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旺钦巴勒

汉名宝荆山,生于公元1795年(清乾隆六十年)孛几只斤氏,系内蒙古卓索图盟土默特右旗人,是著名文学家尹湛纳希的父亲。 旺钦巴勒其父拉哈旺敖尔布系成吉思汗的第26代后裔,是明代归化土默特俺答汗的第9代子孙,是蒙古族世袭贵族。

旺钦巴勒从小习文练武,很快成长为一个颇有学识胆略的文武全才。他以父荫,继承了土默特右旗协理台吉的官位。

旺钦巴勒生活在清朝末年,整个社会趋于腐败没落势头。昏庸腐朽的清政府对外丧权辱国,对内压榨勒索,向蒙古族人民勒索银两驼马。蒙古王公为求自身之利禄,亦不惜搜刮民脂民膏,以满足清廷统治的贪欲。旺钦巴勒作为土默特旗的协理台吉,系当时的四品官吏,经常出没于朝廷、官场,既往来于闹市,又常居于乡村,对当时的社会状况了解的比较全面,比较深刻。他看到了清朝统治阶级的腐败和封建制度没落衰退的趋势。为了维持其自身的贵族地位,他采取了与清廷不同的政策。旺钦巴勒主张对贫民让步,略施恩于民,以安抚民心。在他任职的二十多年里一直把"清正谦明,秉公办事"的条幅挂在他的书房内,以勉励自己不做坑害民众之事。

旺钦巴勒对朝廷的腐败昏庸,对王公贵族的荒淫无耻深怀不满,尤其是清朝政府对蒙古民族推行黄教,使蒙古族多半为喇嘛深恶痛绝。他预感到再这样下去,便会毁了清朝盛世,毁了蒙古民族。旺钦巴勒想拯救世界,拯救蒙古民族。他希望成吉思汗那样的"贤明圣主"再现于世,象成吉思汗那样拯救民族于危机之中。所以,旺钦巴勒构思了一部以历史事实为基础的长篇小说《大元盛世青史演义》,意在借助歌颂先祖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落,建立蒙古帝国的功勋,抒发自己改革清朝腐败封建制度的改良主义主张,同时要把成吉思汗的精神和伟业书写出来,传于后世,光照千秋,以唤起蒙古族的民族热情,使整个民族再次振兴于世界。在这一思想的激励下,旺钦巴勒在辅佐王爷处理政事,带领军队等繁忙的事务之余,利用二十多年的时间搜集和整理资料,为日后的尹湛纳希继承他的伟业,继续写作《青史演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且,旺钦巴勒在世时,已经开始撰写并写完了这部文学巨著的前8回。

公元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以后,旺钦巴勒带领本旗的骑兵,为保卫祖国出兵征战。一次他在营口附近和英国侵略军相遇,旺钦巴勒带领蒙古骑兵,和英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次战斗取得胜利后,旺饮巴勒受到了朝廷的奖赏。

公元1847年(清道光二十七年),旺钦巴勒最后一次出征凯旋后,不幸身染疾病,于同年病逝。时年53岁。

旺钦巴勒在文学著作方面,除了《大元盛世青史演义》的前8回之外,还有很多诗词歌赋留传于世。

初夏的“忠信府”旧址,已是在湾湾库水之中,默立于轻涛涌岸的库水边仰望“忠信府”,唯有“忠信府”“荟芳园”的棋盘山上草也深深,树也茂盛,还有那宫山(蒙语:道木塔杜山,当时为“忠信府”猎场)连绵起伏与天际的晚霞相连,库水也映满了闪烁的波光,有着凉意的风徐徐吹来,含着泥水的咸腥和春的气息,轻抚着丝条般的岸柳和我痴想的思绪。

“忠信府”位于“缘宁寺”西5里,南北90米,东西70米,占地近10亩,府门二道,第一道门有3处,正中门楼三间,西有角门,东有二层楼门,登楼凭栏,悠悠凌河水,闹市车马轿尽收眼底。进正门为仪门,进仪门为“忠信堂”,是府内主要客厅和重大活动场所。据传,尹湛纳希曾祖 端都布随乾隆出征准噶尔有功,宅邸被封为“忠信府”。府内亭、堂、轩、斋、园、屋有15处之多,房屋300多间,有家人聚会的“福寿堂”,供奉祖先的“影堂”,教育子弟的“学堂”,藏书的“楚宝堂”、“学古斋”、“东坡斋”,有女子书屋“绿竹斋”,有议事的“润翰书屋”,有女眷居住的“云楼”,还有府内花园等等。这些建筑从端都布开始,到尹湛纳希父亲旺钦巴勒的不断扩建,达到了漠南蒙古贵族府邸的鼎盛时期,据说当时在土默特右翼旗仅次于王府。

旺钦巴勒,孛尔只斤氏,(蒙语意:亮灰眼珠的人们)成吉思汗第27代孙,生于1795年8月30日,(清乾隆60年7月16日)汉名宝荆山,世袭4等台吉,皇帝诏命为土默特右翼旗协理台吉,(蒙语称:图萨刺克齐)协助扎萨克(旗的最高行政军事长官)掌管军务。

旺钦巴勒身材魁梧高大,为人正直仗义,不苟言笑,走路昂首挺胸,时人为他取绰号“旺大架子”。他除继承了蒙古族摔跤、尚武、骑射的勇士传统外,对蒙汉文有着很高的造诣,并通过多年的搜集抄录,建立了漠南最大的私人图书馆。在军务之余他博览群书,洞察时事,面对朝廷腐败,吏治黑暗,列强入侵,民不聊生的现实,针对蒙古贵族安于享乐、不思进取和朝廷抑制蒙古族不许科考、宗教麻痹的现状,企盼大元盛世的再现,并立志著书,弘扬先祖成吉思汗,希望当今时代再出现一位像成吉思汗那样的英雄,拯救民族,振兴蒙古,振兴国家。从20多岁开始搜集元朝的历史资料,并于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后写出了《大元盛世清史演义》前八回。可是由于国事的战乱,家事的官司,没能完成他的志愿。

旺钦巴勒大约在1830年(清道光10年)以前,就担任了协理台吉职务,在他担任协理台吉期间,奉旨参加了边疆守卫,虽未与外敌交战,亦为他人生的辉煌一页。公元1841年(清道光21年6月18日)旺钦巴勒为“御敕代总兵”统帅卓索图盟(辖喀喇沁左、中、右旗,土默特左、右旗)1793名箭丁出征宁远,(今兴城)安营扎寨,修筑工事,分兵把守关隘海岸,严整以待,随时准备迎战来犯之敌。但是,由于大清帝国第一个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的签订,公元1842年10月(清道光22年8月)奉朝廷饬令,旺钦巴勒率部班师。此次出兵虽一箭未发,一刀未拨,朝廷仍赏他黄马褂,黄马鞍。

公元1847年2月23日,(清道光27年正月初九)还是壮年的旺钦巴勒满怀忧伤,带着家族官司未了,《大元盛世青史演义》》未完,国势日衰、回天无力的遗憾因病去世,享年53岁。

据传,旺钦巴勒擅长诗文,写过许多诗词,但大多都已失传了,唯有其子古拉兰萨收录一首《醉意》:

“惊狂欣喜兴杯盏,评古论今起话谈。

虹云飞散岂本意,不醉美酒醉文章。”

(有关史料摘自扎拉嘎《尹湛纳希评传》,太福生《大凌河儿女》)


相关文章推荐:
荆山 | 卓索图盟 | 土默特右旗 | 文武全才 | 继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