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日本防卫省

防卫省,是日本的政府部门之一。主要掌管国防相关事项,类似其他国家的国防部。防卫省是日本政府掌管国防的行政机关,是根据日本《内阁府设置法》第49条第3项以及《防卫厅设置法》第2条的内容而设置的单位,是内阁总理大臣(首相)管辖范围之下设置的内阁府之外局(专门负责某项事务的行政机关)。最高层级的官员称为防卫大臣,由首相负责任命。管辖范围也包含首相下的自卫军。日本自卫队目前的年度预算为5.17兆日元,乃全球最强大的武力之一。

日本防卫省是日本政府掌管国防的行政机关,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国防部。防卫厅在2007年1月9日升格为防卫省,成为日本政府部门,享有同“外务省”等同等的权力。

日本在1954年成立防卫厅与自卫队时,出于对原日军一系列行为的反省,决定“文官统制”制度。但2015年2月,防卫省在《防卫省设置法》修正案中提出,“内部部局”局长等文官与自卫队陆、海、空各幕僚长以同等地位辅佐防卫相。拟改变目前防卫省“内部部局”文职官员职权高于自卫队现役干部,即武官的现状。

在防卫省决定该方针后,包括多名局长级以上干部在内的文官提出强烈反对,认为此举会使“文官检查自卫队作战计划的功能弱化”。 [1]

位于日本首都东京市新宿区的防卫省的前身可溯及1950年因韩战爆发而成立的警察预备队本部,以及之后的保安厅、防卫厅。

2001年日本精简中央行政单位时,将22个省厅合并为12个,原来的二级单位‘厅’皆升格为省或合并为省,仅防卫厅丝毫未更动。

2006年11月30日,日本众议院在自由民主党、公明党以及最大在野党的联合支持下,通过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之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成为中央一级单位。12月15日,日本参议院在自由民主党、公明党、民主党、国民新党的联合支持下,又通过同一项议案,因此只要安倍内阁择期即可正式升格。根据日本法律,防卫厅长官之名在升格为省后,即更名为防卫大臣。

随着《防卫厅设置法》的修改,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成为日本中央一级单位,日本首相仍为自卫队的最高指挥官。然而,防卫大臣将从此负责日本全国的国防事务,未来不需要再经过内阁,即可自行向国会两院提出与国防相关的法案及预算案。另外,原本定义为“附属任务”的国际紧急救援协助事务、联合国维和事务以及根据《周边事态法》的后方支援等事宜,亦将视为“正常任务”,不用再以个案的方式经国会两院审议通过。2007年7月4日首任防卫大臣久间章生因发表“美国向日本投掷原子弹是无奈之举”的言论而辞职,由小池百合子接替其出任防卫大臣,成为日本历史上首名负责防卫事务的女性内阁成员。现任防卫大臣为稻田朋美。

日本防卫厅,2007年1月9日正式升格为防卫省。从“厅”到“省”只是一字之差,却改变了这个主管防务的机构在日本政治架构中的地位。

防卫厅成为防卫省,不仅是日本政治架构的调整,也可能成为日本防务政策转变的引子。日本最近在军事领域动作频繁,表示会强化日美同盟,政坛也传出与现行核政策相抵触的“核武装论”。

2007年1月9日,日本首任防卫相久间章生在首都东京为防卫省的牌子揭幕。当天,根据此前日本国会众参两院批准的法案,日本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防卫厅长官升格为防卫相。

防卫厅成为防卫省,会增大这个防务机构的权限范围,为日本自卫队壮大力量创造有利条件,甚至有可能改变日本“专守防卫”的国防政策。因此,防卫厅升格为“省”,绝对不是简单的改换名称。在行政架构上,由于已经升格,防卫省的职能性质和权限较之先前得到提升。原来的防卫厅长官升格为“防卫相”,即国防部长。从原先所属的内阁府独立出来后,防务省地位与外务省、经济产业省等内阁其他各“省”比肩。

从此,防卫省可以独立提出法案、要求召开内阁会议、直接向负责预算的财务大臣提出拨款要求。此外,在行动上,防卫省在发布“海上警备行动”等命令时,可以直接要求内阁召开会议予以批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还会影响日本武装部队自卫队的走向。1954年,日本自卫队与防卫厅同时成立。按照日本现行法律,日本自卫队不是军队,其“基本任务”包括治安出动、海上警备行动和灾害派遣等。国际紧急援助、联合国维和行动、周边事态的后方支援、反恐行动等“海外活动”在《自卫队法》中列入“杂项”、 “附则”等条文中。

自1990年以来,日本自卫队逐渐“走出国门”,前往一些战乱地区或自然灾害受灾地,执行维和任务或参与救灾工作。1991年,日本海上自卫队6艘扫雷舰开赴海湾地区,执行扫雷任务,被视作“日本海外派兵第一步”。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之后,日本自卫队更频繁派兵海外。2001年10月,日本自卫队向印度洋派出军舰,为美国打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提供军事支援。日本自卫队海外执行任务增加,日本国内主张扩大自卫队权力的势力也逐渐抬头,这引起亚洲国家警觉。

去年6月,日本政府向国会提交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的相关法案,众参两院于去年11月、12月先后通过了该法案,同意将日本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法案的另一核心内容是修改《自卫队法》,把国际紧急援助活动、联合国维和行动、根据周边事态法进行的后方支援活动等自卫队的“附带任务”升为“基本任务”。近年来,日本一些政要发表言论,要求将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升格防卫省后,人们担心,自卫队会更加偏离其“专守防卫”的职能,转而扮演更多传统军队的角色,加大升格为“自卫军”的可能性。

日本将防卫厅升格为“省”,一些国家担心日本从此背离和平国家的防务政策。日本近来调整军事部署、加强日美同盟,显示其不满足于“专守防卫”的路线,有意扩充军事能力、提高军事级别。目前,共有约5万名美军士兵驻扎在日本。尽管日美双方已经达成协议,将撤离部分驻日美军,但日本政府明确表示,愿意加强日美同盟。去年8月,日本内阁通过2006年度《防卫白皮书》,首次用一个章节的篇幅阐述日美两国的军事合作。这一章节讨论了加强日美军事协作的问题,提出把日本自卫队和驻日美军打造成更加一体化的部队。日美双边协议还包括在导弹防御领域的合作。2005年,日美两国达成协议,允许日本国内开始生产“爱国者-3”型导弹。“爱国者-3”型导弹可以用来拦截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或者敌方战机。

日本方面计划,2007年3月底前,在冲绳驻日美军嘉手纳基地开始部署“爱国者-3”型陆基拦截导弹,在2011年3月前完成部署。届时,一共124枚“爱国者-3”型导弹将部署在日本境内,散布在包括首都东京在内的7座城市周边。去年6月,日美还签署协议,约定在未来9年内联合开发弹道导弹系统,日本分担其中10亿至12亿美元的费用。协议还规定,日本将集中研发一些导弹关键部件,两国将共同参与系统设计和试射工作。

在协议中,日本政府重申,在联合弹道导弹开发项目中,向美国出口武器技术将不受日本武器出口禁令限制。共同社认为,日本参与开发新一代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这是“政治敏感和复杂的事情”,因为日本和平宪法和奉行近40年的“武器出口三原则”对此有所限制。早在1967年,日本政府制定了“武器出口三原则”,规定不准向联合国武器禁运国家、冲突当事国等特定国家出口武器。9年后,日本进一步加强武器出口限制,实际上成为完全禁止出口武器的国家。

但在1983年,日本政府为维护日美同盟关系,决定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允许向美国提供武器技术,但依然禁止出口武器以及与外国联合开发、生产武器。2004年12月,日本进一步放宽限制,允许向美国提供联合研制导弹防御系统所需的武器及零部件。日美同盟加强引起分析人士注意。有评论指出:“(两国)将进一步巩固……盟友关系,为东京铺平了道路,可以加大力度参与美国带头在亚洲乃至全球开展的行动。”

共同社评论认为,以朝鲜试射导弹和核试验为由,日本政府在军事领域采取了一系列大动作,包括强化日美同盟、升格防卫厅为防卫省等等,抛出“核武装论”冲击现行核政策也是其中的动作之一。 1968年1月,日本前首相佐藤荣作在国会发表施政演说,提出“不制造、不拥有、不运进核武器”的“无核三原则”。1971年11月,日本众议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使“无核三原则”成为日本政府关于核武器的基本政策。但是,今年10月中旬开始,日本政界频频有人出面重提“核武装论”,直接挑战“无核三原则”。率先抛出这一话题的是执政的自民党政调会长中川昭一。中川在一个电视节目中说,应该允许讨论日本是否应该拥有核武器,并宣称“宪法并没有禁止日本拥有核武”。这一说法得到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响应。麻生在不同场合多次重复这一论调,引发日本国内外的批评和质疑,认为是对日本政府长期奉行的“无核三原则” 的挑战。日本在野党因此提出了对麻生太郎的不信任议案。事实上,日本主流民意并不赞成“核武装论”。《读卖新闻》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79.9%的受访者支持继续奉行 “无核三原则”,只有17.6%的人表示可以接受修改 “无核三原则”。

然而,中川和麻生都是自民党内重量级人物,他们一再发表“核武装论”显然别有用意。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加强日美同盟以及“核武装论”出现,并非孤立事件。俄罗斯《独立报》文章指出,这显示,日本在积极为防务改革“夯实基础”。文章说:“在围绕防务改革展开的论战中,日本主要政治家表现出了打破禁忌的决心。”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日本政治的最大“禁忌”当属修改宪法。今年1月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说,今年的工作重点是全力领导自民党赢得参议院选举胜利,希望本月就在国会推动修改宪法进程。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日本制定了限制军国主义的和平宪法,其中第九条规定:日本 “永远放弃把利用国家权力发动战争、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此目的,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修改宪法第九条,意味着彻底放弃战后日本长期坚持的“专守防卫”原则,批评人士认为,这会给日本和亚太地区带来不稳定因素。

防卫大臣:稻田朋美

防卫副大臣:若宫 健嗣

防卫大臣政务官(2人):小林鹰之、宫泽博行

防卫事务次官:江哲郎

防卫大臣补佐官(3人以内)

自卫队员伦理审会

防卫施设中央审议会

捕虏资格认定等审会

独立行政法人评委员会

防卫人事审议会

防卫调达审议会

防卫大学校

防卫医科大学校

防卫研究所

地方防卫局

安倍政府上台以来,实施志愿役的日本自卫队,面临任务激增与人手不足的双重压力,如何吸引年轻人入伍,成为陆、海、空三大自卫队公关部门的重要任务。因此,三大自卫队都成立了宣传中心,用于强化军民交流、倡导“全民国防”。

2014年12月,日本自卫队宣传部请来女明星穿军装当封面女郎。 [2]

日本防卫省升格后丑闻不断暴露大量问题

2008年1月9日,日本防卫省迎来了从“厅”升格为“省”的一周年纪念。防卫省原本希望借此春风成为正式的政策性政府部门,结果却被前防卫事务次官守屋武昌的贪污腐败等一系列丑闻弄得灰头土脸,暴露了大量有待解决的问题。根据首相官邸组织的专家会议将于2月确定的防卫省改革方向,防卫相石破茂表示将尽快制定装备采购、机构改革的方案,争取在升格后的第二个年头有所作为。 首任防卫相久间章生因为把二战美军用原子弹轰炸日本称为“无奈之事”于2007年7月引咎辞职。继任的小池百合子因为与守屋武昌在人事安排方面不和,在内阁改组时也告别防卫省。现任外相高村正彦也曾短暂接任防卫相,到石破时短短一年中已是第4任。

报道指出,随着防卫省的升格,自卫队的赴外活动也从附属任务上升为本职任务。2007年3月,陆上自卫队成立了可应对国际和平合作活动的陆上自卫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另一方面,从2001年12月起一直在印度洋从事燃料补给、进行反恐支援的海上自卫队因《反恐特别措施法》到期,已于去年11月2日被迫撤回。

尽管日本政府为恢复燃料补给活动而提出了“新反恐特别措施法案”,但在在野党占多数席位的参院搁浅,直至国会延期至新年后仍在审议。

1997年11月28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以受贿嫌疑逮捕了守屋。尽管期间有中国导弹驱逐舰首次访日进行防卫交流的“喜事”,但也被“重量级人物”守屋被捕一事所掩盖。福田康夫首相为此也提出要整顿纲纪。

在此之前的07年10月,2003年2月海上自卫队为美军舰艇提供的燃油量被修改一事也被曝光,当时的海上自卫队高官有意隐瞒了事实真相。尽管首相官邸为此专门成立了专家会议,但随后又曝出海上自卫官外流宙斯盾军舰核心情报、情报收集费被挪用于设立“小金库”等一系列丑闻。

报道称,此外,驻日美军整编计划焦点的冲绳县美军普天间机场的转移问题处于停滞状态。2007年12月海自的宙斯盾护卫舰成功实施导弹拦截试验为防卫省挽回一些颜面。日本政府也制定了应对要领,导弹防御计划全面启动。


相关文章推荐:
内阁总理大臣 | 内阁府 | 防卫大臣 | 首相 | 自卫军 | 日本自卫队 | 韩战 | 日本众议院 | 公明党 | 日本首相 | 安倍晋三 | 日本参议院 | 国民新党 | 安倍内阁 | 周边事态法 | 久间章生 | 原子弹 | 小池百合子 | 日本国会 | 日本自卫队 | 联合国维和行动 | 日本海上自卫队 | 日本内阁 | 军事合作 | 冲绳 | 关键部件 | 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 武器出口三原则 | 导弹防御系统 | 佐藤荣作 | 中川昭一 | 麻生太郎 | 读卖新闻 | 防卫大臣 | 稻田朋美 | 防卫医科大学校 | 防卫研究所 | 高村正彦 | 地方检察厅 | 福田康夫 | 冲绳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