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南燕(五胡十六国时期朝代)

南燕,十六国时期16国之一,慕容德所建。398年建都滑台。统治今山东及河南的一部分,史称南燕。

409年东晋刘裕率师北伐,410年二月广固失陷,南燕亡。历二主十二年。

南燕(398~410)是十六国之一。为慕容德所建,都滑台,盛时有今山东及河南的一部分。399年滑台为北魏攻占,德率众向东,攻取青、兖,入据广固。400年,德改称皇帝。405年,德病死,兄子慕容超嗣位。超好游猎,委政宠幸,诛杀功臣,赋役繁多,百姓患苦。409年,东晋刘裕率师北伐,次年二月攻下广固,超被俘斩,南燕亡。

后燕慕容宝继位后,其叔慕容德镇守邺城。

397年,北魏攻后燕都城中山(今河北定州),宝北奔龙城。十月,北魏破中山,后燕被截为两部分。德以魏将来攻,邺城难保,于398年率户4万南徙滑台,称燕王, 史称南燕。

此时,慕容宝从龙城南逃到黎阳,派中黄门令赵思去叫慕容钟来迎接自己。慕容钟本来是首先倡议慕容德称王的,听到赵思来了,很是憎恶,把他抓起来送到监狱,然后派人飞速地向慕容德报告情况。慕容德对下臣们说:“你们以前为了国家大计,劝我摄政。我也因为继位的国君逃亡在外,入神都没有了君主,所以权且服从大家的建议,以抚众望。现在上天正在追悔所造成的祸难,继位国君能够回来,我将准备车.驾去迎接,并在行宫前谢罪,然后回家隐居,各位以为如何?”黄门侍郎张华进言说:“在争夺天下的时代,没有雄才不能奋起;在兵马驰骋之年,岂是懦夫能够成大事的!陛下如果施行匹妇之仁,舍弃上天授予的大业,威势和权力一去,就会性命不保,还会有什么退让之事呢!”慕容德说:“我因为像古人那样逆取顺守,统治之道不足,所以在中途徘徊犹豫,没下决心而已。”慕舆护请求火速去探问慕容宝的虚实,慕容德流着眼泪送走了他。慕舆护于是率领数百名勇士,跟着赵思北去,谋划杀死慕容宝。当初,慕容宝派赵思出去以后,知道了慕容德替代了自己登上王位,很害怕,就向北逃跑。慕舆护到了黎阳未见到慕容宝,就押着赵思回来。慕容德因为赵思熟习典制掌故,准备任用他。赵思说:“当年关羽被曹操看重,还忘不了刘备的恩德。我赵思虽然是死而后生的役隶,但是蒙受国家的恩宠,犬马尚且有报恩之心,何况人呢!请允许我回去,以表明我的节操。”慕容德坚决留他,赵思愤怒地说:“周室衰微时,晋国、郑国辅佐;汉朝有七国之难,依赖梁孝王扶持。殿下从亲戚上说是主上的叔父,从地位上说是三公,不能率领公卿匡扶王室,却希望王室倾覆而去做赵王司马伦之事。我赵思虽然无法仿效申包胥到秦国哭求援军,却羡慕君宾不活在王莽称帝之时。”慕容德大怒,杀了赵思。

东晋南阳太守闾丘羡、宁朔将军邓启方率领二万军队来攻打,军队驻扎在管城。慕容德派出他的中军将军慕容法、抚军将军慕容和等人前去抵抗,晋军被打得大败。慕容德对慕容法没有穷追猛打晋军很生气,于是杀了他的抚军司马靳瑰。

当初,苻登被姚兴消灭以后,苻登的弟弟苻广率领部落向慕容德投降,慕容德任命他为冠军将军,安置在乞活堡。此时有火星停留在井宿,有人说前秦将会重新兴起,苻广于是自称秦王,打败了慕容德的将领慕容钟。当时慕容德初定都在滑台,介于东晋、北魏之间,地没有十城,军队不过数万。到了慕容钟打了败仗,反覆无常之人大多归附苻广。慕容德就留下慕容和守滑台,亲自率领军队讨伐苻广,杀了苻广。

当初,慕容宝到黎阳的时候,慕容和的长史李辩劝慕容和接纳慕容宝,慕容和不同意。李辩害怕计谋泄露,就带领晋军来到管城,希望慕容德能亲自率领军队出战,自己在后面作乱。但慕容德不出来,李辩更加不安;到了慕容德这次出征时,李辩又劝慕容和谋反,慕容和不听从。李辩很愤怒,杀了慕容和,以滑台投降北魏。当时将士们的家人都在滑台城内,慕容德准备攻打滑台,韩范对慕容德说:“魏军已经进城,占据了国都作为资本,客主之间的形势,已经颠倒,人情已经改变,不能够攻打。应该首先占据一方,作为关中的基地,然后再积蓄力量攻打,这是上策。”慕容德这才停止攻城的计谋。

慕容德的右卫将军慕容云杀了李辩,率领将士的二万多家属冲出了滑台城,三军欢庆。慕容德和大家一起商议说:“苻广虽然被平定了,但抚军进退两难,进有强大的敌人,退又没有安身的地方,诸位有何良策?”张华进言说:“彭城这个地方有山川阻隔,是楚国的旧都,地形险要,人口众多,可以攻打占领其地,作为发展的基地。”慕容钟、慕舆护、封逞、韩讠卓等坚决劝慕容德攻打滑台,潘聪:“滑台四通八达,不是帝王长住的地方。而且北边和强大的魏相通,西边和强盛的秦接连,这两个国家,都不是可以高枕无忧来对待的。彭城地广人稀,地平而没有险要之处,又是东晋的旧镇,一定会受到抵抗。又和江、淮靠近,水路通达,秋夏连日大雨,千里之地变成了湖泊。而且水战是我国的短处,是东晋的长处,即使攻下了彭城,也不是长久之计。青、齐土地肥沃,号称‘东秦’,土地方圆二千里,人口超过十万户,四面险要,背靠大海,可以说是用武之地。三蛮的豪杰,立志以待,谁不想得遇圣明的君主建立功业!广固是曹嶷营建的,山川险峻,足以作为帝王之都。最好先派一个能言善辩的人飞速前去游说,然后大军跟着前进。避闾浑从前辜负过国家的恩德,现在一定会翻然悔悟。如果他还是坚持错误不归顺,大军到达之时,他们自然土崩瓦解。占据广固以后,闭关而养精蓄锐,伺机而动,这也是像二汉占据了关中、河内地区。”

慕容德犹豫不决。沙门郎公素来懂得通过观察天象变化来预测吉凶,慕容德于是去拜访他。郎公说:“我恭敬地看了这三个策略,潘尚书的言论可以说是兴邦之术。今年初,长星在奎宿、娄宿之间出现,进而扫过虚宿、危宿,而虚危二宿对应齐地,是除旧布新之象。应当首先平定鲁地,巡抚琅邪,等到秋风当令,然后转向北到达齐地,这是天道。”慕容德非常高兴,带领军队向南走,兖州北部边界各县全都投降,慕容德设置地方官吏安抚他们。慕容德访问当地的老年人,军队没有抢掠的,老百姓感到平安,犒劳慕容德的牛和酒络绎不绝。

慕容德派人劝导齐郡太守避闾浑,避闾浑不听从,慕容德派慕容钟率领二万步兵骑兵攻打避闾浑。慕容德进据琅邪,徐、兖两州有十多万人归附,从琅邪而北,有四万多人迎接。慕容德前进攻打莒城,守城的将领任安放弃城邑逃跑,慕容德让潘聪镇守莒城。慕容钟把檄文传发到青州各郡。避闾浑听说慕容德的军队将要到来,就把八千多户迁进广固。各郡都在接到檄文后向慕容德投降。避闾浑很害怕,带着妻子儿女投奔北魏。慕容德派射声校尉刘纲追赶避闾浑,在莒城追上并杀了他。避闾浑的参军张常给避闾浑作檄文,文辞大多傲慢。这时,慕容德俘获并责骂他。张神色自若,从容地回答说:“避闾浑有了我,就像韩信有了蒯通。蒯通碰到汉高祖后得到了宽恕,我碰到陛下却受到杀戮,跟古人相比,我认为是不幸。受到像防风氏那样的诛杀,我心甘情愿,但恐尧、舜那样的教化不能弘扬四海。”慕容德开始很赞赏他的话,后来终于杀了他。慕容德进入广固。

隆安四年(400年),慕容德在南郊正式称帝,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建平。 在宫廷南设立临时宗庙,派人拿着策书去报告事成。进升慕容钟为司徒,慕舆拔为司空,封孚为左仆射,慕舆护为右仆射。派度支尚书封恺、中书侍郎封逞去观察风俗得失,大宴将士。立他妻子段季妃为皇后。建立学官,简选公卿以下子弟和二品士门共二百人为太学生。

第二年(401年),慕容德去齐城,登上营丘,看见了晏婴之墓,对身边的人说:“根据礼法,大夫不靠近城里安葬。晏平仲是古代的贤人,是通达礼法的人,但他活着的时候居住在靠近市肆的地方,死后埋葬在城附近,难道有什么深意吗?”青州秀才晏谟回答说:“孔子称赞我的先人晏平仲是贤人,那就是贤人了。难道还不懂得增高其屋梁,丰富其礼仪吗?大概是政令出自大夫之家,所以用俭朴来矫正世俗。活着的时候居住在低下狭小的地方,死后难道还挑选安葬的地方吗?不远离家门安葬的原因,仍然是希望人们理解他平生的心志。”慕容德就让晏谟跟随自己到了汉城阳景王庙,在申池宴请老人,往北登上社首山,向东看鼎足,注视着牛山感叹说: “自古以来没有不死的人!”悲怆而有死后葬在这里的心意。接着询问晏谟关于齐地的山川丘陵,以及贤哲们的旧事。晏谟一一详细地回答,并在地上画出了图。慕容德非常赞赏晏谟,任他为尚书郎。慕容德在商山安排了铸造器具的工匠,在乌常泽设置盐官,用以扩大军队和国家的物资供给。

慕容德原来的官员赵融从长安来,说到了慕容德母亲和哥哥的死讯。慕容德放声痛哭以至于吐血,因而卧病不起。司隶校尉慕容达因此策划反叛,派牙门皇率领军队攻打端门,殿中帅侯赤眉打开城门接应。中黄门逊进扶着慕容德越过城墙,躲到逊进的房舍里。段宏等人听说宫中有变故,就率领军队驻守四门。慕容德入宫,杀了侯赤眉等人,慕容达害怕而投奔北魏。慕容法和魏军在济水北边的榆俗交战,魏军被打得大败。

尚书韩卓上疏,提出休养军队,修炼兵器,扩大农耕,积储粮食,审核户籍、增加军资等建议,慕容德采纳了他的建议,派车骑将军慕容镇率领三千骑兵,沿着边界严密地设防,防备老百姓逃跑。任命韩讠卓为使持节、散骑常侍、行台尚书,巡行到各郡县进行审核,查得佃客五万八千人。韩讠卓公正廉洁,到了哪里都是在野外住宿,不打扰当地人民。

慕容德大规模地聚集儒生,亲自策试。又设宴招待,慕容德登上高处眺望远方,回过头对尚书鲁邃说:“齐、鲁一带本来就多君子,在从前全盛的时代,接、慎、巴生、淳于、邹、田这批人,避居在长檐之下,面对着清澈的池水,乘着红漆轮子的华贵车子飞奔,佩带长剑,随意发挥像白马非马这样的雄辩,像邹衍谈天那样的论辩,挥手则红紫成为锦章,前俯后仰则丘陵生出韵律。到了今天,荒草颓坟,气消烟减,长言千载流传,能不依然如故!”鲁邃回答说:“周武王在比干的坟墓上添土,汉高祖祭奠信陵君的坟墓,这都是重视圣贤的人,常常思念他们过去的事迹。陛下比周武王和汉高祖还要仁慈,德泽施到了九泉之下,如果他们地下有知,难道还不感恩戴德!”\

当时东晋桓玄准备篡夺东晋政权,诛杀不归附自己的人。冀州刺史刘轨、襄城太守司马休之、征虏将军刘敬宣、广陵相高雅之、江都长张诞都心里不安,全部投奔了慕容德。慕容德的中书侍郎韩范上疏说:“帝王之道,一定是崇尚筹划和治理。有时机却没有人才,济世之功就会落空;有人才却没有时机,英武大志就不能伸展。能够成就王业的,是人才和时机都具备。自从东晋内乱,到现在已经七年。桓玄叛乱,比董卓更加暴虐,神怒人怨,他的祸殃已经积累了。可乘之机,没有比现在更适合的了。凭着陛下的神武,规划这件事情,指挥着乐于奋勇的士兵,乘人民厌恶祸乱的时机,就好像是发出声音后马上就有回声,身形一动影子马上跟着,还不足以比喻事情的容易。而且江、淮南北的人口不多,公私人马不过数百,守备之事也很少。如果用一万骑兵步兵,发动雷霆万钩的攻势,长驱直入,直指江、会,一定会使敌人见我们的战旗而投降,老百姓犒劳我们的酒食摆满道路。地方跨越数千里,军队超过十万人,可以向西兼并强秦,向北抵抗北魏。想要开拓边境,使国家安定,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如果错过时机,豪杰们再次兴起,诛除了桓玄,推行维新教化,远近都安定,人们没有其他的想望,不但建邺难以攻灭,就连江北也没有希望。时机错过,祸难滋生,忧患一定会到来。天意给与却不去获取,悔恨就要降临。希望陛下看我的上奏。”

慕容德说:“近来多次遭受厄运,国家纲纪突然废弛,使得奸逆祸乱华夏,原来的京都成了废墟,每次遭逢恶运,我都是感到愤愤不平。从前少康用一旅的军队,恢复夏朝配享上天,何况朕占据着三齐之地,凭藉着五州之众,把打仗的本领教给他们,用礼让的道理引导他们,上下都懂得大义,人人都发奋而起,整军待机,已经很久。原想先安定中原,扫除逃亡的罪人,然后广泛传播淳朴的风气,治理全国,饮马长江,在陇坂挂起旌旗。这个志向还没有实现,暂且收起兵器而已。现在的事情,希望各位王公们详密地讨论。”大家都认为桓玄刚刚得志,不能攻打他,便作罢。于是在城西讲习武艺,共有步兵三十七万,战车一万七千乘,骑兵五万三千,人马连山,旌旗遍野,鼓声震天动地。慕容德登上高处察看,回过头来对刘轨、高雅之说:“当年克怨恨齐国,伍子胥损怨恨楚国,终于能够伸张其刚毅勇烈,名声流传千古。你们既然知晓投身有道明君,应当使自己无愧于古人啊。”高雅之等顿首回答说:“我们有幸承蒙陛下天大的恩情,地大的德泽,存亡断绝,正在这圣明的时代,我们即使死上一万次,也不能上报陛下的恩德!”不久就听到了桓玄失败的消息,慕容德任命慕容镇为前锋,慕容钟为大都督,用二万步兵,五千骑兵,限定日期出发,但慕容德恰巧生病,便停止出兵。

当初,慕容德派人去长安接他哥哥慕容纳之子慕容超,义熙元年(405年),慕容超才被接回南燕。慕容德晚上梦见父亲慕容对他说:“你既然没有儿子,为什么不及早立慕容超为太子?不然,恶人就要篡位了。”慕容德醒后告诉他的妻子说:“这是先帝的神明所告,体会这个梦的意思,我就要死了。”于是下诏立慕容超为皇太子,大赦境内,儿子继承父亲的每人爵升二级。当月,慕容德去世,时年七十岁。连夜做了十多口棺材,分别从四个门抬出,秘密地安葬在山谷里,最终无人知道他的尸体葬在什么地方,对外谎称葬于东阳陵。慕容德共在位六年,谥号献武皇帝,庙号世宗 。

义熙元年(南燕建平六年,405年),慕容德去世,慕容超即皇帝位,大赦境内,改年号为太上。 尊崇慕容德的妻子段氏为皇太后。任命慕容钟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任命慕容法为征南、都督徐、兖、扬、南兖州四州诸军事,慕容镇加任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任命封孚为太尉,鞠仲为司空,潘聪为左光禄大夫,封嵩为尚书左仆射,其余人封授官爵各有不同。后来又任命慕容钟为青州牧,段宏为徐出刺史,公孙五楼为武卫将军、兼任屯骑校尉,内参政事。封孚对慕容超说:“臣下听说太子、母弟、贵宠公子、公孙、累世正卿这五种人不应在边地戍守,出身贱、年辈小、关系远、资历浅、地位低的这五类低微人物不应在朝廷供职。慕容钟是国家的宗臣,社稷的靠山;段宏是有着美好声望的外戚,亲贤的人们都瞻仰他。这两个人正应该参与和协助处理国家政事,不宜到远方去镇管边远地区。现在慕容钟等人外出边远的地方,公孙五楼在朝廷里辅助国政,臣下私下里感到不安。”慕容超刚即位,害怕慕容钟的权势大自己受到威胁,就拿此事去问公孙五楼,公孙五楼想专断朝政,不想让慕容钟等人在朝廷里,多次说了离间的话,封孚的意见到底没有采纳。慕容钟、段宏都有不平的神色,互相交谈说:“黄狗皮恐怕终究会补狐裘。”公孙五楼听到了这句话后,和他们二人的仇怨渐渐地产生了。

当初,慕容超从长安到达梁父,慕容法当时为兖州牧,镇南长史悦寿从梁父回来对慕容法说:“我前几天见到了北海王的儿子,他天资高雅,神采不凡,才知道皇族里多奇人,仙境中的森林全都是珍穴。”慕容法说:“当年成方遂假称卫太子,没有人能够分辨真假,这还是皇族吗?”慕容超听到了,很怨恨慕容法,在言谈脸色上都显现了出来。慕容法也很愤怒,把慕容超安置在客舍里,因此二人结怨。到了慕容德死时,慕容法又不奔丧,慕容超派人去谴责慕容法。慕容法常常害怕灾祸到来,因此就和慕容钟、段宏等人谋反。慕容超知道后征召他们,慕容钟称病不来,于是慕容超把他们的同党侍中慕容统、右卫慕容根、散骑常侍段封抓起来杀了,在东门外车裂了仆射封嵩。西中郎将封融投奔北魏。

慕容超不久以后就派慕容镇等人攻打青州,慕容昱等人攻打徐州,慕容凝、韩范攻打梁父。慕容昱等进攻莒城,攻了下来,徐州刺史段宏投奔北魏。封融又招集盗贼们袭击石塞城,杀死了镇西大将军余郁,青州一带的人都很害怕,人人心里有着别的想法。慕容凝策划杀死韩范,准备袭击广固。韩范知道了,攻打慕容凝,慕容凝逃往梁父。韩范兼并了慕容凝的军队,攻打并攻陷梁父,慕容凝投奔姚兴,慕容法出逃北魏。慕容镇攻克青州,慕容钟杀了自己的妻子儿女,挖地道出了青州,独自骑马投奔姚兴。

当时慕容超不关心政事,喜爱出游围猎,百姓深受其害。他的仆射韩讠卓直言极谏,慕容超不采纳。慕容超打算恢复肉刑和九等官制,就在境内颁布诏令说:“厄运多次纠缠,永康多灾多难。自从北都陷落,典章制度都沦减了,律令法制,没有存留下来的。治理天下,这是根本,既然不能凭借道德来诱导百姓,就必须用刑罚来整肃。况且像虞舜这样的大圣人,还命令咎繇来担当官吏,刑罚就是如此地不可以废弃!先帝复兴,大业草创,战争还很多,来不及修制法典。朕愧无德行,继承帝位,安抚控制缺少良策,致使兄弟残杀纷争,终于使战争在郊野产生,典章礼仪废弃。现在四面边境上没有忧患,应该修定法典。尚书可召集公卿议定。至于像封嵩这种不忠不孝的人,斩首示众也不足以表达对他的痛恨之情,应该给他使用烹煮和车裂的刑法,也可以附在法令条文里,收在死刑的条目下。肉刑是古代圣人的常典,不能改动的,汉文帝改动了以后,轻重失度。现在犯罪的人更多,死的人也逐渐众多。肉刑对于教化,救济抚育广泛,惩处尤其严,光寿、建兴时烈祖、世祖已经考虑恢复,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去世了。命令博士以上的人参考以往的事情,依照《吕刑》以及汉、魏、晋的法律,进行增加或减少,商议成定《燕》律。五刑的种类有三千,而犯罪没有比不孝更大的了。孔子说:“非圣人的人没有法律,非孝敬的人没有亲人,这是大乱的做法。”车裂和烹煮这两种刑戮虽不在五品的条例里,但也是自古就已实行了。渠弥的车裂是明写在《春秋》上的;哀公的烹刑,来自中世。世宗在齐地建都,也哀伤刑罚失中,睡觉吃饭时都在叹息。帝王有了刑法,就好像人有了左右手。所以孔子说:‘刑罚不得当,老百姓就连一举一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萧何制定法令受到了封赏,叔孙通因为制作礼仪为奉常。建立功业是自古以来就看重的。希望大家明白地商议条令的增减,用以制定出一代良法。周朝、汉朝有贡士一条,魏建立了九品的选拔制度,这两者哪一个更好,也可以详细地上奏。”群臣的意见大多数不同意,慕容超才作罢。

墓容超正月初一那天在东阳殿大聚群臣,听到歌舞声响了起来,叹息乐舞不齐备,后悔把伎人送给了姚兴,于是商议入侵。领军韩讠卓劝谏说:“先帝因为旧京沦丧,隐匿在三齐,假如时运不许可,上智的人不考虑采取行动。现在陛下恪守成规,应该关起国门休养将士,用以等待天赐机会,不能和南方邻国结怨,广泛树立仇敌。”慕容超说:“我主意已定,不和你废话了。”于是派大将斛谷提、公孙归等人率领骑兵入侵并攻陷宿豫,抓获了阳平太守刘千载、济阴太守徐阮,大肆抢掠后离开。简选二千五百名男女,交给太乐去教歌舞。

当时公孙五楼为侍中、尚书,兼领左卫将军,专擅朝政,他哥哥公孙归为冠军、常山公,叔父公孙颓为武卫、兴乐公。公孙五楼的宗族兄弟都在慕容超左右辅助国政,王公内外没有不惧怕公孙五楼的。

尚书都令史王俨谄媚公孙五楼,官升尚书郎,出任济南太守,后入任尚书左丞,当时的人们给他评论说:“想要封侯,侍奉五楼。”

慕容超又派公孙归等人率领三千骑兵入侵济南,抓住了济南太守赵元,抢掠了一千多男女后离开。东晋刘裕准备率领军队讨伐慕容超,慕容超在东阳殿召见群臣,商讨抵抗晋军。公孙五楼说:“吴兵轻疾果决,利于战斗,刚开始的时候锋芒勇猛锐利,不能和他们较量。应该占据大岘,不让他们进来,和他们拖延时间,败坏他们的锐气。然后可以慢慢地挑选二千名精锐骑兵,沿着海边向南前进,断绝他们的粮草运输,另外命令段晖率领兖州的军队沿着山坡向东边攻下来,在他们的腹背上猛击,这是上策。命令各地长官凭恃险阻固守,计算好要储存的物资之外,其余的全都烧掉,铲除地里的庄稼,让敌人没有供给。坚壁清野,等待时机,这是中策。把盗贼放进大岘,我们出城迎战,这是下策。”

慕容超说:“京都地方殷富,人口众多,不能立即入驻守备。青苗遍布田野,不能全都铲除。假使用铲除禾苗来守住都城,用以保全性命,朕做不到。现在我们占据了五州的地盘,有山河的坚固,有战车万乘,铁马万群,即使让敌人越过大岘,到了平地,我们慢慢地用精锐的骑兵去攻打他们,他们就会成为俘虏。”贺赖卢苦苦规谏,慕容超不听,贺赖卢退出来后对公孙五楼说:“皇上不用我的计策,眼看就要灭亡了。”慕容镇说:“如果像圣旨说的那样,就必须在平原上使用战马为便,应该出大岘迎战,就算打不赢,还能退守。不应该把敌人放进大岘,自找窘逼。当年成安君没有守住井陉关,终于被韩信降服;诸葛瞻不占据险隘之处,终于被邓艾擒获。臣下认为天时不如地利,固守大岘,这是上策。”慕容超不听。慕容镇出来后,对韩讠卓说:“主上既不能铲除青苗,坚守要隘,又不愿意迁徙人口躲避敌寇,真像刘璋。今年国家灭亡,我一定会为此而死,你们这些中华男儿,又要像吴越人一样纹身了。”慕容超听到这些话后非常生气,把慕容镇抓起来关进监狱。慕容超接着就聚集了莒、梁父两处的守兵,修筑城壕,简选兵马,养精蓄锐等待敌人的到来。

同年(东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年)夏,刘裕的部队进驻在东莞,慕容超派左军段晖、辅国贺赖卢等六人率领五万步兵骑兵进据临朐。不久,晋军越过了大岘,慕容超害怕,率领四万士兵到临朐去向段晖等人靠拢,对公孙五楼说:“应该进据川源,晋军到来以后没有水,也就无法打仗了。”公孙五楼率领骑兵飞速地去占领川源。刘裕的前驱将军孟龙符已经到达川源,公孙五楼大败而回。刘裕派谘议参军檀韶率领精锐兵马攻破了临朐,慕容超非常害怕,独自骑马逃到城南段晖那里。段晖的军队又战败,刘裕的部队杀了段晖。慕容超又逃回广固,把外城里的人都迁入小城里固守,派他的尚书郎张纲向姚兴请求援兵。放了慕容镇,进升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慕容超召见群臣,对慕容镇谢罪说:“朕继承先人创建的大业,没有能够任用贤良,却刚愎自用,倒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后悔莫及!有才智的人们施展谋略,一定是在事情危急的时候,忠臣树立节操,是在面临灾难的时刻,希望诸君尽力想出奇计,共同度过艰危。”

不久,刘裕的军队围攻广固城,四边合围。有人暗地里告诉刘裕的军队说:“如果得到张纲攻城,城市就能攻下来。”当月,张纲从长安回来,就投奔了刘裕。刘裕让张纲绕着城市大声呼喊说:“赫连勃勃大破秦军,没有救兵来援救我们了。”慕容超恼怒,用暗箭射他,张纲才退走。右仆射张华、中丞封恺都被刘裕的军队抓获。刘裕让张华、封恺写信给慕容超,劝说慕容超及早投降。慕容超就给刘裕送来一封信,请求让他做藩臣,以大岘为边界,并且进献一千匹马,以通和好。刘裕不同意。江南的增援部队接连而至。尚书张俊从长安回来,又向刘裕投降,对刘裕说:“现在燕人固守的原因,是倚仗在外的韩范,希望得到秦人的救援。韩范既是有声望的人,又和姚兴是旧日好友,如果赫连勃勃被打败后,秦人一定会来援救燕人,我们应该写密信引诱韩范,许以重利,韩范一被招来,燕人就会绝望,自然会投降。”

刘裕听从他的建议,表荐韩范为散骑常侍,给韩范书信招引他。当时姚兴已经派他的将领姚强率领一万步兵骑兵随着韩范去洛阳和将领姚绍聚集,联合兵力来救援。适逢赫连勃勃大败秦军,姚兴把姚强追回长安。韩范叹息说:“上天要灭亡燕国了吧!”碰巧韩范这时收到了刘裕的信,就向刘裕投降。刘裕对韩范说:“你想立申包胥那样的功业,为什么空着手回来了?”韩范说:“自从我亡祖司空以来世代承蒙燕主恩宠,所以我到秦庭里痛泣求援,希望能挽救燕国于祸难之中。适逢秦多变故,我的赤诚没有收到效果,可以说是上天要灭亡燕国,帮助明公。明智的人见机而动,我岂敢不来呢!”第二天,刘裕带着韩范绕城巡行,因此燕人人心离散害怕,再也没有固守的心思。刘裕对韩范说:“你应该到城下去,把生死祸福告诉慕容超。”韩范说:“我虽然承蒙你非同一般的恩宠,但是还不忍心去图谋燕。”刘裕对此很嘉奖,并不勉强他。身边的人劝慕容超杀了韩范一家,以防止以后再有叛变的人。慕容超知道马上就要失败了,又因为韩范的弟弟韩讠卓尽忠不贰,所以并不怪罪。这一年东莱下了血雨,广固城门晚上有鬼哭声。

次年(东晋义熙六年,南燕太上六年,410年)正月初一,慕容超登上天门,在城上召见群臣,杀马犒赏将士,文武百官都有升迁封授。慕容超宠幸的姬妾魏夫人跟着登上了城头,看到晋军的强盛,握着慕容超的手,两个人相对着哭泣。韩讠卓规谏说:“陛下遭逢困厄。正是尽力抗争的时刻,却反而对着女子悲泣,这是多么庸俗啊!”慕容超擦干眼泪向韩讠卓道歉。他的尚书令董锐劝说慕容超出城投降,慕容超非常愤怒,把董锐抓起来关进了监狱。贺赖卢、公孙五搂挖地道出去和朝廷的军队作战,不利。河间人玄文向游说道:“从前赵人攻打曹嶷,望气的人认为渑水围绕着城市,不是进攻能够拿下来的,如果堵住五龙口,城市一定会自然陷落。石虎听从了这个建议,结果曹嶷请求投降了。后来慕容恪围攻段龛,也照着这么办,段龛投降了。投降后不多久,又将五龙口震开了。现在旧基还在,可以堵住它。”

刘裕听从玄文的话。到了此时,城中的男女有一多半人患了脚弱病。慕容超乘辇登上城头,尚书悦寿对慕容超说:“天地不仁,助敌寇为虐,战士患病。一天比一天衰弱,困守空城,外援没有希望,天时人事,也可以从此知道了。假使国运已尽,尧舜让位,转祸为福,敬奉圣明。最好是追随许、郑的踪迹,以保全宗族的继承人。”慕容超叹着气说:“兴和衰都是天命。我宁愿挥舞宝剑战死,也不能衔璧投降去求生。”当时张纲给刘裕制造冲车,用木板覆置车上,用皮革蒙上,同时设置各种巧妙的机关,城头上的火石弓箭等都不起作用;又制造飞楼、悬梯、木幔之类,从速处逼近城头。慕容超非常愤怒,把张纲的母亲悬挂起来肢解了。城里出来投降的人接连不断。刘裕从四面进攻,杀死和打伤了很多敌人,悦寿打开城门接纳刘裕的军队。慕容超和身边的数十人出城逃跑,被刘裕的军队抓住。刘裕数说慕容超不投降的罪状,慕容超神色自若,一言不发,只把母亲托付给刘敬宣而已。慕容超被押送到建康(今江苏南京),南燕就此灭亡,慕容超在街市被斩首,时年二十六岁。 慕容超死后无谥号、庙号,有史家称他为南燕末主。慕容超同时也是除系出同源的吐谷浑外,五胡十六国时期源自鲜卑慕容部的最后一位帝王。

南燕时期,鲜卑贵族即与汉族士大夫合作,共同统治。慕容德称帝,下诏承认旧士族特权;又建立学官,选公卿以下及二品士门子弟入太学,本地大族势力得以保存和发展。由于鲜卑贵族和汉族大姓竞相荫庇人口,形成“百室合户”、“千丁共籍”的局面,严重影响国家的赋役征发。德下令检括户口,出荫户5.8万。还立铁冶,置盐官,以增加国库收入。

封孚,公孙五楼,贺赖卢,悦寿,张华,封恺,封融,张俊,段晖

慕容德是之少子;慕容超是北海穆王慕容纳之子。

君主

人数

姓名

封号

在位期间

备注

献武帝慕容德

1

段氏

范阳王妃,皇后

405年~405年

末主慕容超

2

呼延氏

皇后

405年~410年

正室,超落难时娶。即位,立为皇后。

魏氏

夫人

?~410年

庙号

谥号

姓名

表字

生母

在位时间

年号时限

世宗

献武帝

慕容德

玄明

公孙夫人

398-405

建平400-405

末帝

慕容超

祖明

段氏

405-410

太上405-410

年号

起讫时间

君主

使用时间

备注

太平

403年四月

王始

1个月

《资治通鉴晋安帝元兴二年》谓泰山贼王王始率领部下数万人,自称太平皇帝,任命官员。南燕贵族、桂林王慕容镇打败并逮捕他。资治通鉴和《晋书慕容德载记》均未有记载年号。李兆洛的《纪元编》谓王始的年号为太平,未详何时

注:①慕容德前燕时被封为梁公,范阳王,后燕时复封范阳王,396年北魏陷后燕都城中山后,慕容德率众迁滑台。398年称王,400年迁广固,称帝,405年病死。

②慕容德立慕容超为太子,德死,嗣位,410年为东晋刘裕所败,俘送于建康而杀之,南燕亡。

③慕容德是之少子;慕容超是德之同母兄北海穆王慕容纳之子。


相关文章推荐:
十六国 | 慕容德 | 滑台 | 刘裕 | 慕容超 | 后燕 | 慕容宝 | 慕容德 | 龙城 | 邺城 | 滑台 | 燕王 | 赵思 | 慕容钟 | 张华 | 关羽 | 曹操 | 刘备 | 晋国 | 郑国 | 梁孝王 | 司马伦 | 申包胥 | 秦国 | 管城 | 慕容法 | 慕容和 | 苻登 | 苻广 | 井宿 | 关中 | 慕容云 | 曹嶷 | 奎宿 | 娄宿 | 虚宿 | 危宿 | 琅邪 | 兖州 | 任安 | 刘纲 | | 蒯通 | 汉高祖 | 防风氏 | | 建平 | 司徒 | 司空 | 封孚 | 慕舆护 | 段季妃 | 齐城 | 营丘 | 晏婴 | 晏谟 | 孔子 | 社首山 | 鼎足 | 牛山 | 乌常泽 | 赵融 | 司隶校尉 | | 端门 | 侯赤眉 | 四门 | 邹衍 | 周武王 | 比干 | 汉高祖 | 信陵君 | 桓玄 | 刘轨 | 司马休之 | 刘敬宣 | 高雅之 | 董卓 | 建邺 | 夏朝 | | 齐国 | 伍子胥 | 慕容纳 | 慕容超 | 义熙 | 建平 | 太上 | 慕容钟 | 录尚书事 | 慕容法 | 慕容镇 | 开府仪同三司 | 尚书令 | 封孚 | 潘聪 | 段宏 | 公孙五楼 | 屯骑校尉 | 梁父 | 悦寿 | 慕容统 | 慕容根 | 车裂 | 封融 | 慕容镇 | 慕容凝 | 韩范 | 莒城 | 余郁 | 虞舜 | 咎繇 | 吕刑 | 渠弥 | 春秋 | 萧何 | 叔孙通 | 贡士 | 王俨 | 赵元 | 刘裕 | 贺赖卢 | 韩信 | 诸葛瞻 | 邓艾 | 刘璋 | 孟龙符 | 檀韶 | 张纲 | 姚强 | 姚绍 | 申包胥 | 魏夫人 | 悦寿 | 尧舜 | 刘敬宣 | 庙号 | 吐谷浑 | 五胡十六国 | 慕容部 | 士族 | 封孚 | 公孙五楼 | 贺赖卢 | 悦寿 | 张华 | 封融 | 张俊 | 段晖 | 慕容德 | 段元妃 | 段季妃 | 慕容超 | 慕容德 | 建平 | 前燕文明帝 | 慕容纳 | 慕容超 | 太上 | 王始 | 前燕 | 后燕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