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马国翰

马国翰,字词溪,号竹吾。历城人。1794年生。自幼随父在山西任上读书。他学习勤奋刻苦,少年时就显露出文思敏捷的才能。马国翰19岁时,在家乡考取秀才。于是便以教书为业,先后开馆于古祝、冶山及鲍山、黄石兴隆寺等地,一直当了20年的私塾先生。至道光十二年(1832年)才考中进士,发陕西任职,先后任敷城、石泉、云阳等县知县。道光二十四年,升任陕西陇州知州。

马国翰(17941857)

清著名文献学家、藏书家。字词溪,号竹吾。清代济南历城南劝夫庄(后称:权府庄、全福庄)人。原籍章丘市双山办事处三涧溪村,曾祖父(马云龙)时迁居历城劝夫庄。清代著名学者、汉学家、藏书家。他自幼跟随在山西做知县的父亲(马名锦)读书,学习勤奋,后从师金宝川、吕心源。博览经史,文思敏捷。16岁时,其父在山西太原病故。遂回历城。19岁时,在家乡考中秀才。此后近20年,以教书为业。先后开学馆于古祝、冶山及鲍山黄石兴隆寺等地。1831年(道光十一年)中举人,第二年恩科进士(三甲67名)。历任陕西敷城、石泉、云阳知县。1838年因“政绩卓越”得到皇帝召见。后以“去家既久,坟墓庐舍均须修治”为由,辞官回故里。1844年(道光二十四年)出任陕西陇州(今陇县)知州。1853年(咸丰三年)因病辞官回乡。1857年去世,葬于历城县九里山南麓。

马国翰生活的时代,汉学盛行。受此学风影响,早年即对许多珍贵古籍的散失深为痛惜,决心做一番古书辑佚工作。他在乡间教书时,每见异书便抄录下来;中进士后,步入官场,薪俸多用于购书,日积月累,共购买各类书籍达57000余卷。他“殚心搜讨,不遗余力,晚归林下,犹复 孜孜,纂辑无虚日”,把唐代以前已经散亡、毁失的古书,从各种著作的注释和引文里,从许多有关文献保留的片辞只字中剔抉出来,加以考证,辨别真伪,然后分门别类汇纂成册,定名为《玉函山房辑佚书》。

该书分为经、史、诸子3编,700多卷,共辑佚书594种,并自作序录冠于每种之首。《玉函山房辑佚书》是一部文献学的浩繁巨著,它为搜集和保存中国古代文化典籍作出了可贵贡献。居家期间,他还利用闲暇,收集流传民间的谚语,编成《农谚》1卷;撰写了《月令七十二候诗自注》《夏小正诗自注》等有关农业季节、物候的诗文著作。1849年(道光二十九年)写成读书札记《目耕帖》31卷。

1870年(同治九年),济南泺源书院山长(即院长)匡源,请山东巡抚丁宝桢协助,从马国翰亲属处借出《玉函山房辑佚书》书板,经过进一步整理,于4年后连同《目耕帖》一并印刷,分订100册行世,受到学术界的重视。马国翰留传后世的作品还有《竹如意》《红藕花轩泉品》《玉函山房文集》《玉函山房诗集》等。

马国翰对当时的辑佚界现状比较熟悉,故能在辑佚中往往充分利用前贤辑佚成果,并加补缀、校勘。辑佚发展到马国翰等人的时代,其过程中应该注意的问题他们大都通晓,但这也并不等于后人一定会超过前人,能否在前人基础上有所发展,关键在于各人的主客观条件。综观《辑佚书》,马国翰并不是简单地继承前人的成果,而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补充、提高,但又不掩前人之功。如抄录孙镗的《汉晋二十一家易注》即是。

据《玉函山房藏书簿录》,马国翰收藏的谶纬辑佚著作是卷六经编十四纬书类所著录的:武英殿聚珍版本《易纬乾凿度》二卷、《易纬乾坤凿度》二卷、《易纬稽览图》二卷、《易纬辨终备》一卷、《易纬通卦验》一卷、《易纬是类谋》一卷、《易纬乾元序制记》一卷和《易纬坤灵图》一卷。另有孙《古微书》三十六卷(抄本)和刘学宠《诸经纬遗》(青照堂本)四十卷。但因为《易纬》八种为官定本,《河图》、《洛书》不在“纬书”之列,故马国翰俱不予辑佚。在具体谶纬辑佚过程中,马氏主要以《古微书》为基础进一步搜辑纬书佚文。

《古微书》在辑佚方面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马国翰在辑佚过程中往往充分利用之。如《礼纬含文嘉》(卷54页16)“殷爵三等,殷正尚白,白者兼正中,故三等。夏尚黑,亦从三等。周爵五等,各有宜”条注云:“《古微书》合为一节,今依用。”他基本做到了不没前贤功绩,避免了重复劳动。

同时马氏也善加补缀、校勘,将其得失一一注明:漏辑者补之,如《孝经纬钩命诀》(卷58页33):“性者生之质:若木性则仁,金性则义,火性则礼,水性则智,土性则信。情者既有知,故有喜怒哀乐好恶”下注:“《礼记(王制)正义》引《孝经说》。《古微书》收入此篇,不载“情者”已下,今补辑。”又如《春秋命历序》“苍颉龙颜”下注“古微书不载”。误收者删之,如《礼纬含文嘉》(卷54页20)“天子三公诸侯皆以三帛以荐玉”下注曰:“《礼记(曲礼下)正义》引《礼说含文嘉》及注。《古微书》误收《稽命征》篇,又并所引郑注“三帛”之文辑入。今删订。”篇目误置者正之,如《诗纬含神雾》(卷54页10)“杓为天狱,主天杀也”条马氏注曰:“《古微书》误收入《汜历枢》,今移正。”

又如《春秋纬运斗枢》(卷59页28)“黑精用事,百木共一枝”下马氏注:“此条纬及注《太平御览》引《春秋运斗枢》,《古微书》误入《演孔图》,今移正。”文字颠倒者正之,如《尚书纬帝命验》(卷53页65)“天宗日月北辰,地宗岱山河海。日月属阴阳宗,北辰为星宗。岱为山宗,河为水宗,海为泽宗”下云:“依《古微书》收入“岱为山宗”句,《古微书》误在“河为水宗”上,今移正。”有的佚文并未明确注明究属何篇,而马国翰则能够根据文义,判断其归属。如《诗纬含神雾》(卷54页8)“大电绕北斗枢,照郊野,感附宝而生黄帝”条,本出《初学记》卷九、《文选》刘孝标《辨命论》注和《太平御览》卷七十九,未有注释文字。

马国翰在辑佚中辑得《礼记(曲礼上)正义》引《诗纬含神雾》宋均注云:“北极,天皇大帝,其精生人。”尽管“未言所属”,马氏还是根据文义判断“疑此节注文”,并附录于此。又如《春秋纬演孔图》“据周史,立新经”条本为《公羊传(隐元年)疏》引《春秋说》,马国翰则辑入本篇,其判断根据就是文义:“《疏》所引《春秋说》,循其上下是一节文义,据补,后并同。”《春秋纬元命苞》“子夏问夫子作春秋”条,马国翰同样因为“此节与‘答问’义相合,孙氏不载,今依类补辑”而入本篇。这种判断纬书佚文及其归属的做法,体现出辑佚中的主动精神。

马国翰还在有些书的附录中辑录了该书问世后的诸家评说,这对于了解唐以前的经学史、思想史也有重要参考价值。如《尚书纬运期授》(卷53页71)篇“房四表之道”下,马国翰于注文中引用孙《古微书》按语以释之曰:“按《古今占》:日月行房三道:其政太平,行上道,升平,行中道,霸世,行下道。可视瞻之,短于历旧景为行上道,与历合为行中道,长于旧景为行下道。”

道光十一年(1831)举人,次年进士,官陕西洛川、石泉、泾阳、敷城知县,归家养病后又起任陕西陇州知州,咸丰初引疾归。生平嗜书,家人称他为“书痴”。任县令时,所入薪俸,大半用以购书,每见异书,手自抄录。专于考证、校勘和搜集古代文献,至道光二十九年(1849),所藏古籍已达57 500余卷,藏书楼有“玉函山房”、“红藕花轩”。根据家藏,悉加条理,仿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和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体例,撰《玉函山房藏书簿录》25卷,又作《续编》1册,分经、史、子、集4编,61类,是一部有价值的提要目录。所收秘、珍本较少,而以类书、实用之书较多。在搜集、考证古籍时,对古籍散佚深为痛惜,虽有一部分为大型类书所征引,但数量不多,遂致力于古书辑佚,广搜博采,不遗余力。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辑成《玉函山房辑佚书》,收佚书594种,搜罗丰富,卷帙浩繁。全书分经、史、诸子3编、33类,皆为宋以前已散亡之书和久无传本者,其中精编为多。是我国最大的私家辑佚书,对考求古代文化学术有很高参考价值。一说此书为山阴章宗源所辑,未刊,而由马氏付雕。清末学者蒋式惺曾考证确为他所辑,因而写有《书马竹吾〈玉函山房辑佚书〉后》一文。王重民写有《清代两个大辑书家评传》,亦予以肯定。晚年无子,去世后,所有刻书书版和藏书尽归于李廷。著《农谚》、《夏小正诗注》、《玉函山房文集》、《月令七十二侯诗自注》、《买春轩国风说》、《分类编典稿》、《订屑编实》、《论语捃说》、《目耕帖》、《竹如意》、《红藕花轩泉品》、《玉函山房诗集》等。 [1]

《石泉杂咏》第一部分南郭水为门,东阳旧有村;

冷冷泉几眼,一派汉江吞。

茶镇连西尾,梅湖接汉头;

水程百余里,来去送行舟。

丛林铁瓦古,甘泽褥灵渊;

朝种夕收获,山留鬼谷田。

水竦莲花石,山围麦子坪;

常年足鱼谷,活壤甲金城。

三地唤池河,都缘直水讹;

源寻烧栈处,古意感人多。

《石泉杂咏》第二部分:

远郧阳界,应非古上庸;

山头草如坠,滚鼓说刘封。

一矢殪雄魄,人歌射虎行;

艺文虽缺略,从义此垂名。

遗以黄柑子,金人顿挫锋;

千秋吴统制,战绩著饶峰。

金铃谁鼓铸,天帝锡来奇;

指点郄公路,油然发孝思。

天马肖山形,弛驱过客经;

回环湾十八,喜得息肩亭。

载行疗竹寺,人到绿天游;

圆磬一声出,深山落日秋。

石磨野人家,苇塘覆竹笆;

鱼多成乐岁,把酒醉芦花。

沙里含金屑,游民贯拣淘;

泗王祠宇下,贱价是葡萄。

前朝轻凿矿,徭役苦民间;

银洞久封闭,年年秋月闲。

霹雳石犹在,孤峰天外飞;

春风兰蕙径,衫袖惹香菲。

滴沥烟波洞,时闻箫鼓音;

崖间栖隐客,应许学龙吟。

才信藕如船,天池有瑞莲;

花开成并蒂,喜事接连骈。

关头多牧儿,坡草看牛龆;

闲弄一枝笛,无腔随意吹。

《石泉杂咏》第三部分:

新畲甘蔗地,久雨木耳天;

山货通朝暮,纷争背子钱。

十家九户客,土著百年无;

黄武乡祠盛,风光话两湖。

灯下花狮舞,纷腾列肆烧;

连珠声不断,鞭炮赌元宵。

六月六之晨,曲团和六神;

蓼花红簌簌,泛出绿波新。

岩上生香柏,良材给万工;

年来斤斧众,何怪老山童。

园圃多家漆,秋边蚌壳收;

种成千万树,便可埒封侯。

翠笋煨填鸭,红姜?善鸡;

酿成包谷酒,消夜醉新醍。

非豆亦称腐,盘餐试一尝;

芋浆兼橡汁,应识菜根香。

鸦船千百集,杂沓合鱼围;

一色鸬鹚黑,衔鳞认主飞。

水法医凭咒,端公步跳跳;

来丛祠下,彻夜乱钲铙。

时有如云女,香花供佛祠;

古风思汉广,三复召南诗。

道光二十四年,马国翰升任陕西陇州知州。

当时有名叫车德源的,来到县衙报案说,其子车三才被人害死在本村的赵义桃园。知州马国涵带着仵作、衙役前往桃园。

赵义桃园大约有数十亩地,桃树数千株,正在成熟的季节,青白相间甚是壮观。马知州无暇欣赏美景,直接来到杀人现场。但见死者头颅血迹模糊、脑浆迸裂,显然是被重器所击。马知州发现尸体旁边有块大石,上面还有血迹,得知此石乃是凶器,便让仵作用棉纸包裹起来,以为证据。马国涵还发现死者怀中有物,解衣验看,乃是一只刺绣相当精美的崭新的靴子。靴子一尘不染,用布包裹。当时围观的人很多,马知州隐隐约约听见有一女子说,“这只靴子乃......”人多嘴杂,马知州听不清后面的话,于是令衙役把那女子带到前面。

但见该女的年纪约二十岁,马知州让她报上姓名,并实话实说这靴子是谁的。女子说奴家叫钱晓妹,靴子是好朋友三官的,丢失了没找到,不知为何在死者怀中。

三官的父亲叫赵义,这桃园就是三官家的。赵义已经去世,三官的母亲黄氏尚在。马知州派人找来黄氏和三官,见三官明眸皓齿,端庄大方,绝不似淫荡的女子。马知州设宴款待三官,却在饭菜里头放上麻沸散,等三官人事不省时,便传令官媒检验其身。官媒检验结果是三官还是处女。

三官醒来,马知州问她靴子的事。她说靴子丢了一个多月了,一直没有找到;死者她也不认识。马知州又问她,“你知道靴子大概丢失的地点吗?”三官说:“当然知道,就是靠近桃园带有活窗的那间房子。我平日在那里守望桃园。无事便干些刺绣的活计。上个月邻居钱晓妹来和我一起住,后来因为母亲有病,我便去陪伴母亲。而钱晓妹独自住在那个房间。过了四五天,我回到那个房间,那只靴子就不见了。”

看来这个钱晓妹是脱不开嫌疑。于是马知州审问钱晓妹,说:“你把靴子送给你的情人了吧?”钱晓妹不承认,马知州令衙役传官媒到堂,强行检验钱晓妹是否为处女。官媒验毕报告钱晓妹已非处女。

钱晓妹只好招供,没想到她供出了三官的未婚夫司徒政。而且这个司徒政还是死者车三才的好友。据供,上个月钱晓妹帮助三官看守桃园,有人自称是三官的未婚夫,名叫司徒政,想摘几个桃子尝鲜。钱晓妹就看上了他。晚上,他来到房间窗外,说想与未婚妻私会。钱晓妹就冒充三官,开窗迎他,以身相许。因为尚未结婚,怕别人议论,想必是没点蜡烛,黑灯瞎火地亲热。连续三天都在桃园幽会,直到第四天他没来,也就是发生命案这天。

司徒政到堂陈述,他在私塾读书,与同窗周木连、车三才相处甚好。有一天三个人一起出游,信步来到赵义桃园。周木连知道司徒政与赵三官定亲之事,便说,“这是你岳父的桃园,我们何不去摘几个桃子尝尝鲜呢?”

三人来到桃园,看见一名少女,司徒政虽与赵三官定亲,但两人却从没见过面。司徒政就对少女报了姓名,还说了生辰八字。少女笑说,“我知道你。但我又不是算命先生。你何必对我说你的生辰八字呢?”少女给他摘了桃子,司徒政接桃子的时候,拉着她的手欲言又止,少女说有人来了,说毕转身离去。果然又有一名少女走过来,这个女子就是钱晓妹,她见司徒政一表人才、英俊帅气。

司徒政并没有交代深夜约会之事。知州给他上了夹棍,司徒政痛不欲生地承认了,但漏洞百出,像是屈打成招。与车三才有关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周木连。马知州提审了周木连,开堂便说让司徒政去桃园找他未婚妻的人是你,想必假冒摘桃人夜晚私会的人也是你。周木连当然不承认。

于是知州叫来钱晓妹,毕竟他们在一起好了三个晚上,声音还是听得出的。钱晓妹指认是周木连,周木连只好招供。据供,周木连看到三官的花容月貌,听到其说话的声音婉如清扬,不由得心驰神往。回到家欲火难以控制,便趁着夜晚来到桃园那间有活窗的房间,轻叩窗棂想与三官私语调情。没有想到里面是钱晓妹。钱晓妹知道白天的摘桃人就是司徒政,就起了夺人所爱的邪念。周木连进屋,与钱晓妹做爱完毕后,说他特别喜欢她的小脚,想要靴子让他睹物思人。钱晓妹就把一只靴子给了他。

周木连得意忘形,向车三才炫耀。车三才斥责他无耻,夺过他手里的靴子,说要告诉给司徒政。周木连阻拦车三才,车三才就向桃园跑去,跑到桃园却被追上来的周木连杀害。

周木连最后按律被判处斩。钱晓妹杖责。司徒政和赵三官,择日完婚。这真是老天有眼,偏让心怀不轨的狗男女凑成了一对,而没有让一对俊男美女被糟践。


相关文章推荐:
历城 | 山西 | 秀才 | 鲍山 | 私塾 | 道光 | 云阳 | 陇州 | 全福庄 | 曾祖父 | 时迁 | 汉学家 | 藏书家 | 鲍山 | 恩科 | 石泉 | 云阳 | 陇州 | 陇县 | 咸丰 | 历城县 | 九里山 | 汉学 | 见异 | 谚语 | 农谚 | 季节 | 目耕帖 | 山长 | 匡源 | 山东巡抚 | 丁宝桢 | 校勘 | 继承 | 孙镗 | 谶纬 | 纬书 | 易纬稽览图 | 易纬辨终备 | 易纬通卦验 | 易纬是类谋 | 易纬乾元序制记 | | 古微书 | 佚文 | 礼纬含文嘉 | 古微书 | 三公 | 黑精 | 太平御览 | 古微书 | 天宗 | 北辰 | 佚文 | 附宝 | 刘孝标 | 宋均 | 周史 | 春秋说 | 子夏 | 纬书 | 佚文 | 附录 | 经学史 | 思想史 | 注文 | | 古微书 | 陇州 | 书痴 | 任县 | 玉函山 | 晁公武 | 郡斋读书志 | 陈振孙 | 直斋书录解题 | 提要目录 | 章宗源 | 王重民 | 西尾 | 梅湖 | 池河 | 刘封 | 蓼花 | 端公 | 陇州 | 县衙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