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陶驷驹

陶驷驹,男,汉族,1935年4月生,江苏靖江人。大专文化程度。曾任国家禁毒委原主任、公安部原部长、第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内司委副主任委员,中国禁毒基金会理事长。

2016年4月18日0时3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

青年时代追求进步,于1949年7月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49年8月参加革命工作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9月,考入上海纺织工学院学习。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他怀着极大的爱国热忱,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参加军事干部学校,1951年1月被批准到中央公安干部学校学习。同年12月至1968年10月,分配到公安部工作,先后担任一局办事员、科员、副科长,其间于1956年至1959年在外交学院学习。“文化大革命”中,陶驷驹同志受到冲击,下放公安部“五七”干校劳动。1975年10月,调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工作。1977年11月,调回公安部一局工作。1978年6月,调中央军委工作,担任罗瑞卿同志办公室秘书。1979年5月,调回公安部工作,历任公安部一局副科长、副处长,一局负责人。1983年7月,任公安部副部长、党组成员。1990年4月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同年11月,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书记。12月,任公安部部长、党委书记。1991年3月,兼任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1992年被授予人民警察总警监警衔。1998年3月当选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九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3年3月连任十届全国人大常委、十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9年6月,陶驷驹同志离职休养。

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届、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公安部原部长、党委书记陶驷驹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4月18日0时3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4月22日上午,陶驷驹同志遗体送别仪式在北京举行。

陶驷驹同志遗体于4月22日上午在八宝山殡仪馆火化,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陶驷驹同志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坚强的党性,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坚决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自觉维护党中央的权威。他具有很强的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坚决服从和落实党对公安工作的领导。他具有较高的政策、决策水平和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重视改革、发展、稳定三者的关系,带领全国公安机关努力维护社会政治稳定和治安稳定,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他具有很强的改革意识和法治精神,在总结多年公安工作实践经验基础上,对治安、刑侦、预审、边防、出入境管理、交通管理等许多方面都进行了重大改革和创新,推出了人民警察巡逻体制、在大中城市开通110报警服务台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提高了公安机关的战斗力,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他注重法制建设,为适应公安工作发展需要,积极推动人民警察法、国籍法、出入境管理法、消防法的立法工作,参与了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工作,对于保障人民警察依法履行职责、加强公安队伍建设、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治安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陶驷驹同志具有很强的政治建警意识,十分重视公安队伍建设,在抓好公安业务工作的同时,坚持依法从严治警与从优待警相结合,在全国树立推广济南交警典型,组织拟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警衔条例》,对提高公安队伍管理水平、提升公安民警社会形象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促进作用。陶驷驹同志具有优良的工作作风,党性观念强,严格执行党章规定,认真参加党的组织生活,敢于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坚持党的民主集中制。他坚持原则,办事果断,敢于负责,作风朴实,平易近人,密切联系群众,关心干部生活,在广大公安民警中具有很高的威信。
  他以坚定的政治立场、严谨的工作作风扎实履行职责,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促进司法公正、推进司法改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组织和参与了一批重要法律草案及法律问题的决定草案的研究、起草、审议和修改;协助常委会组织和参与了对多部法律实施情况的执法检查和专项工作视察;积极推动司法制度的改革和完善,组织对司法热点问题进行研究,向中央有关部门提出了司法体制改革、劳动教养制度调整等意见和建议,引起重视和得到采纳。
  陶驷驹同志参加革命工作60余年,始终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热爱公安事业;他政治立场坚定,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自觉维护团结,顾全大局,党性原则强;他勤于学习,认真负责,重视调查研究,工作深入细致,精益求精,善于总结经验,有很强的组织领导能力;他思维严谨,视野宽广,锐意进取,勇于改革;他恪尽职守,任劳任怨,勇于奉献,不计较个人得失;他公道正派,清正廉洁,耿直坦诚,光明磊落,在干部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实践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誓言。

政府加大卫生投入、加快发展社区卫生、降低医药费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1次会议2007年12月27日下午分组审议城乡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这三大问题成为与会人员讨论的热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陶驷驹特别强调,社区、基层,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缺医问题,国家应有果断措施。

陶驷驹说:“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这一问题,需要有一个比较过硬的措施,这次医改报告提出把医和药分开,不再靠药养医,是比较好的。”


相关文章推荐:
江苏 | 中国禁毒基金会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