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宋灭后蜀之战

建隆四年(乾德元年,963)三月,赵匡胤灭荆、湖后,占据长江中游战略要地,切断了后蜀与南唐的联系,遂策划攻蜀。令张晖为凤州团练使,得蜀国虚实及山川险易;加紧制造战船,训练水军;命诸州造轻车,以供山地输送之用;

建隆四年(乾德元年,963)三月,赵匡胤灭荆、湖后,占据长江中游战略要地,切断了后蜀与南唐的联系,遂策划攻蜀。令张晖为凤州团练使,得蜀国虚实及山川险易;加紧制造战船,训练水军;命诸州造轻车,以供山地输送之用;设西南面转运使,作攻战的物资准备。后蜀主孟昶闻宋欲兴师,初欲纳宰相李昊向宋廷纳贡、以求偏安自保的建议;乾德二年十月,经知枢密院事王昭远力谏,乃决计严兵拒守,并遣使赴北汉,约其联合攻宋。后蜀使者中途投宋。

十一月,赵匡胤发兵5万(一说6万),分两路攻蜀。令王全斌、崔彦进为西川行营凤州路正副都部署,王仁赡为都监,率北路步骑3万,自凤州(今陕西凤县东北)沿嘉陵江南下;令刘光义为西川行营归州路副都部署,曹彬为都监,率东路步骑2万自归州(今湖北秭归)溯江而上。两路分进合击,直指成都。孟昶为抵御宋军,命王昭远为北面行营都统,赵崇韬为都监,率兵3万自成都北上,扼守利州(今四川广元)、剑门(今剑阁东北)等要地;另以韩保正、李进为正副招讨使,率兵数万趋兴元(今陕西汉中),加强北面防御;东面仍由昭武节度使高彦俦等扼守夔州(今四川奉节)。

十二月中旬,宋北路军进入蜀境,攻克兴州(今陕西略阳),败蜀军7000,继克石、鱼关(约在今略阳与勉县间)等20余城寨。蜀将韩保正闻兴州失守,弃兴元,移师西县(今勉县西),以数万人依山背城,结阵自固。宋马军都指挥使史延德率军乘胜进攻西县,击溃蜀军,擒韩保正、李进等,继越三泉(今宁强西北阳平关),直趋嘉川(今四川旺苍嘉川镇),俘杀甚众。韩、李余部为阻宋军南进,烧断栈道,退保葭萌(今剑阁东北)。时王昭远、赵崇韬率军据守利州城及其以北的大、小漫天寨诸要点,阻击宋军。利州在嘉陵江东岸,群山环绕,地形险峻,是入蜀的咽喉要地。王全斌鉴于栈道断绝,难以直进。命崔彦进率兵一部抢修栈道,进克小漫天寨;自率主力由嘉川东南的罗川狭径迂回南进。两路军于深度(小漫天寨南嘉陵江渡口)会师,并夺占桥梁。旋又分兵三路夹攻大漫天寨,大败蜀军精锐,俘义州刺史王审超等。王昭远、赵崇韬率兵出战,三战皆败,遂于桔柏津(今广元西南嘉陵江渡口)渡江,焚浮桥,退保剑门。宋军占利州。

是月下旬,刘光义率东路军,入三峡,连破三会(今四川巫山东北)、巫山等寨,杀蜀将南光海等,擒战棹都指挥使袁德弘,歼水、步军1.2万余人,夺战舰 200余艘,乘胜向夔州急进。夔州为巴东之咽吭,蜀军于城东设锁江浮桥,上置木栅三重,夹江列炮,防御甚严。刘光义军进至浮桥东30里处,为避实击虚,舍舟登陆,夺取浮桥,水陆配合,一举攻破蜀军防线。夔州节度使高彦俦认为宋军涉险远来,利在速战,当坚壁固守。监军武守谦不从,率所部千余人贸然出战,大败而归。宋马军都指挥使张廷翰率军追击,突入城内。高彦俦力战失败自焚。宋军占领夔州后,沿江西上,收降万、开、忠、遂(今四川万县市、开县、忠县、遂宁)等州,直逼成都。

三年正月初,孟昶闻王昭远等败,惊惧之余,遂命素不习武的太子孟玄为元帅,率甲兵万余,增援后蜀的重要屏障剑门。时宋北路军已占剑州(今剑阁)以北的益光(今广元西南昭化镇)。王全斌知剑门天险,不易强攻,命史延德率兵一部,经城东南来苏小径迂回至剑门南,自率主力从正面进攻。王昭远闻宋军将至,仅以偏将守剑门,自率主力退保汉源坡(今剑门东南)。宋军前后夹击,速克剑门,并趋汉源坡。王昭远惊惧,战守无方。赵崇韬布阵迎战,战败被俘,损兵万余。王昭远亦被宋追兵俘获。宋军乘胜占领剑州。孟玄至绵州(今绵阳东北),闻剑门已失,弃军仓皇逃回成都。宋军两路先后进抵成都。十九日,孟昶见大势已去,举城降,后蜀亡。

此战,宋军战前准备充分,洞悉敌情、地形,部署得当,战法灵活,居于主动,大获胜利。后蜀分兵防御,军无斗志,招致败亡。


相关文章推荐:
赵匡胤 | 后蜀 | 南唐 | | 赵匡胤 | 后蜀 | 南唐 | 孟昶 | 李昊 | 崔彦进 | 嘉陵江 | 四川 | 兴州 | 王全斌 | 利州 | 三会 | 巫山 | 夔州 | 孟玄 | 王昭远 | 部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