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吕培俭

吕培俭, 1928年8月生,江苏洪泽人。194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7月参加革命工作。大专学历。

1944年在新四军4师供给部会计训练班学习,任新四军4师供给部、华中军区供给部工厂管理处、华东军区供给部被服第2总厂会计。

1948年在华东野战军随营军政干部学校学习,任第3野战军财经办事处工作队组长、党支部书记,第3野战军豫皖苏区财经办事处计政科组长,第3野战军后勤部工作队分队长、区队长。

1949年任华东军政委员会财政部审计、组长、副科长。

1953年任财政部经建财务司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1954年-1956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函授专修科学习)。

1960年任财政部办公厅机要办公室副主任、主任。

1964年任财政部办公厅副主任。

1969年任财政部财政业务组副组长、工业交通商业财务司副司长。

1978年任财政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党组副书记。

198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组书记,中国人民银行理事会理事长。

1985年3月任审计署审计长、党组书记。

1994年5月-2000年6月任国家开发银行监事会主席。

第9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共第十二至十四届中央委员。

“我赶到上海衡山宾馆已经是次日下午了,得悉参会的部领导是吕培俭副部长,以往我未曾与他打过交道,所以很陌生。我到宾馆时,他还在开会。约5点半钟,他才回来。头一次见面,寒暄了几句。他很和蔼,告诉我不要再找住处了,就睡在他卧室的另一张床上,便于我们聊聊。”

“安置好以后,离吃饭还有半小时,他与我就在会客室随意地聊了起来。这时,吕培俭同志说了一句:“去年你们宣传重复征税问题,是不是讲得多了一点。”我意识到,也许我们的谈话已步入了正题。我说,重复征税问题是现行税制存在的实际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对我国经济发展不利,也不利于企业反映真实的经营成果。”

“接着,我列举了一个企业做例子,来解释重复征税问题:一个产品有两个部件组成,形象地说热水瓶由瓶壳和瓶胆组成。假设瓶壳值2元,瓶胆值3元。热水瓶售价5元,税率10%。如果该产品由一个全能厂生产,按售价5元,征税5角,如果改为两个协作厂生产,瓶胆厂出售瓶胆售价3元,先征税3角。瓶壳厂购入瓶胆装成热水瓶出售价格5元,再征5角,两个厂共征税8角。比全能厂生产的热水瓶多征税3角。这3角就是因重复征税造成的,协作环节越多,则重复征税因素就越大。它不仅使税收调节失去了合理性,而且不利于生产向专业协作方向改组。所以,重复征税问题非解决不可。”

“吕培俭同志正在非常认真听我讲述。接着我说,如果用增值税的办法,这种重复征税因素是完全可以消除的。这就是增值税允许瓶壳厂将购进的已缴增值税款3角扣除,这样瓶壳厂出售热水瓶应缴的5缴税款,扣除3角后,只缴2角的税,相当于该厂生产瓶壳所应缴的税款。这样就排除了重复征税因素。不论全能厂或协作厂,生产的热水瓶售价相同,其所负担的税收也是相同的,不会再产生因专业化而增加的税收负担问题,这有利于我国工业企业结构的调整。”

“吕培俭同志一直认真听我的陈述,没有插话,也没有再提问。用增值税的办法消除重复征税,可以在保持财政收入总规模的基础上进行。因而财政收入总规模不会缩小。如仍以上面的例子,热水瓶的税率为10%,全能厂实际缴税5角,两个协作厂实际缴税8角。国家实际收到1.3元的税款,假定全能厂与协作厂平均的实际负担水平为6.5角,改为增值税可按平均的实际负担水平重新换算增值税税率,即按售价5元,征税0.65元,比率换算成13%。这样做的好处,一是不会因改革而减少财政收入;二是可以使全能厂的税负水平由0.5元提高到0.65元,使税收鼓励大而全、小而全的副作用得到适当的遏制;三是使协作厂的实际负担由8角降为6.5角,可以起到鼓励专业化生产的积极作用。”

“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吕培俭同志沉思了一会,会心地向我点点头。然后,看了看表说,用餐时间到了,我们一起到餐厅用餐去吧。”

晚餐后,吕培俭带着他到对面一个公园去散步。他们一边散步,一边谈家常,再也没有谈工作的事。“明天我还要开会,这里就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先回去。”吕培俭说。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难道我来上海的紧急任务就这样完成了?!”


相关文章推荐:
江苏 | 洪泽 | 新四军 | 华中军区 | 华东军区 | 华东野战军 | 野战军 | 财政部 | 中国人民大学 | 中国人民银行 | 审计署 | 审计长 | 国家开发银行 | 监事会主席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