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入声

入声是古汉语的四声之一,平仄中的三个仄调之一。入声韵尾由三种不同的塞音韵尾[-p],[-t],[-k]构成。入声字读音短促,一发即收。入声字音是无声除阻音,是有成阻和持阻阶段,但最后没有爆发的塞音。 “平声者哀而妄,上声者厉而举,去声者清而远,入声者直而促。”

入声在汉语的保留情况及表现形式各不相同。入声在粤语、闽南语、海南话、客家语、部分赣语,完整保存韵尾三分[-p],[-t],[-k]。大部分赣语保留两种韵尾[-t]和[-k]。在吴语、大部分江淮官话、徽语、晋语、闽东语、莆仙语和极少数西南官话中合并为喉塞韵尾[-]。在闽中语、新湘语、闽北语、部分江淮官话和极少数西南官话中保留独立调值。

日语将入声的痕迹保存至今,但其韵尾已独立成另一个音节。相比,韩语、越南语入声字的发音,更接近现代南方汉语的发音。

现代官话(除江淮官话,下同)的特征之一是古汉语的入声消失。以失去入声的官话(包括普通话)为母语者,不经训练不能分辨入声字。由于部分原属仄声的入声字被派进平声,所以官话使用者较难判断唐诗宋词中的平仄韵律。

官话各方言入声消失的进程并不一致,总体来说,是先归并,再变成喉塞音[],后喉塞音脱落,最后并入其他调。这一过程始于唐宋间的燕云十六州,元朝官话已无入声。但入声至今仍广泛存在于南方各非官话方言、江淮官话和北方晋语中。

汉语四声之一。其声短促,一发即收。吴语、闽语、粤语、客家语、赣语、新湘语、徽语、晋语、江淮官话有入声。普通话中入声消失,中古入声派入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

明真空 《篇韵贯珠集玉钥匙歌诀》:“入声短促急收藏。” 张涤华 《略谈旧体诗的格律》:“古汉语有四个声调,即平声、上声、去声和入声。” 喻世长 《谈谈声调问题》:“汉语北方话大多数是四个调类:平声分阴、阳两类,上、去各一类,入声的调类已合并到其他调类中去了。”参见“ 四声 ”。

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满江红用短促的入声字(-t韵尾)作韵,以抒发其极度愤恨的情感: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hiat];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lit]。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ngüat];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tst]。

靖康耻,犹未[süt];

臣子恨,何时[mit]。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küt];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hut]。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küat]!

还有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亦是以短促的入声字(-t韵尾)作韵:

千山鸟飞[dzüt];

万径人踪[mit]。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süt]。

赤壁怀古

北宋大文豪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亦是以短促的入声字(-t韵尾)作韵:

(中古汉语的塞音韵尾-t、-k从宋代就已经合并弱化成喉塞音[],但还保持着-p韵尾。故本词“壁”字为-k尾却混入t尾)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miot]。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pk]。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süt]。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grit]!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püat]。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mit]。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püat]。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ngüat]。

南宋词人柳永的《雨霖铃》,亦是以短促的入声字(-t韵尾)作韵:

寒蝉凄[tsht]。
  对长亭晚,骤雨初[hiat]。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püat]。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t]。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kuat]。

多情自古伤离[brit]。

更那堪、冷落清秋[tst]。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ngüat]。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sit]。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yüt]。

一般入声是短而急促的,但亦都有例外。

粤语、壮语、越南语、客家语、闽南语、赣语以及汉藏语系的其他一些语言中,入声字音节以辅音[-p],[-t],[-k]作结,发出明显的短而急促的子音,使音节听起来有一种急促闭塞的顿挫感。广州话完整的保存了古入声的塞音韵尾[-p],[-t],[-k]。客家话大部分保留古入声的塞音韵尾[-p],[-t],[-k],小部分古代以[-k]收尾的入声并入了[-t];赣语-南昌话古代以[-p]收尾的入声并入了[-t](在读书音中[-k]也有并入[-t]的趋势,如「百」的文读音是[pεt],「麦」的文读音是[mεt],仍保存着[-t],[-k]两个塞音韵尾。福州话[-p],[-t]都已消失,[-k]韵尾正处于向[-]转变的过程中,因此两音并存。苏州话则是古代[-p],[-t],[-k]一律变成[-],代表了塞音韵尾演变的最后阶段,吴语里有入声的方言,一般也都是如此 。

吴语、江淮官话、晋语、闽东语、湘语和一部分西南官话地区,但只带一个弱喉塞韵尾[],甚至没有入声韵尾只具有特定调值。

以现代北方汉语为基础的的现代标准汉语中不存在入声。以失去入声的官话方言(除江淮官话)为母语的人,包括以基于官话方言的普通话为母语者,不经过训练不能分辨入声字。

在无入声的北京官话中,中古汉语的入声字被分派入平声、上声、去声中,此现象称为"入派三声"。如何分派有若干规律可循(排除少量例外)。 1.入声的全浊声母字派入阳平,次浊声母字派入去声。 2.次浊声母字派入去声(如: 落 弱)。 3.清声母字可能派入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之任一类,无固定规律。

汉语调类之一,以塞音[-p],[-t],[-k]结尾,发音比较短促,官话已基本没有入声,入声已归入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声,南方地区的吴语、粤语、赣语、闽语、客家语、徽语、新湘语等方言还存留入声,北方地区如山西、内蒙古河南黄河以北、张家口(即晋语区)等,也有许多地方还保存入声。江淮官话、一部分西南官话地区也保留入声。韩语有类似入声的发音,而日语没有入声,日语在发单音节时无塞音韵尾,日语的促音必须在两个音节之间,并没有哪个词单独拿出来有入声这种固定发音,只存在于连续的句子当中,类似于汉语普通话的“爸爸”这个词前一个音节会有,但单独拿出来却无。但[-p],[-t],[-k]三个辅音韵尾在各种方言里保留的情况不一样,有的方言完整保留(如粤语),有的[-p]、[-t]混同,或者只保留[-t](赣语-南昌话),有的合并为一个喉塞音[-](晋语、江淮官话和吴语),有的方言只有入声调类,无辅音韵尾,入声字表现的只是调值的不同(长沙话)。

从语音学上说,入声就是以塞音收尾的音节,但此塞音只有成阻阶段,并不发声。

入声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历来都有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是从金元时期受中国北方游牧民族语言影响开始消失的。不过,明朝取代元朝以后,制定了《洪武正韵》以恢复中原雅音,特别是恢复了入声,把韵分成平、上、去三声各二十二部,入声十部,共七十六部。入声十部分别是屋(quk)、质(cjit)、曷(hat)、辖(hrat)、屑(set)、药(yak)、陌(mrak)、缉(chip)、合(kop)、叶(yip)。

古汉语入声在今天各语种和方言中的表现形式不尽相同。

其一,在普通话、大部分的官话方言以及湘语中,入声已经不复存在。入声的缺失也因此被看作北方方言语音上与其它方言的区别性特征之一。

其二,比较完整地保留了古汉语三种入声[-p],[-t],[-k]的有粤语、客家语、闽南语、部分赣语等汉语方言、壮族同胞所使用的壮语、瑶族同胞所使用的勉语以及京族同胞所使用的京语等。可能是受到古汉语的影响,越南语中也有[-p],[-t],[-k]这三种入声。

其三,赣语,包括南昌方言、高安方言、上高方言等,以及畲族所使用的畲语等,保留了入声的两种形式[-t],[-k]。其中的塞音[-k]有弱化成喉塞音“-”的趋势。

其四,晋语,包括太原方言、忻州方言、长治方言等;吴语,包括上海方言和苏州方言等;江淮官话,包括南京方言,扬州方言,合肥方言和盐城方言等只有一个弱喉塞韵尾“-”。

其五,日语在音读从中国传入的汉字时,对绝大多数入声进行了开音节化处理并保留至今。所谓开音节化,就是在构成入声的塞音后面添加元音使之成为一个独立音节的过程和方法。例如:日语汉字“国(こく)”、“北(ほく)”、“福(ふく)”等日语发音的第二个音节“く(ku)”都是在古汉语入声韵尾“k”的基础上添加“u”使之独立为音节“ku”的结果。这有点类似于现代汉语音译英语单词时使用的方法。例如:“bus”、“Smith”和“Bush”这三个英语单词的尾音为辅音“s”、“θ”、“”,但译成汉语后都因为被添加了元音而变成了独立的音节,即“士shì”、“斯sī”、“什shí”。

其六,西南官话(包括四川、重庆、贵州、云南等地)中,普通话中韵母以e、i、u、ao结尾,而西南官话中韵母变化为/ε/、ie、uo、uo以保留喉塞韵尾。而o、a结尾的字由于与普通话相同而无法区分了。具体例子如“德”(古音dok,西南官话/tε/,普通话de),“栗”(古音lit,西南官话lie,普通话li),“屋”(古音uk,西南官话wuo,普通话wu),“药”(古音yak,西南官话yuo,普通话yao)。除此之外,而这些地方则为luo、muo;同时另一种变音“-er”用来补充i的其他入声韵尾,如十、尺、日(古音分别为:zip、ciiek、niit,西南官话中已然变为si、ci,zsi,而这些地方却发音为shier,chier,rier)。(/ε/变化也可能是普通话ai的发音,uo也可能是普通话ue的发音,需要满足上面的对应条件才能判断是否为入声)绝大多数入声规律已经如第一句话所总结的。

汉字

中古音

普通话

江淮官话

闽南语

(文 / 白)

吴语

粤语

赣语

客家语

日语吴音

日语汉音

韩语

越南语

p

[x]

hap

hap

hop

hap

ガフ (gapu→gō)

カフ (kapu→kō)

hap

hp

ip

shí

[]

sip

zap

i

sap

sep

siip/sip

ジフ (jipu→jū)

シフ (sipu→shū)

sip

thp

vut

[f]

hut

put

v

fat

fut

fut

ブツ (butu→butsu)

フツ (putu→futsu)

bul

pht

pat

[p]

pat

peh

p

baat

pat

bat

ハチ (pati→hachi)

ハツ (patu→hatsu)

pal

bát

jk

[i]

ek

ji

yik

ik

yik

ヤク (yaku)

エキ (eki)

yeok

dch

kk

[k]

khek / kheh

ka

haak

khak

hak/kak

キャク (kyaku)

カク (kaku)

gaek

khách

※注:“易”仅作“变易”之义时读为入声 [-k],余为去声。

现代方言声调对照

主要方言声调对照表

方言区

地名

平声

上声

去声

入声

声调数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北京

北京

阴平55

阳平35

上声214

去声51

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去声

阳平

4

青岛

平声24

上声213

去声42

上声、去声

去声

3

济南

阴平55

阳平42

上声213

去声21

阴平

去声

阳平

4

西安

阴平21

阳平24

上声53

去声44

阴平

阳平

4

兰州

阴平31

阳平53

上声442

去声13

阳平

4

西南

成都

阴平45

阳平32

上声52

去声213

阳平

4

乐山

阴平55

阳平21

上声52

去声224

入声3

5

江淮

南京

阴平31

阳平13

上声212

去声44

入声5

5

太原

平声11

上声53

去声45

阴入2

阳入54

5

苏州

阴平44

阳平24

上声41

阴去513

阳去331

阴入4

阳入23

7

上海

阴平52

阳去

上声44

阴去334

阳去113

阴入5

阳入23

6

长沙

阴平33

阳平13

上声41

阳去21

阴去55

阳去21

入声24

6

南昌

阴平42

阴去

阳平24

上声213

阳去

阴去55

阳去21

阴入5

阳入21

7

客家

梅州

阴平44

阳平11

上声31

去声52

阴入21

阳入4

6

福州

阴平44

阳平52

上声31

阳去

阴去213

阳去242

阴入23

阳入4

7

厦门

阴平55

阳平24

上声51

阳去

阴去21

阳去33

阴入32

阳入5

7

泉州

阴平33

阳平24

阴上44

阳上22

阴去41

阳去41

阴入5

阳入24

8

潮州

阴平33

阳平55

阴上53

阳上35

阴去11

阳去31

阴入2

阳入5

8

广州

阴平
  55或53

阳平21

阴上35

阳上13

阴去33

阳去22

高阴入5

低阴入(中入)3

阳入2

9

平话

南宁

阴平41

阳平52

阴上33

阳上24

阴去55

阳去22

高阴入5

低阴入(中入)3

高阳入24

低阳入2

10

注:①东干语以甘肃方言为标准音。

②实质上,无论粤语、平话、客家语还是闽南语,其实有调值数往往达不到其标称数,因为有些入声调与其他调是相同的,仅韵尾不同而已。

平水韵入声字表:

入声,一屋[-uk]

屋木竹目服福禄熟谷肉咒鹿腹菊陆轴逐牧伏宿读犊渎牍椟黩毂复粥肃育六缩哭幅斛戮仆畜蓄叔淑菽独卡馥沐速祝麓镞蹙筑穆睦啄覆鹜秃扑鬻辐瀑竺簇暴掬濮郁矗复塾朴蹴煜谡碌毓舳柚蝠辘夙蝮匐觫囿苜茯髑副孰谷

入声,二沃[-uuk]

沃俗玉足曲粟烛属录辱狱绿毒局欲束鹄蜀促触续督赎浴酷瞩躅褥旭欲渌逯告仆

入声,三觉[-eok]

觉角桷较岳乐捉朔数卓汲琢剥趵爆驳邈雹璞朴确浊擢镯濯幄喔药握搦学

入声,四质[-it]

质日笔出室实疾术一乙壹吉秩密率律逸佚失漆栗毕恤蜜橘溢瑟膝匹黜弼七叱卒虱悉谧轶诘戌佶栉昵窒必侄蛭泌秫蟀嫉唧怵帅聿郅桎茁汨尼蒺

入声,五物[-ot]

物佛拂屈郁乞掘讫吃绂弗诎崛勿熨厥迄不屹芴倔尉蔚

入声,六月[-jat]

月骨发阙越谒没伐罚卒竭窟笏钺歇突忽勃蹶筏厥蕨掘阀讷殁粤悖兀碣猝樾羯汨咄渤凸滑孛核饽垡阏堀曰讦

入声,七曷[-at]

曷达末阔活钵脱夺褐割沫拔葛渴拨豁括聒抹秣遏挞萨掇喝跋獭撮剌泼斡捋袜适咄妲

入声,八黠[-aet]

黠札拔猾八察杀刹轧刖戛秸嘎瞎刮刷滑

入声,九屑[-et]

屑节雪绝列烈结穴说血舌洁别裂热决铁灭折拙切悦辙诀泄咽噎杰彻别哲设劣碣掣谲窃缀阅抉挈捩楔蹩亵蔑捏竭契疖涅颉撷撤跌蔑浙澈蛭揭啜辍迭呐侄冽掇批橇

入声,十药[-ak]

药薄恶略作乐落阁鹤爵若约脚雀幕洛壑索郭博错跃若缚酌托削铎灼凿却络鹊度诺橐漠钥著虐掠获泊搏勺酪谑廓绰霍烁莫铄缴谔鄂亳恪箔攫涸疟郝骆膜粕礴拓蠖鳄格昨柝摸貉愕柞寞膊魄烙焯厝噩泽矍各猎昔芍踱迮

入声,十一陌[-eak]

陌石客白泽伯迹宅席策碧籍格役帛戟璧驿麦额柏魄积脉夕液册尺隙逆画百辟赤易革脊获翮屐适剧碛隔益栅窄核掷责惜僻癖辟掖腋释舶拍择摘射斥弈奕迫疫译昔瘠赫炙谪虢腊硕螫藉翟亦鬲骼鲫借啧蜴帼席貊汐摭咋吓剌百莫蝈绎霸霹

入声,十二锡[-ek]

锡壁历枥击绩笛敌滴镝檄激寂翟逖籴析晰溺觅摘狄荻戚涤的吃霹沥惕踢剔砾栎适嫡阋觋淅晰吊霓倜

入声,十三职[-jik]

职国德食蚀色力翼墨极息直得北黑侧饰贼刻则塞式轼域殖植敕饬棘惑默织匿亿忆特勒劾仄稷识逼克蜮唧即拭弋陟测冒抑恻肋亟殛忒嶷熄穑啬匐鲫或愎翌

入声,十四缉[-ip]

缉辑立集邑急入泣湿习给十拾什袭及级涩粒揖汁蛰笠执隰汲吸熠岌歙熠挹

入声,十五合[-op]

合塔答纳榻杂腊蜡匝阖蛤衲沓鸽踏飒拉盍搭溘嗑

入声,十六叶[-ep]

叶帖贴牒接猎妾蝶箧涉捷颊楫摄蹑谍协侠荚睫慑蹀挟喋燮褶靥烨摺辄捻婕聂霎

入声,十七洽[-aep]

洽狭峡法甲业邺匣压鸭乏怯劫胁插押狎掐夹恰眨呷喋札钾

下面是《洪武正韵》入声韵十部注音:

ip

ap

jap

jep

it

ut

jut

et

uet

at

jat

oat

jet

jujet

uk

juk

ak

jak

oak

ik

粤语中的入声字的韵尾称为“唯闭音”,就是一种典型的无声除阻音。如[ap]“鸭”、[pat]“八”、[tk]“德”。在这些词中,韵尾辅音都有成阻和持阻阶段,但最后没有爆发。

在客家语、赣语和闽语中,也存在这一现象,以/p/、/t/、/k/为韵尾的入声字,韵尾辅音为无声除阻音。

下面是入声字的辨别方法:

当以下同一横排条件全符合时,即为入声字(空白表示无限制);但是很多入声字并不符合下列任一排的条件,如“切”、“塔”,这些字还需要强记。

声母

韵母

声调

例外

ㄅ、ㄉ、ㄍ、ㄐ、ㄓ、ㄗ(b,d,g,j,zh,z)

阳平

甭、、哏、咱、咱、糌

ㄉ、ㄊ、ㄌ、ㄗ、ㄘ、ㄙ(d,t,l,z,c,s)

ㄜ(e)

ㄎ、ㄓ、ㄔ、ㄕ、ㄖ(k,zh,ch,sh,r)

ㄨㄛ(uo)

ㄅ、ㄆ、ㄇ、ㄉ、ㄊ、ㄋ、ㄌ(b,p,m,d,t,n,l)

ㄧㄝ(ie)

ㄉ、ㄍ、ㄏ、ㄗ、ㄙ(d,g,h,z,s)

ㄟ(ei)

ㄈ(f)

ㄚ、ㄛ(a,o)

ㄩㄝ(ue)

靴、瘸、嗟(读ㄐㄩㄝjue时)

一字有两读,读音为开口呼韵,语音为齐齿呼、合口呼韵,必为入声字。 如为鼻音韵尾ㄢ、ㄣ、ㄤ、ㄥ(n,ng)时,必入声字。(上表第一行例外均为鼻音韵尾) ㄅ、ㄉ、ㄍ、ㄐ、ㄓ、ㄗ(b,d,g,j,zh,z)等声母的上声字,一般非入声(例外如"角") 入声字的辨识原则:陈新雄教授“万绪千头次第寻~谈读书指导”

因为现代汉语没有入声,把入声字分别转变成了一、二、三、四各个声调去了。大致说来,汉语的第一、二声,相当于平声,第三、四声,相当于仄声。但是,第一、二声当中,仍杂有不少的入声字,作诗的时候,仍旧要归到仄声里去的。所以我们只要把这部份入声字识别出来就可以了。

(一)凡b、d、g、j、zh、z六母的第二声字(阳平),都是古入声字。例如:

b:拔跋白帛薄荸别蹩脖舶伯百勃渤博驳。 (“鼻”例外,是中古去声字。)

d:答达得德笛敌嫡觌翟跌迭叠碟牒独读牍渎毒夺铎掇。

g:格阁蛤胳革隔葛国虢。

j:及级极吉急击棘即脊疾集籍夹夹嚼洁结劫杰竭截局菊掬橘决诀掘角厥橛脚镢觉爵绝。

zh:札扎扎铡宅择翟着折折蜇轴竹妯竺烛筑逐浊镯琢濯啄拙直值殖质执侄职。

z:杂凿则择责贼足卒族昨。

(二)凡d、t、n、l、z、c、s等六母跟韵母e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厕”例外。)例如:

de:得德。

te:特忒慝。

ne:讷。

le:勒肋泐乐埒垃。

ze:则择泽责啧赜笮迮窄舴贼仄昃。

ce:侧测策策册。

se:瑟色塞啬穑涩圾。

(三)凡k、zh、ch、sh、R五母与韵母uo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例如:

kuo:阔括廓扩。

zhuo:桌捉涿着酌浊镯琢啄濯擢卓焯倬踔拙斫浞。

chuo:戳绰啜辍龊。

shuo:说勺芍妁朔搠槊铄硕率蟀。

ruo:若箬。

(四)凡b、p、m、d、t、n、l七母跟韵母ie拼时,无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只有「爹」die字例外。例如:

bie:鳖憋别蹩瘪别。

pie:撇瞥。

mie:灭蔑篾蔑蠛。

die:碟牒喋堞蹀谍鲽跌迭瓞垤耋叠。

tie:帖贴铁餮。

nie:捏陧聂镊臬镍涅蘖孽啮啮。

lie:列冽烈裂洌猎躐捩劣。

(五)凡d、g、h、z、s五母与韵母ei拼合时,不论国语读何声调,都是古入声字。例如:

dei:得。

gei:给。

hei:黑嘿。

zei:贼。

sei:塞。

(六)凡声母f,跟韵母a、o拼合时,都是古入声字。例如:

fa:法发伐砝乏伐阀罚发。

fo:佛

(七)凡读üe韵母的字,都是古入声字。只有「嗟」jue,「瘸」que,「靴」xue三字除外。例如:

yue:曰约哕月刖悦阅钺乐药耀曜跃龠钥钥瀹粤岳岳。

nüe:虐疟谑。

lüe:略掠。

jue:噘撅决抉诀掘桷崛角劂蕨厥橛蹶獗噱谲珏孓脚觉爵嚼爝绝矍攫。

que:缺阙却怯确榷壳悫确阙鹊雀。

xue:薛穴学雪血削。

(八)一字有两读,读音为开尾韵,语音读i或u韵尾的,也是古入声字。例如:

读音为e,语音为ai的:色册策摘宅翟窄择塞。

读音为e,语音为ei的:贼肋勒北克黑得忒。

读音为o,语音为ai的:白百柏伯麦陌脉。

读音为o,语音为ao的:薄剥摸。

读音为uo,语音为ao的:着凿落烙。

读音为uo,语音为ou:肉粥轴舳妯熟。

读音为u,语音为iu:六陆衄。

读音为üe,语音为ao:乐药疟跃钥觉嚼脚角削学雀。

否定法

1.凡是有鼻音韵尾n和ng的字,不是入声字。

2.读zi、ci、si三个音节的字,不是入声字。

3.读uei音节的字,不是入声字。

4.读uai音节的字,不是入声字(少数除外,如“率”字等)。

5.声母为m、n、l、r,而读阴平、阳平或上声的字,不是入声字。(少数例外:捏nie1,辱ru3)

6.韵母为er的也不是入声字。

7.韵母为ai、ei、ao、iao、ou、iou的字,大多数不是入声字。

8.声母为p、t、k、q、c、ch的阳平(二声)字,不是入声字。(少数例外:咳ke2,壳ke2,察cha2,仆pu2,璞pu2)

根据上面的分析,大部分的入声字,都可从国语的读音来加以辨识,能如此,则对于诗的格律,自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困难了。

综上所述,根据普通话拼音判断中古入声字的规律列成下表。

【注意,条件分为3个层次。大前提:确认某些音节全是或全不是入声字(除个别)。中前提:声调规律。小前提:某些韵母和某些声母拼合的规律。判断是否入声字优先看大前提,其次看中前提,最后看小前提。】

大前提:

音节是zi,ci,si的字、韵母是ui,er,前鼻音,后鼻音的字不是入声字。

韵母iu的字只有'六'是入声字。韵母üe的字只有'靴''瘸'不是入声字。

中前提:声调规律。

e uo

ie ei i

a

零声母

e平声(除'额')不是入声字,e上声去声(除'饿')是入声字。

b

阳平是入声字(除'鼻')

ie拼是入声字

p

阳平不是入声(除'仆','璞')

ie拼是入声字

m

阴平阳平上声不是入声字

ie拼是入声字

f

a拼是入声字

d

阳平是入声字

e拼是入声字

ie拼是入声字(除'爹')

t

阳平不是入声

e拼是入声字

ie拼是入声字

n

阴平阳平上声不是入声字(除'捏')

e拼是入声字(讷呐)

ie拼是入声字

l

阴平阳平上声不是入声字(除'垃')

e拼是入声字

ie拼是入声字

a拼是入声字

g

阳平是入声字

ei拼是入声字

k

阳平不是入声(除'咳','壳')

uo拼是入声字

ei拼是入声字(克)

h

ei拼是入声字

j

阳平是入声字

q

阳平不是入声

x

xi阳平是入声字

zh

阳平是入声字

uo拼是入声字

ch

阳平不是入声(除'察')

uo拼是入声字

sh

uo拼是入声字

r

阴平阳平上声不是入声字(除'辱')

uo拼是入声字

z

阳平是入声字

e拼是入声字

ei拼是入声字

a拼是入声字

c

阳平不是入声

e拼是入声字(除'厕')

a拼是入声字

s

e拼是入声字

ei拼是入声字

a拼是入声字(除'洒')

汉语文化圈其他语言

汉字大概于隋、唐时代传入日本,当时的汉语具有入声,因而日语音读多数保留了古汉语的入声。由于日语没有以辅音结尾的读音,因此汉语入声进入日语后其塞音音尾已独立成另一个音节,变为了以-kuor-ki,-pu, and-ti(-chi) or-tu(-tsu)结尾[通常为か行、た行、わ行([p] → [] → [w] → )的音节]。造成入声汉字的音读常拥有两个音节。

但如果在音读的情况下,入声字后面紧邻另一以清辅音开头的音节,入声韵尾则不会独立成一个音节。而是变为促音。如日本(nippon)。

日语入声字示例:六loku、七siti、毒/独doku、立litu、力liki。

朝鲜半岛自古推崇汉文化。今天的韩语中,有超过70%的汉字词汇。

韩语的汉字音较完整地保留了中古汉语的入声韵尾(即保存了-k和-p的入声),例如:独立( /tok lip/),学校( /hak kjo/),五十( /o sip/) 。但是,塞音/-t/韵尾系统性的变化为流音/-l/。例如:一(/il/)、八(/pal/)。

韩语入声字示例:一/日(/il/)、六(/juk/)、七(/til/)、八(/pal/)、十( /ip/)、百(/pk/)、毒( /tok/)、法(/pp/)、发(/pal/)、国(/kuk/)

由于越南语在古代引入了大量的汉语词汇,所以汉字的古汉语发音在越南语中保留得很好。越南语汉字音韵尾仅仅在拉丁字母拼写上出现了4个变异,实际上相较于中古汉语几乎没有变化。古汉语入声韵尾收p、t、k的汉字在越南语中依然收p、t、k。

越南语入声字示例:法páp、发pát、朴pák、国quók

现代越南语共6声调,即平声、玄声、问声、跌声、锐声、重声。其中以塞音-p, -t, -c, -ch结尾的字相当于汉语入声,即为锐声或者重声。


相关文章推荐:
四声 | 平仄 | 塞音 | 韵尾 | 短促 | 除阻 | 成阻 | 持阻 | 平声 | 上声 | 去声 | 粤语 | 闽南语 | 海南话 | 客家语 | 赣语 | 赣语 | 吴语 | 江淮官话 | 徽语 | 晋语 | 闽东语 | 西南官话 | 韵尾 | 闽中语 | 湘语 | 闽北语 | 江淮官话 | 西南官话 | 调值 | 日语 | 音节 | 韩语 | 越南语 | 汉语 | 官话 | 江淮官话 | 普通话 | 入声字 | 仄声 | 平声 | 唐诗宋词 | 平仄 | 归并 | 喉塞音 | 燕云十六州 | 元朝 | 南方 | 江淮官话 | 晋语 | 吴语 | 闽语 | 粤语 | 客家语 | 赣语 | 湘语 | 徽语 | 晋语 | 江淮官话 | 岳飞 | 满江红 | 柳宗元 | 江雪 | 苏轼 | 念奴娇赤壁怀古 | 中古汉语 | 喉塞音 | 柳永 | 雨霖铃 | 粤语 | 壮语 | 越南语 | 客家语 | 闽南语 | 赣语 | 音节 | 辅音 | 子音 | 广州话 | 韵尾 | 客家话 | 韵尾 | 赣语 | 南昌话 | 读书音 | 文读音 | 福州话 | 苏州话 | 吴语 | 吴语 | 江淮官话 | 晋语 | 闽东语 | 西南官话 | 现代标准汉语 | 官话 | 母语 | 北京官话 | 中古汉语 | 上声 | 塞音 | 入声 | 阴平 | 阳平 | 去声 | 四声 | 吴语 | 粤语 | 赣语 | 闽语 | 客家语 | 徽语 | 湘语 | 晋语 | 江淮官话 | 西南官话 | 韩语 | 韵尾 | 粤语 | 赣语 | 南昌话 | 喉塞音 | 晋语 | 江淮官话 | 吴语 | 声调 | 入声字 | 调值 | 长沙话 | 语音学 | | 音节 | 成阻 | 北方游牧民族 | 洪武正韵 | 中原 | 雅音 | 粤语 | 客家语 | 闽南语 | 赣语 | 汉语方言 | 勉语 | 京语 | 越南语 | 南昌方言 | 高安 | 上高 | 畲语 | 忻州 | 长治 | 韵尾 | 日语 | 音读 | 开音节 | 日语汉字 | 音节 | 西南官话 | 中古音 | 江淮官话 | 闽南语 | 吴语 | 粤语 | 赣语 | 客家语 | 日语 | 日语 | 韩语 | 越南语 | 乐山 | 江淮 | 潮州 | 平话 | 粤语 | 平话 | 客家语 | 闽南语 | 调值 | 韵尾 | 特勒 | 粤语 | 韵尾 | 成阻 | 持阻 | 客家语 | 赣语 | 闽语 | 声母 | 韵母 | 声调 | 阳平 | 读音 | 开口呼 | 齐齿呼 | 合口呼 | 平声 | 格律 | 日语 | 日语 | 塞音 | 日语 | 韩语 | 中古汉语 | 塞音 | 流音 | 韩语 | 越南语 | 中古汉语 | 越南语 | 越南语 | 越南语 | 中古汉语 | 阴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