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武花脸

武花脸,又称武净,属于净行的一支.武花脸非常重视腰腿功、把子功和身段功,要求演员必须有个好身体,因为很多时候需要摔打。戏曲中以武花脸为主角的剧目并不是很多,但是在一个戏里经常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比如《挑滑车》中的黑风利,《洗浮山》中的牛腿炮,《一箭仇》中的大虎,《芦林坡》中的关胜。

武花脸分成两类:一类重把子工架,一类重跌扑摔打,多扮交战双方下手或战败一方,须摔“抢背”等,又叫“摔打花脸”,如《战宛城》中典韦为武花脸,许褚为摔打花脸。

京剧同所有的戏曲艺术一样,其表演艺术以流派艺术为主要特征之一。流派作为戏曲表演艺术成熟的标志,也是京剧表演艺术的一大亮点和看点,更是花脸表演艺术的得力点。

京剧花脸流派艺术源远流长。最早的是19世纪初的“何(桂山)派”铜锤花脸,“黄(润甫)派”架子花脸,“庆(春圃)派”武花脸三大流派,特征鲜明,各展风姿。稍后一点的,是“金(少山)派”全能花脸(铜锤、架子、武花脸皆能)、“郝(寿臣)派”架子花脸、“侯(喜瑞)派”武花脸三大流派。“金派”传人有吴松岩、王泉奎、娄振奎、赵炳啸等;“郝派”传人有樊效巨、王永昌、袁世海、周和桐、王玉让、马永安等;“侯派”传人有关鸿宾、马崇仁、袁国林等。其后,各传人又大多形成流派,并各有传人,例如“袁(世海)派”,就有传人杨赤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裘(盛戎)派“铜锤兼架子花脸,成为花脸流派中的集大成者,以至产生“十净九裘”的艺术影响。裘盛戎系著名花脸裘桂仙之子,幼承家学,随父学艺。14岁入富连成科班,学铜锤兼架子花脸。出科后与杨小楼、尚小云、谭富英、高盛麟、马连良、张君秋、李多奎等合作演出,名声大振。他善用鼻腔共鸣,吸收“金派”、“郝派”、“侯派”诸家之长,兼取众生演唱技巧,并结合自身条件,形成了韵味醇厚、节奏鲜明、刚柔相济的独特风格,被誉为“裘派”。在表演上又受“麒派”影响,善于表达人物情感。代表剧目有《姚期》、《坐寨盗马》、《打龙袍》、《赵氏孤儿》、《赤桑镇》、《铡美案》、《将相和》等。其传人有方荣翔、李长春等,再传弟子有邓沐伟、孟广禄(皆为方荣翔弟子)等。

当今,花脸领军人物当推尚长荣先生,他宗“郝派”,又博采众长,特别善于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表演激情充沛,真挚感人,代表剧目有《曹操与杨修》、《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等。以其突出的成就荣获“梅花奖”大奖。

夯实表演的基本功夫京剧花脸的表演艺术,以演员的基本功为基础与前提。所以,要演好京剧花脸,就必须在唱、念、做、打与手、眼、身、法、步等“四功五法”上夯实基础,一定要刻苦训练,认真钻研,反复揣摩,大胆探索。要像尚长荣先生那样,在塑造人物形象上下工夫。

在现当代的京剧艺术发展史上,武城涌现出了一位全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武花脸赵松樵。

当年上海有四位著名的武花脸并称“四利”,指的是刘春利、刘永利、王永利、李永利。


相关文章推荐:
| 把子功 | 身段 | 戏曲 | 挑滑车 | 洗浮山 | 戏曲 | 京剧 | 戏曲 | 戏曲 | 京剧 | 京剧花脸 | 王泉奎 | 娄振奎 | 赵炳啸 | 周和桐 | 王玉 | 马永安 | 马崇仁 | 袁国林 | 裘盛戎 | 裘桂仙 | 富连成 | 高盛麟 | 马连良 | 张君秋 | 麒派 | 方荣翔 | 邓沐伟 | 孟广禄 | 尚长荣 | 京剧花脸 | 京剧花脸 | 尚长荣 | 京剧 | 赵松樵 | 上海 | 刘春利 | 刘永利 | 王永利 | 李永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