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格涅乌斯庞培

格涅乌斯庞培(拉丁语:Gnaeus Pompeius Magnus<Magnus意为“伟大的”>,英语:Gnaeus Pompey,前106年-前48年),古代罗马共和国末期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

勇悍善战,为人正直,于前三头同盟中势力最强。庞培被凯撒打败之后逃到埃及,被阿基拉斯刺死,终年58岁。

庞培出生在罗马城一个贵族家庭。其父斯特拉波庞培不仅是罗马共和国的一名杰出的统帅,而且也是贵族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公元前89年他任执政官,在意大利同盟战争中曾征服萨宾和皮凯努姆地区。他在皮凯努姆地区拥有大量的土地和被保护民。

庞培在青少年时期受过良好的教育,具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对当时先进的希腊文化有浓厚的兴趣。由于受到家庭的熏陶,他酷爱军事,17岁时就随同父亲一起镇压意大利人的起义。在政治上他完全继承父亲的衣钵。其父野心勃勃,在动荡的年代谋取了国家的最高权力,这在庞培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公元前87年斯特拉波庞培遭雷击而亡,庞培继承了他在皮凯努姆的地产,并在那里生活了六年。这期间,正位马略和苏拉为争夺罗马最高权力在进行内战。

庞培看到一些豪门贵族纷纷投靠苏拉,意识到只有在苏拉的麾下才能飞黄腾达。于是他不辞艰辛,走遍邻城招兵买马。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利用父亲在皮凯努姆地区的势力和影响,招募了一个军团。在赴苏拉军营途中,他初露锋芒,屡次冲破马略部下的阻拦,顺利通过许多城市,缴获大批的武器和战马。苏拉看中了军事上崭露头角的庞培,把他看成自己的有力助手。庞培这时仅仅23岁。

公元前82年,苏拉夺得罗马政权,实行独裁,庞培为了密切与苏拉的关系,加强自己的地位,卑鄙地抛弃了自己的妻子,和苏拉的女儿结婚。婚后不久。庞培就奉苏拉之命去夺取西西里岛。由于驻守该地的马略部将未加抵抗,使庞培得以轻易地占领该岛。

占领西西里不久,庞培被苏拉派去非洲同多米提乌斯作战,恢复被努米底亚人消灭的海思普萨尔王国。在一个暴风骤雨的日子里,庞培利用恶劣的天气和多米提乌斯撤退之机,闪电般出击,大败敌军。多米提乌斯的惨败导致一些城市不战而降。庞培仅用40天时间占领了努米底亚,征服了非洲。

非洲之功大大地提高了庞培在罗马的成望。

战后不久,苏拉立即命令庞培解散军队,率领一个军团返回乌提卡等待接替者。他不但拒绝解散军队而且率军出现在罗马大门口。尽管他没有担任公职,却要求苏拉为其举行凯旋式。苏拉警告庞培不要违背法律(按当时罗马法只给有巨大战功的执政官、行政长官举行凯旋式),然而庞培毫不退让地嘲讽苏拉:“崇拜初升太阳的人要多于崇拜落日的人。”苏拉迫不得已在公元前81年破例为其举行非洲之战凯旋式,并授予“伟大”(Magnus)之称。

公元前78年苏拉病死,对苏拉军事独裁早就不满的情绪如火山爆发出来。

当年执政官雷必达废除苏拉宪法,元老院宣布雷必达为祖国公敌,派庞培进行镇压,轻易取胜。

第二年夏,庞培又奉元老院之命讨伐在西班牙的另一民主派领袖塞尔托里乌斯。尽管庞培的军事才能曾受到元老院和罗马人的称赞,然而在塞尔托里乌斯面前,他却显然逊色了。庞培的军队一踏上西班牙领土,就遭到塞尔托里乌斯军队的迎头痛击。

在公元前75年的苏克罗镇大战中,庞培军一败涂地,本人身负重伤,险些被俘,接着在塞恭提亚之战中,庞培军又接连失利。对西班牙的征战费尽了庞培的心机,耗掉了他本人和国家的大量财富。只是由于公元前72年后,塞尔托里乌斯一些部将和士兵哗变,塞尔托里乌斯被其部将杀害,才给了庞培转败为胜之机,平定了塞尔托里乌斯运动。

在西班牙取得胜利后,庞培奉元老院之命,回国增援正在镇压斯巴达克领导的奴隶起义军的克拉苏。庞培赶来时,克拉苏已把起义军主力消灭了,余下的5,000起义者从战场突围出来冲向北方。庞培怀着对奴隶起义的刻骨仇恨,残忍地屠杀了这些斯巴达克的余部。

公元前70年罗马的政局,又朝着有利于民主运动的方向发展。怀有个人野心的庞培看到苏拉派逐渐失势,民主派声势大增,便见风转舵,倒向民主派,讨好骑士和平民。

庞培和克拉苏当选为BC70年度执政官,他们颁布和实施了一些有利于平民的政策:恢复苏拉统治前的公民大会和保民官权力;恢复分发廉价粮食;法庭交给由元老、骑士和最富有的平民组成的委员会。还清洗了元老院中苏拉的60名党羽。这些措施换取了罗马人民的好感。

当时,地中海的海盗活动猖獗,他们利用自己的船只、武装和罗马的贵族骑士串通一气,袭击来往商船,抢劫沿海城市,从事“贩卖人肉”的勾当。公元前67年罗马出现粮荒,人们认为这是海盗活动所致,强烈要求采取紧急措施。公民大会任命庞培为剿匪司令官,授与前所未有的广泛权力,配备给他25名副职,120,000步兵,4,000骑兵,270条战舰,限期三年内肃清。

庞培面对地中海海域辽阔而海盗神出鬼没的情况,制定出分片包抄战术。他将地中海以及自己的军队和武器装备划为12部分,分别交与副将指挥,因此,在地中海上撤下罗网,形成地中海上处处有军队与海盗交战的态势。庞培还亲自巡查各个据点,加强对副将的监督。

庞培军队规模之庞大,战术之高明,准备工作之充分,使海盗惊慌失措。大部分海盗隐蔽到山顶和港湾。庞培在付诸武力的同时,又对海盗施以怀柔宽大政策,对于一切放下武器者均保留生命与自由。在此情况下,海盗纷纷乞降,只是少数死硬分子遭到庞培的坚决镇压。

最后,10,000多名海盗顽固分子被消灭,900艘船只被缴获,120座海盗要塞被摧毁。庞培还把俘虏的海盗或遣回各自国家,或迁往南海较远的地方居住,给以安置。庞培仅用3个月时间出色地完成了平定海盗的任务。长期以来停滞的海上贸易得到了恢复,意大利和地中海沿岸各国安全有了保证,地中海的控制权重新归于罗马。

公元前66年初,公民大会通过保民官马尼利乌斯提案,任命庞培为同本都国王米特拉达特斯六世作战的统帅,取代同本都国王交战已获重大成果的鲁库鲁斯并接管其军队。

庞培来到东方后,首先同本都国王进行谈判,要求本都无条件投降,遭到拒绝。于是他率军围攻本都,断其粮道,威遏投降。最后本都国王无可奈风率精兵突围出去,庞培领兵穷追猛打。在幼发拉底河上游他追上并击溃了米特拉达特斯六世的军队。本都国王率领800骑兵勉强突围出去,庞培军乘胜追击,突入伊伯利亚(格鲁吉亚)和阿尔巴尼亚(阿塞尔拜疆)。但因在山区作战的巨大困难,庞培不得不中止出征,而满足于外高加索山区部落表面上的臣服,退回本都。

公元前63年米特拉达特斯六世服毒身亡,庞培胜利地结束了米特拉达特斯战争。战后他把比提尼亚和本都合并为罗马行省,后又把叙利亚变为罗马行省。他在小亚细亚、巴勒斯坦到处活动、进行干涉,在加拉太、卡帕多基亚和犹太扶植了新的国王,使东方一些国家处于罗马的奴役之下。庞培本人成为东方一些王国的“王中之王”。他的权力和威望达到顶峰,成为罗马最有权势者。

公元前62年,庞培满载着东方的战利品返回罗马。由于元老院不满意他在东方私自将行省包税权给予骑士,更担心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实行独裁,因此迟至公元前61年8月,元老院才为其举行凯旋式。庞培请求元老院批准他在东方实行的各项措施,并分给他的老兵土地,遭到元老院断然拒绝。庞培极为不满,开始同元老院对抗。公元前60年他同恺撒和骑士派领袖克拉苏秘密结盟,即历史上的“前三头同盟”。经三头同盟活动,庞培在东方的措施得到批准。

为了与恺撒更好勾结和利用,年近50岁的庞培娶了恺撒之女、年仅14岁的尤里娅。

“三头同盟”乃是陷于危机之中的共和制向新的帝制过渡的形式,也是三头为实现个人独裁的临时结合体。恺撒的实力和声望因在高卢的军事胜利而不断提高。庞培为了对抗两头,特别是对抗恺撒便逐渐向贵族派靠拢。

公元前56年,三头为缓和矛盾在路卡举行会谈,达成协议,庞培与克拉苏任公元前55年执政官,任满后分别为西班牙和叙利亚总督,恺撒在高卢的权力则延长五年。但是,庞培在公元前55年任满之后,为了控制罗马政局,将自己的军队和西班牙委托给副将管理,自己始终坐镇罗马。就在此时,为收买人心,他奉献给罗马一座宏大的新剧院。

公元前53年克拉苏死于帕提亚战争,这宣告了“三头同盟”的结束。庞培和恺撒的关系因尤利娅的死亡也告断绝。两人之间争夺独裁的内战势在必发。

当时,罗马政局动荡不安,社会秩序空前混乱,对抗元老院的情绪日益增强。元老院为了平定骚乱,开始物色称职官员,而当时只能在庞培与恺撒之间挑选一人。元老院意识到庞培绝非理想的人物,因为他不是真正贵族派人物,为实现个人野心,善于投机钻营。然而恺撒在骑士、平民中的深厚基础,以及他军事力量的激增所给予脆弱共和政体的威胁,使元老贵族更具戒心。元老院不得不与庞培修补旧痕,言归于好。元老院授权庞培为唯一执政官任期两个月,其权力几乎和“狄克推多”(独裁官)相似。

庞培上任后,迅速从意大利调集军队镇压乎民的暴动。为了维护贵族派利益,他于公元前53年颁布法令,反对暴力,反对官员受贿,改革诉讼程序,重新审查法官名单,并宣布任何人都可提出对70年至52年间官吏的指控。他利用职权,把锋芒指向恺撒,提出执政官和行政长官在罗马任职和任满后出任行省总督之间,应有五年间歇期的法律。他在第二年又阻止恺撒延长高卢总督的任期,限于公元前49年3月任满解职。于是,庞培和恺撒最后公开决裂。

公元前49年1月,新的内战帜幕终于拉开。元老院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宣布恺撒为公敌,命令庞培在意大利招募新的军团,庞培把恺撒的拥护者和两名保民官逐出城外。1月10日,恺撒以“保卫人民夙有权力”为名,渡过卢比孔河,迅速迫近罗马,此时庞培征兵工作尚未完成,因此他和大部分元老封闭国库,仓皇逃往巴尔干。

庞培放弃意大利后,寄希望于他的海上部队和隶属于罗马的东方各国国王、部落显贵,企图从希腊组织反攻。他在那里集合了11个军团,7,000骑兵以及由600艘战舰组成的舰队。恺撒在占领意大利,巩固政权,肃清西班牙等地庞培的势力之后,在公元前48年发动与庞培争夺东方行省的战争。他率领10个军团,10,000名高卢骑兵出征庞培。开始,庞培军队占据优势,在著名的季拉基乌姆战役中,庞培两次大败恺撒,大大挫伤恺撒军队的士气。

公元前48年8月9日,著名的法萨卢战役是庞培和恺撒进行的最大的也是最后一次决战。

战争伊始,庞培集中所有的骑兵打击恺撒骑兵。恺撒见此情景,立即向早已埋伏的3,000步兵发出进攻信号,于是伏兵突然进击,举起长矛向庞培骑兵的脸上猛刺。庞培骑兵难以招架,狼狈而逃。庞培军左翼彻底溃散,其余军团看到左翼已败,也不战而退。结果全军覆灭。

庞培在失败之后,企图在埃及寻求藏身之所。公元前48年9月28日,就在他乘坐的小船靠岸之时,埃及国王托勒密十三世的侍从挥剑向他的脊背刺去,结果了他的性命,终年58岁。


相关文章推荐:
拉丁语 | 英语 | 罗马共和国 | 前三头同盟 | 凯撒 | 阿基拉斯 | 罗马城 | 罗马共和国 | 萨宾 | 希腊文化 | 意大利人 | 马略 | 苏拉 | 苏拉 | 苏拉 | 苏拉 | 马略 | 苏拉 | 苏拉 | 独裁 | 苏拉 | 苏拉 | 西西里岛 | 马略 | 西西里 | 苏拉 | 非洲 | 苏拉 | 凯旋式 | 执政官 | 凯旋式 | 苏拉 | 凯旋式 | 苏拉 | 独裁 | 雷必达 | 元老院 | 元老院 | 西班牙 | 塞尔托里乌斯 | 元老院 | 塞尔托里乌斯 | 西班牙 | 塞尔托里乌斯 | 塞尔托里乌斯 | 塞尔托里乌斯 | 塞尔托里乌斯 | 元老院 | 斯巴达克 | 克拉苏 | 克拉苏 | 奴隶起义 | 斯巴达克 | 苏拉 | 执政官 | 苏拉 | 公民大会 | 保民官 | 苏拉 | 公民大会 | 地中海 | 副将 | 保民官 | 幼发拉底河 | 格鲁吉亚 | 阿尔巴尼亚 | 高加索山 | 比提尼亚 | 罗马行省 | 叙利亚 | 罗马行省 | 小亚细亚 | 巴勒斯坦 | 加拉太 | 犹太 | 元老院 | 凯旋式 | 元老院 | 恺撒 | 克拉苏 | 前三头同盟 | 共和制 | 帝制 | 高卢 | 恺撒 | 贵族派 | 克拉苏 | 执政官 | 西班牙 | 叙利亚 | 恺撒 | 高卢 | 西班牙 | 克拉苏 | 恺撒 | 元老院 | 元老院 | 恺撒 | 元老院 | 执政官 | 恺撒 | 恺撒 | 恺撒 | 元老院 | 恺撒 | 恺撒 | 保民官 | 卢比孔河 | 巴尔干 | 西班牙 | 恺撒 | 法萨卢战役 | 恺撒 | 埃及 | 托勒密十三世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