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廷杖

廷杖,即是在朝廷上行杖打人,是对朝中的官吏实行的一种惩罚,最早始于东汉明帝,又一说是北周宣帝,在金朝与元朝普遍实施,明代则实施得最著名。明代往往由厂卫行之。成化以前,凡廷杖者王去衣,用厚绵底衣,重迭,示辱而已,然犹卧床数月,而后得愈。正德初年,逆瑾(刘瑾)用事,恶廷臣,始去衣,遂有杖死者。

廷杖最早始于东汉明帝,《后汉纪》曰:明帝时,政事严峻,故卿皆鞭杖”。(《太平御览》卷605刑法部16杖条),明朝时成为一种制度。 廷杖一般是由栗木制成,击人的一端削成槌状,且包有铁皮,铁皮上还有倒勾,一棒击下去,行刑人再顺势一扯,尖利的倒勾就会把受刑人身上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来。如果行刑人不手下留情,不用说六十下,就是三十下,受刑人的皮肉连击连抓,就会被撕得一片稀烂。不少受刑官员,就死在廷杖之下。即便不死,十之八九的人,也会落下终身残废。廷杖最高的数目是一百,但这已无实际意义,打到七八十下,人已死了。廷杖一百的人,极少有存活的记录。廷杖八十,意味着双脚已迈进了阎王爷的门槛。

廷杖分“用心打”和“着实打”,至于采取何种打法由监刑官按皇帝的密令决定,如果监刑官脚尖张开,那么就是“着实打”,可能会导致残废,而如果监刑官脚尖闭合,那么就是“用心打”,则受刑的大臣必死无疑。大宦官刘瑾就曾在午门杖死过23个大臣。

万历想立郑贵妃的儿子为太子,但遭到大臣们的极力反对,当时太子又叫国本,因此,这次斗争又称为国本之争。最后万历被激怒了,上疏干涉皇帝“私生活”的礼部尚书洪乃春(礼部祠祭司主事卢洪春才对)被拖到午门外廷杖60。这以后廷杖几乎成了万历对付那些对他和郑贵妃之间的关系敢于置喙的大臣们最主要的手段了。明黄道周《节寰袁公(袁可立)传》:“及在御史台,值他御史触上怒,将廷杖,诸御史诣政府乞伸救,辅臣以上意为辞。”

“国本之争”前后争吵达15年,使无数大臣被斥被贬被杖打、万历皇帝身心交瘁、郑贵妃悒郁不乐、整个帝国不得安宁。直到福王赴洛阳就藩才算告一段落,但万历悲痛欲绝,他感到自己虽贵为天子,而终被群臣所制,让爱子离京而去。

就像黄仁宇先生指出的那样,大臣们被杖之后,立即以敢于廷争面折而声名天下,并且名垂“竹帛”。死是人人都惧怕的,但只是屁股上挨几板子就可以名垂千古。因此,不管朝廷讨论的事情是对是错,纯为反对而反对,而冒险骗取廷杖的也大有人在。

明代的廷杖始于明太祖鞭死开国元勋永嘉侯朱亮祖。朱亮祖父子作威作福,多为不法,罪有应得,但朱元璋却开了廷杖大臣的先例。此后明成祖永乐时期废此不行,但朱棣死后十几年,明英宗就恢复了廷杖。

被廷杖的大多是一两个人,但在正德年间明武宗创过一百零七人同时受杖的纪录,而时隔不久,这个纪录就被打破,嘉靖皇帝同时廷杖一百三十四人,其中十六人当场死亡。上百人被扒下衣服,排在皇极殿下,上百根棍子同时起落,一时间声响震天,血肉横飞。而廷杖的缘由也是无所不有。劾严嵩,论妖僧,谏万贵妃干政,要廷杖;谏元夕观灯,谏武宗南巡,谏嘉靖勿服金丹,也要廷杖。正德年间,十三道御史弹劾刘瑾,上一本的杖三十,上两本的杖六十,而上三本的每本各杖六十,不等杖完,人就死了。

1519年,群臣劝说朱厚照皇帝不要到江南游玩,惹得皇帝大发雷霆,对劝阻的146名大臣加以杖责,结果打死了11人。

晌午。紫禁城,皇宫午门。

刘向钦、吴为、尹一才三位年轻的内阁大臣被太监转交给宫中侍卫绑赴午门外,午门外早已站了一大群人,上首端坐监刑的太监,衣着光鲜,望去便知是魏忠贤。身后左边站着三十名小宦官,右边站着三十名锦衣卫,前方是五十名手持朱漆木棍的行刑狱吏,那架势着实骇人,三位大臣挺直身板,怒视那高高在上的权监,从未有一丝心惊。 站在两侧的文武大臣见了这场面无不胆寒,纷纷私下议论:“坏了,是司礼监魏公公监刑,这三人就算能活命,也生不如死了。”

片刻的功夫,三人被押到了午门外,李永贞缓缓站起身来,从旁边小太监端过裹着黄绫的朱漆盘子里取过诏书,高声宣读魏忠贤“替”皇帝拟的旨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刘向钦、吴为、尹一才蜚短流长、不思效忠朝廷,建‘东林’,终日结党营私……”,他念到这些名字时顿了一顿,眼睛飞快地瞟了三人一眼,见他们正看着自己,唇角不禁露出一个个绝不低头的傲意。

宣罢圣旨,把手一摆,几个手执朱漆木棍的锦衣卫走上前来,将几个人齐刷刷地摁跪在地,每人都被捆得动弹不得,双足也被人用绳索绑住……廷杖,是明朝的独创。就是皇帝叫人用棍杖打臣下人的屁股。只要皇帝批了“逆鳞”,“锦衣卫”就把这个臣下捉起来押到午门痛打。宫里的规矩,监刑的公公若是靴尖向内一收,那就是要死不要活,三十板子足以将人活活打死了。不少朝内同僚暗自里可怜那些即将受刑的义士,却又有几个敢怒敢言的……只有些朝臣在原地探出头,费劲儿地瞧向魏忠贤,想看看他的脚尖是外八字还是内八字,想不到从几个行刑大汉的腿缝间只看见见魏忠贤举着个茶杯仰脸望天,一双二郎腿颤颤悠悠的,不由呆住了。

只见一个小太监凑到李永贞身边,哈着腰听他嘱咐几句,便直起腰来扬声喝道:“行刑!”十个锦衣卫的小旗官手执木棒走到三人身后,把刘向钦拉过来,按着他在指定的位置脸朝下趴在地上。

“我要面见皇上!我要面见皇上!”刘向钦身体瘦弱,仍挣扎着大喊。朝堂之上无不替这一呵掩面流涕。人人都知道,若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还有理可讲,偏偏是那九千岁魏公公下的旨,任凭他冤枉,又何处去诉苦……

刘向钦挣扎了没多久,就被校尉强大的力量按倒在地,紧接着,发觉锦衣卫的大手拽在自己的腰上,猛地掀起上衣,褪下裤子,露出了屁股和大腿。一向清高孤傲的刘向钦一时间只觉天昏地暗,雪白的屁股和细长的大腿被风吹和冰凉,尊严在这一刻就此彻底粉碎。同礼监太监命令:“搁棍!”两旁排列的校尉齐声大喝:“搁棍!”这时,有一人拿着一根大竹杖走出队列,把杖搁在将刘向钦的臀峰之上。那棒子风声凛冽,瞧起来威势骇人,校尉们又按照司礼监太监的命令齐声大喝:“打!”于是,行刑者把杖高高举起,大喝一声,呼地一棒子抽了下来。

“呼……啪……”这一棒子抽在屁股上,刘向钦觉得麻辣辣的,屁股上狠狠地被压了下来,大杖抬起来那一刻,臀腿上像点着了火,痛楚直顶到脑海,文武百官只听石裂山崩一声惨嚎,见那两腿之间,立刻隆起紫黑色的僵痕,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呼……啪……”“呼……啪……”“呼……啪……”打三下之后,李永贞看了看魏忠贤的脸色,校尉们又看了看李永贞的阴狠的脸色,大喝:“着实打!”这是告诉行刑者,一定要打到皮开肉绽,狠狠地给刘向钦一个教训。

不一会,校尉行刑者更加用力。打的中间,更加凶狠。每打五下,行刑者要换一个人,校尉们照样用吆喝声传达太监的命令。每次喝令时,都是先由一人发令,然后百名校尉齐声附和,喊声震天动地。石阶上观刑的官员莫不心惊胆战,两腿发抖。再看那等待受刑的内阁讲学吴为和尹一才脸上挂着怒色,目光中的杀气直霹向高坐堂中的那阉党罪魁魏忠贤。

十名校尉一人打了三棒子,便退了下去。那号令的小太监又威风凛凛地喝道:“轮刑!”五十名军士闻言,五人一组抡着棒子排着队,轮流上前执杖施刑,他们喊着号子,喊一声“着实打”啪地一棒子打下去,刘向钦咬着牙,不知从第几杖开始,憋忍住了声,不再喊叫,绝不让那恶势力在自己的呻吟声中获取丝毫的得意。

六十杖打完,那原本白嫩的臀腿上早已血肉模糊,铺在周围的麻木上满是血迹,刘向钦从腰间到腿弯处,没有一块好皮,最轻的地方也已经裂开了狰狞的口子。军士们弃了木棒,提起刘向钦身下的麻布四角,呼喝一声举了起来,奄奄一息的刘向钦被这一举惊醒起来,只见四名军士一齐发力,大叫一声,将人高高地荡了起来,“嗵”地一声摔在地上。摔得刘向钦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两个校尉拉着刘向钦的两腿,往门外拖。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吴大人,尹大人,该轮到你们了。”台阶上,李永贞露出得意的笑,对二人说。话音未落,吴为便挣扎着站起身来,仰天大呵:“阉狗,你今日蛊惑皇上,明日我们做鬼,也不放过你……”喊声震天动地。台上的魏忠贤眯起双眼,看戏似的品位这眼前的一切。李永贞见状,从牙逢里挤出一个字:“打!”

几个校尉走上前来,如法炮制。选了头号大杖对他们予以责罚。使用的行刑的校尉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训练的办法是,先用皮革包扎成两个假人,一个里面装上砖块,另一个外面裹一层纸。用杖打装砖块的假人,看上去下手很轻,但打开皮革察看,里面的砖块要全部粉碎;打包纸的假人时,看上去下手很重,但连纸也没有打破练到这种程度,他才能被选用为执行廷杖的打手。这样,在实际行刑时,就可以随心自如:如果想把人打死,就用打包砖块的假人的手段,如果想照顾某人,就用打包纸的假人的手段。不知内情的旁观者单从校尉用力的情形根本看不出监刑者的真正意图。

校尉见李永贞递了个眼神过来,将二人按趴在地,动弹不得。接着,两名壮汉手执头号大杖,向二人走来。像方才杖责刘向钦一样,把他们的上衣掀了起来,见二人把头埋得深深的,又一把将他们的裤子褪下,拉下小衣,露出细致的大腿和屁股。这些官员都是书生出身,个个体质清弱,平日里轻裘细革,身体保养得白皙紧致,看那二人身下,皆是燕瘦环肥,美臀四片……

校尉见惯了这场面,豪不怜惜地挥舞着大杖,朝两人的臀上砸下来,一时间惊天动地,二人始终咬紧了牙,没有喊出一声。吴为大刑加身,只觉屁股上一阵麻一阵剧烈的痛,连连把头撞向青石板的地面,尘埃满口,硬是没有呻吟一声。身旁的尹一才早已面色惨白,洁白的臀上沁出一片血红,人已经晕了过去。台阶上的官员哪里忍心再看,仿佛那一杖杖从他们的头顶上打下来一般。

李永贞悄悄走到魏忠贤身边,弯腰问:“师叔,要死还是要活?”魏忠贤饮了口茶,不慌不忙地说:“往狠里打,当场打死。”

李永贞立即拍手称善,忙谄媚到:“师叔您这是杀鸡给猴看,让高攀龙他们今后老实点……”说完转向行刑的校尉,大声喊:“用心打!”

听了隆裕皇后和李莲英的禀告,慈禧太后一拍桌案:“好大胆的贱人,竟敢背着我如此胡为,非得好好惩治不可,来人,把珍妃给我召到储秀宫来。”隆裕一见太后动了圣怒,心想:这可是一个打击珍妃的好机会,绝不能放过。又说道:“亲爸爸,珍妃那贱人迷惑皇上,干预朝政,奴婢听见大臣们风传她‘妖媚惑主’,您真得好好惩治那贱妃,整束一下后宫的规矩。”慈禧一听“干预朝政”四个字,心中一时不快,当初她也是受咸丰皇帝的专宠,干预过朝政,没少受人指责。不过今天珍妃“干预”的是她掌握之下的大清朝政,权欲熏心的慈禧是绝不会轻饶她的,但她表面仍故作姿态,冷冷地说:“不用你多言,我知道如何处置。”

一名太监将珍妃带进宫来,只见珍妃午后新浴,双颊透着红润,乌黑秀发束起发髻,上面坠着一串大红丝穗,穿着暗花粉色旗袍,罩着玄色缎子坎肩,下衬绣花夹裤,脚上着绣面缎拧丝棉屐,秀臀若隐若现,天生一付美人胚子。来到慈禧面前,见太后满脸杀气,心中不由一惊,又见皇后、瑾妃站在一旁,得意地看着她,知道自己要大祸临头了,忙恭恭敬敬地跪下给慈禧请安。

慈禧太后一见珍妃,抬起眼皮阴阳怪气地道:“珍主子,你好风光,在皇上面前呼风唤雨,全然不把我这个太后放在眼里?”珍妃一听,知道太后一定找到了整治自己的口实,欲想说什么,可又不知说些什么辩解。慈禧忽然怒目圆睁:“大胆的贱人,竟敢不守妃嫔本分,迷惑皇上,干预朝政,今天非好好管束你不可,让你知道祖宗家法的厉害,小李子,传杖。”

“喳!”

珍妃大惊,知道是皇后在太后面前进谗言,打击报复自己,忙辩解道:“老佛爷,奴婢自入宫以来,一心侍奉皇上,万不敢有干预朝政之心,太后不能听信他人之辞。” ,

隆裕一见心想:珍妃这顿家法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得让这个贱人多挨几下刑杖,才解我心头之恨。忙道:“好大胆子,圣母面前只有乞求,还敢胡言狡辩,真是有孛礼束,应该重重杖责。”

这时,李莲英从东偏间出来,后面跟着四个太监,前面两个抬着一条刑凳,后面两个手里各持一条粗大的毛竹杖,进到殿内,将刑凳放在珍妃的身前,持杖的太监侍立在两旁,等着主子的号令。慈禧已是怒不遏,指着地上的珍妃:“你这个狐媚子,还敢花言巧语,,将这个贱人的衣裤褪下,臀杖四十。”目光射着凶色。珍妃只觉得一阵眩昏,她知道“臀杖”的厉害,这是暴虐的慈禧太后对触犯家法嫔妃最残暴的惩罚,嫔妃受臀杖时,要被褪尽下身的衣裤,用大号毛竹杖笞打裸露的臀部。不仅在肉体上是极大的摧残,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身子受杖,也是对年轻女人精神上莫大的羞辱。

两名太监在李莲英的指挥下,将珍妃拖到了刑凳边上,珍妃挣扎着呼喊:“饶了奴婢吧,我要见皇上,老佛爷……”

慈禧恶狠狠地道:“饶了你?你这狐媚子,不受着皮肉之苦,是不会安生的,都是皇上把你宠坏了,今天非好好管束你不可。打,给我狠打,把她的裤子给扒下来,让大伙瞧着打。

太监不顾珍妃的挣扎,将她的外装和旗服扒开拉下来,里面穿着粉红色的亵衣和湖绿色夹裤。珍妃被架起,拖翻在刑凳上,这宽大的春凳是平时惩罚宫女用的。又有两名太监上前,将珍妃的肩头和双臂按住,另一端将她的双腿按住,使珍妃动弹不得,在一旁的李莲英上前,将双手退入马蹄袖内,俯身将珍妃腰间的亵衣下摆掀开,露出下面夹裤的汗巾。李莲英将汗巾解开,拉下珍妃的夹裤,里面仅剩贴肉的月白色小衣,李莲英把手伸入小衣中,正欲褪下,珍妃哭喊着:“李安达,奴婢不要羞耻,皇上也要体面呀,饶了奴婢吧!”

李莲英故作姿态:“珍主子,别难为奴才了,这是大清的家法,奴才不敢违背,委屈您了。”还是将珍妃的小衣拉褪下至股间,珍妃粉嫩浑圆的臀部全部裸露出来。珍妃在太监的众目睽睽之下,裸露下体,使她感到万分羞辱,闭紧双目,头低在刑上小声的抽泣。

等待她的还有更加残忍的杖责,在李莲英的指挥下,两名执杖太监在刑凳两侧,抡起竹杖狠狠地照珍妃的臀部打下来。“啪、啪”竹杖随着风声打在珍妃的臀上与皮肉相击发出响亮的声音。一杖下来,粉嫩的皮肉上立即拱起一道紫红的杖痕,丰满的臀肉随着竹杖的起落颤动着,珍妃全身一阵剧烈的痉挛,腰肢痛苦地扭动着,珍妃只觉得竹杖打在身上,如同针扎刀割一般的疼痛,她再也没有沉默的能力。第二杖下来时,发出了凄惨的呻吟。 “三”、“四”,李莲英操着浓重的河北方言在一旁唱着数。随着珍妃的呻吟一声比一声凄惨,她的臀部已经布满了杖痕,整个屁股完全拱肿起来。珍妃在刑凳上痛苦地扭动着仅能动弹的腰肢。因杖打的剧痛而扭曲的面颊上淌下泪水和渗出的豆大的汗珠。慈禧端坐在凤榻上,双目紧闭,余气未消。隆裕在旁,看着在竹杖笞打下扭动着的珍妃,听着竹杖打在珍妃身上的声音,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十五”、“十六”竹杖越下越狠,渐渐的珍妃臀上杖痕已经开绽,渗出鲜血。珍妃的腰肢已不能再动弹,呻吟声越来越微弱。只能听见“啪啪”的杖打声。“三十、三十一”珍妃的臀部已经是血肉模糊,臀肉完全开绽,在竹杖的笞打下,血肉飞溅。

“三十九、四十”执刑太监停了手。当下四十笞杖,珍妃已昏死过去,趴在刑凳上一动不动,她的发髻散乱,面色苍白,下身由臀至两股间已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李莲英禀报:“回老佛爷,臀杖完毕。”慈禧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昏死在刑凳上的珍妃,朝李莲英使了个眼色。李莲英转身命人将珍妃下面的小衣、夹裤拉下,放下亵衣下摆,从刑凳上架下来,拖到慈禧面前,将珍妃从昏迷中弄醒,由两名太监架着,浑身痛苦地颤抖着强作跪状。慈禧令李莲英宣读她拟的诣旨:“着珍妃习尚浮华,屡有乞请,不守嫔妃本分,干预朝政,为整束后宫,将其降为贵人,羁禁三个月,不准召幸。皇后有整饬后宫之责,若再为嫔妃不守宫规,可以宫中家法严惩。”言罢,命两名太监连拉带拖将珍妃带出宫去。珍妃下面刚穿上的衣裤渗出片片血迹。


相关文章推荐:
刘瑾 | 栗木 | 残废 | 刘瑾 | 午门 | 郑贵妃 | 国本之争 | 尚书 | 礼部 | 黄道周 | 黄仁宇 | 廷争面折 | 名垂千古 | 明太祖 | 朱亮祖 | 朱元璋 | 朱棣 | 明英宗 | 明武宗 | 嘉靖 | 皇极殿 | 严嵩 | 万贵妃 | 刘瑾 | 紫禁城 | 午门 | 魏忠贤 | 锦衣卫 | 司礼监 | 李永贞 | 奉天承运 | 蜚短流长 | 锦衣卫 | 逆鳞 | 恶势力 | 如法炮制 | 燕瘦环肥 | 李莲英 | 慈禧太后 | 珍妃 | 储秀宫 | 老佛爷 | 众目睽睽 | 河北方言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