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入声字

古代汉语有平上去入四个声调,到了元代时,平声分化为阴平和阳平,就是现在的一声和二声,上声有一部分字归并到去声里,剩下的是现在的三声,去声和由上声归并的一些字是现在的四声,古代的入声在元代时分化到了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当中。所以现代汉语北方方言没有入声。现在“普通话”即标准现代汉语中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所以普通话没有入声这个声调。古入声字,有的方言今仍读入声如福建、广东、上海、江苏、南京、太原、张家口等;有的方言这类古入声字,今不读入声,分别归到其他声调里去了。古入声字,郑州今大部分归阴平,少部分归阳平,重庆今归阳平,普通话分别归入今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为便于查检,本表入声字按普通话的阴平、阳平、上声、去声的次序排列。同声调的字按声母的次序排列。有些字加小注,如发~生,“~”符号,表示省略。

古代汉语中的发音声调,现代汉语北方官话已经基本消失。汉语其他六大方言中均有保留。官话中西南官话的一部分、江淮官话也保留了入声字。

但是北方的晋语(山西大部分和陕北内蒙一部分)还有保留比较特别。

江淮官话、吴语、粤语、湘(新派湘语)、闽、客家、赣六大方言均保留入声。其中粤、闽、客三方言中保留了[-t][-k][-p]三个辅音韵尾。

虽然我们提倡用新韵,但是我觉得还是对古代的入声字应该有所了解的。因为,第一,了解了哪些是入声字,就不会在读古人诗词时,对自己觉得不合平仄的字感到困惑。另外现在也有不少人依然用平水韵等古韵赋诗填词,了解了入声字,更有助于我们知道他们的词是不是合律。所以我在闲暇时间,整理了今读平声的古入声字,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一、现在读为阴平的古入声字:

八 擦 插 锸 答 搭 嗒 褡 耷 大 发(发达) 刮 栝 夹 浃 邋 掐 撒 杀 煞(煞尾)铩 挖 瞎 鸭 压 押 匝 咂 扎 剥 拨 钵 鲅() 戌 戳 撮 掇 咄 裰 踔 郭 蝈 摸 泼 朴 说 缩 脱 托 桌 捉 拙 涿 卓 作(作揖) 鸽 割 胳 疙 纥(纥) 咯 喝 嗑 客 瞌 颏 (磕) 着 蛰(蜇) 鳖 憋 跌 接 揭 撅 捏 撇 瞥 切(切磋) 缺 阙(阙如) 贴 帖 歇 蝎 楔 削(削弱) 薛 噎 约 曰 哕 吃 失 湿 虱 只(只言片语)汁 织 逼 滴 积 迹 激 绩 击 屐 咭 唧 劈 霹 七 柒 戚 漆 嘁 缉 剔 踢 息 昔 惜 夕 吸 悉 膝 析 淅 蜥 晰 蟋 螅 腊 壹 揖 忽 惚 唿 哭 窟 扑 仆(前仆后继) 噗 淑 菽 叔 秃 突 屋 锔 掬 鞠 鞫 曲(曲直)屈 蛐 诎 摘

二、现在读为阳平的古入声字:

拔 跋 茇 魃 察 达 答 怛 瘩 鞑 笪 乏 伐 罚 筏 阀 垡 轧(轧帐) 滑 猾 划(划船) 夹 浃 铗 荚 颊 戛 蛱 恝 侠 狭 匣 辖 狎 硖 柙 黠 呷 挟 杂 砸 闸 札扎 扎 炸 轧(轧钢) 铡 喋(唼喋) 哳 伯 薄 白 百 柏 箔 驳 帛 舶 膊 雹 勃 钹 搏 踣 礴 怫卜 鹁 渤 孛 荸 铂 夺 铎 佛 国 掴 帼 虢[氵虢] 活 膜 橐 酌 浊 斫 濯 茁 着(着意) 灼 啄 琢 缴(zhuo) 镯 擢 诼 浞 昨 作(作践)笮(笮桥) 得 德 额 格 阁 革 葛 隔 蛤 骼 膈 嗝 鬲(胶鬲) 合 涸 盒 劾 核 翮 阖 貉 纥(回纥) 曷 盍 咳 壳 舌 折(折耗) 责 则 泽 贼 择 赜 帻 舴 咋 啧 哲 折(折中) 摺 谪 宅 蛰 磔 辄 辙 翟 蜇 别 蹩 蝶 叠 迭 牒 堞 谍 碟 喋 蹀 耋 鲽 瓞 垤 结 洁 杰 节 截 竭 劫 捷 睫 碣 诘 孑 疖 撷 桀 讦 桔 拮 颉(仓颉) 角 脚 觉 决 绝 爵 诀 谲 厥 蕨 崛 抉 嚼 掘 橛 噱 獗 珏 孓 觖 攫 桷 劂 爝 倔(倔强) 矍 协 胁(胁迫) 缬 颉(颉颃) 撷 勰 学穴 噱 石 食 实 识 蚀 拾 十 什 直 值 植 殖 执 职 侄 跖 掷(掷色子) 絷 埴 摭 踯鼻 荸 敌 笛 涤 的 荻 迪 狄 籴 觌 翟 镝 嫡 极 级 疾 集 吉 即 及 急 籍 瘠 楫 辑 脊 唧 笈 岌 汲 棘 亟 革 藉 嫉 芨 墼 蒺 戢 殛 席 习 袭 媳 锡 熄 檄 隰 裼 读 毒 独 牍 犊 渎 椟 黩 髑 顿(冒顿) 纛 福 服 伏 拂 幅 辐 袱 幞 佛(佛戾) 绋 祓 绂 匐 蝠 黻 怫 艴 茯 讣 氟 骨(骨头) 鹄 鹘 斛 觳 仆 璞 醭 濮 蹼 熟 赎 孰 塾 秫 俗 竹 逐 烛 躅 筑(zhu贵阳别称) 舳 竺 术(白术) 瘃 足 族 卒 镞 局 橘 菊 局 轴 碡 妯

古汉语入声字今读平声的常用字(按字母排列)

A 啊

B 八、捌、剥、逼、憋、鳖、瘪(瘪三)、拨、钵、拔,跋、白、薄、雹、鼻、勃、渤、博、搏、膊、帛、泊、驳、伯、箔、舶

C 擦、插、拆、吃、出、戳、撮、察

D 答、搭、滴、跌、督、咄、达、得、德、狄、荻、迪、的(的确)、涤、敌、 嫡、笛、籴、迭、谍、堞、牒、碟,蝶、叠、毒、独、读、渎、犊、黩、夺、度、踱、铎

E 额、

F 发、乏、伐、筏、罚、阀、佛、弗、怫、拂、伏、茯,服、幅、福、辐、蝠

G 疙、胳、鸽、搁、割、骨、刮、鸹、郭、聒、蝈、轧、 阁、格、蛤、革、隔、嗝、膈、葛、国、掴、帼

H 喝、黑、嘿、忽、惚、、唿、豁、合、盒、颌、核.涸、阂、、阖、貉、囫、斛、滑、、活

J 击、迹、唧、积、屐、绩、缉、激、夹、结、接.揭、掬、鞠、撅、及、汲、级、极、吉、亟、急、疾、嫉、棘、集、瘠、藉、籍、颊、嚼、孑、节,杰、劫、洁、诘、捷、竭、截、睫、局、菊、决,诀、抉、觉、珏、绝、倔、掘、崛、厥、獗、镢、爵、嚼、

K 磕、瞌、哭、窟、壳、咳、

L 勒、捋

M 抹、摸、没、膜、

N 捏

P 拍、劈、霹、撇、瞥、朴、泼、泊、扑、仆、枇、璞

Q 七、戚、漆、掐、切、曲、蛐、屈、缺、阙

S 撒(撒手)、塞(瓶塞儿)、杀、刹(刹车)、失、虱,湿、叔、淑、刷、说、 缩、朔、勺、芍、杓、舌、十、什、石、识、实、食、拾、蚀、孰、塾、熟、赎、俗

T 塌、剔、踢、帖(服帖)、贴、凸、秃、突、托、脱

W 挖、屋

X 夕、汐、矽、吸、昔、惜、析、淅、晰、息、熄、悉,蟋、锡、膝、蜥、瞎、歇、蝎、楔、 削、习、席、袭、媳、檄、匣、侠、峡、狭、硖、辖、胁、协、挟,穴、学、

Y 压、押、鸭、噎、壹、揖、约、曰

Z 匝、咂、扎、摘、汁、只(一只)、织、粥、拙、卓、桌、涿、捉、作(作坊)杂、砸、凿、责、则、泽、择、贼、扎(挣扎)、轧、闸、铡、宅、翟、着、折、哲、 蜇、蛰、辄、辙、执、 直、值、殖、侄、职、妯、轴、竹、竺、烛、逐、灼、酌、茁 、镯、啄、琢、卒、族、足、昨

工具书查找

一些工具书,往往注明某字在中古所属的韵部。这就为我们提供了查阅的便利。例如旧版《辞海》就是这么做的,可以利用。前文所说的《诗韵》、《佩文韵府》以及今人所编的《诗韵新编》等书,是按平水韵来分部的,使用起来,自然比较方便。但是,多数工具书(如《辞源》、《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等书)都使用《广韵》的206韵,这就需要我们必须记熟《广韵》中的34个入声韵的韵目。如果能够熟悉它们在平水韵中的归并情况,当然就更好了。

《广韵》中的34个入声韵的韵目如下:

屋、沃、烛、觉、质、术、栉、物、迄、月、曷、末、黠、(辖之繁体字)、屑、薛、药、铎、陌、麦、昔、锡、职、德、缉、合、盍、叶、帖、洽、狎、业、乏。

例如“学”字,查看《辞源》,注为“觉”韵,则知“学”当入声字。

语音演变规律

根据北京话辨别古入声字或现代方言的入声字,可以从两方面看。积极方面,哪些是入声。消极方面,哪些不是入声。

一、积极方面,哪些字是入声

(1)b、d、g、j、zh、z六个声母阳平字是入声。例如:

b 拔跋白帛雹薄荸别蹩脖柏舶伯泊百勃渤博驳醭

d 答沓达笪得德笛敌嫡觌翟跌叠碟蝶牒独读牍渎毒夺铎掇

g 各格阁蛤骼革隔膈葛骨国虢

j 及极极吉急击棘即脊疾集籍夹荚嚼洁劫杰竭节捷截局

菊掬鞠橘决诀掘角厥橛蹶脚觉爵绝

zh 扎札铡闸(字本作)炸(字本作)宅择翟着折辙

摺哲蜇轴妯竹竺烛筑逐酌浊镯(字本作)琢啄濯拙直

值殖质执侄职指趾

z 杂凿则择泽责贼足卒族昨

(2)fa、fo不论阴阳上去都是古入声。例如:

fa 法发伐阀乏罚

fo 佛

(3)d、t、n、l、z、c、s七声母拼e[?]韵母,不论阴阳上去(实际上只有阳平、去声)都是入声。例如:

de 得德

te 忒特

ne 诺

le 落洛骆络肋勒

ze 泽

ce 侧厕测恻策册

se 塞啬色涩

(4)zh、ch、sh、r 四声母拼uo韵母,不论阴阳上去(实际上没有上声)都是古入声。例如:

zhuo 卓桌捉拙酌浊镯()琢啄濯

chuo 戳绰龊绰辍

shuo 说朔硕

ruo 若弱

(5)b、p、m ,d、t、n、l 七声母拼ie韵,除了“爹”(diē)字是古平声外,不论阴阳上去都是古入声。例如:

bie 别憋鳖瘪

pie 瞥撇

mie 灭蔑篾乜

die 叠碟牒蝶谍蹀迭瓞

tie 铁贴帖餮

nie 捏聂镊孽臬

lie 列烈裂猎劣

(6)üe 韵除了“嗟”(juē)“瘸”(qué)“靴”(xuē)之外,都是古入声。例如:

nüe 虐疟

lüe 略掠

jue 决绝爵倔脚镢蹶孓(孑孓)

que 缺阙确却

xue 薛雪学血穴

yue 曰约哕悦阅月越粤岳乐药

(7)g、k、h、z、s五声母拼ei韵母(c不拼ei),不论阴阳上去(实际上没有去声)都是古入声。例如:

给(gèi)??克(kèi)??黑(hēi)??贼(zéi)??塞(sēi)

(8)有些字文言白话读音不同,文言读开尾韵,白话读“i”尾韵或“u”尾韵,这些字是入声。例如:

文言“e[?]”,白话“ei”: 黑勒贼

文言“e[?]”,白话“ai”: 色册摘窄择

文言“o”,白话“ei”: 白帛柏伯麦陌脉

文言“o”,白话“ei”: 北

文言“uo”,白话“ao”: 凿落

文言“u”,白话“iou”: 六

文言“u”,白话“ou”: 轴妯熟肉

文言“u”,白话“iao”: 脚角虐药

二、消极方面,哪些字不是入声

(1)带鼻音韵尾n、ng的音节,都不是入声。

(2)zi、ci、si音节都不是入声。

(3)er韵(零声母字)不是入声。

(4)uei韵不是入声。

谐音偏旁记忆

这是利用谐音偏旁来类推的办法。例如已经知道了“白”是入声字(陌部),则可推及伯、泊、柏、舶、拍、迫、珀、帛、魄等字也是入声字(陌部)。而“百”

从白声、“陌”又从百声、“箔”从泊声,因此它们也是同部的入声字。又如,已知“及”为入声字,则可类推“级、、汲、岌、芨、吸”等字也是古入声字。已知“析”为入声字,则“淅、晰、皙”也为入声。利用谐声偏旁记忆中古入声字,并不是绝对可靠的,因为声符相同的字,在中古并不一定属于同一韵部。例如:“读、犊、牍、椟、黩”等字均为入声屋部,但它们的声符“卖”却在去声卦部,而“续、赎”等字有在入声沃部。所以,利用偏旁类推时要格外注意一些例外的情况。复如,“辟”以及从“辟”得声的字“壁、薛、璧、劈、僻、霹、擗、癖、檗、擘”等字都是入声字,但是“避”字却不是入声字。再如“亿(亿)、忆(忆)、臆、噫、薏、癔”等字是入声字,而“意”字却不是入声字;“昨、作、炸、蚱”等字是入声字,但是“乍”不是入声字;“窄”是入声字,而“榨”不是入声字。这些例外情况都是我们认真注意的。

学习有入声的方言

利用上三种方法虽可解决部份问题,但与读与写的分离脱节,只能形似神不似而已。而学习与古汉语比较接近的方言,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比如粤语(本人是粤方言地区的人,其它的方言不太了解,所以以粤语为例),比普通话来说,多出阴入,阳入,中入三种入声。能够很好地表达出诗词中的原来意境。《满江红》,是著名抗金民族英雄岳飞所写的,里面全部以入声结尾,因为普通话没有入声的原因,不能展现出原有的气势,悲有余壮不足。诸多字也不押韵,没有平仄规律;而粤语读起来则平仄有序,气势磅礴,两者效果非同日而语。

百闻不如一见,这里有两种语言唱的《满江红》,大家可以比较一下。

另外,客家话中也很多语音与古汉语发音相同。


相关文章推荐:
平上去入 | 声调 | 平声 | 阴平 | 阳平 | 上声 | 去声 | 入声 | 北方方言 | 北方话 | 基础方言 | 声调 | 西南官话 | 江淮官话 | 入声 | 晋语 | 江淮官话 | 湘语 | 入声 | 辅音 | 韵尾 | 平仄 | 平水韵 | 平声 | 阴平 | 煞尾 | | 阳平 | 入声 | 轧帐 | 唼喋 | 胶鬲 | 佛戾 | 入声 | 平声 | 瘪三 | 平水韵 | 入声 | 韵目 | 北京话 | 入声 | 声母 | 阳平 | 入声 | 声母 | 阳平 | 去声 | 韵母 | 上声 | 入声 | 声母 | 平声 | 入声 | 岳乐 | 声母 | 韵母 | 去声 | 白话 | 入声 | 凿落 | 入声 | 韵尾 | 零声母 | 入声 | 声符 | 去声 | 入声 | 入声 | 民族英雄 | 岳飞 | 平仄 | 同日而语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