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瓦氏夫人(历史传说)

[1] 瓦氏夫人(图片来自同名电视剧《瓦氏夫人》),本姓岑,1496年生,归顺直隶州人,土官岑璋之女,明代抗倭巾帼英雄。

她在倭寇入侵我国东南沿海的危急关头,不顾58岁的高龄,亲率广西6000兵驰骋千里奔赴抗倭第一线,以“誓不与贼俱生”的气概纵马冲锋陷阵,连歼敌兵,打破了倭寇不可战胜的神话,为保国安民立下了赫赫战功,被明嘉靖皇帝封为二品夫人。在中华民族抗击外敌入侵的历史中,壮族人瓦氏夫人堪称“巾帼英雄第一人”。

她的抗倭爱国精神,永远值得中国人民缅怀和纪念。有瓦氏夫人墓、纪念馆、练兵台、庙宇等可供参观游览与凭吊。另有,相关戏曲电视剧理论研究与纪念诗文可供观看吟咏与缅怀。

瓦氏夫人,原名岑花,生于明弘治九年(1496年),归顺直隶州(今广西靖西县旧州村)土官岑璋之

女。她自幼聪明好学,饱读诗书,习练武艺,精通兵法;生性助人为乐。长大成人以后,按照壮族土司时代官族与官族通婚以及壮族婚姻不避同姓的习俗,嫁给田州(今广西田阳县)土官岑猛为妻,改称为“瓦氏”。明嘉靖六年(1527年),田州土官岑猛被指控叛乱,遭朝廷讨伐,与其子岑邦彦战败而亡。岑猛与其子死后由孙子岑芝承袭田州土官。因岑芝年纪尚幼,瓦氏夫人主政代理知州事。瓦氏夫人在职期间,克己砺志,善理州政,安定了社会秩序;同时积极发展农业生产,建义学,兴教育,在各方面均有所成就,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赢得了百姓的爱戴和拥护。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岑芝被朝廷征调到海南岛镇压黎族起义,战死于海南。于是,瓦氏夫人又负担起抚育岑芝之子岑大寿、岑大禄的责任,继续掌管州内一切政务,政绩依旧斐然。

嘉靖时期曾任田州州事。在职时善理州政,建义学、兴教育,召集流民,稳定秩序。田州土官岑大禄年幼,年近花甲的瓦氏夫人训练壮族子弟7500人出战,她的几个儿子和孙子都在抗倭战争中牺牲。瓦氏率狼兵在金山卫大战倭寇,毙敌4000余人,因功被嘉靖帝封为二品夫人。

主战的总督张经被严嵩陷害入狱,瓦氏悲愤,告老还乡。不久病逝,享年59岁。

瓦氏夫人是壮族土司时代著名的抗倭英雄。广西百色市田州镇(现田阳)隆平村那豆屯东北约500米有一块田地叫“地太”,壮语是太婆之地的意思。根据《镇安府志》记载,以“地太”为中心方圆一千亩的范围内,埋葬着包括瓦氏夫人及田州土司16世祖岑太禄、22世祖岑澜在内的7座土官墓。可惜近代已经全部遭到彻底破坏,大部分地面文物已经不见踪影。

1989年,附近的农民在隆平村平街屯鱼塘边找到了一块盖水沟的墓碑,墓碑的碑文是:“前明嘉靖特封淑人岑门瓦氏太君之墓”,使人们又重新记忆起了这位明代的壮族女英雄。现在,在墓地的旧址修复了瓦氏夫人的陵墓,成了爱国主义的教育基地,每年不少群众,都自觉的去那里吊念这位民族英雄。

普遍认为,瓦氏一生的功绩主要有两点:第一,受命于田州危难之际,重振田州;第二为统兵抗倭。1527年(明嘉靖六年),田州土官岑猛被诬叛乱,遭朝廷讨伐,为总督两广都御史姚镆打败,其子岑邦彦英勇战死,岑猛率余部败退归顺州,试图东山再起,不料后被敌人诱杀。岑猛与其子死后由孙子岑芝承袭田州土官。因岑芝年纪尚幼,瓦氏夫人代理主政知州政务。瓦氏夫人是在田州由土府降为土州,政局混乱之时登上田州政治舞台的。通过政治联姻关系和凭借自身的智慧才干,瓦氏在艰险的家族争夺权力斗争中化险为夷并脱颖而出。她挫败了欲置之于死地的岑邦相的阴谋,稳定了田州的政局,并以庶母身份将岑邦彦遗子岑芝抚育成人,继承了土官之位。1550年(明嘉靖二十九年),岑芝死于朝廷调征海南的战事,在岑芝身后,长子岑大寿年仅4岁,次子岑大禄还在襁褓之中,瓦氏不得已又担负起抚育重孙的重任。在先后抚育两代遗孤期间,她成为田州实际上的女主政人。在职期间,瓦氏夫人克己砺志,倾心治理州政,“凡州之利害,躬为规划,内外凛然”,安定了社会秩序,同时积极发展农业生产,建义学,兴教育,在各方面均有所成就,人民得以安居乐业,赢得了百姓的爱戴和拥护。

瓦氏夫人用兵有方,所率部队组织建制严密,标志明显,奖惩分明,部队内部团结一致,秋毫无犯。因此,兵在战场上士气高昂,勇猛无比。当年瓦氏夫人练兵时为了培养兵的集体观念,命人根据壮族的木履式样制成长木鞋,3人或6人一组共穿一双长木鞋练习赛跑。兵练习时必须团结一心,默契配合,若有一人分心,精神不集中,便会影响全体。正是这种饶有趣味的练兵方法,使兵团结一致,无畏勇敢,战败了倭寇。后来壮族群众效仿瓦氏夫人“同步”练兵法,在田头地脚、屋前屋后开展板鞋竞速活动以自娱。今天该项运动已经成为壮族体育比赛的项目之一。仿古的“板鞋竞速”的板鞋是用长25米比足稍宽的木板一双,按等距离钉制三双脚带。比赛时三人一组,脚穿板鞋,双手扶前者的肩上,听裁判发令出发并开始记时,比赛者按比赛竞速时间排列名次,奖励优胜。在每年的广西南宁国际民歌节活动中,是极富民族特色的一项体育运动。

瓦氏治军

瓦氏夫人治军有方,所率部队组织建制完善,军纪严明,标志明显,奖惩分明,部队内部十分团结,所至之处,秋毫无犯,深得当地群众爱戴,无不“箪食壶浆”,以迎义师。《倭变事略》、《松江纪略》、《张氏卮言》有如下记载:“以妇将兵,颇有纪律,秋毫无犯。”“瓦氏虽妇人,军法甚整,下无侵。”“骁勇善战,军令严明。”她经常教育所部:一不许骚扰百姓,欺压人民;二不许奸淫掳掠;三不许马踏禾田;四不许违犯军令。当她率部在泊胥关驻扎时,常到民间察访,听取民间意见,如发现部属有强取居民酒肉者,即予严厉处分。

瓦氏夫人十分体恤士兵,在自带军粮军饷菲薄的艰难环境中,常组织士兵在作战和行军间隙上山狩猎,改善大家的生活。至今还有两首民歌流传在壮族民间,反映着瓦氏对士卒的关爱。

女声唱:“阿妹送郎去远征,千叮万嘱要记清。晚上莫忘把被盖,日里莫忘扎头巾。”

男声唱:“阿哥出门去远征,阿妹在家要放心。瓦氏叫人把被盖,日里又叫扎头巾。”

因此,瓦氏夫人统领的兵在战场上士气高昂,勇猛无比,拚死杀敌。兵以此法练习赛跑时必须团结一心,默契配合,若有一人分心,精神不集中,便会影响全体。正是这种饶有趣味独具一格的练兵方法,使得兵在战场上能团结一致,众志成城,英勇无畏,似同天神兵降。打得倭寇鬼哭狼嚎,闻风而逃。后来壮族地区的民众效仿瓦氏夫人“同步”练兵法。仿古的“板鞋竞速”的板鞋是用长2至5米比足稍宽的木板一双。

瓦氏阵法

壮族古代兵法,以“岑家兵法”最为系统和完整。它的精粹在明人邝露《赤雅》卷上《岑家兵略》中有载:“岑氏兵法,七人为伍,每伍自相为命。四人专主击刺,三人专主割首,所获首级,七人共之。割首之人,虽有 护主击刺者之责,但能奋杀向前,不必武艺绝伦也。”(《峤南锁记》和《赤雅》“云单君兵法”所记皆同)可见“岑家兵法”较之宋代“侬智高兵法”中的“三人组”,又有所推陈出新,达到了新的高度。瓦氏夫人统领兵抗倭时,排兵布阵精湛绝伦,扬名于世,影响较大。当时的浙江巡御史胡宗宪亲眼所见兵作战,并在其著《筹海图编》中盛赞他们“能以少击众,十出而九胜”,“可死而不可败”。由此可见兵统帅瓦氏夫人善用“岑家兵法”以一当十之一斑。《赤雅》“野战条”还记载了壮民善以两人为一组的野战法,即“临敌比偶而前,执枪者乍前乍却以卫驽。执驽者口衔刀而手援矢,矢尽,投驽夹刀。”

瓦氏夫人克敌至胜的法宝“瓦氏阵法”,后来被收入明代抗倭兵书《江南经略》,影响并演变成了后来戚继光的“鸳鸯阵”。“瓦氏阵法”精髓由戚继光“鸳鸯阵”吸收后被其著于兵法名篇《纪效新书》之中。其战例及兵法,20世纪八十年代被台湾三军大学收入《中国古代战史》。

瓦氏双刀功

“瓦氏双刀功”亦称“瓦氏双刀降枪法”,以瓦氏夫人传下而得名。明代江浙一带许多豪杰侠士慕名拜瓦氏为师,素有“天都”侠少之称的安徽歙县人氏项元池得到瓦氏青眼收为关门弟子,并得瓦氏“瓦氏双刀功”真传。后来项元池在浙江湖州建立“绥翠堂” 武馆,专教“瓦氏双刀功”秘诀。他的名徒吴殳(江苏娄江县人)据师傅口传,写了一首《双刀歌》,热情歌颂祖师瓦氏夫人的武功及其双刀功的威力,歌云:

岛夷缘海作三窟,千万官军皆露骨。

石柱瓦氏女将军,数千战士授吴越。

纪律可比戚重熙,勇气虚江同奋发。

女将亲战挥双刀,成团雪片初园月。

麾下健儿二十四,雁翎五十齐翁忽。

岛夷杀尽江海清,南纪至今推战伐。

天都侠少项元池,刀法女将手授之。

乙亥春杪遇湖上,霜髯伟干殊恢奇。

谓予长矛疏远利,彼已慎密须短器。

绥翠堂中说秘传,翔凤六月生双臂。

后来吴殳又写《短降长说》一文,进一步论述了瓦氏 双刀武功的特点及其在实战中的具体应用,称为“瓦氏双刀降枪法”。从此,“瓦氏双刀功”就在浙江扎根,流传至今。

吴殳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史学家,诗人兼武术家,一生从师众多,拳脚以外,尤擅枪术、刀术。以他的成名绝技双手刀来看,他是瓦氏夫人关门弟子项元池之徒,算是瓦氏再传弟子中的翘楚。后来吴殳矢志反清,周游天下广交天下豪杰,学习各门各派武术。有资料显示他曾经系统地学习掌握了日本单刀,对日本刀术也做了一番研究和整理,他曾著《单刀图说》一书,称“唐有陌刀,战阵称猛,其法不传。令倭国单刀,中华间有得其法者,而终不及倭人之精。”50岁那年他在河北遇到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前明遗老,这位不肯透露真实姓名的老人传授了一套“渔阳剑”给他后从此不知所踪。吴殳感于单械与双械各有长短,终于成功将渔阳单剑、日本单刀、瓦氏双刀融为一体,创立了一门新的武术双刀十八式,从此遇敌,右手刀中混入剑刺之法,左手刀则纯施刀法,以左右撩刀等八势为核心,以“避虚就实”为以短破长的要点,终于成为一代武术名家。由此可见,“瓦氏双刀功”影响深远,造就了一代代知名或不知名的武术家,这点毋须置疑。当今在西南当地,“瓦氏双刀功”这一称呼依然存在,影响仍在。

1554年(明嘉靖三十三年),中国沿海频频遭受倭寇侵扰,严重威胁着中国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明朝廷多次派兵征讨都无济于事,皆以残败告终。以致沿海居民人心惶恐,倭寇不可战胜的神话谣传不胫而走。明朝廷不得已委派兵部尚书张经为总督东南国务大臣,征调广西壮族土官所属的“兵”和其他少数民族的部队前往东南沿海抗倭。张经曾总督两广军务,深知广西少数民族“兵”军队勇敢善战,便传令征调田州土官岑大禄、大寿领兵出征。曾祖母瓦氏以大禄等年幼不能担任军职,请示督府允许她亲自带兵前往江浙前线征倭。督府知道瓦氏有胆略、有威望,便准其所请,并授予“女官参将总兵”军衔。瓦氏表示决心:“是行也,誓不与贼俱生。”

瓦氏接受抗倭任务后,督府派南京车驾司主事阮文中前来迎接。当时瓦氏打算以田州“兵”一万三千(一说八千)人应调,上司没有同意,只准四千多名。各地土司从征兵额是:田州瓦氏所统头目钟南、黄仁等部有步兵四千一百多名,而归瓦氏统率的队伍有归顺州土目黄虎仁等所部八百六十名,战马四百五十匹,瓦氏并带随从兵四十多名;那地州州官之弟莫昆、莫从舜等所部五百五十名;那地州土目罗堂等所部五百九十名;东兰州土目岑褐等所部七百五十名。出征前,“时有定律(乡)三虎,抹马(乡)五豹,智力出众,拜倒膝前,愿为附将。”“三虎”、“五豹”皆黄姓。瓦氏夫人统率大军时有二十四猛将,加之“兵”与生俱来勇猛强悍,这是因为在明代土司时代的桂西壮族家庭,凡生下男孩,往往将他当作未来的“兵”(壮族士兵)而加以训练。男孩出生后,他的父母称一块与男孩体重相等的铁块,挂在孩子的床头,待他长到十来岁,即用这块铁打制成刀,挂在腰间,便于随时习武舞刀练拳。这种习俗直到后来壮族革命英雄韦拔群闹革命时流行传唱的革命山歌歌词中还有所反映,这就是“三块洋铁打把刀,挂在腰间动摇摇;谁人敢拦革命路,不断头来也断腰。”

不久,瓦氏夫人率广西田州、归顺州、南丹州、那地州、东兰州等各州组建的军队六千八百余人,浩浩荡荡开赴江浙

前线。当时,广西各州“兵”先集中梧州,后经广东南雄、过大庚岭,再坐船至江西南昌,转江苏京口、丹阳,步行到奔中镇,常州官府派船接至嘉兴,历时数月,跋涉数千里,于1555年(嘉靖三十四年)三月十三日到达金山卫。

瓦氏领兵到达江浙前线金山卫后,按照督府张经的部署,以瓦氏所率领的田州兵隶属总兵俞大猷指挥,其余各州队伍则分属游击邹继芳和参将汤克宽等指挥。瓦氏率“兵”抵达后多次请求速战,部属“兵”个个摩拳擦掌,准备杀敌立功。张经以“兵”初到,未熟悉情况,不许轻举忘动。

旧历四月初五,瓦氏奉令到漕泾镇截击倭寇,因敌众我寡,被敌重重围困,战斗激烈,头目钟富、黄维等十四人阵亡,瓦氏极为愤怒,亲自披发舞刀,往来突阵中,所乘马尾鬃为倭拔几尽,浴血奋战而出。马上大呼曰:“大将官,好将官杀贼”,盖愤当时,诸将拥军不前救也。四月十九日,倭两千多人“突出金山卫,从独山往嘉兴。俞大猷先不敢拒,乃率瓦氏兵追其后,被贼反攻,杀伤颇众,大猷先奔,赖瓦氏殿后,得免全覆。”四月二十一日,倭二千多人南来金山,白泫都司率兵迎击,被倭围困重重,瓦氏奋身往援,纵马冲杀,“女将亲战挥双刀,成团雪片初圆月;麾下健儿二十四,雁翎(短剑)五十齐翕忽”(意即舞剑挥刀疾速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岛夷(日寇)杀尽江海清……”,破寇重围,白乃可得脱。至是,瓦氏勇猛始为敌人所畏服。谢肇浙曾赞扬瓦氏说:“国朝土官妻瓦氏者,

勇鸷善战,嘉靖末年,倭患,常调其兵入援浙直(江苏省),戎装跨介驷,舞戟如飞,倭寇畏之。”四月二十八日,倭寇由平望奔王江泾(在嘉兴县北州里),瓦氏参加对倭寇进行追击围剿,全线斩贼首和溺死者约四千人,是征倭以来的第一次大胜利,杀得倭寇四散逃命,一战而首次扭转东南抗倭战局,打破了倭寇不可战胜的神话。当倭寇逃回柘林,仅余三百余人。五月初五,敌经金山卫,又被瓦氏琅兵击溃,死亡甚众。因瓦氏作战时使用双剑,神速如闪电,锐不可挡,致使敌人疲于奔命,死伤累累。六月,在陆泾坝(今江苏苏州境)战役中,瓦氏夫人率领的“兵”又斩获倭首三百余级,烧毁海盗船只三十余艘,令倭寇闻风丧胆,以为天派神兵驾到,听到“兵”临至立刻逃至夭夭。故今人赋诗赞曰:

狼烟四起野蛮夷, 社稷黎民危旦夕。

前方启奏军情迫, 皇宫降旨传令急。

岑花瓦氏担重任, 不让须眉举帅旗。

半百老妪硬骨汉, 快马双刀领前骑。

谁说女子执针线, 看我巾帼布阵局。

身陷重围何所惧, 刀光闪处取首级。

手下兵神奇勇, 将军指向战披糜。

海疆硝烟烽火散, 收复失地捣营敌。

美名流世赞歌颂, 军中玫瑰展威仪。

手擎胜旌传捷报, 血染红妆风彩迷。

景仰夫人卫国志, 浓墨书存芳魂籍。

壮族英雄数瓦氏, 至今惭愧无人及。

因瓦氏夫人抗倭“三战三胜”,被朝廷封为“二品夫人”,《明史》记载云:“(嘉靖)三十四年,田州土官妇瓦氏以兵应调至苏州剿倭,隶于总兵俞大猷麾下。以杀贼多,诏赏瓦氏及其孙男岑大寿、大禄银币,余令军门奖赏。”江浙人民尊称她为“宝鬓将军”,当地群众赞誉她为“石柱将军”,视为抗倭“长城”。然而,正当抗倭取得节节胜利,形势顺利发展的关键时刻,调瓦氏夫人到江浙的总领抗倭总督大臣张经被赵文华、严嵩陷害入狱,致使抗倭军队失去了得力的统帅。瓦氏壮志未酬,含愤患病.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中国沿海频频遭受倭寇侵扰,在北起河北、山东,南至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地,倭寇进行了严重地侵扰和破坏活动。倭寇所到之处,大肆掠夺居民财产,抢劫商船货物,焚毁大量房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严重威胁着我国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明朝廷多次派兵征讨都是以残败告终。不得已委派兵部尚书张经为总督东南国务大臣,征调广西壮族土官所属的“兵”和其他少数民族的部队前往东南沿海抗倭。当两广督府把征调“兵”的命令送到田州时,年近花甲的瓦氏夫人不顾自己年迈体弱,毅然请命应征,请求带兵抗倭,被授予“女官参将总兵”,开赴东南沿海前线抗倭。奔赴东南沿海剿倭。东南沿海住民久闻壮族兵骁勇善战,名扬海内,视若长城,民心大振。瓦氏夫人率兵于三月十三日抵达前线金山卫(今上海金山区金山卫境),于各地应召之兵中,首先抵达战场。四月,倭寇出动三千余人突然侵犯金山卫,瓦氏夫人率队迎击,杀得倭寇四散逃命,一战而首次扭转东南抗倭战局。四月二十日,倭寇四千多人进犯嘉兴,瓦氏夫人一马当先,在其他友军的配合下,把倭寇包围在王江泾(今浙江嘉兴北)一带,一举歼灭三千余人;给倭寇以毁灭性打击,获得抗倭大捷,取得了抗倭战场上转折性的胜利。六月,在陆泾坝(今江苏苏州境),战役中,瓦氏夫人率领的“兵”又斩获倭首三百余级,烧毁海盗船只三十余艘,令倭寇闻风丧胆。兵连连告捷,屡建奇功,大大鼓舞了沿海人民的斗志。“花瓦家,能杀倭”的民谣在江浙沿海广为传颂。因瓦氏夫人抗倭“三战三胜”,被朝廷封为“二品夫人”,群众赞誉她为“石柱将军”。浙江巡御史胡宗宪撰《筹海图编》中称瓦氏夫人用兵“能以少击众,十出而九胜”,“可死而不可败”。由此可见兵统帅善用“岑家兵法”以一当十之一斑。然而,正当抗倭取得节节胜利,形势顺利发展的关键时刻,总领抗倭的总督大臣张经被奸相严嵩陷害入狱,致使抗倭军队失去了得力的统帅。为此瓦氏夫人含愤患病,特此告假还乡。获准后,乃于七月初班师回田州。瓦氏回到田州以后,便祭告家庙厚恤随军兵丁,以示关怀和慰问。不久,瓦氏夫人病逝于田州土司府署,享年59岁,被追封为“淑人”,葬于州城太婆地。

瓦氏夫人从抗倭前线凯旋乡里不久病逝,她的后人田州土司家族为她举行了隆重而又奇特的葬礼,制作了18副棺材,出殡时18副棺材分别从四个城门出城,满城人谁也分不清哪一个是瓦氏夫人的真正灵柩,18副棺材出城后分散安葬在郊外的荒坡上,并且葬后将封堆铲平,不留半点痕迹。瓦氏夫人死后3年,岑氏家族按照壮族的风俗为她捡了遗骨,另选风水宝地举行二次葬。但长期以来人们不知道她的灵柩的真实埋葬地。199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有关部门向田阳县下达了寻找瓦氏夫人墓地的任务。田阳县博物馆经过多方调查,确定了瓦氏夫人的原葬地在田阳县田州镇那豆屯附近,但遗骨在何处却无人知晓。1995年3月,田阳县在那豆屯兴建了瓦氏夫人纪念陵墓,可惜墓中已无衣冠和遗骨。二次葬后瓦氏夫人的遗骨安葬在何处?如今成为了难解的历史之谜。

中国古代的一位巾帼英雄,她精通兵法,治军有方。其军以“七人为伍”,作战时每伍中“四人专主击刺,三人专主割首”。“一人赴敌,则左右大呼夹击,一伍争救之;一伍赴敌,则左右伍争救之。”冲锋时持枪者在前,执弩者在两侧守卫,互相密切配合,锐不可挡。

“能以少击众,十出而九胜”,“可死而不可败”。

瓦氏夫人病逝后,葬于今田阳县田州镇隆平村那豆屯东北面的岑氏墓地,占地面积860.2平方米,墓前有华表、石狗、

石狮及墓碑,墓碑上刻有“明赐淑人岑门瓦氏之墓”。根据《镇安府志》记载,以“地太”(“地太”壮语是太婆之地的意思,时人称岑氏家族墓所占田地为“地太”)为中心方圆一千亩的范围内,埋葬着包括瓦氏夫人及田州土司16世祖岑太禄、22世祖岑澜在内的7座土官墓。墓前正中原立有一碑,上面有楷体正书 “前明嘉靖特封淑人岑门十六世祖妣瓦氏太君之墓”,下书“钦赐四品田州知州袭云骑尉又一恩骑尉军功加二级二十六世裔孙煜立,嘉庆拾年岁次乙丑仲夏月中浣谷旦”。根据碑文,这座墓碑是嘉庆十年,即1805年,由瓦氏夫人的裔孙田州知州岑煜刻立的。仲夏月是夏季的第二个月,即农历五月,中浣是中旬的别称,而谷旦应指芒种之日,芒种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古人是称麦谷为芒种的。由此可知,这块碑刻应刻立于1805年5月6日。墓碑的原件,现存于田阳博物馆。墓碑的存在,可证民国所修《田州岑氏源流谱》之误,其中称岑猛为十三世,称岑煜为二十三世;而墓碑明确书出作为岑猛之妻的瓦氏,是岑门十六世,而立碑人岑煜是岑门二十六世。淑人,是命妇封号,明朝规定封予三品官之妻,岑猛曾官指挥同知,是从三品官员,所以瓦氏墓碑上才可能有此封号。可惜近代已经全部遭到破坏,大部分地面文物已经不见踪影,只是在山道上横卧着许多残缺不全的石人、石狮。石人的脑袋已被砸掉,但是身躯仍相当完整,服饰像是明代的武将。雕像刻工细腻,造型丰满,给人一种气宇不凡的感觉。在坟前的石碑上瓦氏夫人墓的台基虽依稀可辨。1989年,附近的农民在隆平村平街屯鱼塘边找到了一块盖水沟的墓碑,墓碑的碑文是:“前明嘉靖特封淑人岑门十六世祖妣瓦氏太君之墓”,墓前有一对石柱。瓦氏夫人墓作为已有四百四十多年历史的古墓,历经历史的沧桑而受到破坏,但是自90年代以来已两次得到维修,并于1994年7月公布为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已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每年清明节,广西区内外专家学者、群众尤其是岑氏子孙及东南沿海江、浙、闽一带的民众都纷纷前来瞻仰、朝拜和吊念这位民族英雄。

桂西靖西、巴马等地,为与瓦氏相关的地方。巴马曾属田州管辖,设有巴马巡检司;靖西是瓦氏夫人出生地,可惜由于明末战乱,瓦氏遗迹现已无存。为了祭祀这位民族英雄,当地人民在巴马镇大街上建有“瓦氏夫人庙”,后迁至巴马巴定山上,与“岑大将军庙”(岑猛庙)并立。“瓦氏夫人庙”中瓦氏夫人的现代彩塑英姿飒爽,庙前碑是1995年所立。附近几个县的人们前往祭祀不绝,每三年有一次大祭。经常还有江浙做生意的人前往祭祀。

瓦氏夫人陵园位于广西田州城郊,占地500平方米,其他用地1350平方米,建设内容有瓦氏墓、瓦氏夫人石雕像、瓦氏夫人演兵场、纪功亭等。规划中的沿江大道从墓前经过,与隔江相望的隆平东慕岛花果种植观光园、田州古城、狮子山公园等,形成一个锁链景区,有利于游览的连续性。同时,这里地处百色的交通中心,是“邓小平足迹之旅”的必经之路,具有明显的区位优势。政府已经修通了至墓地的单行车道 300米。开发和利用瓦氏夫人陵园作为旅游景点,广纳四方游客,满足先人的景仰之情,具有爱国主义和民族传统教育的社会意义。

有关瓦氏夫人的传说故事,在她的家乡颇多,以“长奶夫人”较为著名。故事这样说:传说田州有个壮族女将军,外号叫“长奶夫人”。长奶夫人英勇善战,打仗的时候,她骑在一匹大马上,背上还背着一个小孩。她的两只奶很长,当她听到小孩哭的时候,就把胸前的奶甩给背后的小孩吃,所以称为“长奶夫人”。传说不等于历史,但是传说却有历史的影子。这个传说故事很动人,具有深刻的意蕴,可以认定既是瓦氏夫人抚孤主政田州期间艰辛历程的形象写照,又是她携带幼小重孙转战江南,抗倭卫国可歌可泣英雄事迹的真实再现。-

瓦氏夫人生前虽然勇冠三军、名震朝野,但死后却相当寂寞,数百年的风雨沉埋,她的灵寝已不知下落,但历史是不会忘记为中华民族的存亡做出过重大贡献的这位巾帼英雄。20世纪学界最早对瓦氏夫人展开评述的是壮学宗师黄现。抗日战争期间的1941年,黄现教授为唤起民众积极参加抗日战争的热情,激励抗战军人保家卫国的斗志,在《国防周报》第二卷第四期上发表了《明代剿倭之广西女将》一文,首次对“瓦氏夫人”进行了评述,以古喻今,借以激励时人抗日的热情和信心;而“第一篇比较全面地论述瓦氏夫人的论文,当属1963年3月8日壮族著名史学家黄现先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历史学会成立大会上印发的《壮族女将瓦氏领兵抗倭》一文。”改革开放后,巾帼英雄瓦氏夫人逐步成为了学术界和文艺界关注的热点,20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史学界曾两度在田阳召开瓦氏夫人学术研讨会,《瓦氏夫人论集》、《瓦氏夫人研究》、《抗倭女杰瓦氏夫人 》等论著相继出版;文艺界还把瓦氏夫人搬上屏幕或舞台,舞台历史剧、电视历史剧《瓦氏夫人》,已经相继上演十年,广泛宣传瓦氏夫人,从而唤起了人们对这位民族英雄的仰慕之情和关注热潮。

正因瓦氏夫人是中国古代巾帼英雄之一,长期以来她一直成为中国学术界研究讨论的热点。20世纪学界最早对瓦氏夫人展开论述的是壮族名史家黄现。早在抗日战争期间的1941年,黄现教授为唤起民众积极参加抗日战争的热情,激励抗战军人保家卫国的斗志,即在《国防周报》第二卷第四期上发表了《明代剿倭之广西女将》一文。”

明朝末年,安南番王莫多佬亲自率领一万多兵马犯境,下雷州守关士兵因兵力悬殊节节败退,朝廷又未给予支援。紧急关头,土官许文英的妻子岑玉音率领女士兵百余人先身士卒,从土司衙门前往边界御敌。被鼓舞的下雷州土民,为保家卫国人人意气风发,拿起武器追随而去,沿途参与的民众瞬间拥有二、三万人。正当敌军以为我方兵力不济的时候,岑玉音率领数万士兵和参战民众猝然而至,把安南兵杀得落花流水,狼狈逃窜,土军大获全胜;从此下雷以及周边的疆土得以保存。土军凯旋之日正值霜降,土民大庆三天,定为节日;传至今日成为广西大新县下雷镇一带的壮族传统节日“霜降节”。如今民间霜降节的活动分“降前”、“正降”和“降后”三天进行,壮族人民举行祭拜,乐舞和对唱山歌等活动。

壮族地区的劳动妇女及其所在地的土著女首领,在民族的历史长河中,她们与男子共同平等的创造了本民族的文化,并作出了与其他民族妇女不尽相同的特殊贡献,她们是民族的英杰。


相关文章推荐:
归顺 | 直隶州 | 明代 | 倭寇 | 保国安 | 嘉靖 | 瓦氏夫人墓 | 练兵台 | 壮族 | 军事 | 岑花 | 归顺直隶州 | 靖西县 | 旧州村 | 武艺 | 田州 | 田阳县 | 岑猛 | 嘉靖 | 知州事 | 海南岛 | 田州 | | 狼兵 | 倭寇 | 嘉靖帝 | 张经 | 严嵩 | 百色市 | 田州镇 | 田阳 | 镇安府志 | 田州 | 世祖 | 嘉靖 | 民族英雄 | 田州 | 嘉靖 | 岑猛 | 都御史 | 姚镆 | 归顺州 | 土州 | 嘉靖 | 田州 | 木履 | 倭寇 | 板鞋竞速 | 倭变事略 | 天神兵 | 倭寇 | 邝露 | 赤雅 | 武艺 | 侬智高 | 胡宗宪 | 筹海图编 | 赤雅 | 戚继光 | 鸳鸯阵 | 纪效新书 | 吴殳 | 娄江 | 岛夷 | 女将军 | 吴越 | 枪术 | 刀术 | 吴殳 | 陌刀 | 倭国 | 倭人 | 于单 | 嘉靖 | 倭寇 | 张经 | 国务大臣 | 田州 | 参将 | 钟南 | 黄仁 | 归顺州 | 那地州 | 东兰州 | 膝前 | 黄姓 | 韦拔群 | 田州 | 归顺州 | 南丹 | 那地州 | 东兰 | 南雄 | 丹阳 | 嘉兴 | 嘉靖 | 张经 | 俞大猷 | 参将 | 汤克宽 | 漕泾镇 | 倭寇 | 黄维 | 独山 | 嘉兴 | 岛夷 | 江海清 | 谢肇浙 | 嘉靖 | 倭患 | 倭寇 | 王江泾 | 嘉兴县 | 柘林 | 帅旗 | 嘉靖 | 田州 | 总兵 | 俞大猷 | 张经 | 赵文华 | 严嵩 | 倭寇 | 国务大臣 | 田州 | 参将 | 金山区 | 倭寇 | 嘉兴 | 王江泾 | 三战 | 胡宗宪 | 筹海图编 | 张经 | 严嵩 | 田州 | 府署 | 淑人 | 田州 | 出殡 | 满城 | 风水宝地 | 广西壮族自治区 | 田阳县 | 瓦氏夫人墓 | 田州镇 | 田阳县 | 田州镇 | 华表 | 石狮 | 镇安府志 | 田州 | 嘉靖 | 云骑尉 | 恩骑尉 | 嘉庆 | 乙丑 | 谷旦 | 中浣 | 芒种 | 田阳 | 岑猛 | 淑人 | 指挥同知 | 从三品 | 瓦氏夫人墓 | 民族英雄 | 靖西 | 巴马 | 田州 | 巡检司 | 民族英雄 | 巴马镇 | 岑猛 | 田州 | 其他用地 | 纪功 | 沿江大道 | 狮子山公园 | 百色 | 田州 | 田州 | 卫国 | 英雄事迹 | 壮学 | 黄现 | 国防周报 | 田阳 | 民族英雄 | 黄现 | 国防周报 | 安南 | 雷州 | 大庆 | 大新县 | 下雷镇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