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王德用

王德用(979年1057年4月3日 ),字元辅。赵州(今河北赵县)人,祖籍真定(今河北正定县以南)。宋代大将,建雄军节度使王超之子。

王德用早年荫补衙内都指挥使。至道二年(996年),随父出击李继迁,担任先锋,沉着应战,使宋军全师而还。此后历任巡检、指挥使、刺史、团练使、知州、观察使等职,颇著政绩。宋仁宗亲政后,召王德用为签署枢密院事,旋拜枢密副使。累迁定国军节度使、宣徽南院使。后降知随州、曹州等地。庆历二年(1042年),辽朝聚兵边境。王德用再获起用,出判定州,兼三路都部署。他镇守前线,加强边备。庆历六年(1047年),以使相出判澶州。官至同群牧制置使,封鲁国公。

嘉二年(1057年),王德用病逝,年七十九。追赠太尉、中书令,谥号“武恭”。王德用有谋略,治军有方,善以恩抚下,颇得军心。他率军临边,未曾亲临战阵,却名闻四夷。因其体貌雄毅,面黑,故有“黑王相公”之称。

王德用祖籍真定(今河北正定县以南)。其父王超出身宋太宗藩邸,官至建雄军节度使。王德用的生母朱氏早逝,他侍奉继母张氏,因孝顺而闻名。 其父王超为怀州防御使时,王德用补衙内都指挥使。

至道二年(996年),宋太宗赵光义派出五路军队出兵讨伐李继迁,而王德用之父王超率军五万出兵夏州(今陕西横山县西)。时年十七岁的王德用任西头供奉官,作为先锋,随王超出击。他率军一万与李继迁军在铁门关(今宁夏盐池县东北)交战,斩首十三级,俘获一万多头马羊。等到进军至乌、白池时,李继迁军锋甚锐,王超因害怕而不敢再前进,王德用亲率五千精兵,转战三日,迫使李继迁军退却。等到撤军时,王德用又请求率军殿后。到了一个关隘,王德用认为:“回师到关隘,士兵如果争先恐后,势必造成混乱;出现混乱而李继迁攻打我军,我军必败。”于是领军前往距夏州五十里处的隘口,并摆好阵势。王德用下令道:“到了我的阵前胡乱行动的人,斩!”到了阵前,士兵们安定顺从,按照要求井然有序地前进,连王超也扣紧马缰缓慢前行。李继迁军紧随其后,因宋军撤退井然有序,都不敢靠近。回师后,王超抚摸王德用的背感慨道:“我王家有个有出息的儿子!”

此后,王德用经接连升任后任内殿崇班,以御前忠佐之职担任马军都军头,并出任邢、、磁、相四州的巡检。当时盗贼张洪霸等人聚集在各州边界上,官吏无力捕获。王德用到任后,用毡车装载勇士,装作是载着妇人的样子。途经邯郸时,盗贼果然拦路劫掠,车中勇士趁机冲出,将众盗贼一网打尽。又奉命督捕陕西东路盗贼,众盗贼闻讯后,互相告诫说:“这是擒获张洪霸的人。”都接连逃散离境。 后担任环、庆二路指挥使,不久后因奏事时违逆朝廷旨意,被降授为郓州马步军都指挥使。历任内殿直都虞候、殿前左班都虞候、柳州刺史等职,调任捧日(骑军)左厢都指挥使、英州团练使等职。

天圣(1023年1032年)初年,王德用以博州团练使之职知广信军。广信军治所的城墙损坏已久,仍未修缮。王德用到任后,亲率禁军增筑城墙,朝廷下诏褒奖。 其后转知冀州,历任龙神卫、捧日(骑军)天武(步军)四厢都指挥使、康州防御使、侍卫亲军步军马军都虞候等职。后被召回朝廷,又出任并、代二州马步军副都总管,调任殿前都虞候、步军副都指挥使。

明道元年(1032年),王德用出任桂、福二州观察使。

明道二年(1033年),刘太后(章献明肃皇后)崩逝。宋仁宗在阅览太后阁中的奏疏时,看到了王德用之前劝阻太后补用军士的上疏,感到惊奇,认为他可以委以重任。遂于同年四月任命王德用为检校太保、签署枢密院事,王德用坚决地推辞道:“臣是一介武夫没有学问,不能够担当这样重大的责任。”仁宗派使者催促他入枢密院任职,旋即拜枢密副使。

景元年(1034年),以奉国军节度观察留后之职同知枢密院事,并调为知枢密院事。

景二年(1035年),领安德军节度使。

景三年(1036年),加检校太尉、定国军节度使、宣徽南院使。

宝元元年(1038年),李元昊叛宋建立西夏,王德用请求亲自率军讨伐,仁宗不允。

王德用的威名天下皆知,他的相貌奇伟,有人认为这不是作为大臣的相貌。御史中丞孔道辅便上奏请罢王德用枢密职,仁宗无奈,只得让王德用出任武宁军节度使、徐州大都督府长史,王德用去徐州上任之前,仁宗赐手诏来抚慰送别他。不久后又遭人诬陷,被降为右千牛卫上将军、知随州(今湖北随州)。许久后,徙知曹州(今山东菏泽)。曹州风俗喜欢斗殴,境内有许多盗贼,狱中从未空闲。等到王德用在曹州任职后,狱中多次出现没有一位囚犯的情况。

庆历二年(1042年),王德用被起用为保静军留后、知青州。当时辽朝聚兵幽、蓟之地,准备趁宋夏战争宋朝元气大伤时入侵,派使者前来索求土地,宋朝黄河以北的疆域都进入警戒状态。王德用还未赴任,便被仁宗任命为检校司空、保静军节度使、知澶州。他入朝觐见仁宗,流泪说:“臣之前犯了大罪,有幸得陛下赦免不杀,现在不值得被任用。”仁宗慰劳道:“河北正告急,要借你的威名镇抚那里。”

同年四月,改任真定府、定州等路都部署。又改为宣徽南院使、判成德军,还未赴任,转判定州,兼三路都部署。仁宗又下密诏,向王德用询问用兵方略,王德用上书陈述近代以来用兵的得失以及现今料敌制胜的方法。适逢和议(庆历增币,又称重熙增币)达成,解除警戒,王德用遂改知陈州。

庆历三年(1044年),徙知河阳军,未赴任,以宣徽使任奉朝请,之后出判相州。

庆历六年(1047年),王德用获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出判澶州。 次年,改判郑州,封祁国公。

庆历八年(1049年),王德用又任会灵观使,之后任校检太师,复判郑州,徙判澶州。

皇二年(1050年),除集庆军节度使,改封冀国公。 次年,王德用上疏乞骸骨,仁宗命其以太子太师致仕,朝会时班列中书门下之位。

王德用致仕后,每到乾元节(宋仁宗生辰)向仁宗祝寿时,仍位列朝班之中。辽朝前来祝寿的使者对翻译官:“黑王相公难道被再次起用了么?”仁宗听闻后,便于皇四年(1052年)起用王德用为河阳三城(今河南孟县)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郑州。

至和元年(1054年)三月,王德用升任枢密使。 十月,仁宗因王德用年迈,每天都要入朝拜谒,于是特地下诏允许他不用下拜。

至和二年(1055年),富弼拜相。适逢辽朝使者耶律防前来,王德用等随同耶律防在玉津园射箭。耶律防说:“天子(指宋仁宗)用您主管枢密院事务而用富公(富弼)为相,将相两方都用人得当矣。”仁宗听闻后颇为高兴,赐王德用一把弓、五十支箭(李焘在《续资治通鉴长编》认为耶律防在此年四月入见仁宗,同月便返回辽朝。而富弼于六月才被召入朝,李焘因而怀疑此事属于“溢美之词” )。

其后,王德用被封为鲁国公,御史赵认为王德用“贪墨无厌,纵其子纳赂,差除多涉私徇,加之羸病,拜起艰难,失人臣礼”,因此请求将其贬黜,而王德用也多次请求卸职。仁宗于是在嘉元年(1056年)十一月罢免王德用枢密使之职,任命他为忠武军节度使、景灵宫使。不久后,又担任同群牧制置使。仁宗下诏让他五日参加一次朝会,并允许王德用的子孙一人将其搀扶入朝。

嘉二年(1057年)二月二十七日(4月3日 ),王德用病逝,享年七十九岁。仁宗亲自前往吊祭,并在禁苑中为他发哀,为其辍朝两日。追赠太尉、中书令,谥号“武恭”。王德用临终时上疏说:“臣有俸禄,足以用来办理丧事,不敢又劳烦朝廷,希望不要派人主持丧事,不要赠给丰厚的财物。”仁宗览奏后,加赐王德用家黄金百两、白金三千两。 五月,葬于管城。 仁宗后赐其碑额为“清忠”。

王德用十七岁时随父王超出师西夏,就显示出沉着应战的良将素质。此后,王德用长期带兵,通晓兵略。在对夏开战前夕,他曾主动请求领兵征讨。

庆历二年(1042年),辽朝聚兵边境。王德用出判定州,兼三路都部署,镇守前线,加强边备。促成其后和议(“庆历增币”,又称“重熙增币”)的达成。

王德用不仅善于管理军队,所谓“善以恩抚下,故多得士心”,还针对国防中存在的一些积弊提出改革方案。如他曾坦率地批评过天子授阵图的做法:“咸平、景德中,赐诸将阵图,人皆死守战法,缓急不相救,以至于屡败。”因此建议停用阵图,使带兵者能够随机应变,以获战效。

王德用多次在地方任职,颇著政绩。他出任邢、、磁、相四州巡检时,智擒大盗张洪霸。又奉命督捕陕西东路盗贼,使其闻风而逃。 知广信军时,王德用亲率禁军增筑常年失修的城墙。

王德用忠诚老实,乐观平易,与人交往不疑心,不诘责别人的小过错。众人远看王德用有刚毅有不可侵犯的神情。等到接近时,就会发现他为人温柔和蔼。王德用一生少有玩赏爱好,不凭借名声官位傲慢待人。他所得到的俸禄和赏赐,大多散发给亲友乡邻。他善于治理军队,对士兵宽厚仁爱,士兵们乐于为他效力。他率军临边,未尝观矢石、督攻战,但其名闻四夷。王德用与士大夫交往,众人也大多佩服他的气度,认为难以窥察。 王德用体貌雄毅,面黑,但颈部以下却非常白皙。闾阎中的男女小儿,都称他为“黑王相公”。

王超:王氏有子矣。

叶清臣:至于帅领偏裨,贵能坐运筹策,不必亲当矢石,王德用素有威名,范仲淹深练军政,庞籍久经边任,皆其选也。

赵祯:河北方警,藉卿威名镇抚耳。

刘六符:闻公名久,乃幸见于此。

耶律防:天子以公(王德用)典枢密,而用富公(富弼)为相,将相皆得人矣。

欧阳修:①臣愚以谓自国家西定河湟,北通契丹,罢兵不用,几四十年。一日元昊叛,幽燕亦犯约,二边骚动,而老臣宿将无在者。公于是时,屹然为中国钜人名将,虽未尝躬矢石攻坚摧敌,而恩信已足抚士卒,名声已足动四夷。遂登朝廷,典掌机密,以老还仕,复起于家,保有富贵,享终寿考。虽古之将帅,及于是者其几何人!至于出入勤劳之节,与其进退绸缪君臣之恩意,可以褒劝后世,如古诗书所载,皆应法可书。 ②鲁始锡封,以褒武康。爰暨武恭,乃克有邦。桓桓武恭,其容甚饬。伟其名声,以动夷狄。公治军旅,不宽不烦。恩均令齐,千万一人。公在朝廷,出守入卫。乃登大臣,与国谋议。公曰老矣,乞臣之身。帝曰休哉,汝予旧臣。亟其强起,秉我枢钧。礼不筋力,老予敢侮?公来在廷,拜毋蹈舞。若子与孙,助其兴俯。凡百有位,谁其敢俦?惟时黄,天子之优。富贵之隆,亦有能保。孰享其终,如公寿考。公有世德,载勋常。刻铭有诏,俾嗣其芳。

王安石:公忠实乐易,与人不疑,不诘小过。望之毅然,有不可犯之色,及就之,温如也。平生少玩好,不以名位骄人,而所得禄赐,多施之亲党。善治军旅,宽仁爱士卒,士卒乐为之尽。与士大夫游,士大夫亦多服其度,以为莫能窥也。

叶梦得:王武恭公德用貌奇伟,色如深墨,当时谓之“黑王相公”。宅在都城西北隅,善抚士卒,得军情,以其貌异,所过闾里皆聚观。

王称:德用善射,军政明而士心附,所至有威名,居家约易,不事娱燕,禄赐多周施诸族云。

吴亮:王武恭公用善抚士,状貌雄伟动人,虽里儿巷妇,外至夷狄,皆如其名氏。

脱脱:至于精神折冲,名闻四夷,矫矫虎臣,则德用其有焉。

倪岳:如宋用王德用,足以褫四夷之魂魄,而非时之猾诈避事之徒也。

胡松:昔宋王德用判定州兼三路都部署,契丹使人觇其军。或劝公执而戮之,公曰:吾军整而和,使觇者得吾实以归,是屈人兵以不战也。明日大阅于郊,亲执桴鼓誓师,号令严明。乃下令速具糗粮,听鼓声,视吾旗所向。契丹闻之震恐。由此观之,整军经武之要,岂不在先自治哉。

林:臣常怪宋人每有夷狄之患,及考其由,则不知重将之过也。盖其立国,惩五代藩镇之患,而深疑武臣。故当其时,士大夫每好为议论以挤之,以王德用、狄青之威名忠勇,而犹跋前躜后。忧谗避谤之不暇,彼其所以驭将者如此。

王夫之:①人主之猜心一动,则文弱之士亦供其忌玩。故非徒王德用、狄青之小有成劳而防之若敌国也。 ②种氏以外,无一人之可将,中枢之地,无一策之可筹。仅一王德用之拥虚名,而以“貌类艺祖,宅枕乾冈”之邪说摇动之,而不安于位。 ③怀黄袍加身之疑,以痛抑猛士,仅一王德用、狄青,而猜防百至,夫岂无可恃之才哉?

蔡东藩:此子才过乃父。

奉国军节度使留后、同知枢密院事

任相及宰执时期参考资料

庆历二年(1042年),辽朝意图趁“宋夏战争”宋朝元气大伤时入侵,并遣使前来索要土地。王德用受命出任邻近辽朝的定州路总管,他到任后,每天训练士卒。一段时日后,士卒都成为可用的军队。适逢军中发觉有辽朝间谍潜入,有人建议捕杀这些间谍。王德用却说:“先不急。我有妙计,可以让这些间谍回去后,把我们的实情报告给契丹国君,所谓百战百胜,不如不战而胜。”次日,王德用下令举行阅兵仪式,士卒们各个龙腾虎跃,大量准备马的草料及军粮,全军都照着旗鼓所指的方向,摆出一副行将出兵远征的姿态。辽朝间谍立刻返回复命,说:“汉兵(宋军)就要大举入侵了。”此事亦促使了其后和议(“庆历增币”,又称“重熙增币”)的达成。

王德用擅长射箭,虽然年迈,箭艺仍未退步。一次,他在瑞圣园陪同宋仁宗举行射礼。仁宗要他射箭,王德用推辞道:“臣年纪大了,拉不动弓箭了。”仁宗再三谕示,王德用才拿起两支箭,仍未发出。仁宗回头看他,让王德用一定要射中,他才收起弓箭陈谢,第一箭中的直中靶心,第二次发箭,又射中靶心。仁宗笑着说:“德用想射中就射中,这怎么能说是年迈体衰呢?”说罢,便赏赐王德用袭衣、金带。

《画墁录》记载其射箭时的方法:“王德用射诀,铺前脚,坐后脚,两手要停,不须高里,弦外觑帖子。急拽,后手托弓梢。”

刘太后(章献明肃皇后)主政时,曾有一位军士拿着太后的内诏,向王德用索求军官职务。王德用进谏道:“军人敢于依仗昭命来干预军队制度,以后就无法再整治;况且,军职不能允许靠求取得到,靠这种方法得到职务那么军人一定会大受其害的。”太后坚决地要让王德用授予那个军人官职,王德用坚决地不接受命令。不久后,太后醒悟,最终听从了王德用的劝谏。

东京的兴国寺东发生火宅时,邻近大臣张耆的府第,张耆请求宫中卫士帮助保护,王德用并未派遣。

刘太后崩逝后,有司请宫中卫士置设警卫(坐甲),王德用说:“没有因为太后去世而坐甲的惯例。”最后没有奉诏。

宰相文彦博、富弼等共同商立储君时,竟不曾与枢密院商议,时任枢密使的王德用听闻后,合掌放在额头上,说:“把这里的一尊菩萨放在什么地方?”有人将此事告诉翰林学士欧阳修,欧阳修听后蔑称道:“老衙官懂得什么?” 并上疏诬劾同为武将的枢密副使狄青。

韩琦与宋祁早年一同被召试中选。当时,王德用带平章事职衔。按例二人应该作书向宰执道谢,但二人的文章中都是自谦之词,且内容空虚浅薄。王德用说:“我也曾经看过程文(科举时的范例文章或者科场应试者进呈的文章),的确很是空疏,年轻人更加应该学习和询问。”但二人非常不以为然,宋祁说:“我们这些人见到一个老衙官,是专门纳诲(进献善言)的。”后来二人都显名于世,当时王德用已经去世,韩琦对宋祁说:“王公虽然是武人,但还有前辈激励、造就后进者的意思。”

宋仁宗时,有人认为王德用威名天下皆知,相貌奇伟,恐怕不是做大臣的相貌。御史中丞孔道辅因此认为王德用不再适合执掌枢密,仁宗不得不让王德用外出任职。后来,有人听说孔道辅死了,把这个消息告诉王德用说:“这是曾经陷害你的人,现在死了。”王德用忧愁凄怆地说道:“孔中丞哪里是陷害我啊?他的忠心用来侍奉国君就该是这样的,可惜啊,朝廷中没有一个忠臣了。”士大夫因而佩服王德用的度量。

家族成员参考资料

《文忠集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武恭王公神道碑铭》

《临川集鲁国公赠太尉中书令王公行状》

《隆平集卷十一》

《东都事略卷六十二》

《宋史卷二百七十八列传第三十七》

王德用墓位于河南省新郑市龙湖镇荆王村东南300米。其墓地上部分无存,仅存石碑两通,东西排列。东侧碑刻为宋大中祥符年间所立,碑首、碑身、碑座断为三截,碑首阴刻篆书“精忠之碑”。西侧碑刻为宋庆历四年(1044年)立,碑首缺失。


相关文章推荐:
赵州 | 真定 | 宋代 | 王超 | 都指挥使 | 至道 | 李继迁 | 巡检 | 指挥使 | 刺史 | 团练使 | 知州 | 观察使 | 宋仁宗 | 枢密院 | 庆历 | 使相 | 太尉 | 中书令 | 谥号 | 北宋 | 赵州 | 真定 | 忠武军节度使 | 制置使 | 太尉 | 中书令 | 宋太宗 | 藩邸 | 节度使 | 防御使 | 都指挥使 | 至道 | 赵光义 | 李继迁 | 夏州 | 斩首 | 军锋 | 殿后 | 崇班 | 都军头 | 巡检 | 毡车 | 邯郸 | 督捕 | 指挥使 | 郓州 | 都指挥使 | 殿直 | 都虞候 | 柳州 | 刺史 | 团练使 | 天圣 | 博州 | 广信军 | 冀州 | 四厢 | 康州 | 明道 | 观察使 | 章献明肃皇后 | 宋仁宗 | 检校 | 太保 | 枢密院 | | 留后 | 同知 | 节度使 | 太尉 | 宝元 | 李元昊 | 西夏 | 孔道辅 | 武宁军节度使 | 大都督府 | 长史 | 千牛卫 | 随州 | 曹州 | 庆历 | 辽朝 | 宋夏战争 | 司空 | 澶州 | 都部署 | 成德军 | 密诏 | 重熙增币 | 河阳军 | 奉朝请 |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太师 | | 乞骸骨 | 太子太师 | 中书门下 | 宋仁宗 | 生辰 | 祝寿 | 朝班 | 辽朝 | 河阳三城 |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至和 | 枢密使 | 拜谒 | 富弼 | 玉津园 | 李焘 | 续资治通鉴长编 | 溢美之词 | | 贪墨 | 贬黜 | | 忠武军节度使 | 景灵宫 | 制置使 | 禁苑 | 发哀 | 辍朝 | 中书令 | 谥号 | 管城 | 王超 | 西夏 | 庆历 | 重熙增币 | 阵图 | 咸平 | 景德 | 巡检 | 督捕 | 广信军 | 王超 | 叶清臣 | 偏裨 | 亲当矢石 | 范仲淹 | 庞籍 | 赵祯 | 刘六符 | 富弼 | 欧阳修 | 河湟 | 钜人 | 枢钧 | 王安石 | 叶梦得 | 王称 | 脱脱 | 倪岳 | 胡松 | | 王夫之 | 蔡东藩 | 检校 | 太保 | 签书枢密院事 | 明道 | | 留后 | 同知 | 宝元 | 枢密使 | 河阳三城 | 至和 | | 庆历 | 辽朝 | 宋夏战争 | 重熙增币 | 射礼 | 袭衣 | 金带 | 画墁录 | 章献明肃皇后 | 内诏 | 兴国寺 | 张耆 | 有司 | 坐甲 | 文彦博 | 富弼 | 枢密院 | 枢密使 | 合掌 | 菩萨 | 欧阳修 | 衙官 | 狄青 | 韩琦 | 宋祁 | 召试 | 平章事 | 程文 | 范例 | 纳诲 | 宋仁宗 | 孔道辅 | 中书令 | 王超 | 节度使 | 尚书令 | 镇戎军 | 葛怀敏 | 武胜军 | 东头供奉 | 团练使 | 崇班 | 文忠集 | 临川集 | 隆平集 | 东都事略 | 宋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