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乔知之

乔知之,唐代同州冯翊(今陕西大荔)人,排行十二。以文词知名。著有文集二十卷,以《旧唐书经籍志》传于世。生平略见《旧唐书》本传、《朝野佥载》卷二、《本事诗》、《唐诗纪事》卷六。《全唐诗》存诗1卷。

武后垂拱元年(685)曾随左豹韬卫将军北征同罗、仆固。万岁通天元年(696)随建安王武攸宜击契丹。与陈子昂友情甚笃,与王无竞、沈期、李峤等初唐诗人亦有唱酬。乔知之早年曾隐居,北征时年已近半百,殆长陈子昂十余岁。颇有平边壮图,为御史监军同城时,陈子昂草《为乔补阙论突厥表》,可复按。武则天时,累除右补阙,迁左司郎中。有侍婢曰碧玉 ,美而善歌舞,为武承嗣所夺,知之作《绿珠篇》以寄情,密送于婢,婢得诗感愤自杀。承嗣怒,因讽酷吏诛之。

有《乔知之集》二十卷,已佚。《全唐诗》存诗一卷。

《旧唐书》本传

知之与弟侃、备,并以文词知名。知之允称俊才,所作篇咏,时人多讽诵之。

《唐诗品》

左司以风骚自命,藻思横陈,寄情宛委,琢俊丽。如《定情篇》,在汉魏诸子,亦当推其七雅:《绿珠》、《羸骏》之作,梁陈虽往,径榭更新。然《绿珠》恨情如海,竟召铅华之祸,词虽合节,志实流荡,风人令轨,曷有于此?至若“豫游龙驾转,大乐凤箫闻”,太平景象,宛往言前;“空馀歌舞地,犹是为君王”,感人之泪,闻者倾脱。可谓宫商并奏,风雅综出,艺家门户,鸿朗郁纡者也。

【弃妾篇】

妾本丛台右,君在雁门陲。

悠悠淇水曲,彩燕入桑枝。

不因媒结好,本以容相知。

容谢君应去,情移会有离。

还君结缕带,归妾识成诗。

此物虽轻贱,不用使人嗤。

【拟古赠陈子昂】

茕茕孤形影,悄悄独游心。

以此从王事,常与子同衾。

别离三河间,征战二庭深。

胡天夜雨霜,胡雁晨南翔。

节物感离居,同衾违故乡。

南归日将远,北方尚蓬飘。

孟秋七月时,相送出外郊。

海风吹凉木,边声响梢梢

勤役千万里,将临五十年。

心事为谁道,抽琴歌坐筵。

一弹再三叹,宾御泪潺。

送君竟此曲,从兹长绝弦。

【定情篇】

共君结新婚,岁寒心未卜。

相与游春园,各随情所逐。

君爱菖蒲花,妾感苦寒竹。

菖花多艳姿,寒竹有贞叶。

此时妾比君,君心不如妾。

簪玉步河堤,妖韶援绿荑。

凫雁将子游,莺燕从双栖。

君念春光好,妾向春光啼。

君时不得意,弃妾还金闺。

结言本同心,悲欢何未齐。

怨咽前致辞,愿得申所悲。

人间丈夫易,世路妇难为。

始如经天月,终若流星驰。

长信佳丽人,失意非蛾眉。

庐江小吏妇,非关织作迟。

本愿长相对,今已长相思。

复有游宦子,结援从梁陈。

燕居崇三朝,去来历九春。

誓心妾终始,蚕桑奉所亲。

归愿未克从,黄金赠路人。

洁妇怀明义,从泛河之津。

于今千万年,谁当问水滨。

更忆娼家楼,夫婿事封侯。

去时恩灼灼,去罢心悠悠。

不怜妾岁晏,十载陇西头。

以兹常惕惕,百虑恒盈积。

由来共结缡,几人同匪石。

故岁雕梁燕,双去今来只。

今日玉庭梅,朝红暮成碧。

碧荣始芬敷,黄叶已淅沥。

何用念芳春,芳春有流易。

何用重欢娱,欢娱俄戚戚。

家本巫山阳,归去路何长。

叙言情未尽,采已盈筐。

桑榆日及景,物色盈高冈。

下有碧流水,上有丹桂香。

桂花不须折,碧流清且洁。

赠君比芳菲,爱惠常不歇。

赠君比潺,相思无断绝。

妾有秦家镜,宝匣装珠玑。

鉴来年二八,不记易阴晖。

妾无光寂寂,委照影依依。

今日持为赠,相识莫相违。

【绿珠篇】

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

此日可怜君自许,此时可喜得人情。

君家闺阁不曾难,常将歌舞借人看。

意气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

辞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袂伤铅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

【羸骏篇】

喷玉长鸣西北来,自言当代是龙媒。

万里铁关行入贡,九重金阙为君开。

蹀躞朝驰过上苑,𧽼暝走发章台。

玉勒金鞍荷装饰,路傍观者无穷极。

小山桂树比权奇,上林桃花况颜色。

忽闻天将出龙沙,汉主持将驾鼓车。

去去山川劳日夜,遥遥关塞断烟霞。

山川关塞十年征,汗血流离赴月营。

肌肤销远道,膂力尽长城。

长城日夕苦风霜,中有连年百战场。

摇珂啮勒金羁尽,争锋足顿铁菱伤。

垂耳罢轻赍,弃置在寒溪。

大宛蒲海北,滇壑隽崖西。

沙平留缓步,路远频嘶。

从来力尽君须弃,何必寻途我已迷。

岁岁年年奔远道,朝朝暮暮催疲老。

扣冰晨饮黄河源,拂雪夜食天山草。

楚水澶溪征战事,吴塞乌江辛苦地。

持来报主不辞劳,宿昔立功非重利。

丹心素节本无求,长鸣向君君不留。

祗应澶漫归田里,万里低昂任生死。

君王倘若不见遗,白骨黄金犹可市。

【苦寒行】

胡天夜清迥,孤云独飘。

遥裔出雁关,逶迤含晶光。

阴陵久裴回,幽都无多阳。

初寒冻巨海,杀气流大荒。

朔马饮寒冰,行子履胡霜。

路有从役倦,卧死黄沙场。

羁旅因相依,恸之泪沾裳。

由来从军行,赏存不赏亡。

亡者诚已矣,徒令存者伤。

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乔家养着这么一位美艳多才的少女。使得京许多乐于猎艳的贵族豪门人士,纷纷家想收买碧玉为歌姬或侍妾,象一朵娇艳吐芳的鲜花,招来无数偷蜜的蜂蝶;乔知之越发爱如至宝,不肯割舍,从而得罪了不少有权势的人物。有人自己得不到美人,心有不甘.就把“乔家艳婢,美慧无双”的消息到处传播,最后终于传到了武承嗣的耳中。武承嗣是武则天的亲侄儿,是当时武家的红人,他生性好色,又恃宠生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却深受武则天的赏识,被封为魏王,甚至还一度想要立他为太子。这样一个自由出入内宫,私通妃嫔,视千娇百媚、锦衣玉食的贵族女子如玩物的花花公子,听说乔家有艳女,又生好奇之心,决心要把碧玉攫为己有,于是派人到乔府提亲。尽管乔知之可以不在乎别人,对武承嗣却不敢怠慢。想到要与朝夕相处的体己人儿永别,乔知之心里痛苦万分,无奈之下,想到了一条缓兵计,诓称碧玉正在病中,说等病愈之后,再行置办嫁妆,择吉日送入王府。心想先拖上一段时间,或许这期间武承嗣另寻新欢忘了此事,那就是大幸;如果再加催逼,也有一段时间另想高策。反正拖一天算一天。此时乔知之已经方寸大乱,再也找不出其它办法了。长安的四月,天气乍暖还寒,乔知之在书房内,唉声叹气,愁眉不展。午夜时分,仍然独自枯坐灯下,愁思缠绵,了无睡意。这时,碧玉蹑手蹑脚地出现在乔知之的面前,秀目流转,眼光中饱含了深情、感恩、怜悯、忧郁的复杂意念,迸发出以身相许的决心,象是溃堤的洪水一般,猛地扑倒在乔知之的怀里。

夜深更静,那一刹间成了永恒。孙碧玉心甘情愿地把自己贞洁的胴体献给了深爱已久的乔知之,乔知之紧紧抱着长久以来爱如瑰宝的美娇娘,害怕稍一松手,眼前的一切就烟消云散,留下一个孤独的自己。春宵苦短,等到鸡呜天晓,两人从云里雾里跌回了残酷的现实之中.究竟能保护爱姬几许时日,乔知之心中毫无把握。第二天上午,秋官侍郎来俊臣受武承嗣之托来到乔家探视孙碧玉的病情。来俊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手下养着一大批爪牙无赖,专以告密为能事,常常探人隐私,罗织罪名,陷害忠良。此人为武承嗣所重用,更加胡作非为,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角色。乔知之对于来俊臣的阴狠毒辣,自然是早有所闻,因此当他踏进乔家,尽管笑嘻嘻地说是受托前来探视佳人,十分礼貌地传达武承嗣的倾慕之情,貌似诚恳地劝说乔知之:

“一婢何足惜,倘若能因此讨得魏王的欢心,老兄必能进官加爵,到时还望多多提携!”然而乔知之早已是冷汗透背,不敢怠慢,拖到午饭过后,只好答应当天就把碧玉送入武承嗣府中。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碧玉入魏王府后,乔知之虽然躲过了来俊臣的威胁,但是紧跟着而来的,就是无边的空虚、寂寥、冷清与伤心。听不见碧玉柔媚的声音、看不见碧玉婀娜的倩影,生活中的一切仿佛都变得苍白,没有生机,没有希望。就算是能够加官晋爵,对乔知之而言,已经毫无意义了。魏王府中佳丽如云,歌女舞姬终日轻歌曼舞,香艳至极。在武承嗣看来,孙碧玉就象是生长在深山幽谷中的一朵奇丽的野花,没有经过人工修饰的歌喉和舞姿,别有一番原始风韵,美得自然、淳朴,山野味十足,因此使他获得一种意外的享受,一时对碧玉宠爱不已。但是孙碧玉心中忘不了乔知之,对武承嗣若即若离,巧妙周旋,歌舞之外,不肯轻易失身就范。

乔知之因为献出了碧玉,在武承嗣的授意下,由五品郎中升任四品侍郎。然而他为碧玉终日茶饭不思,忧郁成疾,一心只想着碧玉的一颦一笑,既然自己连一个心爱的人儿都不能保全,加官进爵只不过徒增耻辱与哀伤而已。深宵不寐,想起晋代的石崇因绿珠而获罪,金谷园中的梁绿珠坠楼殉情,但毕竟流传了一段令人赞叹的凄美爱情故事,而自己却忍辱偷生,实在窝囊透顶。与其无情无趣地苟活人世,不如为情舍身,重续来生缘。前思后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因而披衣挑灯,满怀感慨地写道:

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解买娉婷;

昔日可怜君自许,此时歌舞得人情。

君家闺阁不曾难,常将歌舞借人看;

富贵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

别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袂伤红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红颜为君尽。

石家的绿珠能够以死全节,乔家的碧玉为何不能?石崇可以不畏强暴,一死而已,乔知之何苦要忍受这无尽的折磨呢?主意打定,乔知之把诗句写在一幅罗帕上,嘱咐忠心家仆老苍头设法送到碧玉手上。老苍头辗转买通了魏王府的下人,终于把诗帕交到了碧玉的手里。碧玉等到夜深人静时,偷偷展开罗柏,看见旧日所熟悉的字迹,顿时泣不成声。待读到最后一句“一代红颜为君尽”,灵慧的碧玉完全领悟了旧日情人的一番苦心,同样为情所苦的她感到自己的心与乔知之息息相通,此时只有死这一条路,才是留住贞情的唯一办法。她咬紧了银牙,拭去脸上的泪痕,下定了决心一死以殉贞情。

她原本就有一死全节的想法,只是怕连累乔知之,故迟迟不敢行动;此时既然乔知之如此不计后果,情真意挚到了这般地步,死也就没有什么顾虑和遗憾了。她对镜理妆,重贴花黄,穿戴整齐,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仔细端详自己娇好的容颜和颀秀的身影,这些曾给她带来好运和欢乐的天质,今天也将把她送入九泉,对这些她只能付之凄婉的一笑。最后,她把写有诗句的罗帕紧系在裙带上,趁着四月下旬月黑风高,摸摸索索走到后花园中,找到了一处废弃的古井,纵身一跃,结束了她短暂而凄艳的一生。

魏王府中不见了孙碧玉的踪影,武承嗣怒不可遏地命人四处寻找。若大的王府:中、亭榭、假山、池塘、花丛、阴荫,到处都翻了个底朝天,才在古井中发现了碧玉的尸体。派人打捞上来,仍然衣履齐整,面貌红润如生。检视衣带间,系有罗帕一方,武承嗣见诗,暴跳如雷,既痛惜孙碧玉的遽然赴死,更愤恨乔知之的诗句,把朵艳丽的解语花送上了绝路。于是命令酷吏,立刻把乔知之逮捕。乔家被抄了,族人也纷纷牵连入狱,待秋后一并处斩,这是武则天长寿元年的事。一时间,长安市上到处传扬着这个故事,不少人为之唏嘘感叹。“孙碧玉投井”恰似“梁绿珠坠楼”的重演,两朵娇艳的花朵皆为了真挚、坚贞的情义而过早地凋零,虽然花颜飘逝,但留下的清香却永远萦绕在人们的心间。


相关文章推荐:
绝弦 | 贞叶 | 莺燕 | 洁妇 | 灼灼 | 悠悠 | 结缡 | 故岁 | 玉庭 | 碧荣 | 淅沥 | 桑榆 | 娉婷 | 闺阁 | 龙媒 | 章台 | 素节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