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帖木儿帝国

帖木儿帝国(1370年1507年)是中亚河中地区的乌蒙古族贵族帖木儿于1370年开创的帝国。 首都为撒马尔罕,后迁都赫拉特(Herat,又译哈烈、黑拉特)。鼎盛时期,其疆域以中亚乌兹别克斯坦为核心,从今格鲁吉亚一直到印度,囊括个中、西亚各一部分和南亚一小部分,帖木儿去世后子孙相互争夺王位,最终1507年借班尼击败了帖木儿的后代,建立了乌兹别克汗国。

在帖木尔帝国的建立过程中,当时周围所有强大的帝国无一能够迎其锋芒,经三十多年的征服战争,建立了一个领土从德里到大马士革,从咸海到波斯湾的大帝国。帖木儿帝国末代大汗,帖木儿五世孙巴布尔兵败逃至今天的印度,并在那里开创了莫卧儿王朝。帖木儿帝国时期,中亚突厥人文化特性与根基得到了进一步的延伸与发展,为现代乌兹别克族的形成奠定了重要基础,帖木儿帝国因此也是现代乌兹别克族定型的一个时期。

帖木儿(Temur,1336-1405):乌兹别克语,意为“铁”。“帖木儿”是Temur的音译。Tamerlane是西方的对他的称呼,由于奥斯曼土耳其攻打法国时帖木儿曾经救了法国,所以法国每年隆重庆祝帖木儿的生日。

帖木儿出生在西察合台汗国,即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信奉伊斯兰教。后人所知的帖木儿的传奇历史,绝大部分来自其自家自传《胜利书》、《帖木儿自传》。从其家族看在帖木儿父辈的时候这一家已经势力不小,西察合台汗国王族与他们有通婚关系。西察合台汗国内乱时帖木儿扶持势力相对弱小,与他有姻亲关系的西察合台汗国王族忽辛。1360年左右这段时期他们处境不太妙,帖木儿的腿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被打瘸的。1364年帖木儿终于把忽辛扶上了可汗宝座。但在1369年,他杀死具备兄弟情谊的西察哈台汗忽辛,宣称自己是察合台汗国的继承人,建立了帖木儿帝国。

从1380年开始,帖木儿帝国先后夺取了波斯和阿富汗,进而攻占两河流域,1388年征服花剌子模,13891395年,多次进攻钦察汗国,毁其首都萨莱伯克尔等城市,统治亚美尼亚和南高加索,1398年进攻印度德里苏丹国首都德里,屠杀战俘约10万人,占领印度北部。曾经打败蒙古西侵大军的埃及马木留克王朝因为拒绝与帖木儿帝国结盟,1400年帖木儿率兵进攻叙利亚,苏丹法莱吉亲自率兵抵抗也无济于事,整个叙利亚的领土被占领,名城大马士革被焚毁。

1402年7月20日在安卡拉战役大败奥斯曼帝国,俘其苏丹即“闪电”巴耶塞特一世,使其帝国疆域成为从印度德里到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米亚的大帝国。他击败当时如日中天、不断扩张中的奥斯曼帝国,间接地缓解了伊斯兰文化对基督宗教文化与整个欧洲的渗透。而从小亚细亚带回的艺术家、工匠与学者,留给撒马尔罕无数无价的传世建筑,使该处在其孙兀鲁伯的经营下,成为了中亚伊斯兰文化的重心。

帖木尔与蒙古人作战时,被打伤成了瘸子。因此敌人称为跛子帖木尔。

1368年明朝建立元朝灭亡,蒙古人被汉人驱逐出中原,明朝对中亚的帖木儿汗国要求按元例进贡,当时帖木儿还没有杀死了忽辛,独掌大权统一周边,未见朝贡记录。

布哇(L.Bouvat)《帖木儿帝国》讲到明初明朝军事征伐对于中亚帖木儿政权的影响:“明兵追逐敌人于塞外,在1370至1390年间,并入了若干蒙古属地。帖木儿也不得不称臣纳贡,所以帖木儿终身的梦想,就是在解除这个藩属关系。”

1387年起,帖木儿曾多次遣使进贡,在官方信件中帖木儿自称是“臣”。

1396年,帖木儿扣押各国使节,包括明帝国与奥斯曼帝国使节,表示对外宣战,开始第二阶段的征战扩张。1398年征伐印度德里苏丹国的德里;1399年1402年西征小亚细亚与马木留克王朝和巴格达。

1398年,再次禁锢、扣留明朝特使。

1402年7月20日在安卡拉战役大败奥斯曼帝国,俘其苏丹拜牙(即“闪电”巴耶塞特一世),使其帝国疆域成为从印度德里到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米亚的大帝国。

直到1404年11月27日率领20万士卒入侵明朝,结果1405年2月18日在进军途中,在讹答剌病死,终结了其辉煌的一生。

1402年,鬼力赤杀死坤帖木儿,自立为大汗,向明朝进贡求和。坤帖木儿的弟弟本雅失里流亡到了帖木儿帝国,皈依了伊斯兰教。

蒙古部落中一直有非黄金家族不能做大汗的传统。帖木儿是一心想要重现成吉思汗大业的人,一直也以蒙古大汗自居。仅仅依靠察合台汗国的驸马身份并不牢靠,最大的合法性当然莫过于击败明朝,复兴蒙古。因此,帖木儿才会东征明朝。但是,东征明朝本身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还是争夺大汗之位。正好,此时蒙古是被鬼力赤篡位的。《蒙古源流》中说他不是黄金家族后裔。因此,帖木儿作为察合台汗国的驸马,是比鬼力赤更有资格问鼎蒙古大汗的 。

史学家考证帖木儿东征明朝是假道灭虢冲着北元残部来的。消灭了北元残部,获得蒙古本部各部落首领的臣服,帖木儿或许就能不再只当个埃米尔,就能当上大汗。至于消灭明朝,帖木儿连自己家门口的察合台汗国都没办法消灭,消灭明朝谈何容易,要全力与鼎盛时期的明朝开战,作战打不了几仗,帖木儿内部矛盾重重的帝国就会奔溃,而事实也证明帖木儿一死,其继承人沙哈鲁就朝贡朱棣了 。

帖木儿想要和明朝交手,还需要跨过瓦剌的领地。当时瓦剌被马哈木、太平、把秃孛罗三人把持,都与明朝交好,受封为王。帖木儿是外来人,宗教信仰也不同,势必会受到极大的阻碍。因此,如果帖木儿能够不死,他想来也是和准噶尔汗国的噶尔丹一样,先进攻瓦剌和鞑靼,争夺蒙古大汗的宝座。这些此时都是明朝的藩属,以永乐帝的性格,说不定和康熙一样来个亲征。

在帖木儿的军事压迫下,受损的瓦剌和鞑靼说不定会更加依附于明朝,和清朝时期依附的蒙古各部一样,使得明朝加强了在草原的影响力。

帖木儿东征的时候已经七十岁了,就算1405年不病死,也没几年可活了。按照历史来看,帖木儿去世后,帝国的分裂不可避免,对东方的入侵不可持续,势必瓦解。到时候,瓦剌和鞑靼受了损失,帖木儿帝国瓦解,明朝成了最大的赢家。

对帖木儿帝国东征之事,永乐朝廷是知道的。故而以甘肃总兵官节制除宁夏外整个陕西的军队。事见《明太宗实录》卷25,永乐元年十一月癸巳,第455页。又,“庚寅,敕甘肃总兵官左都督宋晟曰:‘回回倒兀言撒马儿罕回回与别失八里沙迷查干王假道率兵东向,彼必未敢肆志如此,然边备常不可怠。昔唐太宗兵力方盛,而突厥径至渭桥,此可鉴也。宜练士马、谨斥垠、计粮储,预为之备。”,见《明太宗实录》。

其后,明成祖不仅为甘肃和宁夏补充了火药兵器还进一步加强了宁夏的军事力量并在宁夏新任命了两名指挥驻守延安。另一方面,明太宗加强了对关西七卫的经营,明朝与哈密、安定等卫往来频繁,曲先等卫也在其后相继设立。最后,对于帖木儿拉拢与其共同东征的位于今日新疆地区的别失八里(后改名亦力把里),明太宗采取怀柔政策以图瓦解他与帖木儿的联盟。虽然由于帖木儿于永乐三年(1405年)于东征途中病逝于讹答剌而使这次东征无疾而终,不过明朝对别失八里的怀柔政策仍旧延续了下去并最终促使别失八里于永乐四年(1406年)向明朝入贡。

帖木儿(13361405年)是其奠基人。1336年生于撒马尔罕以南的谒石(今沙赫里萨布兹),卒于1405年2月18日。蒙兀儿斯坦的察合台后王秃黑鲁帖木儿在1360年平定河中,以其子也里牙思火者为河中总督,帖木儿被任命为也里牙思火者的参赞,不久,帖木儿逃走,同其姻兄、迦慈罕之孙忽辛会合,共同举兵。

1362年右腿因伤致残,故又称跛子帖木儿。1364年打败和驱逐河中的蒙兀儿统治者。1370年,帖木儿又杀其盟友忽辛,灭西察合台汗国,成为河中的最高统治者。帖木儿称霸河中后,便进一步向周边地区扩张。13751379年间,帖木儿东攻察合台汗国;1388年征服花拉子模;1393年,征服伊儿汗国,而后北上进攻金帐汗国,1398年南侵印度,1399年西征小亚细亚,1402年大败奥斯曼帝国,俘其苏丹巴耶塞特一世,终于建立一个仅次于蒙古帝国的帖木儿帝国。

帖木儿在世时曾将领土分给子孙,并指定其长子贾汗吉尔之子皮儿马黑麻为嗣君。皮儿马黑麻率军前去争位,被哈里勒打败,退回阿富汗,后被部下所杀。帖木儿第四子沙哈鲁,以为皮儿马黑麻报仇为名,进军河中,夺取帖木儿的王位,因此,原帖木儿王朝的所有领土,除西波斯以外,都由沙哈鲁统一起来。西波斯的帖木儿后裔不久为黑羊王朝所灭,而沙哈鲁所建立的王朝则享国较久。沙哈鲁死后,帖木儿帝国大乱。河中的政权最后落到米兰沙之孙阿布赛义德的手中,而呼罗珊地区则被帖木儿次子乌马尔沙黑米尔扎的后裔苏丹侯赛因拜卡拉所占据。沙哈鲁的帖木儿朝遂分裂为二。1494年,阿布赛义德第四子、统治费尔干纳的乌马尔沙黑及其长兄,占据撒马尔罕的苏丹阿赫马德先后死去,继前者统治费尔干纳的巴布尔,继续同苏丹阿赫马德的后继者争夺撒马尔罕。最后是率乌兹别克人南下的昔班尼汗取得胜利。1501年,灭河中帖木儿朝。

1402年春,帖木儿的军队进攻奥斯曼帝国,连下数城,兵锋直逼安卡拉。奥斯曼帝国正处于上升阶段,势力不容小视,在西部前线已经把拜占庭帝国(东罗马帝国)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这个门户一开,基督教世界就暴露在眼前。帖木儿去进攻这样的对手还是冒了一定风险的。他动员的军队在14万左右,以骑兵为主(还有战象30头),最主要的突击力量是骑兵。奥斯曼帝国苏丹巴耶塞特绰号“闪电”,从名头上看绝非泛泛之辈。他动员了7万军队,在安卡拉附近的林地设防,以降低帖木儿骑兵的机动优势。

帖木儿看到奥斯曼帝国军队占了地利,虽然自己兵力占优,也无把握直接冲那个口袋。于是他决定绕开奥斯曼军防线从南方包围安卡拉,把奥斯曼帝国军队诱到平原上决战,其军队根本不理巴耶塞特的大军,照了个面就走了。这让巴耶塞特大吃一惊,立刻拔营而起驰援安卡拉。帖木儿很得意地撤了围,稍作后退,设立了防线等待奥斯曼帝国主力部队到来。

巴耶塞特的军队经过强行军赶到安卡拉战场,不及休整,1402年7月28日晨6时,双方列阵完毕。帖木儿军全部是骑兵,人数为14万,分为重骑兵和轻骑兵。重骑兵是主力,人马皆披铠甲。配备弓、战斧、长矛、弯刀。轻骑兵人马都没有甲胄,携带2-3张弓、3个巨大的箭袋和一把短弯刀,帖木儿把主力摆在两翼,并准备了预备队。战役结果证明贴木儿的安排是非常正确的。按照奥斯曼军的习惯,巴耶塞特一世将军队分成三个部分,即左、中、右。左翼军团由欧洲召集而来的雇佣军和塞尔维亚国王斯提芬率领的塞尔维亚骑兵组成。右翼军团由从安纳托利亚地区原突厥公国所征募的士兵和鞑靼军队构成。而中军则由加尼沙里军团和奥斯曼正规军西帕希骑兵构成。
  战斗从10点开始,奥斯曼军左翼塞尔维亚骑兵表现出了强大的攻击能力,“鞑靼人”( 帖木儿军)右翼被强劲对手压着打。加尼沙里军团和西帕希骑兵还没有投入作战。就在双方的战事正在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奥斯曼军的右翼出现了大规模的混乱。原来奥斯曼军右翼军团所面对的敌人,几乎都是以前被巴耶塞特一世赶出安纳托利亚(小亚细亚地区)的突厥公国的王公。基于此,巴耶塞特一世右翼的突厥士兵和鞑靼士兵中出现了大面积的战前倒戈。如果不是奥斯曼中心阵营精锐加尼沙里军团的支援,巴耶塞特一世的右翼早就已经就不复存在了,但左翼以塞尔维亚国王斯提芬为主的欧洲雇佣军团,却出人意料地忠诚于巴耶济德,奋勇迎战如潮水般涌向左翼阵营的贴木儿大军。不过还是有一些反叛的士兵汇同贴木儿的部队左翼士兵,趁着混乱冲向了巴耶塞特一世的中军。

巴耶塞特一世率领左翼塞尔维亚军队和加尼沙里军团中的精锐力量,发动了闪电般的反击。正处于胜势的贴木儿中军转眼就被冲乱,并且被击溃。受到巴耶塞特一世的影响,渐渐颓废的奥斯曼军队士气顿时一震随即扭转了战场上的局势。而中央突破的奥斯曼加尼沙里军团已经险些攻破贴木儿的中部军帐,左翼塞尔维亚军队则击退贴木儿大军数轮强攻,由欧洲重甲骑士和巴尔干骠骑兵组成的奥斯曼雇佣军,甚至向庞大的贴木儿军大象阵和突厥-靼鞑骑兵方阵,发起了数次冲锋。贴木儿面对奥斯曼军队的强力突击,很镇定的调动了后备部队5万人。眼看就要攻到贴木儿大帐下的奥斯曼军队被一批新的生力军给赶了出去。巴耶塞特一世的儿子苏莱曼查拉比放弃阵地逃之夭夭。左翼人数越战越少的塞尔维亚军团,率先被兵力源源不断的贴木儿军团击溃,塞尔维亚国王斯提芬率余部撤出战斗。贴木儿切断了撤回中央战线的奥斯曼加尼沙里军团补水供给线,巴耶塞特一世率领加尼沙里军团和西帕希骑兵竭力战斗到傍晚,他带着三百名“西帕希骑兵”退守到附近的一个小山丘卡特尔山。在太阳西下之时,战事接近结束。整个奥斯曼军团全军尽没,苏丹巴耶塞特一世突围时坐骑中箭,落马被俘,但斯提芬公爵率塞尔维亚骑兵余部突出重围。安卡拉的总督见状只有献城投降。贴木儿顺势攻陷了奥斯曼帝国在安纳托利亚(小亚细亚地区)最重要的中心布尔萨。到此奥斯曼帝国和贴木儿帝国的战事基本结束。奥斯曼帝国以惨败而告终。

帖木儿获胜后,觉得目的已经达到,把后顾之忧给剪除了,所以并没有乘胜把整个奥斯曼帝国灭掉,而是把安纳托利亚(小亚细亚地区)分给了巴耶塞特一世的四个儿子,帖木儿带着从奥斯曼帝国境里俘获的工匠,被迁到撒马尔罕,班师回朝。这期间发生了鬼力赤杀死坤帖木儿,自立为大汗,向明朝进贡求和的事情。坤帖木儿的弟弟本雅失里流亡到了帖木儿帝国。

挑起战争并不困难,困难是在于远征本身。帖木儿的部队由火炮部队,步兵炮灰,重骑兵组成,由于有辎重和大量步兵无法做到蒙古骑兵西征时只带单兵干粮机动。古代陆权时代西方势力从西北入侵中原是最困难的,因为西北戈壁沙漠绵延不断,绿洲不多人口不足(现在新疆人口增加是因为兵团工业化农业以及大量的援助医生导致出生率增加),兵源后勤皆得不到补充无法以战养战,中国当时西北部唯一弱点就是直到晚清新疆诸卫都是用土砖城堡,这种内部夯土外面土砖墙皮的城堡防炮效果不如棱堡强大,帖木儿出征必然会把工匠带到东亚,只要明成祖还像征安南时遇见安南火枪一样对先进技术有强烈的渴望以及活学活用,这个弱点会被快速克服。当时察合台国自身不稳定,北元也因明初洪武北伐打击而元气大伤,对帖木儿造不成致命威胁。而奥斯曼帝国被打败之后帖木儿从探子那里不断了解明朝的情况,大体得到的信息是明朝的军队动员能力在110万,而且战斗力不低,城市众多,但有完善的城墙防御体系保护,不易强攻。帖木儿帝国要打这样的国家确实不太容易,像打败奥斯曼帝国一样,细做准备,开始动员顷国之兵准备东侵。很多史书载其动用的军队达130万,实际上真正的主力战斗部队也就70到100万左右,其他为后勤,要维持这样一支大军,以帖木儿帝国尚不太稳定的经济供应看风险比以往的冒险要高。如果不能立刻击溃明军主力获得大量补给,持久战是有问题的。

明朝方面,虽然内乱导致国力有所损失,但军队因战乱战斗力得以保持增加。1404年11月帖木儿挥军往东,时明朱棣夺取帝位不久,军威正盛。但是,1405年2月18日帖木儿在行军途中病亡,大军未与明军发生大规模交战即停止了东侵。

帖木儿在世时曾将领土分给子孙,并指定其长孙皮儿马黑麻(帖木儿长子贾汗吉尔之子)为嗣君。帖木儿去世后,其后裔立即开始争夺王位的斗争。皮儿马黑麻因远在阿富汗,撒马尔罕遂为帖木儿的另一孙子哈里勒所夺据自立为汗。原帖木儿王朝的所有领土,除西波斯以外,都由沙哈鲁统一起来。与此同时,土耳其人、贾拉尔人、土克曼人在西部开始恢复失地。结果,西波斯的帖木儿后裔不久被土克曼人的黑羊王朝所灭,其领土落入黑羊王朝(据有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和白羊王朝(据有迪亚巴克儿和阿塞拜疆)手中。沙哈鲁的控制区只限于河中、阿富汗和波斯东部。

沙哈鲁命其长子兀鲁伯驻撒马尔罕镇守河中,自己则仍以赫拉特为首都。沙哈鲁当政时,波斯、中亚同中国明朝之间,贡使往来不断,官私贸易十分活跃。但沙哈鲁死后,帝国发生内乱。在争位战争中,兀鲁伯被自己的儿子阿卜拉拉迪卜所杀,而后者又被兀鲁伯的亲信杀死。 河中地区的政权最后落到米兰沙之孙阿布赛义德的手中。而呼罗珊地区则被帖木儿次子乌马儿沙黑米尔扎的后代苏丹侯赛因拜卡拉所占据。沙哈鲁的王朝遂一分为二。

1451年,阿布赛义德米尔扎(Abu Sa'id Mirza )将大部分的帖木儿帝国旧地统一起来,击败了东部强敌察合台汗国,并且重新将帖木儿帝国的触角伸向了波斯地区。随后其与盟友黑羊王朝统治者贾汗沙赫达成协议瓜分波斯。1466年黑羊王朝君主贾汗沙赫入侵白羊王朝,被白羊王朝雄主乌宗哈桑击败,应贾汗沙赫的要求,阿布赛义德.米尔扎也加入黑羊王朝一方参与战斗,最终贾汗沙赫与阿布.赛义德.米尔扎相继被乌宗哈桑击败,1469年阿布赛义德米尔扎被俘后为乌宗哈桑处死。

阿布赛义德米尔扎死后帖木儿帝国分崩离析,呼罗珊帖木儿王朝为海塞因米尔扎所统治,其余的帝国分为艾哈迈德统治下的布哈拉,撒马尔罕,Hissar(三地在艾哈迈德死后分裂),乌马尔米尔扎统治下的费尔干纳,马赫穆德统治下的巴尔赫和米尔扎乌鲁哈统治下的喀布尔。1500年,术赤(成吉思汗的长子)的后裔昔班尼汗率领乌兹别克族游牧部落攻占布哈拉和撒马尔罕,建立乌兹别克布哈拉汗国,帖木儿帝国灭亡。1501年,乌兹别克汗国灭河中帖木儿王朝;1507年5月,灭呼罗珊帖木儿王朝。河中地区形成由乌兹别克人建立的封建王朝。

但帖木儿的家族并没有因此全部消失,帖木儿的五世孙巴布尔以喀布尔为根据地力图复辟,失败后进入印度,于1526年建立了莫卧儿帝国。从而在一定意义上延续了帖木儿帝国。莫卧尔王朝可以说是印度历史上最伟大的王朝,版图包括整个印度次大陆,具有完备行政统治,各宗教的关系以及中央与地方政权的关系较融洽,经济和文化也出现了空前的繁荣。

帖木儿帝国的政治体制为半中央集权体制,设为中央、地方两级政府。帖木儿帝国吸收了波斯政治制度的长处,设有比较完善的官僚体制。中央政府在苏丹主持下设大臣会议。地方各省设长官3人,分管军事、民事及税收与无主产业。军队由40个中亚突厥大军事地主与部落构成。建有系统的司法制度,将宗教、刑事、民事及行政诉讼分开,由法官分别专理。土地制度实行封建采邑制,将所征服的土地分给家族成员、军事将领、埃米尔及各地统治者,对人民征收赋税。

帝国重视国内外的商业贸易发展,曾为印度、波斯东部开辟了陆上的新商道。“丝绸之路”中段站驿相望,道路无阻,远地商旅,咸得其济。在首都撒马尔罕和大不里士,东西方各国商旅汇聚,商肆栉比,百货杂陈,民物富庶。农业上修建了大型灌溉工程,沟渠完整,农村“田土地膏腴,人民繁庶”、“五谷蕃殖,食物丰饶”(《西域番国志》)。

帝国重视城市建设,曾一度毁于战火的城市得到重建和扩建,以移民充实,并在边关要道新建了新的集镇,将撒马尔罕和赫拉特扩建成最繁华的政治、经济、宗教和学术文化中心。帖木儿帝国的后王曾与大明帝国长期互派使节通好,商人、学者、旅行家频繁往采,进行经济贸易和文化交流。

帖木儿汗国奉行伊斯兰教逊尼派教义和教法,统治者以伊斯兰教的保护者自居。各地设有教法官,主持司法和宗教事务。在首都赫拉特设有教法监督官,称“穆赫塔希布”,监督穆斯林执行教规。伊斯兰教职人员在社会上享有很高地位,在宫廷中延聘著名宗教学者担任国师、大臣、参议,辅佐苏丹施政。帖木儿将社会分为主2个等级,把赛义德(即圣裔)、谢赫(即长老)、乌莱玛(即学者)等宗教领袖人物列为第一等级,并赐予土地和其他宗教权益,在各地兴建了大量清真寺和宗教大学,尤以赫拉特贾米大清真寺、侯赛因拜卡拉经学院、郭瓦夏古学府、撒马尔罕和布哈拉的伊斯兰大学最为著名。在帝国的保护和支持下,以布哈拉为中心的苏菲派纳格什班迪耶教团在中亚得到广泛的传播和发展,其学说对帝国的社会政治、文化和生活有相当大的影响。对什叶派采取宽容政策,保护和修葺了什叶派的清真寺和圣地。

帖木儿帝国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吸收不同民族的优秀文化成果,交融汇合,展现了具有突厥特色的文化新貌,进一步发展了突厥伊朗文化。在沙哈鲁和兀鲁伯统治时期,采取提倡、保护和赞助学术文化的政策,东、西方的学者、诗人、工匠云集于撒马尔罕和赫拉特等城市,从事科学研究和著书立说,在文学、诗歌、绘画、建筑、史学、天文学、语言学等方面都有建树。

在文学上,出现了著名的诗人哈菲兹、贾米、纳瓦伊等,他们的作品在伊斯兰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驰名世界。

在绘画上,将波斯细密画达到高超的水平,形成了各具独特风格的赫拉特派和撒马尔罕派。

在建筑上,将波斯、阿拉伯同突厥建筑风格融为一体,呈现出突厥民族特色。所建造的贾米清真寺、古尔埃米尔陵墓及宫殿、宗教大学、天文台,巍峨完美,装饰华丽,雕镂精湛,色调明快。

在天文学上,兀鲁伯在撤马尔罕建造的天文台和编制的《兀鲁伯天文表》,是16世纪以前著名的天文台和精确度最高的天文表。在史学上,哈菲兹拉卜鲁编定的《历史精华》记述了沙哈鲁与中国明王朝通使的详细经过。

阿卜杜拉扎克撰定的《沙哈鲁史》记述了帝国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在波斯语文学的影响下,形成了“突厥文化”,察合台语发展起来 ,并用突厥语创作诗歌和文学作品。帖木儿汗国的大多数统治者均喜爱文学艺术,苏丹沙哈鲁、兀鲁伯、侯赛因拜卡拉均为著名的学者和科学家,被后世学者赞誉为“伊斯兰科学和艺术的伟大保护者”。


相关文章推荐:
帖木儿 | 撒马尔罕 | 赫拉特 | 哈烈 | 乌兹别克斯坦 | 格鲁吉亚 | 印度 | 个中 | 西亚 | 南亚 | 乌兹别克汗国 | 德里 | 大马士革 | 咸海 | 波斯湾 | 巴布尔 | 莫卧儿王朝 | 中亚 | 突厥人 | 乌兹别克族 | 乌兹别克族 | 撒马尔罕 | 赫拉特 | 波斯语 | 帖木儿 | 突厥人 | 波斯人 | 蒙古人 | 伊斯兰教 | 西察合台汗国 | 乌兹别克斯坦 | 伊斯兰教 | 忽辛 | 察合台汗国 | 波斯 | 阿富汗 | 两河流域 | 花剌子模 | 亚美尼亚 | 高加索 | 德里苏丹国 | 德里 | 马木留克王朝 | 帖木儿 | 叙利亚 | 大马士革 | 安卡拉战役 | 奥斯曼帝国 | 巴耶塞特一世 | 小亚细亚 | 美索不达米亚 | 撒马尔罕 | 兀鲁伯 | 蒙古人 | 汉人 | 中原 | 帖木儿汗国 | 进贡 | 使节 | 奥斯曼帝国 | 印度 | 德里苏丹国 | 德里 | 小亚细亚 | 马木留克王朝 | 巴格达 | 禁锢 | 安卡拉战役 | 奥斯曼帝国 | 苏丹 | 巴耶塞特一世 | 印度 | 德里 | 小亚细亚 | 美索不达米亚 | 帝国 | 讹答剌 | 帖木儿 | 撒马尔罕 | 沙赫里萨布兹 | 蒙兀儿斯坦 | 秃黑鲁帖木儿 | 也里牙思火者 | 参赞 | 忽辛 | 蒙兀儿 | 西察合台汗国 | 察合台汗国 | 花拉子模 | 伊儿汗国 | 奥斯曼帝国 | 巴耶塞特一世 | 皮儿马黑麻 | 阿富汗 | 沙哈鲁 | 西波斯 | 黑羊王朝 | 呼罗珊 | 费尔干纳 | 巴布尔 | 撒马尔罕 | 乌兹别克人 | 昔班尼汗 | 奥斯曼帝国 | 兵锋 | 安卡拉 | 拜占庭帝国 | 东罗马帝国 | 巴耶塞特一世 | 布尔萨 | 撒马尔罕 | 鬼力赤 | 坤帖木儿 | 奥斯曼帝国 | 朱棣 | 皮儿马黑麻 | 帖木儿王朝 | 波斯 | 沙哈鲁 | 土耳其人 | 土克曼人 | 黑羊王朝 | 亚美尼亚 | 阿塞拜疆 | 白羊王朝 | 兀鲁伯 | 赫拉特 | 呼罗珊 | 察合台汗国 | 乌宗哈桑 | 艾哈迈德 | 布哈拉 | 撒马尔罕 | 费尔干纳 | 马赫穆德 | 巴尔赫 | 喀布尔 | 术赤 | 昔班尼汗 | 乌兹别克族 | 呼罗珊 | 巴布尔 | 莫卧儿帝国 | 莫卧尔王朝 | 印度历史 | 版图 | 印度次大陆 | 突厥 | 采邑制 | 丝绸之路 | 大不里士 | 西域番国志 | 哈菲兹 | 贾米 | 纳瓦伊 | 波斯细密画 | 古尔埃米尔陵墓 | 兀鲁伯 | 沙哈鲁史 | 波斯语 | 察合台语 | 帖木儿汗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