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情定上海滩

《情定上海滩》由龙绍基执导,马景涛、陈秀雯等参加演出。

主要讲述了家境贫寒,性格温柔又坚强的容采月(陈秀雯饰),有权有势的傅叟南(马景涛饰),娇纵任性的乔在美(吴家丽饰)三个人之间兜兜转转的爱情故事。

容采月(陈秀雯饰)家境贫寒,性格温柔又坚强,傅叟南(马景涛饰)是上海滩有权有势的傅家二公子,其未婚妻乔在美吴家丽饰)娇纵任性。采月在偶然的机会遭遇在美而成为好朋友,确又阴差阳错与叟南暗生情愫。经过种种困惑挣扎,终于以一盆紫罗兰定情,后又经历层层磨难与考验终于走入婚姻的殿堂。婚后短暂的幸福,却在在美的无数阴谋算计下渐渐动摇。最后在离间与威胁下,为了保全整个傅家采月带着腹中的骨肉远走他乡,并且让叟南认定是她背叛了他。多年后日本侵华战争爆发,采月带着儿子重回上海滩,此时她的身边有个名义上的丈夫,而叟南也早与在美结婚并有了一个儿子。再次相见,三人心中俱五味陈杂,起伏不定。历经种种,终于真相大白,而在美的儿子竟然非叟南亲生,于是他毅然提出离婚……

一部可以用“优美”来形容的电视剧

亚视1997年的作品《天长地久》,引进内地的时候又名《情定上海滩》,是马景涛和陈秀雯合作的三部作品中的第二部,也是三部作品中质量最高的一部(另外两部分别是《再见艳阳天》和《爱在有情天》)。故事发生在旧社会的上海滩,讲述一个富家二公子和两位女性之间的情感纠葛。《天长地久》也许是亚视欲借《再见艳阳天》火爆收视的东风而推出的作品,但是对这部剧的很多注意力都被香港媒体爆炒的“马陈对骂事件”分散,是一个不小的遗憾,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对很多观众来说,一部电视剧的意义,也许仅仅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也许更加关注“谁和谁在一起”、“谁死了谁活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八卦”,而不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将自己带入戏中的人生。人各有需要满足的需求,也不能强求。

《天长地久》的画面为了突出旧上海的特色,部分画面被做旧成褪黄色,部分画面被做旧成褪红橙色,集合了旧上海的古朴气息和纸醉金迷,和故事表现的多重社会阶层交相辉映。而在故事的前半部分,用舒缓的音乐、平行重叠的构图来强调叟南和采月之间的缘分,也颇为浪漫温馨,他们之间的很多桥段,经常没有多少台词,而随着背景音乐流淌出来的情感却深深打动观众。而如果仅仅是讲述旧上海的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那么《天长地久》剧也不会叫人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故事进行到中期波澜骤起,国仇与家恨交织,众角色命运随之起起落落,个人的命运反映着国家的命运,虽然场面远不及内地的很多反映同一时期故事的电视剧宏大,但是在港剧的水平看来,已经是鲜有的佳作。

另外,《天长地久》剧的故事主线集中分明,支线精彩且详略有度,很好地和主线一起支撑起故事的整体框架,很多角色都个性鲜明、生动立体,给人深刻印象。

剧情跌宕,精彩无限

缘起

全剧的剧情可以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可以命名为“缘起”篇。这个部分就像一部传统才子佳人的小说,从叟南与采月电车相遇,到两人结婚,基本都在讲述两人通过重重阻力最终结合的过程。虽然《天》是97年的作品,但是马景涛饰演的傅叟南的角色定位却较他之前的很多民国小生角色稚嫩,最经典的对比莫过于傅叟南和刘寒星(95年《今生今世》),借用一位网友的评论,寒星是“男人”,而叟南就是一个“男孩”。他虽然受过良好的教育,外表也谦逊有礼貌,但是这些都难掩他的少年天性,从两点可以看出,一是他对和在美的感情的迷茫,不知道“爱情”究竟为何物,另外就是看他追求采月的过程,有时候冒冒失失,有时候又充满孩子气地纯真,叫人忍俊不禁又难以拒绝,所以饰演这个时期的叟南,马景涛有两个比较经典的表情,一个开朗的大笑,一个是睁大星星一般的眼睛。不过,《天》剧也是讲述叟南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电视剧,而叟南的成长在这个时期已经体现出来。叟南对待“小妈”(傅老爷的第二任妻子,岁数和傅老爷的三个儿子相仿)态度的转变,体现了叟南开始深入到一个人的内心层面去看待一个人的品性,而非流于表面,这也和他开始反思自己和在美的关系并勇敢的追求采月形成了照应。

叟南追求采月的“浪漫史”阶段经过了以下过程:电车相遇月历皇后搭讪失败送礼被拒在美生日宴再遇穿墙雪中送炭夜探紫罗兰酒桌献花南京出差定情。采月起先的拒绝,并没有阻断两人似乎冥冥中那剪不断的缘分。在“穿墙”桥段之前,采月对叟南的态度是断然拒绝,所以此段可谓两人关系的第一个转折,好感逐渐在接触中培养起来。这个时期的镜头经常定格在某一处,两人交错的身影从屏幕前掠过,伴随着音乐,观众自然被牵引着期待他们的下一次相遇。采月父亲的病重到去世这个阶段,一方面塑造了采月这个女人善良又具有勇气的个性,也给了叟南一个“雪中送炭”的机会,脆弱中的女人的心理防线往往也是脆弱的,叟南看到了坚忍的采月隐藏的辛酸痛苦的眼泪,这也许是二人真正的第一次情感上的深层次交流。而随后,象征着两人爱情的信物“紫罗兰”登场,小小的花朵,没有浓艳的色彩和浓郁的香气。但是有着精致的小花瓣、暗暗的幽香的紫罗兰,在叟南眼里就是采月的化身。这个感情的符号没有被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挑明,但是两人却不约而同的知晓紫罗兰的含义,他们在雨天都会想到去照顾雨中的紫罗兰,是他们情感契合的开始。但是,本剧第二个女主角在美也正式登场,她和采月的一段友谊,成了采月心中最大的羁绊。作为一个传统的女性,采月不能想象自己是一个夺友所爱的“第三者”,所以尽管她和叟南之间的感情已经日益深厚,但是两人之间却还是有那么一层窗户纸。南京出差,给了叟南和采月单独相处的机会,两人的心情就像剧中南京的天气一样,燥热。剧情安排这个桥段,一方面是给两人的感情加一剂催化剂,另外一方面也给叟南一个向采月展示自己的另外一面才华的机会。叟南在采月的心目中,虽然从一个纨绔子弟逐渐转变成一个有魅力的年轻上司,但是叟南在采月心中的印象多少还有留有“游手好闲的二世主”的痕迹,但是在南京,叟南展示的精炼的办事能力,叫采月更加倾心于叟南,采月在日记中承认了对叟南的爱慕之情,这日记却被叟南恰巧看到,两人的感情像山洪一样喷发。

女人的神经总是敏感的,在美已经捕捉到了两人之间的蛛丝马迹,随后她出现在南京,开始对叟南逼婚。沉浸在对爱情的追逐中的叟南不得不开始认真的面对这段三角恋。一个沉迷爱情的男孩,终于不能再逃避抉择,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当时的叟南并没有认识到这个层面。他的推推脱脱终究难敌父母、在美父母等各方面的压力,他终于铁青着脸和在美步入婚姻的殿堂。马景涛饰演的角色,不止一次铁青着脸和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再见艳阳天》中极不情愿地和秀巧(陈秀雯)结婚,《梅花烙》中死人一般地迎娶兰馨公主(鲁文),《倚天屠龙记》中心不在焉地和周芷若(周海媚)拜堂,《今生今世》中带着一脸杀气去参加和秦安琪(陈红)的订婚典礼……这次马哥饰演的叟南,机械地说着婚礼仪式上那些言不由衷的誓言,一旁披着婚纱的在美却仿佛聆听着世间最曼妙的音乐。教堂的钟声,沉重的捶击着深爱叟南的采月的心灵,她狂奔,她哀嚎,一旁解劝的小田的一言半语都难以进入她的耳中。叟南的婚礼誓言的尽头,却是在美万万也想不到的“对不起,在美”,他决然教堂悔婚,留下在美面对上海滩各路八卦记者的镁光灯,仇恨的种子就此开始在在美心中萌芽。

叟南的悔婚,轰动了上海滩,傅老爷为了给乔家一个交代,将叟南赶出家门,叟南虽然悔婚,却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他们又在南京路的电车站不期而遇,两人相对无言。叟南苦笑,含泪登上了离去的电车,从此这个挺拔高挑的身影就隐没在了旧上海最阴暗的角落里。曾经对叟南沉沦的这段很迷惑,认为凭借叟南的能力,他不应该找个肮脏灰暗的角落放纵自己一蹶不振,但是近日在专业课的学习过程中又突然明白了编剧的用意。当时处在风头浪尖的叟南,已经是全上海的“名人”,充斥着各路八卦记者的上海滩很难找到一个立足之地,他没有办法叫所有人都在一夜之间不认识他这个“傅秘书长的二公子”,为了不再伤害家庭、在美、采月,他只能躲起来,叫自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明朗的笑容从叟南的脸上消失,胡子拉茬的叟南终日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他把紫罗兰带到了自己居住的贫民窟,但是紫罗兰象征的爱情却离他而去。叟南的行踪还是被小田发现,小田转而把叟南的居所告之采月,采月偷偷帮叟南整理内务,被叟南撞见,两人在贫民窟拥抱的情景却被狗仔队发现,第二天上海滩的报纸上就刊登出了两人的照片,不堪刺激的在美自杀未遂,而乔老爷为了给在美出气,找人打伤了叟南的腿。

叟南和采月在破旧仓库避难的桥段令人痛心又印象深刻。叟南受伤开始发烧,潜意识中却难舍采月,无论采月作何解释,叟南都拉住采月不放。直勾勾的眼神、抽动的嘴唇,马哥把神志不清的叟南的执念演得催人泪下。采月找来板车,把叟南送进医院,自己甘受屈辱,去在美家疏通道歉,而采月一家却被乔老爷利用权势赶出上海。关键时刻,明理的傅老爷出手相救,采月一家平安返家,而采月却要离开上海,离开是非之地,离开叟南。车站,拄着拐杖的叟南力阻采月离开,采月的决绝叫叟南露出绝望的眼神。在美却出现解劝,表示对二人的感情放行,叟南和采月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缘起篇到这里,观众终于松了一口气,剧情转而对几对支线情节加重笔墨。

波澜

相爱容易,相处难。采月的一句话道出了她和叟南的婚姻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天》剧的剧情没有在“王子和灰姑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之后完美收场,而用不少笔墨描写了两人由于性格、成长的环境、社会经历的差异造成的两人的进一步相处中遇到的“文化差异”问题。在很多反封建伦理的文学作品中,冲破门第等级的局限而追求自由的婚姻结合曾经是被推崇的行为,但是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又有很多人意识到夫妻双方的“意识壁垒”经常导致轰轰烈烈的爱情最终以离婚收场通常我们用“没有共同语言”来形容这些情况。叟南虽然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一个难得的白马王子,但是他还是不能完全跳出他的阶级局限,他身上的种种资产阶级公子哥的坏毛病逐渐显露出来,虽然并没有他的哥哥和弟弟那样严重,但是这在小市民出身的采月眼里是应该修正的缺点,两人的摩擦就此产生。而用“波澜”来描摹叟南采月结婚到在美设计得到叟南的经过,也不光是指叟南和采月的摩擦,他们之间的婚姻还被在美一双妒恨的眼光密切注视着,她渗透式的介入叟南的生活,善良的叟南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跳进了在美的陷阱,直到在美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叟南的两个兄弟落在在美父亲的手里,在美联合老爸、要挟傅老爷、采月,一起将叟南“卖”给在美。

清官难断家务事,采月究竟应该怎么面对小花和叟明(傅家老三)的事情,也许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情。隐瞒旁观,不符合采月正直的性格,也枉对她与蔡家兄妹的交情;仗义执言,无疑要得罪傅家的人,叫叟南在家庭人际关系中难以自处。她选择了后者,而且事先没有知会叟南,虽然也不能说她错,但是无疑算是她处理整件事过程中最大的一个疏漏,也是二人摩擦的开始。傅家年终盘点结帐,三兄弟都欠家里不同程度的债务,为后来在美的阴谋得逞埋下伏笔。上流社会的公子哥花钱向来大手大脚,有时候为了充门面也会故作大方,有一场戏专门表现了这点。上海妇女会筹办募捐会,很多社会名流来捧场,傅家三位公子尽皆到场,叟南也“慷慨”认捐,这时采月的表情已经开始有责怪之意,她是一个做事周到、持家谨慎的女人,叟南没有节制的花销叫她难以开心地接收丈夫的礼物。叟南的经济困难给给了在美一个机会,她为了分开叟南采月的很多努力都被叟南避开,比如过年的时候故意约叟南出游,设障碍叫叟南错过家里的祭祖仪式,但是叟南都敏感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采取措施回避在美,可经济问题却给了在美一个挤进来的机会,也许在美在年初一偷吻叟南的时候就已经暗下百折不回的决心一定要得到叟南。

在“波澜”篇里,在美的性格也开始转换,她从一个守卫爱情失败的角色转变成一个抢夺爱情的破坏神。吴嘉丽虽然拥有一双妩媚的眼睛,但是脸型问题叫她的在美看起来太老气,不太得观众缘,但是吴嘉丽还是把一个上海社会交际名媛的风骚和妩媚表现得及格以上。在美对叟南的感情很简单,她就是想和叟南“天长地久”;在美对叟南的感情也很复杂,叟南对在美来说并不是“不能得到就要破坏的”占有物,而是她的世界中最为宝贵、最为珍惜的宝贝,她绝对不可以亲手打碎她的至宝,这种感情随着剧情的深入、剧中时局的变动,开始愈演愈烈,贯穿了在美性格的始终。


相关文章推荐:
情定上海滩 | 刘枝华 | 蔡婷婷 | 马景涛 | 陈秀雯 | 吴家丽 | 麦景婷 | 陈秀雯 | 马景涛 | 吴家丽 |
| 马景涛 |
| 陈秀雯 |
| 麦景婷 |
| 吴家丽 |
| 杨嘉诺 |
| 罗青浩 |
| 张文慈 |
| 蔡济文 |
| 姜皓文 |
| 杨泽霖 |
| 吴浣仪 |
| 黎思嘉 |
| 吴曼丽 |
| 梁碧芝 |
| 梁锦 |
| 佘文炳 |
| 黄瑷瑶 | 倪学礼 |
| 庄静而 |
| 宗扬 | 万春江 |
| 陈丽云 |
| 冯国 | 刘枝华 | 蔡婷婷 | 再见艳阳天 | 爱在有情天 | 鲁文 | 倚天屠龙记 | 周芷若 | 周海媚 | 陈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