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母亲水窖

“母亲水窖”是一项集中供水工程,是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2001年开始实施的慈善项目,重点帮助西部地区老百姓特别是妇女摆脱因严重缺水带来的贫困和落后。水窖,是中国特定区域产生的特定名词,指的是修建于地下的用以蓄集雨水的罐状(缸状、瓶状等)容器。

2016年12月6日,由人民网、环球时报、环球网和《环球TIME》新闻客户端联合主办,环球网承办的2016环球风尚年度盛典召开,公益项目母亲水窖,被评为十大“风尚榜样”。 [1]

干旱缺水是世界性的问题,中国西部是地球上主要干旱带之一,由于中国社会转型期的社会流动,妇女成为西部贫困干旱地区农村的主要劳动力,她们不得不每日往返几里、几十里山路找回生命水。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制定之时,为了配合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全国妇联提出“举全国妇女之力,建西部美好家园”的号召,帮助西部贫困干旱地区妇女和群众解决饮水困难,2000年全国妇联、北京市政府、中央电视台主办,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具体承办了“情系西部共享母爱”世纪爱心行动大型公益活动,募捐善款1.16亿元,用于设立“大地之爱母亲水窖”项目专项基金,并于2001年开始实施,深受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2001年10月,“母亲水窖”项目被载入国务院《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白皮书》,2001年底被评为中国女性十大新闻,2003年11月被评选为“中国十大公益品牌”之一,2005年11月荣获首届“中华慈善奖”。

在中国西北黄土高原省、区的部分地区,由于自然和历史的原因,极度缺水。有的降雨量只有300400毫米左右,而蒸发量却高达15002000毫米以上。按可利用水资源统计,人均可利用水资源占有量只有110立方米,是中国可利用水资源占有量720立方米的15.3%;是世界人均可利用水资源占有量2970立方米的3.7%。那里的人、畜用水几乎全靠人工蓄集有限的雨水。人们在地下修建的蓄集雨水的容器,被称为水窖。因无足够的资金对这种水窖的内部进行混凝土硬化,会很快出现渗漏。严重缺水的恶劣状况,导致当地农民生活艰难、生产原始、教育落后、妇女的疾病率和新生儿死亡率居高不下、妇女们承担着数倍于正常环境下妇女肩负的生活重任。

为了帮助那里的人们特别是妇女迅速摆脱因严重缺水带来的贫困和落后,在中国妇联的领导下,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实施了一项计划,即向社会募集善款,为西北缺水地区捐修混凝土构造的水窖,使她们能利用屋面、场院、沟坡等集流设施,有效地蓄集到有限的雨水,以供一年之基本饮用水。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是以女性为帮助对象的公益组织。高举母爱的旗帜,倡导社会以捐建水窖的形式关爱缺水的妇女并惠及他人,将捐建的水窖称为“母亲水窖”。

开远市灵泉办事处三台铺村委会的老邓耳自然村,是云南省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全村共有374户,1711人。虽然这里距开远市区只有20多公里山路,但由于处在海拔2770多米的高山深处,村里及周边却找不到洁净的水源。

多少年来,村里的人畜饮水主要靠几个低洼处的“牛滚塘”水,常常是一桶水,半桶泥。有条件的人家可

以放点明矾澄清一下,而大多数人家则是稍稍过滤沉淀一会儿就供人饮用。由于人畜共饮一塘水,腹泻、痢疾等疾病成了当地群众的多发病。缺水使他们难以致富,甚至连生存都很困难。根治缺水对于老邓耳来说是一个长期的工程。但眼下“怎么办?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最快的办法是修水窖。水窖是用钢筋水泥固定,用来收集雨水的地窖。一口25至30立方的水窖可以解决一户家庭的饮水,三五口水窖可以解决一户家庭粮食、经济作物的浇灌,实现增产增收,脱贫致富。

有关方面也曾经在这里组织群众修水窖,但由于居住地群众观念落后和生活贫困、资金缺口无法填补,一直难以推广。直到1999年底,老邓耳村的熊正清家才建起了该村的第一口水窖,全家人及相邻几户人家才饮用上了干净水。群众虽然看到了建水窖的好处,却仍然苦于无钱建设,到2006年7月该村仅有30户人家修建了水窖。3000元建成的一口水窖,就能帮助一户贫困家庭解决饮用水的基本生活困难。但这里绝大多数贫困苗家人却很难筹集到这3000元钱。

困难确实很大,而首当其冲的就要数资金问题了。但开远市妇联的同志们说,想想看,即使一个人只拿出10元钱,也会集腋成裘、聚沙成塔。充满热情而富于实干精神的妇联干部认为,妇联就是要配合政府做些拾遗补缺的工作,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让爱心汇聚成为伟大的力量共同建设美好家园。

行动起来,妇联一定要想方设法帮助这里的母亲和孩子们走向富裕!于是,在中国妇联的倡导下,在省、州妇联的支持下,开远市妇联以扶持贫困家庭、捐建“大地之爱母亲水窖”为目的的资金募集行动在全市展开。希望通过社会各界有识之士、乐善好施人士对贫困地区母亲和儿童的强烈关注,从帮助严重缺水的贫困家庭解决饮水、用水困难入手,改善他们的生存和发展环境,帮助他们脱贫、脱病、脱愚;从扶助贫困母亲提高素质入手,从而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摆脱贫困。

募集资金活动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单位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积极参与和支持,全市

有62个单位的4286名干部职工踊跃捐款。开远市造纸厂在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下仍捐款1000元,职工捐款1775元;市城建局系统干部职工共捐款5166元;市区各中小学校的孩子们也纷纷捐出自己的零花钱,为修建水窖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和拳拳爱心。工作人员四方奔走、宣传,为让全社会都了解缺水母亲和儿童的状况,呼吁各方捐建水窖而乐此不疲,日夜操劳。

“大地之爱母亲水窖”项目还得到了开远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先后为水窖工程建设投入了30多万元的配套资金。市长卢文祥说,援助缺水地区妇女的“母亲水窖”为加快农村妇女脱困发挥了积极作用。关注贫困妇女,支持各种帮助贫困地区妇女的社会救济活动,让贫困母亲及其家庭摆脱严重缺水的困境,改善他们的生存和发展环境,这既是老百姓千呼万唤,迫在眉睫,急需解决的实实在在的问题,又是发展生产力、提高社会文明程度最基本的前提。它是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最现实、最直接、最生动的体现。

为了切实做好“大地之爱母亲水窖”的建设工作,开远市妇联与市水电局联合成立了项目实施领导小组,负责开展日常工作。他们召开组委会会议研究活动方案,解决实际问题,并制定了《工程实施管理暂行办法》及《工程监测与评估暂行办法》。同时,要求项目实施的所在乡镇成立相应的组织机构,加强领导,切实抓好这项工程。各级妇联和水电部门把实施“母亲水窖”项目作为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实际行动,密切配合,合理分工,坚持质量第一,建管并重的原则。各级党政领导和妇联的同志深入施工第一线,督促指导工作。由于各级领导重视,措施配套,资金到位及时,在各级妇女干部和有关技术指导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母亲水窖”工程很快落到了实处,群众兴建小水窖的积极性也得到充分的调动和发挥。从去年8月到目前,仅老邓耳村就建成234口“母亲水窖”,大大超过了建设50口小水窖的原计划,另有100多口水窖正在组织建设中。

已经80多岁的孟志红老人在外地闯荡了多年,回到老邓耳村后,很见过一些世面的他在自己家里开起了一家小卖部。小卖部虽小但经营的商品却很多,从日用百货到衣服鞋帽一应俱全。但最好卖的却是明矾和氯霉素、痢特灵、泻痢停等药品。他说,以前大家喝“牛滚塘”里的泥浆水,不卫生,闹肚子的人多,净水的明矾和治腹泻的药都比较好卖。原来仅明矾一年就要卖200多公斤。自从建起“母亲水窖”以后,村民喝上了干净卫生的水,明矾和药都不好卖了,2007年只卖出去10多公斤明矾,但来买其他日用品的人却多了起来。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妇联组织,解决了吃水难题。

看似平常最崎岖,成如容易却艰辛。”在一个个平凡的故事后面,是一次次精心的行动和爱心的凝结。大地生长万物,母亲养育人类;万物感恩和关爱大地,人类感恩和关爱母亲。一口“大地之爱母亲水窖”解决一户家庭的饮水,千万口水窖让千万户家庭走进希望的绿洲。

2011年6月30日 百事基金会向中国妇基会母亲水窖工程捐资500万美元

2011年5月10日 “七彩阳光”2011母亲水窖公益活动在北京启动

2011年3月22日 “母亲水窖”校园安全饮水计划启动仪式

2010年12月17日 举办“母亲中国”大型慈善音乐盛典

截至2006年底,“大地之爱母亲水窖”项目投放资金累计3.3亿元人民币(含1:1配套资金),修建水窖10万多眼,小型集中供水工程1200多处,受益人口130多万,受益范围23个省区市。

截至2011年年底,旨在帮助西部贫困干旱地区群众解决饮水安全困难的“母亲水窖”公益项目,共投入建设资金6亿多元,修建“母亲水窖”12.8万口,小型集中供水工程1400多处,使近180万名群众受益。

效益

1、 保障了受益妇女及家庭成员平等获得饮用水的权利

2、 有效解放了劳动力,农户生活和收入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

3、 妇女的家庭及社会地位得到提高

4、 受益群众的卫生条件和健康水平得到了改善

5、 对当地生活环境的改善起到了推助作用

6、 促进了受益社区的发展与和谐

在你我生活的城市中,便捷的用水早已习以为常,只需轻轻一触,就可获得清澈的水流。 而在西部干旱地区,孩子们上学之前只能噙一口水洗脸…… 母亲们只有一瓢浑水煮饭…… 人们常年不洗澡…… 不是她们不讲卫生,而是实在缺水。 那里的人们每天要走几里甚至几十里路去取水。“半夜出门去翻山,翻过一山又一山。鸡叫天亮找到水,回家太阳快落山。”这是西北山区广为流传的一首民谣,它诉说着山区百姓的无奈,也道出了山区人民饮水的艰辛。 由于自然和历史原因,西部尤其是甘肃、宁夏和陕北一带,成为历史上缺水最严重的地区。那里年平均降雨量只有300毫米左右,而蒸发量却高达1500-2000毫米以上。严重缺水,导致当地农民生活贫困,教育落后,妇女儿童的生存健康状况亟待改善。为了谋生,男人们不得不纷纷外出打工,妇女几乎承担着全部的生活重任。 挖土窖,平场院,积蓄雨水,由来已久,代代相传,这是百姓获取基本生活用水的有效办法。投入1000元,就可以建一眼集雨水窖,解决一家人的饮水问题,等于一家人的生存和希望。因为贫困,许多家庭无力修建一眼像样的水窖。在辽阔的西部,还有近千万的母亲在与严重缺水苦苦搏斗,她们想水、盼水、哭水、梦水,向五湖四海呼唤水。 西部贫困母亲正在为改变缺水状态而努力拚搏。她们需要社会各界的救助,帮助她们修建集雨水窖。帮助她们留住雨水,就是帮助她们播下丰收的种子,播下美好的希望。今天我们送给西部贫困母亲一眼水窖,明天她们将还给西部一片绿洲。 积德行善、扶危济困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伸出您的双手,奉献您的爱心,捐赠1000元给西部母亲一份绿色的希望,让我们携手共建“大地之爱?母亲水窖”。

甘肃有位乡长听说县长要来检查工作,便洗了一把脸,后县长因故未来,乡长为此后悔了好一阵子;中科院的一个甘肃籍博士从小学到中学8年没洗过一次脚……这是“母亲水窖”专题中讲到的真实故事。

而“母亲水窖”这个词出现在娱乐新闻中时,那些干渴的土地和嘴唇、那些对严酷自然的反抗与无奈、那些沉重的社会责任感几乎都荡然无存了。

明星的尴尬往往是无论他做什么有意义的事、说多么有深度的话,最终都会被归纳到肤浅流俗的层面上来,大家不愿意看到他们面色凝重、正襟危坐。所以就出现了这样的结果,一场苦心操办并意义非凡的义演,到了某些人眼里就成了一场随意的闹剧,人们以参加歌友会的心情来观看演出。有几人真正了解捐款的数字?有几人知道“母亲水窖”到底是什么?相信参加义演的明星们的诚意,从网络视频上看过古天乐风尘仆仆的西部之行,他把几滴水洒在土墙上,看它们瞬间消失,他的双眼纯净而忧虑……

我们在追星的同时,又对他们奢华的生活满含妒意,还时时怀疑他们良知的存在,更对他们的善举表示不屑,吕良伟默默捐建希望小学被疑另有所图,杨澜捐赠文化事业被疑欲搞“慈善分红”。但无论捐赠数额和他的身家成什么比例,起码你我没做而他们做了。令人痛心的是那些旁观者,以逐恶臭和好香艳的习惯来看待所有的事情,要么从捐款数额来揣度别人的“不良”意图,要么从着装风格来探究别人的恋情热度,要么从腰围增幅来估算谁是孩子的生父。他们脸上永远是或鄙夷或痴狂的神色,永没有冷静思考和耐心寻味的时候。

“母亲水窖”是沉淀、是包容,是对点滴善意的积累和生命的再次萌动。现代人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关心自我和挑剔他人上,渐渐失去了真善本色。其实我们都需要一个“母亲水窖”,因为比起甘肃的漫天黄沙和遍野枯木,很多人的心灵更加干涸。

此外,山东省也为此开展了每人捐款至少1元钱的活动。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 | 水窖 | TIM |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 西部大开发战略 | 全国妇联 | 北京 | 中华慈善奖 | 可利用水资源 | 水窖 | 混凝土 |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 | 水窖 | 灵泉 | 开远 | 明矾 | 修水 | 邓耳村 | 大地之爱母亲水窖 | 卢文祥 | 泻痢停 | 明矾 | 古天乐 | 吕良伟 | 杨澜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