他,等于我爱太阳。我爱太阳,我将画太阳,画人民爱戴的太阳,画太阳的光,画太阳的热,无休地画到手僵,笔直!”

吕凤子晚年多病,患有高血压、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等。北方的友人请他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董必武、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作画,他欣然提笔挥毫,一一画好寄去,还作了《马克思像》、《孙中山像》、《鲁迅像》等,表达了他对这些伟大革命家的崇敬之情。1959年夏,吕凤子先生肺癌已进入晚期,被困倒在病榻上。国庆节,他生命垂危,还要家人扶着,画了老松三幅,其中一幅《寿毛主席》,题着思考已久的诗句:“辟地开天畅生力,谁实主之毛主席;主席其神乎?穷通一往变无极。谁使变皆成奇迹,主席其圣乎主席非神也。从未自居是圣哲,却自喻拟而今而后,个个人人都得到炼成的那块历劫不磨铁。不磨铁,能发异光产奇热,光愈明,热愈烈。这便是六亿五千万人民共仰的毛主席。寿毛主席,一九五九年国庆日,卧病苏州,老凤。”这是凤先生不幸长逝前的绝笔。

吕凤子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和艺术家,他一生在艺术教育这块园地里辛勤培育,播扬芬芳,鞠躬尽瘁,功在国家与人民,是永远值得人们怀念的。

吕凤子是与齐白石、徐悲鸿齐名的著名国画家、美术教育家,1910年在上海创办我国最早的一所美术专科学校神州美术院。他从江南小城走出,一生历尽艰辛。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吕凤子带领妻子和儿女及艺专部分教师,历尽千辛万苦,到达重庆,在偏僻的璧山创办“正则蜀校”。璧山远离重庆几十公里,没有重兵把守,经常发生抢人事件。有一天夜深人静,一群强盗将吕凤子家中的财产一抢而空,还将赤脚的吕凤子绑起来,押出家门,走了两百多公尺,旁边的驻军知道后,士兵们高举火把,追赶抢匪。抡匪们在慌乱中四处逃窜,吕凤子才幸免一难。他哀叹道:“没有国,哪有家?国破家亡,此恨难消!有些人不参加抗战,却乘人之危抢劫,令人痛恨。”

后来,吕凤子又举家迁江津。他的家离陈独秀的家很近。早年的吕凤子在北京女师教书时,就和陈独秀认识,抗日战争初期在渝重逢,自然常去看望陈独秀。陈独秀十分赞赏他的观点及实践,说:“国难当头,凤先生能继续坚持教育阵地,传播文化艺术,让愚昧的同胞看到光明,实属难得!”

1940年春季,张大千远道专程来璧山看望他,谈到办学,张大千知道吕凤子缺乏资金,就劝吕凤子不要自找苦吃,还是卖画谋生,可糊口养家。吕凤子却说:“矢志办学,吾意决矣!”张大千见他态度坚决,改口说道:“小弟限于财力,爱莫能助,无钱可以出力啊!这样吧,我助你到成都举办个人画展。”然后,陪同吕凤子去成都。吕凤子一鸣惊人,筹款五六千元,一分钱未留,全部作了办学经费。张大千感动地说:“吕凤子人品高尚,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一心办教育,为人师表。”1940年初,王若飞的舅舅黄齐生由于参加革命受到迫害,逃出老家,从贵阳到重庆逃难。吕凤子却不怕牵连,聘请黄齐生为文史教授。黄齐生常到八路军驻渝办事处,与董必武、周恩来、郭沫若、王若飞、黄炎培、陶行知等接触,了解到许多南北抗战形势与民主团结运动的新信息、新思想,随时向吕凤子传达。吕凤子不出学校,每当知道这些后十分兴奋。有一次,黄齐生对吕凤子说:“凤先生,延安是我国革命抗日司令部,宜有所慰问。”吕凤子很有同感,发动师生作书画数百幅,他本人也画了若干幅,转交给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由王若飞带到延安分送。

黄齐生1944年赴延安,把吕凤子的画转给毛泽东,还向毛泽东介绍吕凤子和他在重庆办学的情况,毛不断点头说:“吕凤子先生精神可嘉,他的眼光已经投向了抗战胜利之后。整个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需要教育。黄先生,你替我转达问候,我还要叶志熊(秘书)写一信谢吕先生。我们这里开展大生产劳动,丰衣足食,而精神食粮正当需要之时。”1946年3月12日,当黄齐生返渝时,毛泽东又拿出一条延安毛毯,请他转交给吕凤子。

1949年春蒋家王朝兵败如山倒之时,张大千、陈立夫等都劝吕凤子带全家到台湾。吕凤子决定不去台湾。1959年夏,吕凤子患了肺癌。正值国庆节时,他巳经生命垂危,还要求家人将他扶起,画苍松三幅,其中一幅《寿毛主席》。

一贯画风

在近代中国画史当中有三位人物画颇见特点的画家,一为丰子恺、二为叶浅予,还有就是吕凤子了。而吕凤子在这三位中所留下的作品最少,这就愈显吉光片羽之贵了。吕凤子幼时极为聪颖,十六岁就得中秀才,十八岁在苏州武备学堂习武。二十岁才开始习绘画,就读于李瑞清所开办的南京两江优级师范图工科。颇受李的器重,毕业后遂曾留校任教。而后的几十年里吕凤子便一直与美术教育密切相关着。李瑞清主持的两江优级师范是清代大僚张之洞所支持下所开办的的,原是为兴办新学。而科目开设有博物、数学、音乐、图画、手工等等。其他科目均可聘请日籍教师,而美术则由山水画家萧俊贤和日人盐见竞、亘理宽之助教授。所以吕氏所受的绘画教育应是属于“中西合璧”式的。既学有传统的课徒式的山水画,也学有西方先进的素描观念。但是当时“两江”的素描教学是由日本人传授的,这与欧洲的学院派素描是有所区别的。因此吕氏虽受“中西合璧”式教育,但这与后来的徐悲鸿、刘海粟等人的“中西合璧”有着从角度上的本质区别。

正因为吕氏所受的素描教育并非欧洲学院教育,而是讲求、重视线条的“日式素描”,这与中国传统的线描似有共通之处。这对于吕凤子以线为主的画风奠定影响极大。

由于吕氏所受的“日式素描”的影响,其对于透视、解剖、色彩、构图,均深有研究。吕凤子曾编写过关于透视、解剖、色彩、构图等图画基础知识的讲义。因而吕氏的人物画特色与前代人物画不同之处也正在于此。 前代顾恺之的人物画今已失传,仅从摹本来看,或称"迹不逮意"。而吕氏的人物画则写形貌色极为生动,颇有顾氏"传神阿堵"的妙处。他的《罗汉图》颇具特色。往往造型古拙,线条流畅。其中《四阿罗汉图》题诗曰:“皆来闻见,弥触悲怀,天乎、天乎。狮子吼何在?有声出鸡足山,不期竟大笑也。"画面上四个阿罗汉仰着面,一个在悲天,一个在悯人,而后面两个阿罗汉则在嘲笑西北方的声音。作品借阿罗汉讽喻时局,耐人寻味”。吕凤子的人物画的归类,虽有不少讽喻时局的作品,具有浓厚的爱国主义思想内容。但是绝不同于徐悲鸿的现实主义人物水墨画,吕氏的画品风格仍应归于文人画的范畴之中。

文人画的最主要的特点是“以书入画”。吕氏的书法承清道人李瑞清之法,极有特色。且与其画风也能较好和谐。吕氏对于书法与绘画之间关系的论识极有见地:“中国画一定要以渗透作者情意的力为基质,这是中国画的特点。所以中国画最好要用能够自由传达肩、臂、腕力的有弹性的兽毫笔来制作,用手指或其他毛刷等作画,只能构成一种缺少变化的线条,它不能用来代替兽毫笔。”而“成画一定要用熟练的勾线技巧,但成画以后一定要看不见勾线技巧,要只看见具有某种意义的整个形象。不然的话,画便成为炫耀勾线技巧的东西了。”

吕氏对于中国画的理解有两个层面:其一要用毛笔,即书法用笔。其二用线造型的目的是“形”,而不是笔墨技巧。而吕氏的这一主张应该是对于中国画发展极熨帖的建议:既不要放弃笔墨,又不要拘于笔墨。杰出贡献

吕凤子早年就已经表现出非凡的才气,1901年十五岁时就与韩笔海、荆钟善、胡小石等一起考中秀才,与胡小石一起有“江南才子”之誉。吕凤子早年有以身报国的志向,曾一度考入苏州武备学堂学习武术,以后才转入两江优级师范学堂图画手工科学习,从此走向绘画创作和美术教育之路,逐渐成长为近、现代史上卓有成就的美术教育家和著名的中国画家。按照吕凤子的说法,他一生做了三件事,其一是画画,其二是教书,其三是办学。

他曾先后在两江附中、宁属师范、常州五中、武进女师、长沙四师、扬州五师、镇江六中、正则女子职业学校、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大学、私立上海美专、中央大学艺术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国立社会教育学院、苏南文化教育学院艺术系、苏南文教学院、江苏师范学院任教,同时担任了不少教育行政职务和与美术相关的社会职务、学术职务,从事教育工作前后长达五十年,为中国的美术教育事业奋斗了一生。

在他晚年所有的活动中,最为重要的是1957年参与江苏国画院的筹建工作。这一参与不仅对他个人极为重要,对于江苏美术事业的发展更具有深远的意义。他花费两年多的时间撰述的《中国画研究》一书,是根据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积累和研究成果而作的画学总结,将数千年中国画的基本原理、特征、方法等进行了系统地梳理、剖析,是一部带有个人创作和研究经验总结性质的美术理论著作,为新时期“江苏画派”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吕凤子先生辉煌的艺术成就和充满博爱的内心世界,得到了与他同时代的几乎所有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政治观点的时代人物所共同推崇。1944年毛泽东主席评价“吕凤子先生矢志办学,精神可嘉。他把眼光已投向了抗战胜利之后。是的,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提高,需要教育。”毛主席还专门委托王若飞的舅舅黄齐生带去延安毛毯给他,以示感谢。国父孙中山这样评价:“吕先生笃志办学,精神可嘉。救国之道,也离不开教育,这乃是长远之计。”新文化运动的发起者、中国共产党最重要的创始人陈独秀这样评说:“国难当头。凤先生能继续坚持教育阵地,传播文化,让愚昧的同胞看到光明,实属难得!”国民党元老、抗战时期的教育部长陈立夫在晚年回忆:“吕凤子与余在抗战期间,同在重庆市青木关服务于教育界。他不独是爱国画家及美术教育家,他在美术方面,有独特的风格,在刺绣方面,发明了乱针绣,他是有创造能力的美术家。”

吕凤子1909年于两江优级师范学堂结业后,次年在上海创办神州美术学院;1912年在丹阳捐献家产,创办丹阳正则女子学校,1925年改为正则女子职业学校。抗战军兴,在陈立夫、张澜等人的支持下,1938年于重庆璧山县创办江苏省正则职业学校蜀校,1942年在教育部备案,正式创办正则专科学校。1946年回江苏前,将全部校舍捐赠璧山地方政府办学。同年秋,在丹阳重建正则,分四部分:正则小学、正则中学、正则职校、正则艺专。1951年将正则学校全部转交人民政府公办。

吕凤子早在新中国成立前的二三十年代就已经享有很高的声誉,徐悲鸿、张大千、陈之佛、傅抱石、钱松岩等对他的品德和才艺均有着极高的评价。我国现代美术界卓有声望和成就的美术家刘海粟、徐悲鸿、吴冠中、李可染等都曾随其受学,受到他的美术教育和艺术熏染。

吕凤子山水、花鸟、人物画均极为精湛,但最主要的成就还是体现在人物画上。早年、中年时期的仕女画、诗意画,入蜀后的罗汉画以及建国后表现人民生活题材的绘画,都为他在不同时 期赢得了盛誉。

吕凤子一生创作了为数不菲的绘画作品。所作松树题材的作品不下千幅之多,抗战期间于壁山县创作的罗汉题材的作品亦接近两千五百余幅,如果再加上他最为擅长、且延续时间最长的仕女画、诗意画作品,一生创作的作品恐怕不下数千幅。吕凤子的绘画创作,主要是为了办学和教学的需要而进行的,他的绝大多数绘画作品多用于馈赠和出售,以便向社会争取办学的费用,其中也有不少绘画作品是为学生创作以留作纪念的。

通过各种途径,吕凤子的许多作品自创作之后即散佚在私人之手,真正集中保存下来的很少。目前国内除了苏州市博物馆、淮阴市博物馆等文博机构、丹阳档案馆(家人委托收藏)以及萧平、马晓锋等人有部分集中收藏之外,其他大多零散地藏于私人之手;海外有关公私机构收藏、研究吕凤子作品的状况,也不是十分明朗。这为系统地展开研究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但亦约有数百幅可确知线索的作品,况且不断有新的绘画作品和文字资料被不断地发现,这对于集中进行吕凤子绘画艺术的研究,也提供了较为充分的基本条件。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样一位如此重要、卓越的艺术家长期以来被忽略在人们的视野之外,不能不说是历史的遗憾。

20世纪80年代以后,有关吕凤子绘画研究、出版、展览及相关纪念活动逐渐活跃起来,吕凤子学术研究会、吕凤子纪念馆等先后成立,有关吕凤子的研究论文及著作也不时发表,将吕凤子宣传、研究和纪念活动进一步推动起来。但迄今为止,对吕凤子的研究无论是从深度、广度还是系统性上看,都不能与吕凤子的地位和作用相符合。相信随着条件的逐渐成熟,吕凤子的艺术成就将会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美术史讲稿》

《中国画法研究》

《凤先生说美育》

《吕凤子仕女画册》

《吕凤子华山速写集》

李岚清为吕凤子画像并题诗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为丹阳籍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吕凤子先生画了一幅素描肖像并题诗,昨日,吕凤子先生长孙、吕凤子学术研究会会长吕奇颇为激动地向记者透露了这一消息,并让记者欣赏了这幅作品的复印件。 记者看到,吕凤子先生的素描肖像惟妙惟肖,同时题有诗句,盖有李岚清篆刻的两方印章。在题诗中,不为权贵”、“毕生教书不为钱”等句,表达了李岚清同志对吕凤子先生 品格的充分肯定。据吕奇介绍,当他接到高等教育出版社的来函,得知李岚清同志创作了一幅吕凤子素描肖像,并题写了由他亲自撰写的诗、盖上了亲自篆刻的印章。
  这幅作品已被收入即将出版的《李岚清艺术作品集》。
  应省委办公厅的邀请,22日吕奇参加了在南京举办的李岚清篆刻书法素描艺术展开展仪式。作为展览的一部分,展出了李岚清同志为包括吕凤子在内的124位已故著名文学家、戏剧家、作曲家、美术家、书法家绘制的素描肖像。
  吕奇说,观看展览后大开眼界,过去只知道岚清同志有较深的篆刻功底,想不到他的素描也画得这么好。凤先生是我爷爷,我一看到这幅素描就觉得太像了。”吕奇告诉记者,吕凤子毕生致力于艺术教育,爱国爱民,一生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人才。李岚清同志为吕凤子画像并对其品格作了高度评价,作为吕凤子的后人他非常激动和自豪,同时也倍受鼓舞。开展当日,他当面向李岚清同志呈交了吕凤子研究资料和吕凤子工艺美术学校办学情况汇报。

吕凤子研究会

2006年5月9日,镇江市民政局批复同意成立“镇江市吕凤子研究会筹备组”(镇民民管复[2006]6号),2006年7月7月,即吕凤子先生120周年诞辰纪念日,“镇江市吕凤子研究会成立大会暨2006年度学术年会”在镇江高专丹阳校区隆重召开。从事吕凤子研究的专家、教授等80余名同志参加了会议。市民政局副局长戴江澄、市社科联副主席严忠沛、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丁伟民、市教育局高教处处长蒋青、丹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钢生及吕凤子先生的孙女吕芬芬女士等到会祝贺。省社科联信息、《镇江日报》、《镇江高专报》、《镇江高专学报》、镇江高专校园网等媒体对会议作了报道。


相关文章推荐:
中央美术学院 | 中国美术学院 | 朱德群 | 吴冠中 | 李可染 | 刘开渠 | 王朝闻 | 徐悲鸿 | 徐悲鸿 | 齐白石 | 潘天寿 | 吴冠中 | 南京大学 | 苏南 | 江苏省国画院 | 两江优级师范学堂 | 两江 | 优级师范学堂 | 苏南 | 江苏省国画院 | 苏南 | 苏州大学 | 毛主席 | 毛泽东 | 周恩来 | 刘少奇 | 董必武 | 朱德 | 开天 | 毛主席 | 齐白石 | 徐悲鸿 | 国画家 | 璧山 | 江津 | 张大千 | 璧山 | 王若飞 | 黄齐生 | 董必武 | 周恩来 | 郭沫若 | 黄炎培 | 陶行知 | 王若飞 | 黄齐生 | 毛泽东 | 兵败如山倒 | 张大千 | 毛主席 | 丰子恺 | 叶浅予 | 李瑞清 | 两江 | 张之洞 | 萧俊贤 | 素描 | 两江 | 徐悲鸿 | 刘海粟 | 欧洲学院 | 构图 | 顾恺之 | 鸡足山 | 徐悲鸿 | 清道人 | 韩笔海 | 胡小石 | 两江 | 优级师范学堂 | 国画家 | 两江 | 武进 | 镇江 | 苏南 | 两江 | 优级师范学堂 | 丹阳 | 陈立夫 | 张澜 | 璧山县 | 璧山 | 徐悲鸿 | 张大千 | 陈之佛 | 傅抱石 | 钱松岩 | 刘海粟 | 吴冠中 | 李可染 | 仕女画 | 淮阴市博物馆 | 萧平 | 马晓锋 | 李岚清 | 李钢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