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爱新觉罗寿富

寿富(18651900),爱新觉罗氏,字伯(一作伯福),号菊客,满洲镶蓝旗第五族宗室。溯其世系,可谓显赫,为和硕郑宪亲王济尔哈朗(15991655)九世孙,排爱新觉罗氏子孙之“溥”字辈。 [1]

寿富(1865—1900)字伯,号菊客。清宗室,满洲镶蓝旗(一说正蓝旗)人。宝廷之子,少时受业于父亲的好友张佩纶、张之洞。

1898年中进士,入翰林,选庶吉士。愤国势不张,八旗人才日竭,著论陈说时局大势,意欲“察盛衰之所由,谋富强之攸在,通力合作,各奋其才,厚培本根”。1897年与康有为等在北京发起知耻学会,撰《知耻学会后叙》,极力鼓吹“学则智,智则强,强则大国亲我,小国畏我;不学则愚,愚则弱,弱则大国鄙我,小国犯我”之主张,旨在警顽傲厉以自强。后任京师大学堂分教习,曾奉派赴日本考察学校章程。归国后著成《日本风土志》4卷。曾因浙江巡抚廖寿丰疏荐,受光绪帝召见,并趁机痛陈中国积弊及所宜兴革等事。戊戌政变后,受到顽固派的猛烈攻击,乃杜门不出,读书自娱。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后,拒绝降敌,引缳自缢。时年35岁。遗著有《搏虎集》 [1]

一、寿富其人及家世

寿富(18651900),爱新觉罗氏,字伯(一作伯福),号菊客,满洲镶蓝旗⑦第五族宗室。溯其世系,可谓显赫,为和硕郑宪亲王济尔哈朗(15991655)九世孙,排爱新觉罗氏子孙之“溥”字辈。按清制,袭爵递减,其四世祖阿札兰已无亲王头衔,于仕进亦无表现,其曾祖兴隆已降为一闲散宗室,充宗人府笔政。至祖父常禄,始在科场崭露头角,道光七年中举人,十二年进士,翰林院侍讲学士。子宝廷,字竹坡,号偶斋,同治三年举人,七年二甲六名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历充浙江乡试副考官、福建乡试正考官,官至礼部右侍郎、正黄旗蒙古副都统。寿富为宝廷次子,光绪十四年举人,二十四年二甲八十八名进士,选庶吉士。三代联中进士、点翰林,文风鼎盛,为满人所罕见,宗室子弟更是绝无仅有。作为郑亲王后裔,宝廷对家族历史及科甲成就颇感自豪,有《咏怀七古》诗云:“大清策勋封诸王,赫赫郑邸威名扬。文功武烈耀史册,祖宗累代流芬芳。”然而,其家族仕途走得并不顺畅。道光二十年常禄因大考革职,光绪九年宝廷以“纳妾”微过自劾去官。寿富继其祖、父,供事于“清要之职”,而仕宦履历同其生命于光绪二十六年戛然而止。

寿富为学,抑或为人,均受乃父深刻影响。宝廷可谓晚清宗室中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特出人物,在有清近三百年诗坛顶戴着“满族第一诗人”的桂冠。光绪初年,与陈宝琛、张佩纶、张之洞、黄体芳、邓承修诸“清流”,以直谏敢言名天下,“当日在朝謇謇励风节,并有文字道义之契,世目为元诸贤”。其罢官缘由,众说纷纭,究其实,不惜“微过自污”以求去,与朝廷党争及时局败坏无望不无相当关系。《清史稿寿富传》谓“幼从父授七经。稍长,师事张佩纶、张之洞。泛滥群籍,熟精《周官》、《史记》,旁逮外国史、算学”。就治学格局言,理经未拘汉宋,而旁及于史。按,宝廷晚岁颇致力于“天文算数”,寿富由此熏陶,进而“通算术”,写出《天元演草》一类著述。寿富事父至孝,于宝廷晚年常侍近旁,习聆庭训。宝廷罢职后筑室西山,以贫病终老,时人谓以“直声著天下,身为贵胄交游遍朝端,而穷饿不顾以死,非徒今人所难能,古亦不多见”。翁同日记光绪十八年正月十一日条记:

宝竹坡之长子寿富(号菊客),余戊子所取士。竹坡殁,寿富寝处苫块,并盐酪不入口,今二年矣。萨(廉)谓为矫情,余敬之爱之。 [1]

寿富不仅继承了宝廷性格中“刻苦孤峭”的一面,还有旷达勇决的另一面。孙雄后来说“前清之季宗室中最明达者,无若宝竹坡父子”,并忆及:

丁酉(1897年引者注)夏,余于友人席间晤伯福,其为人勇于自任,虑一事发一言,千人非笑不顾也。记通州张季直(张謇)赠诗中有句云:“坐阅飞腾吾已倦,禁当非笑子能雄。商量旧学成新语,慷慨君恩有父风。可以为伯福写照。

辛丑(1901)六月,即寿富自杀后次年,孙宝、章太炎以《红楼梦》人名戏拟当世人物,径直将寿富比为“尤三姐”,这一小说人物刚烈不折、不同俗流的形象,恰可与胡思敬对寿富“性兀傲不羁,颇富时名”的品评相印证。

如此看来,林纾为撰《行状》总结的数条,即“生平崇尚气节,重新学,文章则持重不苟”,其实都能在宝廷身上找到影子。

甲午战败的刺激对寿富来说,直接而且深刻。有关他的传记材料,多用“尝闵世变岌岌”、“尝愤国势不张”、“尝愤宗邦不振,强邻日逼”一类语句描摹其心态,而赵炳麟所谓“力研新政,广交豪儒杰士”,应该是对他战后作为最精炼的表述。光绪二十一年,北京强学会创设,寿富未列名会籍,然于会务多所与闻,时与宝廷门人、号为清末四公子之一的吴保初过从甚密。又与梁启超结识,谈变法自强事,最为投契,据后者回忆:

宗室寿伯福太史富,可谓满洲中最贤者矣。其天性性厚,其学博,其识拔,爱国之心,盎于面。乙未(1895年引者注)秋冬间,余执役强学会,君与吴彦复翩然相过,始定交彼此以大业相期许。其后君复有知耻学会之设,都人士成以为狂,莫或应也。 [1]

临终前自题《绝命词》三首,曰:

衮衮诸王胆气粗,竟将血气丧鸿图,请看国破家亡后,到底书生是丈夫。

曾蒙殊宠对承明,报国无能负此生,惟有孤魂凝不散,九原夜夜祝中兴。

薰莸相杂恨东林,党祸牵联竟陆沉,今日海枯看白石,二年重谤不伤心。


相关文章推荐:
济尔哈朗 | 爱新觉罗氏 | 满洲 | 满洲 | 正蓝旗 | 宝廷 | 张佩纶 | 张之洞 | 庶吉士 | 康有为 | 日本 | 廖寿丰 | 戊戌政变 | 顽固派 | 八国联军 | 陈宝琛 | 张佩纶 | 张之洞 | 黄体芳 | 邓承修 | 清流 | 翁同 | 孙雄 | 丁酉 | 孙宝 | 章太炎 | 红楼梦 | 尤三姐 | 胡思敬 | 林纾 | 吴保初 | 梁启超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