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宋灭南唐之战

宋灭南唐之战是北宋开宝七年(974年)九月至八年(975年)十一月,在北宋统一战争中,升州西南面行营马步军战棹都部署曹彬等率水陆军渡江,攻破江宁消灭南唐的著名作战。 [1-2]

概述图片来源 [3]

主词条:宋灭南汉之战

建隆元年(960年),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 ,建立了宋朝,史称北宋。随后,赵匡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稳定了内部政局,但在宋的辖区外,北方有契丹族强大的辽国及其控制下的北汉政权;南方有占据江汉一隅的南平、占据湖南14州的武平、据有四川和汉中45州的后蜀、据有岭南60州的南汉、据有江南地区的南唐、据有两浙地区的吴越等割据政权。为终结五代分裂局面,一统天下,赵匡胤必然要发动统一战争,逐个消灭各割据政权。为此,他在采纳诸文臣武将意见的基础上,制定“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战略。建隆四年(963年)到开宝四年(971年)间,宋相继消灭了南平、武平、后蜀、南汉。南唐在南方各国中实力最强。不过,南唐事宋甚恭,使赵匡胤很难找到理由用兵。因此,赵匡胤先夺取其周边诸国,形成对南唐的包围态势,然后寻找时机和借口消灭南唐。 [4]

宋灭南汉后,置南唐于三面夹击之中。南唐后主李煜为求自保,明臣服,暗备战,在遣使向宋请受策封的同时,将兵力部署在长江中下游各要点,以防宋军进攻。宋太祖赵匡胤志在统一江南,认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加紧作战准备。 [1]

开宝七年(974年)五月,下令在荆湖建造大舰和黄黑龙战船数干艘,以备架设长江浮桥之用。 [1] 九月,赵匡胤派遣使者,要李煜入朝,李煜以生病为由拒绝。 [5] 赵匡胤以李煜拒命来朝为辞,发兵10余万,三路并进,趋攻南唐:东路吴越王钱做为升州东南面行营招抚制置使,率数万兵自杭州(今属浙江)北上策应,并遣宋将丁德裕监其军;中路曹彬与都监潘美率水陆军10万由江陵(今属湖北)沿长江东进;西路王明为池、岳江路巡检、战棹都部署,牵制湖口(今屑江西)南唐军,保障主力东进。 [2]

主词条:采石之战

开宝七年(974年)十月十八日,中路军曹彬部沿江北岸东下,令八作使郝守溶领舰船跟进。南唐军误为宋军例行巡江,未加阻截,致曹彬军顺利通过湖口。二十五日,曹彬率军突然袭占峡口寨(今安徽贵池西)。闰十月初五,轻取池州(今安徽贵池)。十三日,于铜陵(今属安徽)击败南唐军一部,获得战舰200余艘。连克芜湖(今属安徽)、当涂(今属安徽),于采石矶(今安徽当涂北采石)击败南唐守军2万余人,俘获马步军副都部署杨收、兵马都监孙震等千余人,抢占要隘。遂命郝守溶率兵丁工匠于采石矶架通跨江浮桥,保障后续部队渡江。李煜闻讯,急派镇海节度使郑彦华率水军万人和天德都虞侯杜真领步兵万人阻击,与宋军遭遇,在新寨(今江苏江宁附近)战败。 [2]

开宝七年(974年)十一月十五日,西路攻鄂州(治江夏,今湖北武昌),击败南唐3000余人。东路军围攻常州(今属江苏),攻占利城寨(今江苏江阴)。 [3]

主词条:秦淮河之战

开宝八年(975年)正月初八,各路全线出击。黄州兵马都监武宁谦等渡过长江,攻占樊山寨(今湖北鄂城西);行营左厢战棹都监田钦祚率军破溧水(今属江苏),击败南唐军万余人,杀其都统李雄。十七日,曹彬率大军攻南唐都城江宁。南唐水陆军10余万人前依秦淮河、背靠江宁城列阵防守。潘美为不失战机,不待渡河船只齐备,即令步骑兵涉水进攻;行营马军都指挥使李汉琼亦率部渡过秦淮河,以大舰载芦苇,对南唐水寨实施火攻,歼灭南唐军数万人,进逼江宁城下。未几,南唐军再次反击,企图溯江而上夺取采石浮桥,又被潘美率军击破,神卫都军头郑宾等被俘。 [3]

开宝八年(975年)正月二十日,宋太祖命京西转运使李符益调运荆湖军粮到江宁城下,补给宋军。至五月,宋军占领袁州(治今江西宜春)、白鹭洲(今江苏南京西南)、江阴(今属江苏)等州地。东路军亦攻占常州。王明所部在武昌江州(治湓口,今江西九江)、击败南唐军万余人,夺取战舰500艘。宋军围城数月,李煜知形势危急,调神卫军都虞侯朱令率湖口兵10万赴援。朱令恐王明军从背后切断粮道,迟迟不敢东进。 [3]

主词条:皖口之战

开宝八年(975年)六月初二,曹彬军于江宁城下打败南唐军2万余人,缴获战舰数千艘。八月,丁德裕在润州(今江苏镇江)击败南唐军5000人,并于九月初九与吴越军合势攻占润州城。经李煜再三催促,朱令方于十月率兵15万,搭乘百米长的木筏和可容干人的大舰出湖口顺流东进,欲冲断采石浮桥。时逢长江水浅,航道狭窄,大船不能并行;加上屯驻独树口(今安徽安庆附近)的王明军在江边竖立船桅形木桩,致使朱军不敢贸然轻进。二十一日,朱令孤军乘大舰行至皖口(今安徽安庆西南,皖水入江口),遭宋行营都指挥使刘遇部阻截,遂用火油攻击,适风转向,火势反烧,朱军不战自溃,混战中朱令被烧死,战棹都虞侯王晖等被俘,数万件兵器为宋军缴获。 [3]

九月,李煜又命侍卫都虞候刘澄率军赶赴润州,加强江宁以东防御。刘澄抵润州,惧战投降,吴越军占领润州,江宁局势更加危急。李煜急遣使赴东京(今河南开封)乞宋言和罢兵;同时严令湖口守军火速入援。十月十九日,朱令率援军号15万分乘巨舰、大筏顺江东下,企图烧毁采石浮桥,解江宁之围。赵匡胤获悉后,密令屯于独树口(今安徽安庆附近)的王明军,在沙州多竖长木伪为帆樯。朱令见状疑为伏兵,率军进入皖口(今安庆西),遭宋军伏击。南唐军纵火攻宋军,因风向骤变,反遭火烧大溃。宋军乘势猛攻,朱令被俘,余部败退湖口被歼。江宁孤城援绝,李煜再遣使赴东京请缓兵,赵匡胤以"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为辞,予以拒绝。 [6] 宋军三面进攻,十一月二十七日,江宁城破。 [1]

开宝八年(975年)十一月十二日,曹彬大军从三面攻击江宁城,李煜派5000兵夜袭宋军北寨,未果。二十七日,宋军破城,守将呙彦、马诚信、马承俊等在巷战中战死。李煜奉表投降。南唐灭亡。 [7]

此战,是继晋灭吴之战和隋灭陈之战后,中国战争史上第三次大规模的江河作战,宋军在长江下游成功地架通浮桥,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一个创举,使大军克服天险,分兵击破南唐守军,攻占江宁,迫降南唐。 [8]

其中水军依然占有重要地位,宋军5路出师,分进合击,其中2路是水军:一路为主力,自荆南沿长江东下,直取金陵。一路进行战略迂回,自汴水而下,经扬州入长江,从南面逆水而上,进攻金陵,对灭亡南唐,起了重要作用。历史再一次证明,在南方作战,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水军的较量。交战双方,谁的水军强大,谁对水上作战预有准备,谁善于发挥水军在水网地区机动性强的特点,谁就能赢得战争的胜利。晋灭吴、隋灭陈都是如此,宋灭南唐也是如此。南唐后主李煜过分依赖长江天险,欲以“坚壁以老宋师”的防御战法,坐失利用宋军渡江时反击的时机,终于失败。 [8]


相关文章推荐:
北宋统一战争 | 升州 | 都部署 | 曹彬 | 宋灭南汉之战 | 南汉 | 南唐后主 | 李煜 | 宋太祖 | 赵匡胤 |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 吴越王 | | 丁德裕 | 曹彬 | 潘美 | 都部署 | 采石之战 | 曹彬 | 八作使 | 池州 | 芜湖 | 采石矶 | 都部署 | 杨收 | 孙震 | 李煜 | 节度使 | 郑彦华 | 利城 | 秦淮河之战 | 黄州 | 兵马都监 | 田钦祚 | 李雄 | 曹彬 | 秦淮河 | 潘美 | 李汉琼 | 郑宾 | 白鹭洲 | 江阴 | 李煜 | 皖口之战 | 曹彬 | 丁德裕 | 李煜 | 皖口 | 皖水 | 曹彬 | 李煜 | 荆南 | 金陵 | 战略迂回 | 汴水 | 南唐后主 | 李煜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