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史宪诚

史宪诚(?-829年),建康军(今甘肃高台东南)人,奚族,中唐军阀。长庆二年(822年),任魏博镇中军兵马使,鼓动军士骚动逼死节度使田布,自称留后。朝廷无奈,授之节度使。大和三年(829年),魏博军乱,士兵夜闯军府,将其斩杀,另推都知兵马使何进滔为留后。

史宪诚(?-829),奚族人,也有考证说是粟特人。父亲史周洛,早年为魏博军的牙校,效力于节度使田季安麾下,后因功升至兵马大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柱国、北海郡王。

史宪诚少年时有勇名,随父在军中效力,因功升为监察御史。唐宪宗元和年间,魏博节度使田弘正讨伐叛乱的平卢节度使李师道,命史宪诚为先锋率军四千人渡河,攻下城栅,田弘正再以大军齐进,压迫郓州城下,最后平定了李师道之乱,史宪诚因功升为御史中丞。

长庆二年(822年),成德节度使王承宗死后,田弘正移领镇州,数月后为牙将王廷凑所杀,朝廷任命田弘正之子田布为魏博节度使,领兵讨伐,但手下官兵不听节制,军心动摇,史宪诚当时为中军都知兵马使,因时局动乱,暗中有心恢复河朔割据旧事,于是煽动诸军随其回镇,田布自杀,朝廷只好任命史宪诚为魏博节度使,派司门郎中韦文恪前往宣布,史宪诚开始态度非常傲慢,后来改过,对韦文恪说:“宪诚蕃人,犹狗也,唯能识主。虽被棒打,终不忍离。”朝廷予以优容,加封为左仆射,唐敬宗时又进位为司空。

大和二年(828年),沧景节度使李全略死,其子李同捷窃据军城,上表讲求为留后,朝廷举兵讨伐,史宪诚与李同捷早有勾结,暗中助其粮饷,而且派人到长安阻挠朝廷讨伐,宰相韦处厚切责之,史宪诚才不敢再说,义成节度使李听很快讨平了李同捷。史宪诚闻讯大惧,遣其子史孝章入朝,表示听从朝命,唐廷遂以李听为魏博节度使,调史宪诚为河中节度使,进位侍中。

史宪诚为人一向首鼠两端,因此军心不附,当时李听的军队尚在贝州,史宪诚急于离任,准备将府库中的钱粮全部带走,军心大怒,是年六月二十六日夜,军乱,牙内都知兵马使何进滔趁机聚众杀史宪诚,自称留后,出兵袭击毫不知情的李听,大破之,朝廷无法,只好以何进滔为魏博节度使,追赠史宪诚为太尉。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列传第一百三十五镇魏博》

史宪诚,其先奚也,内徙灵武,为建康人。三世署魏博将,祖及父爵皆为王。宪诚始以敢从父军,田弘正讨李师道,将先锋兵四千济河,拔城栅,师踵进,乘胜逐北,傅郓堞。师道传首,以功兼御史中丞。

长庆二年,田布之自杀也,军乱且嚣。时宪诚为中军兵马使,颇言河朔旧事以摇其众,众乃逼还府,擅总军务。穆宗以朱克融、王廷氵奏方盗幽、镇,未有以制,即以节度使授之。宪诚外诧王命,而阴结幽、镇,依以自固。时李方乱,私与交通,数助请旄节,城马头,具舟黎阳,示将济师者。会天子遣司门郎中韦文恪宣慰,宪诚见使者礼倨,言辞悖慢。俄闻斩,更恭谨谓文恪曰:“我本奚,如狗也,唯知识主,虽日加棰不忍离。”其谲狯类此。进检校司空。

与李全略为婚家,大和中,其子同捷反,潜以粮饷资之。文宗申约,使者相望,因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宪诚使大将至京师侦事,作谩言自大,宰相韦处厚折其诈,遣去。宪诚惧,出兵从王师讨之,复遣大将丌志沼率师二万攻德州。时王廷氵奏援同捷,阴诱志沼以利。志沼反,屯永济,兵锐甚,诸镇共御之。宪诚告急,天子诏义武李听进讨。于是志沼与廷氵奏合兵劫贝州,为听所败,奔廷氵奏。沧景平,宪诚不自安,请纳地,进检校司徒兼侍中,徙河中,封千乘郡公,以李听代。

初,宪诚将以族行,惧魏军之留,问策于弟宪忠,宪忠教分相、卫,请置帅,因以弱魏。复请诏听引军声图志沼而假道清河,帝从之。宪诚因欲倚听公去魏,及听次清河,魏人惊,宪忠曰:“彼假道取贼,吾军无负朝廷,何惧为?”乃稍安。然魏素聚兵清河,听至,悉出其甲,将入魏,魏军闻之惧,明日尽甲而出。听按军馆陶不进。众谓宪诚卖己,曰:“绐我以沽恩耶?”夜攻杀之,并监军史良佐,推何进滔为帅以请,诏赠宪诚太尉,实大和三年。宪诚起,凡七年,死。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一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史宪诚,其先出于奚虏,今为灵武建康人。祖道德,开府仪同三司、试太常卿、上柱国、怀泽郡王。父周洛,为魏博军校,事田季安,至兵马大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柱国、北海郡王。宪诚始以材勇,随父历军中右职,兼监察御史。元和中,田弘正讨李师道,令宪诚以先锋四千人济河,累下其城栅。复以大军齐进,乘势逐北,魏之全师迫于郓之城下。师道穷蹙,刘悟斩首投魏军。录功,超授宪诚兼中丞。

镇州王承宗死,弘正自魏移领镇州。居数月,为王廷凑所杀,遂以兵叛。朝廷以弘正子布为魏博节度使,领兵讨伐,俾复父冤。时幽州朱克融援助廷凑,布不能制,因自引决,军情嚣然。

宪诚为中军都知兵马使,乘乱以河朔旧事动其人心,诸军即拥而归魏,共立为帅,国家因而命之。时克融、廷凑并据兵为乱,宪诚喜得旄节,虽外顺朝旨,而中与朱、王为辅车之势,长庆二年正月也。

寻遣司门郎中韦文恪宣慰。时李为乱,与宪诚书问交通。宪诚表请与节钺,仍于黎阳舣舟,示欲渡河。及见文恪,举止骄倨,其言甚悖。旋闻为帐下所杀,乃从改过,谓文恪曰:“宪诚蕃人,犹狗也,唯能识主。虽被棒打,终不忍离。”其狡谲如此。朝廷每为优容,寻加左仆射。敬宗即位,进秩司空。

太和二年,沧景节度使李全略卒,其子同捷窃据军城,表邀符节,举兵伐之。先是,宪诚与全略婚媾,及同捷叛,复潜以粮饷为助。上屡发使申谕,寻又就加平章事。宪诚尝遣骁将至阙下,恣为张大,宰相韦处厚以语折锉之,宪诚不敢复与同捷为应。时宪诚示出师共讨同捷。及沧景平,加司徒。宪诚心不自安,乃遣子孝章入觐,又飞章愿以所管奉命。上嘉之。乃加侍中,移镇河中。宪诚素怀向背,不能以忠诚感激其众。未及出城,太和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夜,为军众所害,册赠太尉。


相关文章推荐:
建康军 | 军阀 | 节度使 | 田布 | 留后 | 节度使 | 何进滔 | 周洛 | 节度使 | 田季安 | 太子宾客 | 御史中丞 | 柱国 | 唐宪宗 | 魏博节度使 | 田弘正 | 平卢 | 李师道 | 田弘正 | 御史中丞 | 成德节度使 | 王承宗 | 牙将 | 王廷凑 | 田布 | 魏博节度使 | 唐敬宗 | 李全略 | 李同捷 | 韦处厚 | 李听 | 史孝章 | 李听 | 魏博节度使 | 李听 | 贝州 | 何进滔 | 魏博节度使 | 魏博 | 田弘正 | 李师道 | 御史中丞 | 田布 | 朱克融 | 节度使 | 黎阳 | 司门郎中 |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韦处厚 | 王师 | 景平 | 李听 | 魏军 | 魏军 | 史良佐 | 何进滔 | 灵武 | 开府仪同三司 | 上柱国 | 周洛 | 魏博 | 田季安 | 太子宾客 | 御史中丞 | 田弘正 | 李师道 | 刘悟 | 魏军 | 王承宗 | 王廷凑 | 魏博节度使 | 幽州 | 朱克融 | 司门郎中 | 李全略 | 平章事 | 韦处厚 | 景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