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余绍宋

余绍宋(1882一1949), 字越园,早年曾用樾园、粤采、觉庵、觉道人、映碧主人等别名,49岁后更号寒柯,浙江龙游人,生于浙江衢州。日本法政大学毕业。

清朝宣统二年(1910)回国,以法律科举人授外务部主事。民国元年任浙江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教务主任兼教习。翌年赴北京,先后任众议院秘书、司法部参事,次长、代理总长、高等文官惩戒委员会委员、修订法律馆顾部、北京美术学校校长、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法政大学教授、司法储材馆教务长等职。

余绍宋(18831949),浙江龙游县人,号越园、樾园,别署寒柯,1910 年毕业于日本东京法政大学。民国元年任司法部参事, 平生旨趣尽在金石书画、画学论著、方志编纂,为近代著名史学家、鉴赏家、书画家和法学家。1943 年5 月甲子之年随省会机关迁徙云和山城,应省主席黄绍聘请出任浙江通志馆馆长,馆址设在大坪村梅氏古宅。余先生麾下群贤毕至,乃重修《浙江通志》,卷帙浩瀚,筚路蓝缕,艰难玉成,出世于山陬蕞县,石鼓末壁,乃大坪之殊荣。余先生善属文、精鉴赏、长方志、富藏书,尤工书画。通志馆大厅即梅家中堂设为艺术画厅,大坪所作书画加盖白龙山庄篆印。大坪诗作有《移居大坪五首》《云和大坪闻日本投降口占二首》等留存。1945 年8月惜别大坪乡亲。传世著述有《书画书录题解》、《画法要录》、《画法要录二编》、《中国画学源流概况》、《寒柯堂集》、《续修四库全书艺术类提要》、《龙游县志》、《重修浙江省通志稿》等。 [1]

1910年,应聘主纂《龙游县志》,四年成书。为方志界推重。1915年任司法次长时,为金佛郎案而去官,以表抗议,世人称之。17年南归,定居杭州,以书画自娱。1923年应聘主编《东南日报》副刊《金石书画》。25年为东方文事业委员会撰写《续四库全书提要》子部艺术类提要。26年抗战爆发,移居龙游沐尘村,以吟咏抒怀。自1937年迄1943年辑录诗作400篇,曰《寒柯堂诗》,字里行间,洋溢爱国爱乡之情。28年任浙江省第一届临时参议会议员。31年被选为省第二届临时参议会副议长。32年任浙江通志馆馆长。着手编纂《浙江通志》,完成初稿125册。36年以“社会贤达”被选为龙游县“国大代表”。1949年6月病逝于杭州寓所。1951年8月,错定为官僚反革命分子,1984年9月平反纠错,恢复名誉。余绍宋出身书香门第,善属文、精鉴赏、长方志、富藏书,尤工书画。《晚秋》山水轴,上世纪20年代曾在莫斯科、柏林、巴黎展出,名震一时。《龙丘山图》层峦叠嶂,气势雄伟,为其山水画之代表作。又善画梅兰竹菊,更工墨竹,有风、雨、雪、月四帧墨竹,为日本天皇裕仁母亲重金收购。幼年丧父,事母至孝,名其杭州住宅为萱寿里,并精心绘制《归砚楼娱亲图卷》,卷首有马一浮题辞“莱衣散采”。著作宏富,除上述方志和诗集外,尚有《画法要录》、《画法要录二遍》、《书画书录解题》、《中国画学源流之概观》、《梁节庵先生遗诗》。1950年其子将藏书1.6万册,古书碑帖及自作书画等数百件无偿捐献给政府。余绍宋之著述,近年来由海峡两岸重印问世,多次公开展出。1986年冬,龙游县成立余绍宋研究学会。1986年浙江省龙游县成立余绍宋研究会,省博物馆并举办其作品藏品展览。1989年于中国美术馆举办其书画遗作展。

(1)移居大坪五首

世乱居无定,重迁至大坪。坂宽观略豁,水洁气为清。

避地邻难择,逃名计未成。白龙如有意,为作不平鸣。

宅广嗟荒落,辛勤补葺难。诛茆滋卉木,开牖纳峰峦。

汹汹将奚适,皇皇且苟安。南溪桃亦盛,姑作武陵看。

轩窗俯清涧,曲折认云泉。雨后欣看瀑,霄深疑在船。

长吟鉴逸响,高卧悦安禅。也似山阴道,湍流替管弦。

志局初开创,羁栖喜自随。丛残珍故纸,货殖重村耆。

野获堪征信,山堂且拾遗。嘤鸣时有和,不必叹流离。

同人谋丽泽,旅宦当居家。福利原如此,清廉岂敢有加。

漫嫌学圃鄙,相率并耕夸。我亦伤迟暮,东陵且种瓜。

(2)云和大坪闻日本投降口占二首

夜半俄闻敌已降,起来颠倒着衣裳。惊疑醒作还家梦,失措欢如中疾狂。

何意忽能逢此日,从兹不必滞他乡。八年锋镝余生在,莫向崦嵫叹夕阳。

不图意见九州同,翻觉无颜论成功。赋废江南哀且止,捷闻蓟北善旋终。

双丸原子匡天下,一合诸侯宴海东。决胜如斯真意外,深惭献语未能工。

(3)余绍宋集欧阳修苏轼长联

余绍宋集欧阳修《醉翁亭记》及苏轼《放翁亭记》之句拟长联一幅:

其西南诸峰林壑优美;当春夏之交草木际天。

由于余绍宋曾是梁启超的老部下,且与梁启超在治学上十分投机,因此寄居津门时,是饮冰室的常客。二人在这里曾有许多生动有趣的交流,涉及到传统文化的许多层面。余绍宋堪称梁启超晚年的知音。

1927年夏,梁启超肾病加剧,不得不停止讲学,从北京返回天津饮冰室疗养。余绍宋也于当年7月7日从北京移居津门,寄居友人郭芸夫家。郭芸夫是津门绅商、诗人,其宅也在意租界,距梁启超饮 冰室不远。故人相知,余绍宋遂成饮冰室的座上客,朝夕过从,话题涉及学术诸领域,但以书画、题赠、艺术史内容为多。梁启超曾愉快地记载下当时的情形,称余绍宋“闲日辄过我饮冰室,谈艺为欢。”余绍宋也说,“予避乱居津门,与任公梁启超先生过从最密。”梁启超还给张元济写信,推荐余绍宋去商务印书馆谋事。1927年10月,余绍宋离津。

病患缠身并未影响梁启超在学术上的孜孜以求。他开始着手编纂《中国图书大辞典》,“撰诸家书目提要,陈数十百种簿录之书于案头,朝夕探讨。”而余绍宋1928年3月返津后,则草创《中国美术史》,继续编撰《书画书录题解》一书。令余绍宋感到非常荣幸的是,在数月时间里,他竟得以“尽窥饮冰室之所藏”。饮冰室里“典籍充陈,细钜赅备”,令“行箧无书”的余绍宋大喜过望。他“辄就借阅”,“恣搜饱览,以餍所需”。直到四个月后他离津,《书画书录题解》已完成了初稿的三分之二。

当时,二人“大约间日必相见,相见不及他事,即各举两日间探讨所得,相与商榷而辨难之,时检所藏书以为佐证。”他们相互切磋,颇为投机,到了一个高级境界。但二人都是性情中人,喜怒皆形于色,有时意见相左时,不免争论一番。而正是这样,才促进了其学术研讨向深度开掘。经梁启超推荐,余绍宋于1928年5月在南开学校讲演《初学鉴画法》,讲稿还被刊发到了该校校刊上。

梁思达等回忆说,余绍宋是个大嗓门,说话痛快,性情坦率。他经常在午休后造访饮冰室,常常是一进楼下过厅就高声询问梁任公在家没有,如看见梁氏家人、仆人则谈笑无忌。梁启超在二楼一听是他“大驾光临”,赶紧走到楼梯口来迎接,而且总会笑谑几句。

除“接席长谈、从容商讨”学问之外,余绍宋还常在饮冰室或旧楼书房中以作画为乐。为方便其作画,梁启超着实动过一番脑筋、作过一番准备。他在卧室临窗处,特意安置了一张高架画案。这样,余绍宋就可以在较适合的光线下舒服地作画了。梁启超每每伺于左右,“每出所藏旧纸墨索作”。这是个生动有趣的场景。别人都知道这是梁启超兴致所至,也不便上前帮忙。余绍宋受此礼遇,并不拘束,总是兴致盎然。他运笔挥洒、泼墨恣肆,“或五日、十日作一水石,或食顷尽数纸。”他还特意给新婚的梁思成和林徽因画了四页册页,表示祝贺。

余绍宋在饮冰室开了个“画室”,为饮冰室增添了欢乐,也似乎减轻了病魔对梁启超身体的折磨。  [2]

余绍宋著作还有《寒柯堂集》、《续修四库全书艺术类提要》、《龙游县志》、《浙江通志》等。


相关文章推荐:
龙游 | 衢州 | 日本法政大学 | 外务部 | 教习 | 众议院 | 高等文官 | 修订法律馆 | 北京美术学校 | 北京师范大学 | 北京法政大学 | 龙游县 | 寒柯 | 法政大学 | 方志 | 云和 | 省主席 | 黄绍 | 大坪村 | 浙江通志 | 中堂 | 篆印 | 龙游县 | 龙游县志 | 金佛郎案 | 东南日报 | 龙游 | 沐尘村 | 浙江通志 | 龙游县 | 山水轴 | 马一浮 | 莱衣 | 书画书录解题 | 龙游县 | 荒落 | 奚适 | 村耆 | 并耕 | 蓟北 | 海东 | 梁启超 | 饮冰室 | 津门 | 租界 | 饮冰室 | 张元济 | 商务印书馆 | 中国图书大辞典 | 中国美术史 | 赅备 | 性情中人 | 梁思达 | 饮冰室 | 梁任公 | 笑谑 | 梁思成 | 林徽因 | 饮冰室 | 龙游县志 | 浙江通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