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黄金部队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黄金部队组建于1979年,是一支经济建设部队。

前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黄金部队,目前接受武警总部和国土资源部双重领导,为国家财政一级预算单位,主要承担国家黄金矿产勘查任务。

武警黄金部队是我国唯一一支以军事组织形式从事地质工作的武装力量。部队伴随改革开放组建,从基建工程兵到列序、转隶武警,始终按照军事属性要求抓建设,积极发挥专业优势履使命,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组建以来,先后经历4次编制调整、4次任务转换,从单一的黄金矿产勘探,调整拓展为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多金属勘查、地质灾害应急救援等多样化职能任务,百余个野外作业区遍布全国26个省市,戈壁荒漠、林海雪原、高峡谷都有他们的战斗身影。

2016年武警黄金部队职能大调整:由为国寻金转向地质服务。

武警黄金部队是一支专业技术人员齐全,年龄结构合理、素质较高,技术设备先进,实力雄厚的黄金矿产勘查队伍。支队是部队矿产勘查的主体,黄金技术学校、黄金地质研究所主要从事黄金地质教学与科研工作。全部队现有地质、物探、化探、测量和化学分析等各类专业技术人员1500多人,高级专业技术人员170多人,中级技术人员500多人。硕士以上学历50多人,其中博士、博士后17人。矿产勘查仪器设备2010台(套) 。

武警黄金部队成立以来,工作范围遍及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开展矿产勘查项目2110个,先后探明特大型岩金矿床5处、大型岩金矿床10处、大型砂金矿床6处、中型以下金矿170多处,提交金矿勘查地质报告270多份,探获推断的内蕴经济资源量500多吨、详查储量近50吨、勘探储量近600吨;为国家新建或扩建各类矿山近百座,直接生产黄金近20万两。

“六五”“七五”期间,黄金部队在探明黑龙江团结沟、湖南沃溪、云南墨江金厂等典型岩金矿床的同时,对中国砂金矿进行快速勘查,在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青海、新疆、内蒙古、四川、湖南、山东、安徽、江西等省区发现并探明西口子、柴河、哈巴河、辛安河、高都川、白水、高庙等一大批砂金矿床。与地勘同行业相比,以占同行业六分之一的投入为国家提交了占全国三分之一的黄金储量,为我国黄金工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宝贵的金矿资源,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八五”“九五”期间,黄金部队金矿勘查顺利实现由找砂金为主到找岩金为主的转移,并积极响应国家关于地勘行业改革的号召,在全国率先推行内部储量承包和其它有卓有成效的管理机制,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官兵找矿积极性,先后发现河北省东坪、内蒙古哈达门沟、黑龙江金厂和砂宝斯、甘肃阳山、陕西金龙山、河南康山等一大批大型和中小型金矿床,人均为国家提交的金矿储量居同行业领先地位。这些矿床绝大多数已被地方政府开发利用,为振兴地方经济做出了贡献,为国家黄金产量突破百吨大关提供了有力的资源保障。

全球唯一

组建30多年的中国武警黄金部队,迄今已累计探获黄金资源1800多吨。这支世界上唯一的寻宝部队,神秘而特殊的面纱从未被真正揭开过。

有记者来到陕西省境内的武警黄金第五支队第二大队进行采访,揭开这支部队的神秘面纱。

从藏北的无人区,到冰封雪覆的阿尔金山,再到青海的可可西里、内蒙古、广西、云南……中国25个省区有12个黄金支队战士在寻找国家宝藏。

在开展金矿勘查过程中,黄金部队非常重视科研工作,科研先导作用效果明显。共完成科研项目330余项,有63项科研成果通过部级以上鉴定。其中达到国际先进以上水平的有8项,国内先进以上水平的有18项,获部级以上奖励的有26项 。

完成了对云南墨江金厂、黑龙江团结沟、湖南沃溪、陕西金龙山、河南东闯、河北东坪、内蒙古哈达门沟、黑龙江东宁金厂等一批具有典型意义的金矿床的研究,发现了“益阳矿”、“驾鹿矿”2种国际认可的新矿物,出版了《地质体运动理论及其应用》《中国地壳演化与矿产分布图集》《中华人民共和国黄金矿产图》《中国岩、砂金成矿图及说明书》《砂金矿勘查工作手册》《中国金矿物志》《金矿物鉴定手册》《金的化学分析》《中国黄金地质丛书》等学术价值较高的专著,提出了新地球脉动、统计地球化学、统计认识论等理论学说。

研制开发了“中国黄金地质信息系统”,提交了我国第一份以地质统计学方法计算储量的《陕西省洛南县驾鹿金矿床地质勘探报告》。先后有3人荣获中国地学界最高奖---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2015年,军委、总参充分肯定黄金部队参与军事地质工作能力,为部队下达了开展军事地质调查测量试点工作任务,配合联合参谋部导航局编制军事地质调查测量“十三五”规划,确保我军首战必胜。

2016年4月,武警改革序幕拉开,黄金部队走向“战场” :其主要任务职能由“为国寻金”转向用军事地质工作服务和保障我军战斗力发展。

2016年9月,武警黄金部队隆重举行军事地质任务分队出征誓师大会,这标志着武警黄金部队开始全面遂行军事地质新使命新任务,将服务国家经济建设的“市场”转变为服务能打胜仗的“战场”。

他们每天能挖多少金子,他们是不是个个都身家百万,个个都知道挖金子的秘笈?日前,记者从西安出发,经过3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这群神秘探宝人的营地二大队的队部。

二大队教导员王晓军早就习惯了记者的好奇,他说能找到金矿的地方,都是在人迹罕至,自然条件艰苦的地方。“队部负责一些上达下传的任务,条件算是好的,真正勘探金矿的地方更艰苦。”

王晓军所说的条件好是指:车可以直接开到队部院子里;村里有小商店可以买到日常用品;院子里有信号可以用手机打电话;还可以收到《解放军报》,最新的一期是一个星期前的。

在二大队大队部的陈列室里,有一个放金矿石的柜子,没有加锁。金矿石就是一块块大小各异,形状各异的石头,勘探中队队长王彦明拿出一块递给记者,“这就是金矿石,肉眼是根本看不出来的,放你面前也没人会拿。”已经在黄金部队工作十三年的王彦明也看不出来,即便他天天在找金子。

勘探中队是负责找金子的队伍,当地百姓之间有句广为流传的话“远看是个叫花子,近看是个当兵的”就是用来形容他们的。

其实这些勘探队的队员都是地方大专院校地质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毕业后直接入伍,他们属于黄金部队的技术人才。

在部队里,技术干部的年薪只有六七万,但地方上很多金矿企业却给他们开出几十万元的高价。“有经验,有资源,我们这类人才在地方企业很吃香的,我们有同事到紫金矿业,年薪都很高。”

从大队部出发,走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路侧都是悬崖绝壁,车开着开着就无法前行了。“要是天气好的话,车可以开上去,今天下雨,路滑不敢开。我们得爬上去了。”王晓军解释。手机信号在此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个地势平缓的山崖上耸立着一个绿色圆锥体,占地约10平方米大小,这就是黄金战士勘探黄金的最前沿阵地。

钻矿地点分为戈壁滩、沙漠、林区、山区,条件无一例外都很艰苦。黄金五支队二大队常年驻守在秦岭山区,负责当地的找矿、钻矿任务。

每个大队下属地质中队和勘探中队,两队互相配合完成任务。地质中队负责找矿,确定开钻地点后,钻矿任务由勘探中队负责完成。

记者探访的勘探中队借住在当地老百姓的房子里。从这些房子出发到钻探机台还有好几公里陡峭的山路,上晚班的战士也要走将近一个小时。采访当天,正赶上下雨,记者用了40多分钟才“爬”上钻探机台。机台面积约10平方米,高13米,挂了绿色的油布维护设备,远远看去像一个绿色的圆锥体。

噪音是勘探中队战士们常年面临的困难之一。医学证明,人类听力所能承受外界的噪音是80分贝。机台前的噪音高达110分贝。

被誉为“拼命三郎”的武警黄金五支队支队长张宝河在机台前干了16年。16年,他累计钻进达4万余米,相当于钻透了五座喜马拉雅山,为国家探明黄金储量80余吨,潜在经济价值80多亿元。

机台常年的噪音导致他常年头晕,耳鸣。医院诊断结论为植物神经损伤而致神经性耳聋,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他需要依靠高倍助听器来和外界进行沟通。

钻探机在确定好的方位内打钻,延伸到地下几百米的深处采样。“钻机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必须一天24小时旋转。”勘探中队技术负责人翟开慧向记者介绍。“因为一旦停下来,已经开钻的山崖随时可能出现垮塌现象,发生堵塞。”

为了维持钻探机全天候不间断运行,战士们4人一班,3班倒轮流值班。“所以来我们中队的客人一天24小时都可以吃饭,深夜12点都有饭吃。”翟开慧开着玩笑。

4个年轻的战士各管一摊。班长是有经验的老战士,能处理一些突发情况,另外3个战士有负责泥浆搅拌的,有负责取芯的。他们的任务就是打到相应深度,把钻机提取上来的岩芯按号存放。根据他们的取样,后方的实验人员判断出岩石层里金矿石的含量。

对于王彦明和战友而言,这些年的最大变化就是他们的工作发生了很大变化,比以前轻,也更快捷。“以前工具是‘老三件’,锤子、罗盘、放大镜,全凭人力。”王彦明说。掌上电脑。

战士们会将采集到的矿石样本送到各支队的研究所。所有的化验结果汇总起来,就是黄金部队的找金成果。这些成果,连同勘探图纸,最终都要上报,再由国家统一协调开采。而战士们接下来要做的,是收拾行装,开赴另一个目的地。

在二大队的队部所在地有个金矿选厂,是部队勘探出来金矿转让给地方开采的,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而战士们却无缘见到提炼出来的金子。

2010年11月2日,武警黄金部队一总队二支队在内蒙古包头市哈达门探获的金矿经过验证,资源量突破100吨,达到超大型金矿床规模,是黄金部队支援西部开发的重大突破。专家预测,该矿床可累计向国家提交黄金经济资源量130吨,潜在经济价值350多亿元人民币。自此,该支队在内蒙高原先后为国家奉上22个“金娃娃”,累计提交金储量274吨,成为拉动内蒙古经济的“金引擎”。

据二支队总工程师黄志全介绍,哈达门沟矿区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九原区阿嘎如泰苏木和乌拉特前旗沙德盖苏木境内,大地构造处于华地台北缘,岩浆活动频繁,构造复杂,地质成矿条件优越。在通过预查发现了哈达门金矿点,根据黄金指挥部指示,二支队调集精兵强将在乌拉山地区展开大规模黄金地质普查勘查,运用空中遥感侦察、卫星定位仪勘察、地球物理勘探、地球化学勘探扫描等新技术,圈定了哈达门沟大面积金异常区。先后投资600多万元购置引进新型钻机、装载机、RTK测量仪、陀螺测斜仪等一批先进装备,建成GIS技术室和综合化验分析实验室,为一线官兵配齐GPS接收机、全站仪等全套数字化装备。通过对复杂地层钻进工艺的改进,由三中队上士机长王江陵负责的201机台16313号单孔达到1200.16米,刷新黄金一总队深孔钻进记录。截止目前,共发现7个脉群计53条金矿脉,累计探获金资源量100.5吨,成为内蒙古高原最大金矿床。

该支队支队长王飞、政委刘新波介绍说,部队在内蒙古探矿以来,部队发扬光荣传统,跋涉在内蒙古东起赤峰市、西至阿拉善盟、南起山西原平市、北到中蒙边境的广大地区,完成钻探15万米,相当于打穿17座喜马拉雅山,提交的黄金资源储量占内蒙古自治区同期新增黄金储量的1/3。

加快与自治区政府联合勘查步伐,建成5座大中型黄金矿山,安排就业10000余人,年产黄金2吨,年利税5000万元,其中内蒙古包头市鑫达黄金矿业有限公司成为自治区最大黄金矿山企业,矿山生产日处理矿石1000吨,年产黄金近1吨。包头西郊的乌兰计乡曾经是一个连白面都买不到的贫困小镇,如今成了内蒙有名的富裕镇,不少家庭买了汽车,圆了农民的“小康”梦。支队被国家和自治区授予“七五”、“八五”期间为黄金工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找矿有功单位”,2007、2008、2009年被指挥部、总队评为“找矿先进单位”。

王震提出:让部队去找金子

面对国家生存和发展的巨大压力,身患重病的周恩来总理在医院里对王震说,你要把金子抓一抓。 王震提出:让部队去找金子。由此,一支特殊部队中国黄金部队诞生了。 1978年,中国黄金工业迎来了新的机遇。改革开放之初,国家百废待兴,急需增加外汇和黄金储备,总设计师邓小平审时度势,决定增加黄金的产量。他把重担再一次压在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身上。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黄金年产量仅为4.5吨,这个数字比1901年黄金产量4.51吨还小。此后长达20多年,黄金生产始终在低水平徘徊,平均年产量不足10吨,幅员辽阔的资源大国竟然是产金小国。这种状况直接导致了我国仅靠出口物资创汇充实国库的尴尬局面,远远不能满足经济建设的需要。

面对找金队伍的短缺和种种条件的制约,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王震脑中出现:“让部队去找金子!”这不是他一时冲动说出来的。这个想法周总理找他抓黄金时就有,只是那时正搞“文化大革命”,条件不成熟,文革结束后他感到条件已经成熟了。他相信中国地质学家的意见:中国不贫金;中国缺少的是专业化找金队伍。

1979年1月,经王震、谷牧副总理同意,冶金工业部上报《关于整编基建工程兵地质支队的报告》。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在非常时期做出非常决策。3月7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给国家建委、冶金部、基建工程兵下达批示。为了加强黄金地质普查、勘探工作,迅速发展黄金生产,同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黄金指挥部。扩编、整编一批部队专门勘探、生产黄金。由此,一支特殊部队中国黄金部队诞生了。

世界上最大的狗头金

狗头金是一种产自脉矿或砂矿的自然块金。这种自然块金因形状酷似狗的头形,故名狗头金。它可遇而不可求,一旦发现都会被当成宝贝存下来。

放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台柜里的一块形如“中国版图”的狗头金标本,重2155.8克,含金70%以上,有着极高的收藏和研究价值。这是武警黄金部队的宝贝,轻易不拿出示人,也很少有人知道发现这块狗头金的幕后故事

1988年夏天,一直在兴安岭搞黄金勘探的武警黄金第五支队遇到了新的难题随军来的家属子女工作没法安置。采矿地点离城镇太远,加之周围没有企业,随军家属没法工作。看到许多干部职工的子女老大不小了却没有工作,家庭生活因此陷入窘境,职工大队大队长程延宽心急火燎。他跟几个家属子女聊天说:“你们不怕苦,我带你们到山上淘金去。”没有想到,他一说,几个家属都高兴地说:“我们不怕吃苦,你带我们上山吧。”队领导经过研究,同意程延宽的报告。就这样,三十几个家属和子女开进了小兴安岭腹地的团结沟。 这些家属们的工作区是一块人迹罕至的地方,唯一的遗迹是附近5座鄂伦春人久远的坟墓。鄂伦春人早已不在这里建坟了。从坟的年代看,建这些坟的时间至少有100年,100年前他们为什么会埋在这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里曾经是一个淘金点,人死了就近埋在这里。家属采金队用几顶淘汰下来的旧帐篷和七拼八凑的炊具,在这里安营扎寨。

淘金是一项很重的体力劳动,每一个人都累得汗流满面,可这些家属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干出个模样来,让部队领导看看,我们也不是吃闲饭的。姚金花是部队职工姚鲜的女儿,她当时刚满22岁,也跟队来到淘金点。在分配工作时,程延宽见她勤快,干活利索,就安排她守着溜槽。那天快收工了,姚金花看到流水冲刷下的溜槽内有一块沾满泥沙的石头,她想捡起来扔掉,掂在手里却发觉分量很重。细心的姚金花把它放到水里洗了起来。这一洗不得了,手中的石头竟变成了一块熠熠生辉的金疙瘩。

“金子,我发现狗头金了!”姚金花兴奋得喊了起来。在这里发现了狗头金,大家的情绪一下子被鼓动起来,既然有一块,就会有两块。那个夏天,姚金花和她的伙伴们一共采出了7块狗头金,最小的也在220克以上。沉寂多年的团结沟沸腾了。山里的老乡说,是他们感动了山神,才会得到这么多的金子。上级听说了,要把这块黑龙江省最大的狗头金拿到北京去,程延宽和姚金花他们二话没说,把淘得的大大小小的金疙瘩全部献了出来。

“石头大校”掀开新篇章

20世纪60年代,美国地质调查所的罗杰罗伯茨经过系统研究,断定在内华达州中北部尤里卡县的塔斯卡罗拉山区,贮存有规模巨大的金矿床。1961年,大量的化学样品源源不断地送到公司的化验室,紧跟着的钻探验证使公司的老总们眉飞色舞,第三钻便打到了80英尺厚、品位达34克的厚大矿体。1965年,卡林型一种金的颗粒,小到几微米,浸染在碳酸类岩石中的具有较大远景的新类型金矿床微细浸染型金矿床诞生了。随着这个矿床的挖掘开采,美国迅速跻身世界产金大国行列。

25年后,被誉为“石头大校”的中国武警黄金部队高级工程师王世忠经过艰难漫长的求证,在金龙山“点石成金”,卡林型金矿床给中国的黄金事业掀开了新的篇章。

这个矿区位于陕西省镇安县米粮镇东长沟村境内,位于秦岭褶皱系。秦岭有黄金,史书上不乏此类记载。秦岭遍地的矿洞向人们昭示着这儿曾经的辉煌。20世纪80年代,黄金部队领导者也将目光锁定在这里。

十四支队大队人马开赴秦岭。钻井一口接一口地打,虽然也见金,但不像想的那样多,看不到任何有大金矿的前兆。地质找矿就这样变幻莫测,深不见底。如果运气好,碰到好的矿区,可以使人一夜暴富,如果运气差,打不着矿脉,也可以使人成为穷光蛋。因为打的每一尺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国际上比较先进的国家,项目成功率在5%左右。经过多少代人的努力,我国地表面金矿地表矿体已经基本普查完毕,找矿难度越来越大。要在莽莽苍苍的群山峻岭中找出几十公分至几米宽的肉眼看不见的金矿脉,无异于大海捞金。

一天,王世忠在地质工程师孙书山那里看到一个美国卡林型金矿样品。他猛然想起这个矿样他见过。20世纪60年代在镇安矿区进行大会战,当时西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发现了秦岭镇安县东南的丁家山马家沟汞锑矿带。但是由于信息不通,美国发现卡林型金矿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当时的主要任务是找汞锑矿,也忽略了对金矿样品的化验分析。卡林型金矿样品给王世忠以新的启示。他决定改变几十年一贯制的地质找矿方法,进行逆向思维。

王世忠选择了七里峡4号异常点,确定了3条路线,多点组合取样。几个月过去了,预查组传回捷报:该地区确有富矿,最高品位达27克/吨。

王世忠坐不住了,亲自带领以老工程师为核心的检查组赶赴矿区,与预查组共同布置地表施工方案,结果发现了20米厚的矿化体。王世忠很兴奋。他一直在思考:4个异常点同处一个矿带,具有同样的成矿条件。既然4号异常点如此诱人,那么1号、2号、3号呢?经过勘探,果然,两年后,1号、2号、3号异常点也发现了矿化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四个异常点所处的两座大山,不知在宇宙间沉睡了多少年,因为王世忠的执著、真诚感动了神灵,让它露出了“金”面目,昔日无名的荒岭也被命名为金龙山。

西秦岭山脉和岷山山脉地质结构为高山深切割区。矿区地处秦岭东西向构造带、松潘甘孜褶皱系和龙门山构造带三个一级构造单元交汇的部位。区内岩浆活动频繁,构成复杂的弧形构造,为矿物质的活化、富集提供良好的地质条件。这一地区成矿地质条件优越,被国内外金矿专家普遍看好,但长期未能实现找矿的重大突破。仅新中国成立后,就有五支地质队伍在这里找过金矿,但一无所获。

先人没找到黄金的地方,武警黄金部队能找到吗?荒凉的大山考验着官兵们的毅力和才智。整整两年的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十二支队的官兵们消瘦了、憔悴了,可是,钻塔掘进的400米坑道没有给官兵们带来预期的效果。

1999年3月,30岁刚出头的郭俊华走马上任,担当起矿区技术总负责的重任。经过一连几个月的实地采样、观测、化验和研究分析,郭俊华发现,斜长花岗斑岩具有金矿化现象。但几代地质工作者都把砂岩作为这里唯一的找矿标志,并上升为一种理论固定下来。郭俊华的这一想法一提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说:一个刚退汗毛的人就想当哥白尼。在冷嘲热讽中,郭俊华没有停止自己的研究。

1999年9月的一天,郭俊华从标本库里把曾经采来的一个“花岗斑岩”矿样揣进口袋,匆匆赶往甘肃石鸡坝金矿区和四川联合村矿区去求证。到了矿区,心急如焚的郭俊华一头扎进废弃的狭窄坑道,找寻着相似的矿样。在翻山越岭、攀援摸爬的苦苦寻觅中,他惊喜地发现,这个矿区主矿脉的矿样竟与他口袋里的矿样非常相似。他拿着采集到的标本,提出将“花岗斑岩”作为新的找矿标志,大家一致表示赞同。他们在阳山矿区一口气采回了一百多件矿样,并连夜送到千里之外的支队化验室。当显微镜下的矿样切片上颗颗金粒闪烁出诱人的光泽时,郭俊华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官兵们根据新的找矿标志,确定新的钻矿地点,钻机开始了新一轮的轰鸣。2000年春天,当钻井探到预定深度的时候,终于见矿了,金矿的本来面目渐渐地显露出来,捷报频传。

2000年,武警黄金部队成功地采用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金矿钻探新工艺,布施深部钻孔18个,孔孔见矿,有的孔可推算出金矿体厚达20米。金矿资源量规模不断扩大,其中一条矿体的黄金资源量为57吨,超过特大型金矿50吨的价码,是国内罕见的富矿。

短短几年间,这里的金矿探明资源量突破百吨大关,创造了西部地区、全国乃至世界找金史上的一个奇迹。随着探测工作的深入展开,矿区总体规模还在不断扩大。阳山金矿的发现,改写了我国没有200吨以上超大金矿的历史,是我国在西部找矿理论和实践的第一次重大突破,对我国黄金工业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相关文章推荐:
武警总部 | 国土资源部 |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黄金部队 | 武警总部 | 国土资源部 | 金矿床 | 金矿 | 六五 | 墨江 | 柴河 | 哈巴河 | 辛安河 | 白水 | 高庙 | 砂金矿床 | 金龙山 | 康山 | 藏北 | 阿尔金山 | 可可西里 | 金龙山 | 哈达门沟 | 解放军报 | 罗盘 | 掌上电脑 | 哈达门沟矿区 | 乌拉特前旗 | 乌拉山 | 装载机 | 内蒙古高原 | 狗头金 | 秦岭山脉 | 岷山 | 花岗斑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