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题桃花夫人庙

《题桃花夫人庙》是唐代诗人杜牧的诗作,作者借诗褒扬绿珠坠楼的贞烈,其意在讽刺息夫人面对强权软弱,苟且偷生。不过,表面上是贬挞妇人,其实质却在批判与妇人相关的当权者。全诗不仅立论新颖,发人深省,而且出语含蓄,温柔敦厚而不失讽喻之旨,可谓咏史诗中的佳作。

题桃花夫人

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几度春

至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 [1]

①桃花夫人:即息夫人。息夫人姓妫(guī),春秋时陈侯之女,嫁给息国国君,称为息妫。楚文王喜欢息妫美貌,于是灭掉息国,强纳息妫为夫人。庙在黄陂县(今湖北省黄陂县)。

②细腰宫:指楚王宫。《后汉书》:“楚王爱细腰,宫中多饿死。”露:读lù。

③脉脉:读mò mò。无言:据《左传》载,息夫人被楚文王强纳夫人后.一直一言不发。

④至竟:究竟。息亡:息国灭亡。缘:因为。底事:什么事。

⑤金谷坠楼人:指绿珠。绿珠是西晋石崇的爱妾,石崇住在金谷园(洛阳附近)中,生活豪侈,歌妓很多。当时赵王伦专政,赵王伦的亲信孙秀派人来向石崇要绿珠,石崇说:“绿珠是我所爱,不能送人。”孙秀生气,于是矫诏逮捕石崇。石崇被捕时,对绿珠说:“我现在为你得罪。”绿珠说:“我就死在你面前以报答你。”因自投楼下而死。 [2-3]

细腰宫里桃花绽放一派艳丽清新,心念故国默默无语度过多少冬春。

说到底息国灭亡究竟是因为何事?可怜金谷园殉情的绿珠这坠楼人! [3]

这首诗大约作于会昌年间杜牧任黄州刺史时。作者当时游桃花夫人(息夫人)庙有感,便写下了这首咏史诗。

“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几度春。”这一联用诗歌形象概括了息夫人的故事。这里没有叙述,事件是通过描绘的语言和具体意象表现的。它是根据“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传说翻造的,也就间接指刺了楚王的荒淫。这比直言楚宫自多一层含意。息夫人的不幸遭遇,根源也正系于楚王的荒淫,这里,叙事隐含造语之中。在这“楚王葬尽满城娇”的“细腰宫”内,桃花又开了。“桃生露井上”本属成言(《宋书乐志》),而“露桃”却翻出新的意象,似暗喻“看花满眼泪”的桃花夫人的娇面。“无言”是事件中主要情节,古语又有“桃李无言”,这是另一层双关。“无言”加上“脉脉(含情)”,形象生动,表达出夫人的故国故君之思及失身的悲痛。而在无可告诉的深宫,可怜只有“无言”的桃花作她苦衷的见证了。两句中,桃花与桃花夫人,景与情,难解难分,水乳交融,意境优美,诗味隽永。

诗人似乎要对息夫人一掬同情之泪了。及至第三句突然转折,由脉脉含情的描述转为冷冷一问时,读者才知道那不过是欲抑先扬罢了。“至竟(到底)息亡缘底事?”这一问是对息夫人内心创伤的深刻揭示,这一点在息夫人对楚王问中原有所表现,却一向未被人注意。

末句从对面着墨,引出另一个女子来。那就是晋代豪富石崇家的乐妓绿珠。其事与息妫颇类,但绿珠对权势的反抗是那样刚烈,相形之下息夫人只见懦弱了。这里既无对绿珠的一字赞语,也无对息妫的一字贬词,只是深情一叹:“可怜金谷坠楼人!”然而褒贬俱在此中,令人觉得语意深远。此外,直接对一位古代软弱女子进行指斥也不免过苛之嫌,而诗人把指责转化为对于强者的颂美,不但使读者感情上容易接受,也使诗意升华到更高的境界。它意味着:软弱的受害者诚然可悯,还不及敢于以一死抗争者令人钦敬。

因此,此诗对人所熟知的息夫人故事重作评价,见解可谓新疑独到,同时又“不显露讥刺”,形象生动,饶有唱叹之音,富于含蓄的诗美。揆之吴乔的两条标准,故宜称为咏史绝句的范作。 [4-5]

许《彦周诗话》:仆谓此诗为二十八字史论。

张表臣《珊瑚钩诗话》:杜牧之《息夫人》诗曰:“细腰宫里露桃新……”与所谓“莫以今朝宠,能忘旧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语意远矣。盖学有浅深,识有高下,故形于言者不同矣。

敖英《唐诗绝句类选》:敖云:此以议论为诗,订千古是非,却与宋人声调自别。

吴乔《围炉诗话》:用意隐然,最为得体。息妫庙,唐时称为桃花夫人庙,故诗用“露桃”。

王士《渔洋诗店》:益都孙文定公咏《息夫人》云:“无言空有恨,儿女粲成行。”谐语令人颐解。杜牧之:“至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则正言以大义责之。王摩诘:“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语。”更不著判断一语,此盛唐所以为高。

赵翼《瓯北诗话》:杜牧之作诗,恐流于平弱,故措辞必拗峭,立意必奇辟,多作翻案语,无一平正者,方岳《深雪偶谈》所谓“好为议论,大概出奇立异,以自见其长”也。如《赤壁》云:“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题四皓庙》云:“南军不袒北军袒,四老安刘是灭刘。”《题乌江亭》云:“胜败兵家事不期……卷土歌来未可知。”此皆不度时势,徒作异论,以炫人耳,其实非确论也。唯《桃花夫人庙》……以绿珠之死,形息夫人之不死,高下自见,而词语蕴藉,不陡露讥讪,尤得风人之旨耳。

潘德舆《养一斋诗话》:大义责责,词色凛凛。真西山谓牧之《息妫》作能汀千古是非,信然。余尤爱其掉尾一波,生气远出,绝无酸腐态也。王(维)虽不著议论,究无深味可耐咀含,鄙意转舍盛唐而取晚唐矣。 [5] [6]

杜牧(803-853),唐代诗人。字牧之,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宰相杜佑之孙。公元828年(大和二年)进士,授宏文馆校书郎。多年在外地任幕僚,后历任监察御史,黄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职,后入为司勋员外郎,官终中书舍人。以济世之才自负。诗文中多指陈时政之作。写景抒情的小诗,多清丽生动。以七言绝句著称。人谓之小杜,和李商隐合称“小李杜”,以别于李白与杜甫。有《樊川文集》二十卷传世,《全唐诗》收其诗八卷。 [7]


相关文章推荐:
诗人 | 杜牧 | 绿珠 | 咏史诗 | 晚唐 | 全唐诗 | 七言绝句 | 咏史怀古诗 | 息夫人 | 后汉书 | 左传 | 石崇 | | 彦周诗话 | 张表臣 | 珊瑚钩诗话 | 吴乔 | 围炉诗话 | 王士 | 赵翼 | 瓯北诗话 | 潘德舆 | 养一斋诗话 | 杜佑 | 七言绝句 | 李商隐 | 小李杜 | 杜甫 | 樊川文集 | 全唐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