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我11

《我11》是由王小帅执导,刘文卿、闫妮、王景春、乔任梁、于越等主演的怀旧电影。

影片讲述的是原本无忧无虑的11岁小男孩,在亲眼目睹了一起“杀人事件”后不得不背负上心灵的煎熬,加上朦胧中获知了成人世界里的性事,让他身心开始发生了静悄悄的变化,体内疯长的荷尔蒙和外界的压抑环境不时发生着碰撞和爆发的故事。

影片于2012年5月18日在中国上映。

1975年,在西南的一个山区小镇,一个以上海人为主的国营工厂里,王憨与八拉头,小老鼠,卫军几个好伙伴一起在子弟小学里读书。王憨因为做广播操的姿势准确,被老师选为学校的领操员。老师希望王憨在领操时可以穿得漂亮点。王憨跟妈妈要一件新衬衣,妈妈不答应。妈妈想确定王憨有没有说假话,找老师了解情况。在学校里看到王憨做操的情形时,触动了妈妈,她拿出家里不多的布票,帮王憨买了布,连夜做好了新衬衣。王憨为此骄傲了一回。在河边玩耍的时候,王憨的衬衣被水冲走,误以为是伙伴们嫉妒,与大家顶嘴,众人不欢而散。王憨从河里捞起了衬衣,怕妈妈责骂,准备等衬衣晾干以后再回家。工厂里的民兵追赶一个受伤的青年谢觉强,谢觉强在河边碰见王憨。为了止血,谢觉强顺手将王憨的衬衣一把抓过,然后躲进了草丛里。王憨想要回衬衣,追进了草丛里。谢觉强告诉王憨自己杀了人,让王憨不要告诉别人,并答应以后还王憨一件新的衬衣。王憨将遇到“杀人犯”的事情告诉了伙伴们,小老鼠又将此事告诉了大人。谢觉强被抓走。暑假到了,王憨跟着父亲去写生。路遇谢觉强的父亲和谢觉强的妹妹谢觉红。此时忽然下起了大雨,王憨父子俩到谢觉红家里避雨。王憨的父亲与谢觉强的父亲聊天,得知谢觉强是为了惩罚强奸妹妹的坏蛋才杀人的。王憨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自己的暗恋对象谢觉红在一起,感受到青春的萌动。后来王憨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是一件新衬衣。王父与王母听王憨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又前往监狱了解情况,知道王憨没有撒谎。王父与王母远远地望见前来探监的谢觉强的父亲和谢觉红。为了维护对方的自尊,王父与王母带着王憨从后门离开了。单位里举行宣判大会,谢觉强被判处死刑。伙伴们拉着王憨一起跑去刑场看热闹。

[演职员表来源 ]

[角色介绍来源 ]

1、为了拍《我11》,王小帅抵押了自己的房产和汽车,而在影片的宣传投入上几乎为零,只能靠自己的微博进行宣传。

3、2012年4月,一段周立波与王小帅在酒局中激辩的视频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在视频中,周立波大骂王小帅“无耻”,总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强加给观众,还调侃王的新作《我11》片名太文艺,不如改名《我发育》。而王小帅也不甘示弱,反过来攻击周立波的《壹周立波秀》太俗气。而事后王小帅也坦言,这是好友周立波为《我11》做的宣传,只是事先没和王小帅通气,王小帅甚至还埋怨周立波没在视频中介绍下电影本身。

4、闫妮在《我11》中则饰演王憨的母亲邓美玉,王小帅表示这个角色非闫妮莫属,她像极了小帅小时候母亲的样子。在片中,有一段闫妮和爱人久别重逢后的一场房事,但无意间却被儿子王憨窥见。据透露,尽管这场床戏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是因为闫妮的叫声太过撩人,还是在审查过程中遭到了删节,令王小帅大呼可惜。

5、2010年,中法签订了合拍片框架协议,而第一个“吃螃蟹”的,就是中国导演王小帅和他影片《我十一》。

[获奖记录来源 ]

刚毕业那段时间王小帅便陆续写好了《我11》《青红》等剧本,但在国营制片厂坐冷板凳好几年都不一定有电影拍。1993年他离开福建厂又回到北京,陆续拍摄了《冬春的日子》和《极度寒冷》两部独立制作。

经过几年的积累,1997年,王小帅终于组建了《我11》剧组,连扮演逃犯的演员都找到了,他就是当年因《垃圾场》红极一时的摇滚歌手何勇。王小帅和自己的班底摩拳擦掌,并回到了自己当年剧组的贵阳新光厂。那时候厂区和上世纪70年代基本一样,当时很多场景都开始搭建,但由于和资方没有谈拢,计划最后流产了。

直到2004年,王小帅终于拍摄了心中萦绕多年的三线故事《青红》。影片的背景是上世纪80年代初,虽然当时王小帅全家已离开贵阳,但影片内容都来自他的邻居以及他听来的真实事件。王小帅说,《青红》里那个执意让女儿逃回上海的父亲,最后其实去了上海的浦东。“上世纪80年代上海浦东还是一片乡村,他们好像在那边过了十几年,到90年代末才拿到了上海的户口,漂泊的生活才结束。”

王小帅一家1979年就离开了贵阳,有了追求自己梦想的机会,但漂泊感一直存在,他说:“上海、贵阳、武汉、福建、北京,我既不是一个地方的主人,也不是过客。我既是以主人的身份看待一个地方,同时又是个旁观者。”

拍完《日照重庆》后,2011年,王小帅终于有了时间重拾自己等待了14年的《我11》。为了整理思绪、搜集资料,他先拍摄了有关第三线的纪录片。那一年他故地重游,发现父母的同事住的还是当年的老房子,屋里的陈设小至一个暖水瓶、一个板凳都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时间凝固在此。除了贵阳,王小帅还去了云南、湖南等地,有次从遵义城区开车去一个三线厂,四个小时后他自己都不敢开了,因为那地方除了山就剩下残缺的厂房,所有的房子都是黑洞洞的窗户,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好像彻底被遗忘了,还好他们在王小帅的电影里没有被遗忘。

都说孩子的戏份是最难拍摄的,但在王小帅看来,无论是哪个时代,十岁左右的孩子都有着共性,他们还没形成很强的自我意识,除了玩的游戏不一样,在一起的感觉都是差不多的。重庆的那个废弃工厂离市区很远,导演也让所有剧组成员将iPad、mp3、手机全部留在了城市。

开拍几个月后,小演员们透出的本性就和30多年前贵阳山区里的伙伴们几乎一样,除了时不时要纠正他们口头禅,有时候他们演得兴起,突然会来一句“哇塞”,那个年代的孩子是不可能说这句话的。除了孩子们当了几个月山里的野孩子,连在片中扮演男配角的乔任梁都说感觉自己回到了70年代。

《我11》的后半段,杀人犯的出现让故事从温馨走向了残酷。11岁那年王小帅在河边看到警察抓捕杀人逃犯,是这个情节的出处。

那一天王小帅和小学同学正在河边玩耍,突然有个人从山里面跳进河里,接下来就是枪声和漂在水上的子弹,“逃犯被吓坏了,当时就被抓住,民警拿枪托砸他,围观的小孩也去踢他。我躲得远远的,但杀人犯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这一刹那给我很深的印记,心里就弥漫出说不出的感受。”

片中为杀人犯设计的背景故事几乎都是虚构的,但王小帅觉得那样的故事,在那个年代肯定发生过。片中,王子义的妹妹想离开厂里回上海,但在办理调离手续时被某部门负责人凌辱,哥哥为替妹妹出气情急之下误杀了重要人物,成为当时“最令人恐慌的一条新闻”,打乱了新光厂三点一线、平淡压抑的日子。

影片结尾,杀人犯被绳之以法,但王小帅却用很长的篇幅展现王憨和伙伴们追着刑车跑,这场戏和他自己当年的经历几乎一样。“从记事起,就有刑车经过家门口。第一次跟着跑是七岁的时候。但我一直没到过真正的刑场,一到荒地后就很害怕,只有比我们大的孩子才要去真正目睹这个刺激。”王小帅回忆起这段经历还心有余悸。

的确,沿袭第六代导演表现自我成长经历的特点,王小帅导演推出了他的新作《我11》,这部电影同样将视角聚焦对准生活中的小人物,怀着真挚之情对生命和人性进行深入的思考

电影《我11》与其他表现文革那段特殊历史背景的电影不同,选取了一个特殊的视角11岁孩子的眼睛,这一主人公并非身处故事中心,而是带着一个傍观者的眼光,看世界。虽然那个令人窒息的时代所带来的痛楚没有直接击打到一个11岁的孩子,但通过这双眼睛看到的则是一个充满伤痕的成人世界:对美好生活的欲望、对正义的向往、对亲情的渴望……都被笼罩压抑的气氛中,就像影片中一群被下放的知识分子生活的山区一样,迷雾重重,充斥着神秘与恐惧。

影片《我11》既勾起了每个人童年的回忆,又反映了人成长过程中所必须要经历的阵痛。影片中王憨因为一件白衬衣,只为一句承诺,遭到母亲严厉的体罚;父亲被下放山区,追求艺术的梦想被狠狠击碎,但生活还要继续,残酷现实制造的挫折却滋养了个人的成长,母亲的严厉、父亲的无奈……都成了洒落在成长记忆中的碎片,它们打在王憨这个11岁男孩的身上,阵痛成了他成长中抹不去的回忆,然而,也正是这些令他感到疼痛的记忆碎片,促他成长。影片最后王憨和小伙伴一起去看枪决的路上,王憨突然驻足在山坡,耳旁回响着广播里传来的死刑者名字,即将跨入12岁的王憨突然感到长大了,以前的对事情的懵懂似乎在那一刻都变得清晰起来。11岁,对于获得成长的王憨来说,已经是历史,不能重来,对于更多人来说,11岁在不经意当中度过,或许那一年在我们的生命中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当回忆时,就不难发现它仅是一曲可以滋养成长的温情童谣。(网易娱乐评)


相关文章推荐:
王小帅 | 刘文卿 | 闫妮 | 王景春 | 乔任梁 | 于越 | 福建恒业电影发行有限公司 |
| 刘文卿 |
| 闫妮 |
| 王景春 |
| 乔任梁 |
| 钟国流星 | 小老鼠 |
| 张珂源 |
| 楼逸昊 |
| 王紫逸 |
| 曹世平 | 谢福来 |
| 莫诗旎 |
| 于越 |
| 孙祺 | 愤青 | 黄斌 | 王小帅 | Laurent Baudens | Dong Lu | Gael Nouaille | 王小帅 | Ni Lao | Marc Perrone | Nelly Quettier | 刘文卿 | 闫妮 | 王景春 | 乔任梁 | 王小帅 | 恒业 | 周立波 | 壹周立波秀 | 闫妮 | 闫妮 | 中美电影节 | 闫妮 | 闫妮 | 青红 | 日照重庆 | 乔任梁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