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裴炎(唐朝宰相)

裴炎(?-684年),字子隆,绛州闻喜(今山西闻喜)人,唐朝宰相。

裴炎出身于河东裴氏洗马裴 ,明经及第,历任濮州司仓参军、御史、起居舍人等职,后以黄门侍郎之职拜相,加授同三品,又进拜侍中。他是唐高宗的顾命大臣,受遗诏辅政,改任中书令。

光宅元年(684年),裴炎支持武则天废黜唐中宗,改立唐睿宗,赐爵河东县侯,但不久便因反对立武氏七庙而得罪武则天。他在扬州叛乱期间,主张还政睿宗,被诬以谋反,斩于洛阳都亭。景云年间平反,追赠太尉,谥号忠。

裴炎年轻时就读于弘文馆,勤奋好学,每当同学出外游玩时,仍旧苦读不辍,后以学业未精为由,拒绝官府征辟。

裴炎在弘文馆苦学十年,精研《左传》。他参加科举,以明经及第,被授为濮州司仓参军,后历任御史、起居舍人。

调露二年(680年),裴炎升任黄门侍郎,加授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宰相。 是年八月,术士明崇俨被刺杀。武则天怀疑是太子李贤指使,便命裴炎与薛元超、高智周一同到东宫审讯,结果在东宫搜出铠甲数百具。李贤因此被废为庶人。

开耀元年(681年),裴炎进拜侍中。

永淳元年(682年),唐高宗前往东都洛阳,命裴炎留守长安,辅佐皇太子李显。

永淳二年(683年),唐高宗病重,命李显前往洛阳监国,并让裴炎与刘齐贤、郭正一在东宫处理政务。同年十二月,高宗去世。李显即位,是为唐中宗。裴炎受遗诏辅政,改任中书令。他执掌政事笔,将政事堂由门下省迁往中书省。

嗣圣元年(684年)正月,唐中宗欲封岳父韦玄贞为侍中,又欲任命乳母之子为五品官,结果遭到裴炎的极力反对。他负气道:“我就算把国家让给韦玄贞都没什么,何况区区一个侍中。”裴炎非常恐惧,便禀告太后武则天,决定废黜皇帝。武则天命裴炎与宰相刘之、羽林将军程务挺、张虔勖率军入宫,宣布太后懿旨,废中宗为庐陵王。

唐中宗被废后,武则天又立豫王李旦为帝,是为唐睿宗。裴炎因定策之功,被封为永清县男。当时,唐睿宗虽是皇帝,朝权却都掌握在武则天手中。武承嗣请求立武氏七庙,并追封先祖为王。裴炎进谏道:“太后母仪天下,不应偏私于亲属。难道太后忘记吕氏败亡的教训吗?”武则天道:“吕后封生者为王,而我是在追尊死者,情形并不相同。”裴炎道却认为应防微杜渐。武则天很不高兴。

后来,武承嗣又建议武则天诛杀韩王李元嘉、鲁王李灵夔,以绝宗室之望。武则天询问宰相的意见,刘之、韦思谦都一言不发,只有裴炎极力反对。武则天更不高兴。不久,裴炎进爵为河东县侯。他打算趁武则天出游龙门,以武力劫持,逼她还政给唐睿宗。但武则天却因连日大雨,取消了出游的计划。裴炎的谋划未能成功。

光宅元年(684年)九月,英国公徐敬业在扬州起兵,反对武则天。裴炎趁机进言道:“皇帝已经成年,却始终未能亲政,才让小人有了造反的借口。如果把朝政还给皇帝,叛军不用征讨便会自行瓦解。”御史崔当即弹劾裴炎,道:“裴炎身为顾命大臣,不思讨平叛乱,却让太后还政,必是怀有异心。”武则天遂将裴炎关入诏狱,命御史大夫骞味道、御史鱼承晔审问。凤阁侍郎胡元范、纳言刘齐贤上疏为裴炎辩护,并以身家性命力保裴炎不反。武则天却坚称裴炎有谋反之意。而裴炎也抱定必死之心,叹道:“宰相入狱,再无生理!”

是年十月,武则天将裴炎斩杀于洛阳都亭驿,抄没其家产。但裴炎家中毫无积蓄。 不久,曾为裴炎申辩过的官员相继获罪。胡元范被流放州(治今四川西昌),刘齐贤贬任吉州长史,大将军程务挺也被斩于军中。

景云元年(710年),唐睿宗为裴炎平反,追赠他为太尉、益州大都督,赐谥号为忠。

裴炎是受高宗遗命辅佐中宗的宰相,当中宗欲以岳父韦玄贞为宰相时,他认为这是任人唯亲,无功食禄,表示坚决反对。他为了维护李唐江山,和武则天合谋废黜中宗,另立睿宗为帝。但当武则天大权独揽,睿宗形如傀儡时,裴炎又挺身而出,进行谏阻。他要求武则天还政天子,又是“受遗老臣,倔强难制”,因此最终被诬以谋反罪杀害。

建中元年(780年),唐德宗为唐朝开国以来“名迹崇高,功效明著”的宰臣评定等级,裴炎被定为上等。

裴炎与魏玄同之间的友情始终不渝,时人称之为“耐久朋”。 后世遂以“耐久朋”比喻能长久保持友谊的朋友。

裴行俭征讨突厥时,曾许诺投降不杀,成功招降了阿史那伏念等突厥将领。但裴炎却嫉妒裴行俭的功劳,以“窘急而降”为由,将阿史那伏念、阿史德温傅等五十四人斩于都市。裴行俭为此称病不出。裴炎斩杀降将,使国家丧失信誉,后来被杀,时人都认为是阴祸的报应。

根据唐朝笔记小说记载,裴炎曾与徐敬业有所勾结,但两《唐书》、《资治通鉴》等正史均未有记载。

扬州叛乱前,徐敬业想拉拢裴炎为内应,让骆宾王编了一首童谣在洛阳散播:“一片火,两片火,绯衣小儿当殿坐。”裴炎听闻,便想找人破解童谣,最终找到了骆宾王。骆宾王解道:“‘两片火’是个‘炎’字,‘绯衣’是个‘裴’字,‘小儿’是个‘子’字,‘当殿坐’表示昌隆,是个‘隆’字。这首童谣就是说你裴炎裴子隆将会成为皇帝。”裴炎大喜过望,当即决定与徐敬业合谋造反。

后来,裴炎听闻徐敬业起兵,便给他写了一封信,结果被人截获。信中只有“青鹅”二字,群臣皆不解其意。武则天却用拆字法破解了密信:“‘青’字可拆分为‘十二月’,‘鹅’字拆为‘我自与’,裴炎是在表示要在十二月于城中为内应。”裴炎因此被杀。

武则天:卿辈有受遗老臣,倔强难制过裴炎者乎?有将门贵种,能纠合亡命过徐敬业者乎?握兵宿将,攻战必胜过程务挺者乎?此三人者,人望也,不利于朕,朕能戮之。

李旦:饰终追远,斯乃旧章;表德旌贤,有光恒策。故中书令裴炎,含弘禀粹,履信居贞,望重国华,才称人秀。唯几成务,绩宣于代工;偶居无猜,义深于奉上。文明之际,王室多虞,保朕躬,实著诚节。而危疑起衅,仓卒罗灾,岁月屡迁,丘封莫树。永言先正,感悼良多。宜追贲于九原,俾增荣于万古。(《赠裴炎益州大都督制》)

刘素:炎居中执权,亲授顾托,未尽匡救之节,遽行伊霍之谋,神器假人,为兽傅翼,其不免也宜哉!

刘:裴炎位居相辅,时属艰难,历览前踪,非无忠节。但见迟而虑浅,又遭命以会时。何者,当是时,高宗晏驾尚新,武氏革命未见,炎也唯虑中宗之过失,是其浅也;不见太后之苞藏,是其迟也。及乎承嗣请封祖祢,三思劝杀宗亲,然后徒有谏章,何尝济事,是辜遗托,岂痛伏诛。时论则然,迟浅须信。况闻睹构逆则示其闲暇,俾杀降则彰彼猜嫌,小数有余,大度何足,又其验也。

宋祁:异乎,炎之暗于几也!知中宗之不君,不知武后之盗朝,假虎翼而责其搏人,死固宜哉!

孙甫:裴炎死,虽由直议,迹其本末,自取之也。武后夺之势,非一朝一夕为之。方欲因事立威,以震慑中外,然后行其所谋。中宗即位之初,过宠后父,炎力争之,因有让国之言,盖一时忿激之词也。炎谏于外,武后制于内,一孱主岂能有为,何得因一时忿激之词,便谓不堪辅佐,遽行废立?盖炎自以忤意,预忧祸及,遂附武后,为之谋尔。殊不知,后既能废帝立少子,天下之权皆出于已,其势至此,事肯已乎,况素有异谋也。炎方区区谏正其过,又请复政少子,盗欲取人,奇宝已预,其谋既使得之,乃以耻为责,令归其宝,言得从乎,言既不从,祸可免乎。故曰,炎之死,亦自取之也。夫为人臣者,虽当尽力于事,在择主之正与不正,尔主不正而尽力,鲜有不罹其祸者。盖共事之时,知其计划所长,用心所向,得志之后,必虑复与人谋,则不利于己,故有忌之之意。炎与刘之、程务挺辈,相继被戮,皆自取之也。(《裴炎请太后归政太后杀之》)

张唐英:裴炎真庸臣也。中宗让国之言,本以炎不与后父侍中,乃激怒之言也,非本意欲擅位于后父也,奈何不思人主发愤之言,遂定策而废之。设使中宗诚有此意,已为执政大臣,持天下之柄,当谏曰:“天下者,高祖太宗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陛下若倦于万几,欲游神于无为,逍遥于太上,则当传之子孙,不可轻议以神器而付于后族,使宗庙绝食。”若终不可谏,尚有伊尹放太甲于桐宫之事,奈何不精思远虑,遽行霍光昌邑之大事,遂使武氏得志,革姓改氏,诛戮李氏子孙几尽,岂非炎庸夫一言之失所致乎。其后以崔察诬奏诛死,盖有以召之也。中宗已反正,不斫其棺,庸夫之幸也。

苏轼:汉景帝以鞅鞅而杀周亚夫,曹操以名重而杀孔融,晋文帝以卧龙而杀嵇康,晋景帝亦以名重而杀夏侯玄,宋明帝以族大而杀王,齐后主以谣言而杀斛律光,唐太宗以谶而杀李君羡,武后以谣言而杀裴炎,世皆以为非也。此八人者,当时之虑岂非忧国备乱,与忧元海、禄山者同乎?久矣,世之以成败为是非也!

苏辙:母后临朝,据人君之地而私其亲。有志之士,将欲正之,常患不克。唐武后废庐陵王,立豫王。豫王虽在位,未尝省天下事。徐敬业为之起兵于外,裴炎争之于内,皆不旋踵为戮。何者,位尊权重,臣下所无奈何,势必至此也。……盖王陵、裴炎迎祸乱之锋,欲以一言折之,故不废则死。陈平、狄仁杰待其已衰而徐正之,故身与国俱全。

胡寅:中宗之废,世往往归咎武氏,而不知事起裴炎也。炎但知韦玄贞与政必分己权,不若倚后为重,而不知为唐远虑,以启革命屠戮之祸,其罪又不止废君而已。武氏包藏祸心,自高宗中世,其迹益彰。炎苟不能识,是不智也,识其意,趋而劝成废立,此其情为何如?他日刘景先、胡元范辈,以炎为不反者,吾不信也。

吴箕:世多伤裴炎以忠死者,炎固忠矣,惜其不明于大谊也。中宗欲以天下与后父,此固不可,然则天之惨酷,孰不知之?一旦废帝,而以天下之柄授则天,可乎?此盖大臣遇事之难者,乌可轻发。

黄震:裴炎受高宗顾命,而以一语之失废中宗,自李至炎,有唐再失托孤之任矣,国欲治得乎?呜呼甚矣,伊霍、孔明之不世出,而事莫难于托孤也哉。

王应麟:吕氏之权,陈平实起之;王氏之权,张禹实起之;武氏之权,裴炎实起之。三臣之罪,一也。

王夫之:自霍光行非常之事,而司马懿、桓温、谢晦、傅亮、徐羡之托以雠基私,裴炎赞武氏废中宗立豫王,亦其故智也。不然,恶有嗣位两月,失德未彰,片言之妄,而为之臣者遽更置之如仆隶之任使乎?炎之不自揣也,不知其权与奸出武氏之下倍蓰而无算,且谓豫王立而己居震世之功,其欲仅如霍氏之乘权与懿、温之图纂也,皆不可知;然时可为,则进而窥天位,时未可,抑足以压天下而永其富贵;岂意一为武氏用,而豫王浮寄宫中,承嗣、三思先己而为捷足也哉?其请反政豫王也,懿、温之心,天下后世有目有心者知之,而岂武氏之不觉邪?家无石之储,似清;请反政于豫王,似忠;从子先忘死以讼冤,似义;以此而挟滔天之胆,解天子之玺绂以更授一人,则其似是而非者,视王莽之恭俭诚无以过。而武氏非元后,己非武氏之姻族,妄生非分之想,则白昼攫金,见金而不见人,其愚亦甚矣。自炎奸不雠而授首于都市,而后权奸之诈穷,后世佐命之奸,无有敢藉口伊、霍以狂逞者,刘季述、苗傅、刘正彦以内竖武夫骤试之而旋就诛夷,不足以动天下矣。炎之诛死,天其假手武氏以正纲常于万世与!

蔡东藩:中宗欲以天下与韦玄贞,无非是一恨语,不得作为实谈,裴炎果忠于事君,何妨委曲调护,今日不从,期诸他日,讵必急白太后,密谋废立耶?炎只知有武氏,不知有中宗,而其后卒为诸武所倾,枭首都亭,是何若强谏中宗,誓死廷前之为愈也。……要之私心一起,身名两败,裴炎徐敬业,皆以一私字误之。

《全唐文》收录有其文章一篇:《猩猩铭》。

根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裴炎出身于河东裴氏洗马裴,是东汉尚书令裴茂的后裔。裴茂长子裴徽,仕曹魏为冀州刺史,因子孙多在西凉为官,故号西眷。裴徽四世孙裴,由河西返回故乡河东郡,居住在解县洗马川,子孙遂称洗马裴。 曾孙为裴义同。

表格参考资料:

妻子:刘氏,出身彭城刘氏,潭州都督刘德敏之女,刑部尚书刘德威的侄女。

外甥:薛仲璋,扬州叛乱的主要参与者。

《旧唐书卷八十七列传第三十七》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四十二》

郭沫若创作的历史剧《武则天》中,裴炎是主要角色,被塑造成阴险狡诈的反面人物。他趁丘神绩前往巴州,买通丘神绩的部将,杀死废太子李贤,嫁祸给丘神绩,使得天下人都以为是武则天指使丘神绩逼死了李贤。他通过骆宾王联络徐敬业叛军,企图借机代唐称帝,但转身便称骆宾王是无行文人,将之囚禁于天牢,怕其泄露自己的篡位阴谋。上官婉儿称他是王莽、司马昭、宇文化及一类的奸贼,武则天则称他是“宇文化及的化身”。

剧名 / 片名

饰演者


相关文章推荐:
绛州 | 闻喜 | 河东裴氏 | 司仓参军 | 御史 | 起居舍人 | 黄门侍郎 | 同三品 | 侍中 | 顾命大臣 | 中书令 | 唐中宗 | 唐睿宗 | 扬州叛乱 | 太尉 | 弘文馆 | 征辟 | 左传 | 科举 | 明经 | 濮州 | 舍人 | 侍郎 | 同中书门下三品 | 明崇俨 | 武则天 | 李贤 | 薛元超 | 高智周 | 唐高宗 | 洛阳 | 长安 | 李显 | 监国 | 刘齐贤 | 郭正一 | 政事堂 | 门下省 | 中书省 | 韦玄贞 | 五品官 | 刘之 | 程务挺 | 张虔勖 | 懿旨 | 李旦 | 县男 | 武承嗣 | 七庙 | 吕后 | 李元嘉 | 李灵夔 | 韦思谦 | 县侯 | 龙门 | 徐敬业 | | 诏狱 | 骞味道 | 胡元范 | | 西昌 | 长史 | 大都督 | 唐德宗 | 魏玄同 | 耐久朋 | 裴行俭 | 突厥 | 阿史那伏念 | 扬州叛乱 | 骆宾王 | 刘素 | 伊霍 | 神器 | | 相辅 | 晏驾 | 苞藏 | 祖祢 | 宗亲 | 谏章 | 宋祁 | 孙甫 | 张唐英 | 伊尹 | 太甲 | 霍光 | 崔察 | 苏轼 | 汉景帝 | 周亚夫 | 曹操 | 孔融 | 晋文帝 | 嵇康 | 晋景帝 | 夏侯玄 | 宋明帝 | | 斛律光 | 唐太宗 | 李君羡 | 苏辙 | 王陵 | 陈平 | 胡寅 | 吴箕 | 黄震 | | 伊霍 | 孔明 | 王应麟 | 王夫之 | 司马懿 | 桓温 | 谢晦 | 傅亮 | 徐羡之 | 刘季述 | 苗傅 | 刘正彦 | 蔡东藩 | 全唐文 | 裴茂 | 裴徽 | 彭城刘氏 | 刘德威 | 薛仲璋 | 旧唐书 | 新唐书 | 郭沫若 | 丘神绩 | 骆宾王 | 王莽 | 司马昭 | 宇文化及 | 武则天 | 李丽华 | 罗维 | 一代女皇武则天 | 陈又新 | 武则天 | 刘晓庆 | 谭非翎 | 上官婉儿 | 阮丹宁 | 樊志起 | 大明宫词 | 闫怀礼 | 无字碑歌 | 赵晋 | 日月凌空 | 赵守凯 | 武则天秘史 | 杨洪武 | 太平公主秘史 | 大唐文宗 | 舒耀 | 上官婉儿 | 侯梦瑶 | 卢勇 | 武媚娘传奇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