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宿命(汉语词语)

宿命,汉语词汇。本意星宿运行各有命令。地球在宇宙中的综合运动,以天体为坐标,归类民情,验其祸福。因决定果,前生决定后世,前因决定后果,福祸之因,皆自圆成。借指生来注定的命运。

北周无名氏《步虚辞》:“宿命积福应,闻经若玉亲”。

宿命

sù mìng

[宿命 简单来说就是生来注定要做的事情

1、佛教认为世人过去之世皆有生命,辗转轮回,故称宿命。

①《四十二章经》十三:“沙门问佛,以何因缘,得知宿命,会其至道?” [1]

②唐 白居易《自解》诗:“我亦定中观宿命,多生债负是歌诗。”

③宋李昌龄《乐善录》卷下:“颍川一异僧,能知人宿命。时 欧阳永叔 领郡事,见一女妓,口气常作青莲花香,心颇异之,举以问僧。僧曰:‘此妓前生为尼。’”

2.指佛家宿命之说,犹言生来注定的命运。

南朝 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尤悔》:“ 阮思旷 奉大法,敬信甚至。大儿年未弱冠,忽被笃疾。儿既是偏所爱重,为之祈请三宝,昼夜不懈。谓至诚有感者,必当蒙。而儿遂不济。於是结恨释氏,宿命都除。”

3.犹言生来注定的命运。

①《生经》卷四:“其五百童,虽有善心,宿命福薄。”

②章炳麟《四惑论》:“其始本以对越上神,神教衰而归敬于宿命,宿命衰而归敬于天钧,俞穴相通,源流不二。”

③廖仲恺《钱币革命与建设》:“输入超过输出,已成 中国 国际贸易上之宿命。”

④郭沫若《反正前后》第一篇六:“然而一被举出,我总还是要去担任,或许也怕是我生来便赋有一种愚而好自用的宿命罢。” [2]

中国古代哲学中把天当作神,天能致命于人,决定人类命数。“天命”说早在殷周时期已流行。从古器物发掘中所见到的甲骨卜辞,彝器铭文,“受命于天”刻辞的不只一次出现,说明早在殷周时期,天命观就已经在人们的头脑里扎根了。

这用《易经》的话来说,叫做“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一。对于这里的命,后人注释道:“命者,人所禀受,若贵贱天寿之属也。

在古人的思想观念中,人们的富贵贫贱、吉凶祸福,以及死生寿夭、穷通得失,乃至科场中举、货殖营利,无一不取决于冥冥之中非人类自身所能把握的一种力量,即命运是也。

命运的观点,在古代源远流长。由夏经商历周,至春秋时,孔子弟子子夏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论语颜渊》)。可见孔门弟子是信奉命运的。孔子进一步指出:“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论语述而》)。宋国的桓魑有一次想谋害他,孔子声称:“天生德于予,桓魑其如予何”(同上)!

总之,在孔子看来,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富贵贫贱完全与高悬于天的命运有关,绝非尘世碌碌众生的力量所能改变。故孔子又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论语尧日》)。

儒家祖师爷孔子是位极度信命的老夫子。按理说,孔子是个知识渊博的大儒,对于人类社会有着深刻的认识,怎么就会信起命来呢?原来,他早年风尘仆仆,奔走列国,到处推销自己的政治主张,很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可是到了后来,当他碰了一鼻子灰以后,才深深地省悟到,命运之神竟是如此这般的厉害,然而这时他已是个五十左右的人了。“五十而知天命”,就是他从不知命到知命这一思想转化过程的最好说明。与此同时,他不仅“知命”,他和他弟子还不遗余力大肆宣扬“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君子属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的思想。这里他的说教是,一个人的生死贫富,都是命里早就注定了的,作为一个君子来说,非得知命不可,否则就够不上做“君子修的资格。正因为君子是“知命”的,所以他能安分守己,服从老天爷的安排,但是小人却不这样,他们不肯听从天命,往往冒险强求,希望有幸,意得个好结果。

当然,看问题也不能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孔子袋语》记录孔子的话说:“古圣人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众矣,岂独丘(我孔丘)哉!贤不肖者才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这里,他认为贤和不肖是根据才华来划分的,干和不干是人们自己可以把握的,至于机遇好和不好,是时间的问题(既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或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或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或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而是死还是活,那就只得看老天的旨意了。

作为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的这种天命思想,又在后来大儒孟子身上得到了新的反映。《孟子万章》上篇说:“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意思就是,没有人叫他干,而他竞干了,这就是天意,没有人叫他来,而他竞来了,就是命运。同时他还举例说明,尧、舜的儿子都不肖,是因为舜、禹为相的时间太长.所以尧、舜的儿子不有天下;禹的儿子启贤能,而禹为相的时间义短,所以启能得到天下。以上这些,都不是人力所为而自为,不是人力所致而自至。从理来说,这属于天意,对人来说,这属于命运。天和命。实在是一致的。在《孟子尽心上》中,孟子还说:“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又说:“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年n会善不吉亚粤健'下 尺甘;首而而芒.币会十h.坯地环老.非币等待天命,这就是安身立命的方法。后者是说,天底下人的吉凶祸福。无一不是命运,只要顺理而行,接着的就是正命。所以懂得命运的人不站立在有倾倒危险的墙壁下面。因此,尽力行道而死的人所受的是天的正命,犯罪而死的人所受的不是天的正命。这里,孟子虽然认为天命的力量无可抗拒,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应该按照我的仁义而行,不能无缘无故地白白送死。无疑,这对孔子的天命观来说,有着补充的一面。此外,先秦诸子信命的还很多,而以儒家的势力为最大。

天命观经过先秦学者的一阵鼓吹,其时从上到下。从统治者到平民百姓,信命的风气一时很盛。早在殷商时期,当时的统治者们,就已习惯于在每做一件事之前,总要先占卜一下天意如何,是凶是吉?后来,又由于人与天地相应观念的影响,更使得人们普遍认为,整个天下的命运和每个个人的命运,都和天时星象有关。《周礼春官》记载:“冯相氏掌十有二岁,十有二月,十有二辰,十日,二十有八星之位,辨其叙事,以会天位。”“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观妖祥。”这是说冯相氏和保章氏,是专管岁时星象,并从而窥探命运从而推测人间吉凶祸祸福的一种职官。

北周无名氏《步虚辞》:“宿命积福应,闻经若玉亲”。古时比喻人一生的贫富、寿数等受到既定的遭遇限制,人只能服从上天的安排才能积福除灾。宿命在古代的中国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说法。在古希腊罗马也有“服从命运”的主张。

它有唯心主义倾向和宗教色彩,其实命运是不可预知且时刻存在变数,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努力上进,正确判断人生的选择才可把握命运,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命运真是注定的,宇宙也将会失去前进的动力,故而切勿迷信宿命。

命运,宿命论。

命运,由希腊人拟人化以Moira 名义,符号化了在古老世界未看见的力量那种规则人命运。在古典想法命运认为是优越在神,由于甚而他们无法违抗它所有- 包含的力量。命运不是机会,也许被定义作为缺乏法律,但是反而没有最后意思或目的的一个宇宙决定论。在古典想法并且在东方宗教命运是黑暗,阴险力量与生活有关悲剧的视觉。它隐含不是缺乏自由但自由的征服。这是自由被卷入的卓越的必要(Tillich)。命运是瞎,难解,和逃不脱的。

基督教用命运的希腊文化的概念替代了神的上帝教条。命运是预兆的,反对和否决人的自由的客观力量,上帝解放人履行他被创造了的命运。命运意味自由的废止;上帝意味地道自由的认识通过提议占卦教导。上帝是爱恋的上帝的方向和支持,使生活最后承受得住; 命运是熔铸一pall 在所有人努力意外情况的规则。但是命运做未来飘摇和不定,上帝填装未来充满希望。命运客观和不合理;上帝是至尊个人和suprarational。

宿命论是存在在古老Stoics 之中,并且它弥漫许多印度教,佛教,和回教想法。愿意考虑想法如同对命运的现代哲学家是Oswald Spengler,赫伯特 Spencer,约翰斯图尔特磨房,和亚瑟Schopenhauer科学之下的唯心主义宿命论自由意志的难题 人生真的是一个舞台吗?而我们也仅仅是自以为拥有自由意志的演员,演着剧本上的悲欢离合。

宿命论是早已有之的一种世界观,其起源大抵是人面对自然的无力以及对自身命运的难以把握的感慨。时至今天我们也同样面临相似的困惑,所以我们希望世界改变当然通常改变的是我们自己 希望一切更加公平合理,希望这是个有希望的世界。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宿命论的影子非常之浓厚,比如“富贵天注定”之类的话,虽然也有人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然而那终究不是正常的社会形态,并非正常的人生奋斗。确实你得承认宿命论让人绝望。

它不仅嘲弄作为一个物种人类的尊严,而且也无情地打击个人奋斗的价值。然而我们的文化,从来也不会让人真正绝望,正如鲁迅先生说到,所谓厄运并非不可化解,只要你愿意出钱,总有办法消灾。或者你可以贿赂“上帝”,或者你可以欺骗它。其与神秘主义挂钩的宿命论多少还是给自由意志留下了余地,或者那时候人们并不真的明白什么是自由。

如果过去和未来尽在现在之中

如果原因永远跟着原因而来

那么这大地上的生灵啊

你将从何处得到这自由的意志

物理学自从牛顿取得伟大的综合和开创性工作后,发展迅猛,在很多人眼中差不多已经成了科学的代名词。物理学对我们所生存的宇宙的基本方面的深刻洞见、漂亮优雅的数学表达、难以置信的预言精度以及对人类文明进程的深刻影响,都无不让人深深折服。然而正是我们引以为傲的物理学却对自由意志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如果不愿过于危言耸听的话,我们可以说迄今为止物理学对自由意志还没有给予强烈支持。

当拉普拉斯仿阿基米德的口气说,“给我宇宙现在的状态,我将可以告诉你宇宙的过去和未来。”他仅仅是想表达作为物理学家的自豪。但是拉普拉斯的“乐观”很快被事实打破,这就是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该原理的简单意思是指在同一时刻,你不能同时获得共扼数据的精确值,你必须作出妥协。具体说来你不可能同时获知某个粒子的精确位置和它的精确动量。而且更重要的是你也不能分两步来测量,对于微观世界而言,测量本身就已经改变了被测量物的状态。所以拉普拉斯所需要的数据是不可能得到的,自然也不可能存在可以预知一切的物理学家。

然而这仅仅是把大家从好莱坞似的科幻片所营造的恐怖中解脱出来而已,我们真正关注的问题并非从现实性的角度上考虑是否具有可行性,而是从理论上或者纯粹思辨的性质上考虑其可能性。

从某个角度上看,测不准定律甚至把问题搞得更糟。它并没真正解决这个世界是否在大爆炸的瞬间,就已经将宇宙的所有未来彻底注定了的终极问题。它仅仅是说即便是这样我们也永远无法知道而已。我们所生存的这个宇宙,充满了各种严格的法则,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发现了不少。这让我们引以为傲的人类智慧结晶,却带来一个毁灭性的问题,如果世界真的是如此的具有决定性,那么是否意味着所有一切已经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事实上完全包含在现在发生的之中。在经典物理学的世界中,每一个粒子都拥有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全部信息,这就是噩梦的根源。“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差别只是我们的幻觉",爱因斯坦如是说。然而这还不是噩梦的全部。在庞加莱提出的一个定理中说,"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间隔内,任何孤立体系(例如宇宙本身),将返回到它的初始状态;事实上,在一个无限长的时间中,它应当如此重复无限多次。"这真是一个可诅咒的“预言”,潜在的宿命论含义已经让人无法忍受,而反复循环的“预言”,意味着被屠杀者不仅是早在遥远的生命尚未诞生之前就注定了要被屠杀,而且还将被反复屠杀。无休无止,虽然这个周期也许长得不可思议。

量子物理的宇宙论里,宇宙是基于星系红外线移动从而推演的冷寂说与热寂说,即宇宙的发展可能是一个一个冷星球的发散的分离,或者是黑洞一样的超高温死亡法。这不是宿命,而是一种发展规律。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接触另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时间,在经典动力学中,时间是可以反演的,也就是说时间具有对称性。让我引用罗杰彭罗斯的一段话,“……也许我实际上生活在时间往回走的情况下,我的意识流是朝向过去的,因此我的记忆告诉我将要发生什么,而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这样学校里的不快乐经验实际上在等着我,而我很快就会非常不幸地遭遇到……”

很显然,如果我们是生活在这样的“宇宙”中,那我们就没有必要讨论自由意志的问题。然而我们不是,这至少给自由意志留下了一点希望。注意这本身并不提供对自由意志的坚实基础,并非因为我们有自由意志,所以时间事实上不能反演,否则我们就能想办法逃避开决定了的事件。因为在经典动力学中时间流逝的方向是双向的(在热门的量子物理学中,这个“问题”也同样存在,参见CPT定理),没有任何一个方向具有特别的优先权或者对错。

要让希望扩大,我们当然希望能够合理的引入时间箭头,使得我们现在所感知的时间流逝方向具有“特权”。能够完成这一意义深远的理论目前只有热力学,这一个从研究蒸汽机效率发展起来的理论成为希望的代表,尤其是热力学第二定律宣布在孤立系统中熵(这是一个同样棘手的概念,简言之代表系统的无序程度)总是倾向于增加直到最大的那个令人不安的理论,除非有额外的做功,不然系统的熵不会自动减少很显然这里存在明显的时间箭头,它不允许系统在时间上反演。

然而不幸的是热力学第二定律所揭示的时间的方向性,没有在更加基础的理论中获得支持,虽然从宏观统计的角度看事情是这样。

有人怀疑熵趋向于增加是由于宇宙处于膨胀中造成的,如果有一天宇宙开始坍塌,是否时间将会倒流,光从眼睛里发射出去而被星辰吸收之类的奇观会出现吗?幸运的是罗杰彭罗斯证明即便宇宙真的坍塌时间也不会反演,而熵也同样还是会继续增高。

近数十年来发展起来的一门研究复杂性的物理学“新”分支混沌是否给自由意志带来了新的希望呢?在简单决定论的世界中,相似的初始条件总是得到相似的结果,我们把这样的动力学系统称为简单线性的系统。然而在自然界存在着大量的复杂非线性动力学系统,这类系统的不同在于其对初始条件的极度敏感性,换句话说,极其相似的初始条件可以给出完全不同的输出。或者极其相似的现在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过去和未来。

在混沌这个分支中,人们已经取得让人眼花缭乱的发现以及同样混沌的诸多推论。目前看来我们的思维是复杂的,这一点老实说在混沌学出来之前我们就清楚的知道,即便人是“某种自动机”,那也是非常复杂的自动机。

对初始条件的极度敏感,仅仅使得简单的预言和精确的计算进一步走到不可能的地步,然而这整个动力学系统仍然是决定性的。毕竟完全相同的初始条件肯定是得到完全相同的结果的,不然何以在计算机上画分形图呢。

仔细思考一下物理学中的决定论含义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有益的。宇宙由物质构成,物质在宇宙中运动,其所有的运动轨迹是已经完备的包含在整个系统所具有的信息之中了(至于我们能不能知道当然是另一回事),不会有丝毫改变。而这样的决定论其严格程度是如何的惊人,且让我们想象一下。

当我吸气的时候,一些氧原子和一些其他种类的原子,进入到我的肺部。如果我们愿意,将这口气中的某个氧原子的运动轨迹,无限回溯直到太初火球。是很有意思的。为了保证这个氧原子在决定性的时间、决定性的地点以决定性的方式进入我的肺部,宇宙的“算计”要有多么的准确,而且必须是无限的准确,这个氧原子所经历的一切相互作用(包括它的诞生等等)都是早已决定好了的,都需要在决定性的时间决定性的地点以决定性的方式进行。

再考虑到很有可能(几乎是绝对的)我呼吸的这个氧原子是植物利用光合作用从水中产生的,当然按照决定论,这个植物的一切自然也是如此,你要愿意你简直可以无限的想下去。我只想补充最后一点,那就是我还必须被决定性地呼吸,即不能早一点也绝对不能晚一点。

再考虑一下组合问题,我当然不是只呼吸了一个氧原子进去,还有许多其它原子。

你可能认为,太初火球不必如此偏执,我们讨论的是自由意志,或许它决定性地让我们产生自由意志的幻觉。可是如果它决定不了那个氧原子,那它又何以决定性地让我产生这样的幻觉呢?我不知道除了引入上帝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毕竟对于太初火球而言我仅仅是一团原子而已,不是其它。它决定不了那个氧原子,又何以决定构成我的原子呢?

当然也有可能这一切都是事实,那么生命的进化自然也就是幻觉,生物只是看起来进化而已,其背后的更加基础和根本的原因是构成生物体的原子运动轨迹的表现而已。然而这依然有奇妙的事,在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生物学取得了长足进展,进化论的解释和预测威力都相当惊人,这如果不是偶然的巧合的话,那只能认为进化论中含藏了非常深刻的动力学,这实在是更加不可想象的事。


相关文章推荐:
因缘 | 白居易 | 颍川 | 一异 | 刘义庆 | 笃疾 | 生经 | 宿命 | 章炳麟 | 天钧 | 廖仲恺 | 郭沫若 | 中国古代哲学 | 寿数 | 生死有命 | 唯心主义 | 印度教 | 测不准原理 | 微观世界 | 大爆炸 | 黑洞 | 意识流 | CPT定理 | 混沌学 | 进化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