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乔吉(元代杂剧家、散曲作家)

乔吉(约1280~约1345) 元代杂剧家、散曲作家。一称乔吉甫,字梦符,号笙鹤翁,又号惺惺道人。太原人,流寓杭州。他的杂剧作品,见于《元曲选》、《古名家杂剧》、《柳枝集》等集中。散曲作品据《全元散曲》所辑存小令200余首,套曲11首。散曲集今有抄本《文湖州集词》1卷,李开先辑《乔梦符小令》1卷,及任讷《散曲丛刊》本《梦符散曲》。

乔吉(约1280约1345) 元代杂剧家、散曲作家。一称乔吉甫,字梦符,号笙鹤翁,又号惺惺道人。太原人,流寓杭州。钟嗣成在《录鬼簿》中说他“美姿容,善词章,以威严自饬,人敬畏之”,又作吊词云:“平生湖海少知音,几曲宫商大用心。百年光景还争甚?空赢得,雪鬓侵,跨仙禽,路绕云深。”从中大略可见他的为人。剧作存目十一,有《杜牧之诗酒扬州梦》、《李太白匹配金钱记》、《玉箫女两世姻缘》三种传世。

乔吉现存杂剧作品都是写爱情、婚姻故事的。《金钱记》写韩翊与柳眉儿恋爱婚姻故事,以私情始,奉旨完姻终。语言华美工丽,富有藻饰。《扬州梦》以杜牧《遣怀》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悻名"命意,又采用了杜牧《张好好诗》的部分细节,虚构了杜牧与妓女张好好的恋爱故事。剧中对商业城市扬州繁华景色描绘得颇为生动。《两世姻缘》的故事,本于唐末范摅《云溪友议》,是写妓女(小说中为婢女)玉箫与韦皋的爱情,两世才得结为夫妇。剧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玉箫沦落青楼的痛苦生活。乔吉的杂剧曲辞清丽,立意亦求新巧,但在题材上却没有脱出才子佳人、风流韵事的窠臼。朱权论其曲作“如神鳌鼓浪”,有“波涛汹涌、截断众流之势”

乔吉的散曲创作,成就高于杂剧,明、清人都把他与张可久相提并论。在他的散曲中可以看到他客居异乡、穷潦倒的生活经历。如〔绿幺遍〕小令写:"不占龙头选,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处处诗禅,烟霞状元,江湖醉仙。笑谈便是编修院,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就是他落魄江湖的身世的自我写照。由于一生不得志,作品中寓有对现实的不满,如〔卖花声〕《悟世》、〔玉交枝〕《闲适》等曲。然而他的作品大多数是以啸傲山水、寄情声色诗酒为题材,不同程度地表现出消极颓废的思想。

乔吉的散曲以婉丽见长,精于音律,工于锤炼,喜欢引用或融化前人诗句,与张可久的风格相近。不同的是,乔吉的风格更为奇巧俊丽,还不避俗言俚语,具有雅俗兼备的特色。明李开先评他:“蕴藉包含,风流调笑,种种出奇而不失之怪;多多益善而不失好之繁;句句用俗而不失其为文。”他自己则说:“作乐府亦有法,曰‘凤头,猪肚,豹尾’六字是也。大概起要美丽,中要浩荡,结要响亮;尤贵在首尾贯穿,意思清新。苟能若是,斯可以言乐府矣。”(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八)这是他创作经验之谈,颇有见地。他的代表作如〔水仙子〕《重观瀑布》小令:“天机织罢月梭闲,石壁高垂雪练寒,冰丝带雨悬霄汉,几千年晒未乾。露华凉,人怯衣单。似白虹饮涧,玉龙下山,晴雪飞滩。”作品描写瀑布,想象大胆,词句诡丽,出奇制胜。〔水仙子〕《为友人作》、〔怨风情〕《咏雪》、〔天净沙〕《即事》等篇,又以生动浅白的语言,以及社会生活中常见的事物作巧妙的比喻,入于曲中,形成独特的风格。乔吉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前期散曲家俚俗直率的传统,因此有些人认为他的散曲比张可久更为当行。不过他写情必极貌以写意,用辞必穷力而追新,有过于纵情的毛病,有的还带有某种俳优习气,不免失之浅俗。

他的杂剧作品,见于《元曲选》、《古名家杂剧》、《柳枝集》等集中。散曲作品据《全元散曲》所辑存小令200余首,套曲11首。散曲集今有抄本《文湖州集词》1卷,李开先辑《乔梦符小令》1卷,及任讷《散曲丛刊》本《梦符散曲》。此外,钱大昕《补元史艺文志》中著录有《惺惺老人乐府》1卷,惜已佚。

【作品】:朝天子【内容】:

小娃琵琶

暖烘,醉客,

逼匝的芳心动。

雏莺声在小帘栊,

唤醒花前梦。

指甲纤柔,眉儿轻纵,

和相思曲未终。

玉葱,翠峰,

娇怯琵琶重。

乔吉现存杂剧作品都是写爱情、婚姻故事的。《金钱记》恋爱婚姻故事写韩翊与柳眉儿,奉旨完姻终以私情始。语言华美工丽,富有藻饰。《扬州梦》以杜牧《遣怀》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命意,采用了杜牧《张好好诗》细节,虚构了杜牧与妓女张好好恋爱故事。剧中对扬州的繁华景色描绘得颇生动。《两世姻缘》于唐末范摅《云溪友议》写妓女(小说中为婢女)玉箫与韦皋的爱情,用两世才得结为夫妇。剧中反映了玉箫沦落青楼的痛苦生活。乔吉的杂剧曲辞□丽,立意亦求新巧,但在题材上却没有脱出才子佳人、风流韵事的窠臼。在他的散曲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客居异乡、穷愁潦倒的生活经历。如〔绿幺遍〕小令写:“不占龙头选,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处处诗禅,烟霞状元,江湖醉仙。笑谈便是编修院,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就是他落魄江湖的身世的自我写照。一生不得志,作品对现实的不满,〔卖花声〕《悟世》、〔玉交枝〕《闲适》。他的作品大多数是以啸傲山水、寄情声色诗酒为题材,表现出消极颓废的思想。

乔吉的散曲以婉丽见长,精于音律,好引用或融化前人诗句,与张可久有相近风格。不同之处,乔吉的作品风格更为奇巧俊丽,不避俗言俚语,具雅俗兼备的特色。明李开先评 他自己则说:“作乐府亦有法,曰‘凤头,猪肚,豹尾’”六字是也。大概起要美丽,中要浩荡,结要响亮;尤贵在首尾贯穿,意思清新。苟能若是,斯可以言乐府矣。"(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八)这是他创作经验之谈‘

他的杂剧作品,见于《元曲选》、《古名家杂剧》、《柳枝集》等集中。散曲作品据《全元散曲》所辑存小令200余首,套曲11首。散曲集今有抄本《文湖州集词》1卷,李开先辑《乔梦符小令》1卷,及任讷《散曲丛刊》本《梦符散曲》。此外,钱大昕《补元史艺文志》中著录有《惺惺老人乐府》1卷,惜已佚。

《朝天子小娃琵琶》

暖烘。醉容。逼匝的芳心动。

雏莺声在小帘栊。唤醒花前梦。

指甲纤柔。眉儿轻纵。和相思曲未终。

玉葱。翠峰。娇怯煞琵琶重 《折桂令风雨登虎丘》半天风雨如秋。

怪石於菟。老树钩娄。

苔绣禅阶。尘粘诗壁。云湿经楼。

琴调冷声闲虎丘。剑光寒影动龙湫。

醉眼悠悠。千古恩雠。

浪卷胥魂。山锁吴愁。

《折桂令荆溪即事》

问荆溪溪上人家。

为甚人家。不种梅花。

老树支门。荒蒲绕岸。苦竹圈笆。

寺无僧狐狸样瓦。官无事鸟鼠当衙。

白水黄沙。倚偏阑干。数尽啼鸦。

《折桂令西湖忆黄氏所居》

多时不到儿家。

想绳挂秋干。弦断琵琶。

眉淡兰烟。钗横梭玉。粉褪铅华。

软龙绡尘蒙宝鸭。烂倩脂雨过金沙。

隔个窗纱。梦断东风。门外啼鸦。

《水仙子暮春即事》

风吹丝雨卷窗纱。苔和酥泥葬落花。

卷云钩月帘初挂。玉钗香径滑。

燕藏春衔向谁家。

莺老羞寻伴。蜂寒懒报衙。啼煞饥鸦。

《水仙子若川秋夕闻砧》

谁家练杵动秋庭。那岸纱窗闪夜灯。

异乡丝鬓明朝镜。又多添几处星。

露华零梧叶无声。

金谷园中梦。玉门关外情。

凉月三更。《红绣鞋书所见》

脸儿嫩难藏酒晕,扇儿薄不隔歌尘,

佯整金钗暗窥人。凉风醒醉眼,

明月破诗魂,料今宵怎睡得稳。

《水仙子乐清箫台》

枕苍龙云卧品清箫。

跨白鹿春酣醉碧桃。

唤青猿夜拆烧丹灶。二千年琼树老。

飞来海上仙鹤。纱巾岸天风细。

玉笙吹山月高。谁识王乔。

《折桂令丙子游越怀古》

蓬莱老树苍云。

禾黍高低。狐兔纷纾半折残碑。

空馀故址。总是黄尘。

东晋亡也再难寻个右军。

西施去也绝不见甚佳人。

海气长昏。啼谑声乾。天地无春。

《折桂令客窗清明》

风风雨雨梨花,窄索帘栊,巧小窗纱。

甚情绪灯前,客怀枕畔,心事天涯。

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

蓦见人家,杨柳分烟,扶上檐牙。

《水仙子寻梅》

冬前冬後几村庄。溪北溪南两履霜。

树头树底孤山上。冷风来何处香。

忽相逢缟袂绡裳。

酒醒寒惊梦。笛凄春断肠。淡月昏黄。

《庆东原青田九楼山舟中作》

渺渺山头路。鳞鳞山上田。

绕篷窗六曲屏风面。

似丹青辋川。是神仙洞天。

隔云树人烟。

试看玉溪边。恐有桃花片。

《卖花声太平吴氏楼会集》

桃花扇底窥春笑。

杨柳帘前按舞娇。

海棠梦里醉魂销。

香团娇校,歌头水调。

断肠也五陵年少。

《满庭芳渔父词》

湖平棹稳。桃花泛暖。柳絮吹春。

蒌蒿香脆芦芽嫩。烂煮河豚。

闲日月熬了些酒樽。恶风波飞不上丝纶。

芳村近。田原隐隐。疑是避秦人。

《殿前欢登江山第一楼》

拍阑干,雾花吹鬓海风寒。

浩歌惊得浮云散,细数青山,指蓬莱一望间。

纱巾岸,鹤背骑来惯,举头长啸,直上天坛。

《正宫绿么遍自述》

不占龙头选[一],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二],处处诗禅[三]。烟霞状元,江湖醉仙[四],笑谈便是编修院[五]。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六]。

[一]龙头选:状元的别称。王禹《寄状元孙温室士何》诗:“惟爱君家棣华榜,登科记上并龙头。”

[二]酒圣:酒之清者,好酒。《三国志魏志徐邈传》:“渡辽将军鲜于辅进曰:‘平日醉客,谓酒清者为圣人,浊者为贤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时时喝酒。

[三]诗禅:以诗谈禅,以禅喻诗。即以禅语,禅趣入诗。韩驹《赠赵伯鱼》诗:学诗当如初学禅,未悟且遍参诸方。一朝悟罢正法眼,信手拈出皆成章。”以禅喻诗,宋元以来蔚为风气。

[四]“烟霞”二句:言其啸傲山林,落魄江湖。作者在《玉交枝闲适》中说:“看一卷道德经,讲一会渔樵话”;又在《双调折桂令》中说:“不应举江湖状元,不思凡风月神仙”。足以说明他的人生观,可以做这两句话的注脚。

[五]“笑谈”一句:意思是在谈谈笑笑之间,喜笑怒骂之际,品议历史上的人物,自然也等于参加编修国史的工作了,编修院,即翰林院,编修国史的机关。

[六]批风抹月:犹言吟风弄月。即四十年来留连于风花雪月的生涯之中。

《双调水仙子重观瀑布》

天机织罢月梭闲[二],石壁高垂雪练寒[三],冰丝带雨悬霄汉,几千年晒未干。露华凉人怯衣单[四]。似白虹饮涧,玉龙下山,晴雪飞滩[五]。 [一]重观瀑布:作者已写过一首题为《乐清白鹤寺瀑布》的曲,这首曲是第二游瀑布时写的,所以题为“重观”。“乐清”即今浙江省乐清县,东面临海,境内的雁荡山擅天下胜景,其中的三折瀑布尤其著名。

[二]“天机”谓瀑布似天作织机,月为梭子织就的白绢。

[三]“冰丝”二句:如带雨的冰丝悬挂天空。深得以静写动之妙,两句当为元曲中绘景压卷。[四]露华:露水。这里指飞瀑溅起的水珠。

[五]晴雪飞滩:喻飞滩中激起的雪浪。一说喻水珠如雪。

《中吕水坡羊寓兴》

鹏抟九万[一],腰缠十万,扬州鹤背骑来惯[二],事间关[三],景阑珊[四],黄金不富英雄汉。一片世情天地间。白,也是眼;青,也是眼[五]。

[一]鹏抟(tuan)九万:喻远大的前途。《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溟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抟:盘旋。

[二]“腰缠十万”二句:喻幻想中的巨富。《说郛》载《商芸小说》:“有客相从,各言所志:或愿为扬州剌史,或愿多资财,或愿骑鹤上升,其一人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欲兼三者。”

[三]事间关:喻事情有曲折,不顺利。

[四]景阑珊:喻前景不妙。阑珊,衰落。白居易《咏怀》诗:“白发满头归得也,诗情酒兴渐阑珊。”

[五]“白,也是眼”二句:《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按青眼,眼睛正视,表示对人的尊重或喜爱。白眼,眼睛向上,表示对人的轻蔑或憎恶。

《越调天净沙即事》

莺莺燕燕春春[一],花花柳柳真真[二]。事事风风韵韵[三],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四]。

[一]莺莺燕燕:比喻天真活泼的少女,姜夔《踏莎行》:“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

[二]花花柳柳:旧指冶艳女郎或妓女。

[三]风风韵韵:本指一个人的风度和韵致。后多以形容妇女的风流神态。

[四]停停当当:形容体态、动作的优美。

《中吕山坡羊冬日写怀》

朝三暮四,昨非今是。痴儿不解荣枯事[二]。攒家私,宠花枝,黄金壮起荒淫志,千百锭买张招状纸[三]。身,己至此;心,犹未死。

[一]本曲斥富人的贪婪、狡诈、荒淫,至身败名裂仍不知悔悟,用语辛辣入骨。

[二]痴儿:指贪财妇色的富而痴之人。事:道理。

[三]招状纸:供认罪状纸。锭:金银的量词。

《越调凭栏人金陵道中》

瘦马驮诗天一涯,倦鸟呼愁村数家[一]。扑头飞柳花[二],与人添鬓华[三]。

[一]倦鸟:倦于飞行的归鸟。陶渊明《归去来辞》:“鸟倦飞而知还。“

[二]扑头:迎面扑上来。

[三]鬓华:两鬓的白发。

《双调沉醉东风题扇头隐括古诗》

万树枯林冻折,千山高鸟飞绝[一]。兔径迷,人踪灭[二],载梨云舟一叶[三]。蓑笠渔翁耐冷的别[四],独钓寒江暮雪[五]。

[一]“千山”句:柳宗元《江雪》诗:“千山鸟飞绝”。

[二]人踪灭:完全没有人的踪迹。这是用《江雪》诗:“万径人踪灭”的句意。

[三]梨云:将要下雪时的黑云。

[四]“蓑笠渔翁”句:此用《江雪》诗的“孤舟蓑笠翁”句,而略有变化。

[五“独钓”句:此用《江雪》持的“独钓寒江雪”句。

《双调折桂令寄远》

云雨期一枕南柯[一],破镜分钗[二],对酒当歌。想驿路风烟,马头风月,雁底关河。往日个殷勤访我,近新来憔悴因他。淡却双蛾[三],哭损秋波[四。台候如何[五],忘了人呵。

[一]云雨期:喻男女欢会之期。南柯:喻虚幻梦境。

[二]破镜分钗:喻夫妻分离。分钗,言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白居易《长恨歌》:“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钗留一股合一扇,钗壁擘黄金合分钿。”

[三]双蛾:两条蛾眉。

[四]秋波:喻美女的眼睛,言其象秋水一样的明亮澄澈。

[五]台候:犹言贵体。台,旧时书信,常用来对人的尊称。如台甫、台端之类。

《双调折桂令登姑苏台》百花洲上新台,檐吻云平[一],图画天开[二]。鹏俯沧溟[三],蜃横城市[四],鳌驾蓬莱[五],学捧心山颦翠色[六],怅悬头土湿腥苔[七]。悼古兴怀,休近阑干,万丈尘埃。

[一]檐吻云平:言飞檐画栋,高与云平。

[二]图画天开,言风景如画,自然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三]鹏俯沧溟:象大鹏之俯瞰海洋。沧溟,海水弥漫的样子。

[四]蜃(shen)横城市:象“蜃景”横理成城市一样。“蜃景”是光线经过不同的密度层,把远处的景物折射在空中或地面所成的奇异幻景。《史记天官书》:“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然;云气各象其山川人民所聚积。”

[五]鳌驾蓬莱:《列子汤问》:渤海中有五山: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巨鳌十五,举首而戴之,六万岁一交焉。”

[六]“学捧心”句:《庄子天运》:“故西施病心而颦其里,其里之丑人见之而美,归而捧心而颦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挈妻子而去之走。”这是把山拟人化,言山之苍翠是在学习美人的眉黛。

[七]“怅悬头”句:《史记伍子胥列传》:“(吴王)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而抉吾眼悬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这里是下文所说的“悼古伤怀”的主要内容。

《双调折桂令毗陵晚眺》

江南倦客登临[二],多少豪雄,几许消沉[三]。今日何堪,买田阳羡[四],挂剑长林[五]。霞缕烂谁家昼锦[六],月钩横故国丹心[七]。窗影灯深,磷火青青[八],山鬼喑喑[九]。

[一]毗(pi)陵:古县名,春秋时吴季札的封地,治所在今江苏省常州市。

[二]倦客:倦于游宦的人。

[三]几许消沉:多少人消沉下去了。几许,多少。

[四]买田阳羡:苏轼晚年想定居于阳羡,有买田于此的意思。阳羡,古县名。在今江苏省宜兴县南。

[五]挂剑长林:《史记吴太伯世家》:“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黎君冢树而去。”长林,茂林。

[六]昼锦:原为衣锦荣归之决。《史记项羽本纪》:“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宋韩琦在故乡筑了别墅,因名为“昼锦堂”。

[七]“月钩”句:这句是化用周密《一萼红》“故国山川,故园心眼,还似王粲登楼”的句意。

[八]磷火:由骨殖分解出来的磷化氢,在空气中会自动燃烧,在墓地中多见。

[九]喑喑(yin):泣不成声的样子。《方言》:“啼极无声,齐、宋之间谓之喑。”

《双调雁儿落带得胜令自适》

黄花开数朵,翠竹栽些个。农桑事上熟,名利场中捋[一]。禾黍小庄科[二],篱落放鸡鹅[三];五亩清闲地,一枚安乐窝[四]。行呵[五],官大忧梦大;藏呵,田多差役多。 [一]捋(luo):抹,这里有“经过”的意思。

[二]禾黍小庄科:小村庄周围栽满禾黍。科,同“窠”,“小庄科”即小庄子。

[三]篱落:篱笆之间。

[四]一枚:一个。

[五]行:指入世做官,与下文“藏”(隐居避世)相对。《论语述而》“用之则行,舍之则藏。”

《双调卖花声悟世》

肝肠百炼炉间铁[一],富贵三更枕上蝶[二],功名两字杯中蛇[三]。尖风薄雪,残杯冷炙[四],掩青灯竹篱茅舍。

[一]“肝肠”句:言屡经锻炼,备尝艰苦。刘琨《重赠卢湛》:“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二]“富贵”句:言富贵是一场虚幻的梦。《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三]“功名”句:言功名中充满了疑虑。《晋书乐广传》说:乐广有个亲密的朋友,长期没有来了。乐广问其故。答以前承设宴,看到杯中有蛇,回去就病了。乐广告诉他,那是墙上的弓影,才豁然明白,沈疴顿愈。成语有“杯弓蛇影”。

[四]残杯冷炙:剩余下的酒菜。

《越调凭栏人春思》

淡月梨花曲槛傍[一],清露苍苔罗袜凉[二]。恨他愁断肠[三],为他烧夜香[四]。

[一]曲槛:“曲字形的栏干。

[二]“清露”句“言久立苍苔凉露浸湿了罗袜。

[三]恨他:反语,爱到了极点的表示。

[四]烧夜香:古时妇女在夜间向天神祈祷祝愿时烧的香。

《双调春闺怨》

不系雕鞍门前柳[一],玉容寂寞见花羞[二]。冷风儿吹雨黄昏后[三],帘控钩[四],掩上珠楼,风雨替花愁。

[一]雕鞍:装饰漂亮的马鞍。指马。

[二]玉容寂寞:谓形容憔悴。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三]“冷风”句:黄昏风雨,最易引起人们的离愁。

[四]帘控钩:帘挂上银钩。秦观《浣溪沙》:“宝帘闲挂小银钩”。

《双调殿前欢里西瑛号懒云窝自叙有作奉和》

懒云窝,静看松影挂长萝,半间僧舍平分破[一],尘虑消磨[二]。听不厌隐士歌,梦不喜高轩过[四],聘不起东山卧[五]。疏慵在我[六],奔兢从他[七]。

[一]平分破:犹言平分着。破,在词曲中当“着”字讲。

[二]尘虑:俗念,也就是功名富贵的念头。

[三]隐士歌:隐士们所唱的歌。如《楚狂接舆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容政者殆而。”渔父《沧浪》:“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四]高轩过:言贵宾乘着华贵的车子前来探访《新唐书李贺传探》:“(贺)七岁能诗章,韩愈、皇甫始闻未信,过其家,使贺赋诗。援笔辄就,如素构,自目曰《高轩过》。”

[五]东山卧:东晋政治家谢安曾经隐居会稽东山,不肯出仕。《世说新语排调》:“卿(谢安)屡超违朝旨,高卧东山。”

[六]疏慵:辽阔而懒散。

[七]奔兢:为名利而到处奔走、拚命竞争。卢照邻《五悲文》:“夸耀时俗,奔兢功名。”

元曲作家大都“门第卑微,职位不振”,有关他们的史料记载甚少,乔吉也不例外。因此对其生平行迹的考证成为乔吉研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1.生卒年、籍贯、名、号

关于乔吉名、号、籍贯和卒年,各本《录鬼簿》有详略不同的记载:天一阁本《录鬼簿》乔梦符条:“名吉,太原人,号笙鹤翁,又号惺惺道人。美容仪,醉辞章。”

曹楝亭刊本《录鬼簿》乔吉甫条:“吉甫,字梦符,太原人,号笙鹤翁,又号惺惺道人。美容仪,能词章。以威严自饬,人敬畏之。居杭州太乙宫前,有《题西湖梧叶儿》百篇,名公为之序。江湖间四十年,欲刊所作,竟无成事者。至正五年二月,病卒于家。”

关于乔吉的生年,学者大多据《录鬼簿》记载:“江湖间四十年”,“至正五年二月,病卒于家。”和其散曲“批风抹月四十年”等记载倒推。李修生《乔吉集前言》假定乔吉在2025岁从事创作活动,从而推定他的生年为1280年左右。而李昌集《中国古代散曲史》则以乔吉从30岁开始浪迹江湖算起,认为乔吉的生年为1275年左右。张淼《乔吉的生平、行踪、交游及心路历程》也认为乔吉生年当在1275年左右,最迟亦在1280年前。

至于其卒年,《录鬼簿》明载“至正五年(1345)二月,病卒于家”。是为定论。

《录鬼簿》作者钟嗣成把乔吉列入“方今才人相知者,为之作传,以[凌波仙]曲吊之。”钟嗣成生于元世祖至元十二年(1275),卒于至正五年(1345)前后,《录鬼簿》初稿写成于元至顺元年(1330)。作为钟氏的“方今才人相知者”,乔吉的年龄当与钟嗣成相近,因此将其生年定于1280年左右应该比较合理。 张好好诗并序

2.行迹

乔吉生活于元杂剧中心从北方向南方转移的时代。因此考察乔吉的行踪,是乔吉研究中的重要一环,也是研究乔吉对杂剧在南方的传播以及在南北曲交流中所起作用之关键。

李修生《乔吉集附录》中收有《乔吉行踪考略》一文,认为乔吉大约在大德(12971307)年间或稍晚些由太原到湖广一带,并勾稽乔吉在江南的大致行踪。张淼《乔吉的生平、行踪、交游及心路历程》一文,认为乔吉在元元年(1314)即3540岁之间南下,而此前即他30岁左右的时候,可能在大都。童晓峰、陆晓春《乔吉散曲中的三位歌伎乔吉交游考之二》一文从乔吉散曲中提到的三位歌妓入手,推定河北省正定地区与江苏省吴江地区是其行迹所至之处。这三篇论文均是研究乔吉行踪的力作。

乔吉是什么时间南下的呢?

《乔吉集前言》中认为:乔吉有散曲[水仙子]题为《赠江云》,江云可能是隶属湖广行省乐籍的女子,而当时的卢挚在大德三年(1299)代皇帝祀南岳时,也写有[蟾宫曲]《广帅饯别席上赠歌者江云》,两者应为一人,因此断定乔吉大概在1297年至1307年到了湖广一带。然而这一论断还有可商榷之处。

杨朝英所辑的散曲集《阳春白雪》于1314年完成,书中有名有姓的作家共四十七人,而乔吉的曲子没被收入。等到杨朝英晚年编另一部散曲集《太平乐府》时,乔吉的曲子则被大量收入。由此可见,1314年杨氏编《阳春白雪》时,乔吉还末到江南。

又从当时的时代背景来看,12971307年正值铁穆耳为帝,是为成宗,这段时间内政局相对比较稳定。而待铁穆耳死后,元廷内部斗争错综复杂,出现二十五年七易皇位的局面,动荡不安的政局很可能是乔吉南下的一个原因。

因此,可以把乔吉到江南的时间上限定于1314年之后。又由于乔吉与贯云石等人有唱和,而贯云石死于泰定元年(1324),因此可以把下限定为1324年。

1.散曲中混迹江湖、穷困潦倒之作

乔吉一生末仕,客居江南,放荡江湖。其背后却满载着不为人知的遭际与辛酸,如《冬日写怀》 “……世情别,故交绝,床头金尽谁行借?今日又逢冬至节。酒,何处赊?梅,何处折” 其窘困之状可见一斑

2.对青楼歌妓的依恋与钟情

乔吉的散曲中有大量题赠妓女之作,写得旖旎缝络。乔吉与歌妓李楚仪的感情非同一般,这只是他七首赠李楚仪之作中一曲。在此曲中,足见其对楚仪的依恋与牵挂。又如在《罗真真》中,从头到身,从手到臂,从腰到脸,对罗真真千方比喻,百般描摹。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歌妓活动的场所勾栏瓦舍、青楼舞榭成了乔吉混迹江湖的生存空间。在这里他凭自己的美容仪与美辞章,赢得歌妓的青睐,找到了生命的坐标。因此他醉合于风花雪月,倚红偎翠之中,也乐意用其生花妙笔写尽歌妓之貌、之饰、之态,之爱恨情长。而歌妓们也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温暖其心,抚慰其心,彼此之间惺惺相惜。


相关文章推荐:
乔吉 | 元代 | 杂剧 | 散曲 | 元曲选 | 全元散曲 | 小令 | 套曲 | 李开先 | 散曲丛刊 | 梦符散曲 | 元朝 | 元代杂剧 | 乔吉甫 | 太原 | 钟嗣成 | 录鬼簿 | 杜牧 | 李太白匹配金钱记 | 两世姻缘 | 金钱记 | 扬州梦 | 张好好诗 | 商业城市 | 两世姻缘 | 云溪友议 | 韦皋 | 截断众流 | 张可久 | 小令 | 张可久 | 李开先 | 多多益善 | 陶宗仪 | 南村辍耕录 | 水仙子 | 小令 | 白虹 | 天净沙 | 张可久 | 全元散曲 | 小令 | 套曲 | 李开先 | 散曲丛刊 | 梦符散曲 | 莺声 | 帘栊 | 金钱记 | 扬州梦 | 遣怀 | 张好好诗 | 两世姻缘 | 范摅 | 云溪友议 | 韦皋 | 才子佳人 | 风流韵事 | 小令 | 张可久 | 李开先 | 陶宗仪 | 南村辍耕录 | 元曲选 | 全元散曲 | 小令 | 套曲 | 任讷 | 散曲丛刊 | 梦符散曲 | 钱大昕 | 朝天子小娃琵琶 | 莺声 | 帘栊 | 琵琶 | 折桂令风雨登虎丘 | 虎丘 | 折桂令荆溪即事 | 金沙 | 金谷园 | 玉门关 | 诗魂 | 水仙子乐清箫台 | 白鹿 | 碧桃 | 青猿 | 仙鹤 | 玉笙 | 王乔 | 折桂令丙子游越怀古 | 蓬莱 | 黄尘 | 右军 | 西施 | 折桂令客窗清明 | 梨花 | 窄索 | 帘栊 | 杨柳 | 水仙子寻梅 | 缟袂 | 洞天 | 玉溪 | 桃花扇 | 按舞 | 海棠 | 满庭芳渔父词 | 柳絮 | 田原 | 秦人 | 殿前欢登江山第一楼 | 天坛 | 王禹 | 登科记 | 酒圣 | 鲜于辅 | 韩驹 | 赠赵伯鱼 | 翰林院 | 风花雪月 | 乐清 | 乐清县 | 临海 | 雁荡山 | 白绢 | 中吕水坡羊寓兴 | 扬州鹤 | 庄子逍遥游 | 说郛 | 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 | 白居易 | 晋书阮籍传 | 燕燕 | 花花柳柳 | 姜夔 | 中吕山坡羊冬日写怀 | 越调凭栏人金陵道中 | 天一涯 | 鬓华 | 归鸟 | 陶渊明 | 双调沉醉东风题扇头隐括古诗 | 千山 | 云舟 | 独钓寒江 | 柳宗元 | 江雪 | 孤舟蓑笠翁 | 马头 | 关河 | 云雨 | 唐明皇 | 杨贵妃 | 白居易 | 秋波 | 双调折桂令登姑苏台 | 百花洲 | 云平 | 蓬莱 | 蓬莱 | 列子汤问 | 五山 | 员峤 | 瀛洲 | 吴王 | 伍子胥 | 双调折桂令毗陵晚眺 | 古县 | 季札 | 阳羡 | 徐君 | 衣锦荣归 | 史记项羽本纪 | 宋韩琦 | 昼锦堂 | 周密 | 一萼红 | 王粲登楼 | 磷火 | 喑喑 | 方言 | 双调雁儿落带得胜令自适 | 小庄 | 庄子 | 论语述而 | 薄雪 | 刘琨 |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 | 杯弓蛇影 | 越调凭栏人春思 | 夜香 | 双调春闺怨 | 长恨歌 | 梨花一枝春带雨 | 秦观 | 浣溪沙 | 双调殿前欢里西瑛号懒云窝自叙有作奉和 | 楚狂接舆歌 | 何德 |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 渔父 | 韩愈 | 皇甫 | 援笔 | 高轩过 | 谢安 | 会稽 | 世说新语排调 | 卢照邻 | 录鬼簿 | 天一阁 | 乔梦符 | 太乙宫 | 录鬼簿 | 李修生 | 李昌集 | 中国古代散曲史 | 张淼 | 钟嗣成 | 录鬼簿 | 元杂剧 | 南北曲 | 李修生 | 大德 | | 童晓峰 | 陆晓春 | 歌伎 | 正定 | 吴江 | 水仙子 | 江云 | 湖广行省 | 乐籍 | 大德三年 | 南岳 | 杨朝英 | 阳春白雪 | 太平乐府 | 铁穆耳 | 贯云石 | 泰定 | 勾栏瓦舍 | 舞榭 | 惺惺相惜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