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神户制钢所

日本神户制钢所(简称KOBELCO)是世界500强之一,是日本第三大钢铁联合企业。该公司创建于1905年,以钢铁制造业、锻造业起家,其前身为1905年9月建立的当时日本国内最大的贸易厂家的神户钢铁厂。1960年公司开启了全球化发展的新纪元,迄今以成为涵盖钢铁、机械、工程、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公司在电子和信息系统方面都具有高科技业务。以钢铁业为核心的综合性跨国公司,在日本本土及世界各地控股多家子公司,并设立了多家海外办事机构,公司在日本,美国,亚洲和欧洲都有很多稳定的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司。

事件主词条:神户制钢所造假门

神户制钢的业务领域主要包括:钢铁材料、焊接材料、铝及铜、钛制品、基本建设工程作业、机械工业、建筑器械、电子信息业、房地产开发,以及一般贸易及服务等。

神户制钢拥有先进的工程机械制造技术、先进的管理经验以及雄厚的资金实力。100年全球开发的先进经验、100年工程机械研发技术的积淀,累积了日本“神钢”独特的竞争优势和品牌优势。

日本神户制钢所是日本著名的财阀集团,影响力遍及日本各界。曾诞生过诸如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等著名人士。工业用机器人更是神户制钢集团的一个新星,从2010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开设了神钢焊接器材有限公司。

神户制钢所2005年将迎来创业100周年,最近公布了21世纪初战略口号与经营目标。目前该公司在日本的销售额位次是28位,1996年是26位,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在前 30位,在五大钢铁公司中居第3位。神户钢铁公司面向21世纪发展的四个口号是:1)技术立社;2)顾客第一;3)为环境作贡献;4)为地区作贡献。

21世纪具体经营目标是,钢铁部门单独销售额达1.5万亿日元,经常利润率保持在5%,达800亿日元。作为集团(83个公司)的销售额达3万亿日元。神户钢铁公司为自己提出了一个积极而向上的目标,与1996年的情况相比,钢铁部门单独的经常利润增加1倍以上,就集团而言增加4.5倍。

遍地开花的小钢铁厂技术水平低,能耗大,污染重,是令中国感到头痛的问题,日本的神户制钢为解决小钢铁厂技术问题提供了一服“良药”。

森胁亚人当了两年零八个月的神户制钢子公司的总经理后,2002年在他58岁的时候,又回总公司当了副社长,开始主管公司的国际、环境、工程等业务。神户制钢是日本第四大钢厂,其钢铁生产量比武汉钢铁厂略少一些,在世界钢铁企业中排名第29位。神户制钢不仅有钢铁,还有机械、工程、铝业等事业部门,是一家综合企业。在子公司当老总使森胁有了不少去国外考察的机会。他看到美国的高炉钢铁厂纷纷衰败,电炉炼铁厂的却意外兴起,森胁更看到了中国小高炉的顽强生命力。

既不要像美国那样完全靠电力来炼钢,又不能像中国小钢铁厂那样污染空气,钢铁厂迫切需要一种新的技术。森胁在回总公司当上副总后,他想的就是把神户制钢开发的直接还原炼铁法向全世界推广开来。

抓住美国人的“小辫子”

1980年代,美国的高炉炼铁厂危机四伏,经营陷入极度困难的状态。日本钢铁厂开始到美国投资。国内外的钢铁界、经济学界人士对美国钢铁业的衰退做了不少分析。技术革新停滞论、垄断导致发展停滞等种种说法,沸沸扬扬,争论不休。

然而还是在美国,名不见经传的电炉炼钢厂家,却从1990年代开始崭露头角。那里的年产量不过几十万吨到数百万吨,但却经营得很好,账面上有赢余。用废铁炼钢,把精力放在钢板等的加工上,成了万人瞩目的焦点。短流程模式(用电炉熔解废铁进行炼钢的生产方式)成了新建钢厂的唯一方式。日本自不必多说,就是在中国,1990年代名声渐起的江苏省沙洲钢铁厂,就是一个短流程的钢铁厂。按美国的模式建短流程钢铁厂,能收到好的效益,似乎无可非议。

但是神户制钢的研究开发工作没有赶时髦。副总经理森胁对《经济》说∶“美国有丰富的废钢铁,它本身就是个出口废钢铁的大国,把废钢铁投到电炉中重新冶炼,对美国人来说不是件难事。可是在工业化刚刚开始的国家,哪里去找废钢铁?短流程不一定适用。”森胁说得很有道理,中国的沙钢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他们是用短中续长的方法解决原料问题,沙钢就有炼铁用的高炉。

“况且耗电太大也是个难题。”森胁接着说。美国可以不用太大的精力去思考电力问题,而能源匮乏的国家、地方,引进电炉炼钢法,除了原料不足外,最头疼的恐怕就是电力问题了。“我们开发直接还原炼铁法的理念是,不经过烧结就把精矿直接投入到炉中去。在能源的使用上,我们不用高炉法上使用的焦炭,而要用普通煤。没有烧结、炼焦工序,这样就能相当大地降低炼铁成本。在炼铁过程中,我们用余热发电,并把这部分电供给熔解用的电炉,这样一来对外部供电量的需求少了,同时也大大地降低了炼钢的成本。”

森胁在谈到他们研发出的技术特点时说∶“世界上的钢铁技术很多,但既能为大钢铁厂用,又能适应小型钢铁厂的技术不太多。我们开发的技术,不仅节能、环保,而且能让大小钢铁厂都能用上。”。

钢铁老大也青睐的技术

第一个在商业上使用了神户制钢开发的直接还原炼铁法的企业,不是神户制钢自己,而是国际钢铁老大新日铁。

森胁的部下,炼铁产业设备部科长石野裕通拿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上的装置对《经济》记者说∶“这是使用了FASTMET(直接还原炼铁)法的新日铁广田(Hirohata)工厂。这个环形炉直径21.5米,炉床幅宽3.75米。2000年3月开始生产,一年的还原铁产量为14万吨,使用的原料为废钢。广田厂的设备有效工作时间在生产开始后很快就达到90%以上,目前也在正常生产。”和新日铁的其他工厂不一样,广田没有炼铁的高炉,靠新日铁的其他工厂把铁运来以后,在这里用转炉炼成钢(年产量120万吨),然后再加工成钢板等。使用了FASTMET法以后,使广田多少有了一些炼铁能力。FASTMET法能为大企业解决燃眉之急,为以后在钢铁大企业中的使用打下一个良好的开端。

用FASTMET法炼铁,这一技术的开发始于1995年。神户制钢从这一年开始在实验室进行了FASTMET法还原铁的最初融化试验。1996年在神户制钢的高砂工厂商业运转的电炉上进行了还原铁融化作业。1998 年通过在神户制钢集团企业MIDREX所设置的演示设备,使这项技术达到成熟。

石野说,“其实用我们的技术更适合建造50万~200万吨的炼铁厂。FASTMET法可以使用普通煤炭,使用没有烧结的粉矿炼铁,占地面积少,建造成本低。”年产量能达到100万吨以上,在中国算是一家不小的钢铁厂了。

中国小型钢铁厂的“良药”

神户制钢想让FASTMET法在中国普及开来,他们看到中国有众多的中小型钢铁厂。

中国的小钢铁厂技术水平低,能耗大,污染重,但它投资少,靠近市场。与其政策性地取缔小钢铁厂,不如让中小型钢铁厂使用新的低成本技术,解决质量、能耗、污染问题。一个钢铁厂它生产几千吨、还是几万吨钢铁,应该由它自己决定。政策主要应该关注在产品质量、污染问题的解决上。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已经就FASTMET法和神户制钢进行了几次技术交流。该协会科技环保部:“FASTMET法可以充分利用国内低品位铁矿石资源,适应中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它减少了烧结、焦化工序,甚至可以部分取代高炉,这对钢铁生产中的节能环保是个很好的促进。目前我们正密切关注着这项技术的发展和其成熟性。”

对于在中国推广FASTMET法,副总经理森胁显得很有信心。他说∶“这两年我亲眼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变化。我们已经开始在中国市场上投石问路。”今年10月神户制钢在中国唐山建的合资工厂唐山神钢熔接材料有限公司将正式开始生产。”神户制钢公关科告诉《经济》说,唐山神钢熔接公司是由神户制钢、神钢商事、松下产业机器三家日方公司与唐山开元电器有限公司合资兴建的一家企业,主要生产钢梁及汽车用半自动熔接材料。开始时产能为500吨,两年内在增加了设备以后,将发展到1.8万吨规模。这是日本企业在中国设立的第一家实线(solid wire)工厂。合资企业使用的设备大部分是在中国市场上购买的。

中国有不少小高炉,对年产30万吨~50万吨的钢铁设备需求很大。中国废钢铁很少,电力资源也还欠丰富,所以我们在中国推广FASTMET法,一定能为中国人瞩目,也一定能在中国取得成功。

事件主词条:神户制钢所造假门

2017年10月8日,神户制钢所承认篡改部分产品的技术数据,以次充好交付客户。问题产品波及丰田汽车、三菱重工等约200家日本企业,日本新干线部分车辆也有使用。分析人士指出,神户制钢所丑闻可能给长年来号称以质取胜的日本制造业信誉一次带来巨大打击。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