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索绰络英和

索绰络英和(1771年-1840年),初名石桐,字树琴,一字定圃,号煦斋,索绰络氏,满洲正白旗人。清朝大臣、书法家。礼部尚书德保之子。英和少有俊才,权臣和欲召之为婿,德保不准。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癸丑科二甲进士,选庶吉士,散馆后授编修。官至军机大臣,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衔。道光七年(1827年)因“家人私议增租”被降职,外放热河都统。次年,授宁夏将军,以病为由请求解职,获得批准。不久,因之前监修之宣宗陵寝地宫浸水,被重责,本拟处死,幸有太后说情,改发配黑龙江充当苦差,子孙也一并革职。道光十一年(1831年)被释回,子孙复官。道光二十年(1840年)卒,赠三品卿衔。英和工诗文,善书法,著有《恩福堂诗集笔记》、《恩庆堂集》、《卜魁集纪略》等。

英和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累迁侍读学士。嘉庆帝琰亲政后,知其父曾谢绝和欲把女儿许配他为妻,特加褒奖,擢内阁学士,次年授礼部侍郎。嘉庆六年(1801年)后,充内务府大臣,调户部、工部侍郎,兼军机大臣。授翰林院掌院学士,入值南书房。其间虽因密劾大学士刘权之及进呈《高宗圣训》庙号有误,两度受到降职处分,但很快得到升复。

十四年(1809年)冬,查出工部书吏王书常等入私刻假印,伪捏款项,从内务府广储司银库冒领银两达8次之多。该堂司各官竟懵然不知,听其所为。琰追究失察之责,阿明阿兼工部侍郎时久,失察多至7次,原拟发往军台效力赎罪。十二月十八日,琰下旨将阿明啊“著改发热河”。历任工部侍郎英和、常福等人分别受到降革处分。“郎中德音,员外郎士诚,失察八次;员外郎广善,失察七次;郎中瑞宁,失察五次;库使恩吉、常文、罗汉保、失察八次;灵铸失察五次,均著革职,发往乌鲁木齐效力赎罪。”几天后,又查出王书常等人从内务府广储司及三库冒领银物共达14次之多。二十四日,琰就此案再次发旨:将王书常、蔡泳受、吴玉均著即处斩;蒋得明即处绞。传集六部、三库、内务府等衙门书吏前往环视,共知儆惧。商曾祺处绞监候,秋后处决。“陶士煜、王嘉鼎、秦浩、钱树堂、祝广平、叶锡嘏、均著发往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宋良辰、万彭,俱著发附近充军。其虞衡司掌印郎中英奎著革职,同已革笔帖式惠昆,俱发往乌噜木齐效力赎罪。户部已革员外郎刘承澍、俟解到审明后,如无别项情敝,再发往乌噜木齐效力赎罪”(《清仁宗实录》卷223)。英和后迁礼部侍郎。

十八年(1813年),英和随琰驻跸热河,木兰秋,闻报天理教徒攻打紫禁城。琰即命英和代理步军统领,先行回京,大肆搜捕天理教徒,擒获首领林清,实授步军统领、工部尚书。又参加镇压河南滑县天理教起义。次年调吏部尚书。

道光帝宁继位后,英和受命为军机大臣、户部尚书。“宣宗方镇意求治,英和竭诚献替”。因奏请将各省府州县养廉银查明分别存革,受到大多数官员的反对,“遂罢直军机,专任部务”(《清史稿英和传》)。后兼任协办大学士及翰林掌院学士。因南粮北运遇河决受阻,奏请以河船分次海运;张格尔入窜新疆作乱,疏陈进兵方略,多被采纳。六年(1826年)十二月,奏请在西陵所在地易州开采镇矿,宁斥其冒昧,降为理藩院尚书。次年七月,因家人在通州经营他的房产增加租金被控,英和再贬为热河都统。八年(1828年)授宁夏将军,以病请解职,返京。

从道光元年(1821年)起,英和受命在遵化东陵宝华峪万年吉地为宁监修陵寝。七年(1827年)工程告竣,九月二十二日,宁亲自护送他的孝穆皇后的梓宫入寝,见陵寝坚固整齐,非常高兴。没想到八年(1828年)九月,发现地宫渗水,孝穆皇后的梓宫被浸湿,宁获悉,顿时震怒,连发十余道谕旨,大骂办工大臣丧尽天良,斥责英和承办万年吉地工程始终其事,其罪尤重。十日下令革职议处。十二日,宁亲临查看,认为处罚太轻,不足示惩,将英和之子兵部侍郎奎照、通政使奎耀俱革职。十九日命严密查抄英和等七人的家产;二十五日责令7人赔缴白银206000两。刑部拟议英和处斩,但查明此案确无赃私之事,于是十月四日(11月10日)下旨:英和“著加恩发往黑龙江充当苦差”其子奎照、奎耀“随侍前往黑龙江”。其孙锡祉的荫生候补员外郎亦被革去。总监督牛坤“发往伊犁效力赎罪”;监督百寿、延凤“俱著发往乌鲁木齐效力赎罪”;监修定善、长淳、玛彦布“俱发往军台效力赎罪”(《清宣宗实录》卷144,此案详见徐广源《道光帝陵寝搬迁始末》,载《故宫博物院院刊》1983年第4期)。

英和听旨后随即赴戍。在满洲京僚中以气节自励的光禄寺卿鄂木顺额,“为英和门下士,在翰林,非有故不通谒。及英和谪戍,独送至数十里外。英和太息曰:‘吾愧不知人,平日何曾好待君耶?’”(《清史稿鄂木顺额传》)

流放期间,英和对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地理风物颇多考察研究,杂记汇编的《卜魁纪略》、诗文汇集为《卜略城赋》。十一年(1831年),赦返北京赋闲,子孙复官。身后赠三品卿衔。

高祖父布舒库,内务府司库。

曾祖父索绰络都图,曾在康熙朝做过内务府郎中。

其父索绰络德保,历官粤闽巡抚、礼部尚书。

堂伯父索绰络观保,累官礼部尚书,罢再起为左都御史,谥号文恭。

长子索绰络奎照,次子索绰络奎耀,皆入翰林。

英和,字煦斋,索绰络氏,满洲正白旗人,尚书德保子。少有俊才,和欲妻以女,德保不可。乾隆五十八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迁侍读。嘉庆三年,大考二等,擢侍读学士。洎仁宗亲政。知其拒婚事,嘉焉,遂向用,累迁内阁学士。五年,授礼部侍郎,兼副都统。六年,充内务府大臣,调户部。以不到旗署为仪亲王所纠,罢副都统。七年,直南书房。扈跸木兰,射鹿以献,赐黄马褂。授翰林院掌院学士。九年,帝幸翰林院,赐一品服,加太子少保,命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时诏稽巡幸五台典礼,英和疏言教匪甫平,民未苏息,请俟数年后再议,上嘉纳之。寻自请独对,论大学士刘权之徇情欲保荐军机章京袁煦,上不悦,两斥之。遂罢直书房、军机,降太仆寺卿。历内阁学士,理院、工部侍郎。

数奉使出按事,河东盐课归入地丁,而蒙古盐侵越内地,命偕内阁学士初彭龄往会巡抚察议。疏言:“非禁水运不能限制蒙盐,非设官商不能杜绝私贩。请阿拉善盐祗由陆路行销,河东盐仍改商 运。吉兰泰盐池所产亦招商运办。”事详盐法志。兼左翼总兵,复为内务府大臣。十二年,偕侍郎蒋予蒲查南河料物加价,议准增添,仍示限制,从之。复直南书房。十三年,命暂在军机大臣上行走,调户部、武英殿。进《高宗圣训》庙号有误,坐降调内阁学士。寻迁礼部侍郎。十八年,随扈热河,会林清逆党为变,命先回京署步军统领。擒林清於黄村西宋家庄,实授步军统领、工部尚书。滑县平,复太子少保。

十九年。将开捐例,廷议不一。偕大学士曹振镛等覆议,独上疏曰:“理财之道,不外开源节流。大捐为权宜之计,本朝屡经举行。但观前事,即知此次未必大效。窃以开捐不如节用,开捐暂时取给,节用岁有所馀。请嗣后谒陵,或三年五年一举行,民力可纾。木兰秋,为我朝家法,然蒙古非昔比,亦请间岁一行,於外生计所全实大。各处工程奉旨停止,每岁可省数十万至百馀万不等。天下无名之费甚多,苟於国体无伤,不得任其糜费。即如裁撤武职名粮,未必能禁武官不役兵丁,而骤增养廉百馀万,应请敕下部臣详查正项经费外,历年增出各款,可裁则裁,可减则减,积久行之,国计日裕。至开源之计,不得以事涉言利,概行斥驳。新疆岁支兵饷百数十万,为内地之累,其地金银矿久经封闭,开之而矿苗旺盛,足敷兵饷;各省矿厂,亦应详查兴办。又户部入官地亩,请严催升科,於国用亦有裨益。”疏入,诏以名粮巳饬办,开矿流弊滋多,仍依众议,豫工事例遂开。是岁调吏部,复命暂在军机大臣上行走。

二十五年,宣宗即位,命为军机大臣,调户部。宣宗方锐意求治,英和竭诚献替。面陈各省府、州、县养廉不敷办公,莫不取给陋规,请查明分别存革,示以限制。上采其言,下疆吏详议,而中外臣工多言其不可,诏停其议,遂罢直军机,专任部务。道光二年,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四年,《仁宗实录》成,加太子太保。五年,洪泽湖决,阻运道,河、漕交敝,诏筹海运,疆臣率拘牵成例,以为不可。英和奏陈海运、折漕二事为救时之计,越日复上疏,略谓:“河、漕不能兼顾,惟有暂停河运以治河,雇募海船以利运,而任事诸臣未敢议行者,一则虑商船到津,难以交卸;一则虑海运既行,漕运员弁、旗丁、水手难以安插。”因陈防弊处置之策甚悉。诏下各省妥议,仍多诿为未便,惟江苏巡抚陶澍力行之,拨苏、松、常、镇、太五属漕米,以河船分次海运。六年八月,悉数抵天津,上大悦,诏嘉英和创议,予议叙,特赐紫缰以旌异之。

张格尔犯回疆,英和疏陈进兵方略,筹备军需,并举长龄、武隆阿可任事,多被采用。七年,奏商人请於易州开采银矿,诏斥其冒昧。调理院,罢南书房、内务府大臣。未几,坐家人增租扰累,出为热河都统。八年,命勘南河工程。回疆平,复太子少保。授宁夏将军,以病请解职,允之。

初,营万年吉地於宝华峪,命英和监修,尝从容言汉文帝薄葬事,上称善,议於旧制有所裁省,工竣,孝穆皇后奉安,优予奖叙。至是地宫浸水,谴责在事诸臣。诏以英和始终其事,责尤重,夺职,籍其家。逮讯,得开工时见有石母滴水,仅以土拦,议设龙须沟出水,英和未允状,谳拟大辟,会太后为上言不欲以家事诛大臣,乃解发黑龙江充当苦差,子孙并褫职。十一年,释回,复予子孙官。二十年。卒,赠三品卿衔。

英和通达政体,遇事有为,而数以罪黜。屡掌文衡,爱才好士。自其父及两子一孙,皆以词林起家,为八旗士族之冠。子奎照,嘉庆十九年进士,历官至礼部尚书、军机大臣,缘事夺职,复起为左都御史;奎耀,嘉庆十六年进士,官至通政使,后为南河同知。奎照子锡祉,道光十五年进士,历翰林院侍讲学士,后官长芦盐运使。

为官之余,嗜书藏书,余俸全部用于购藏古籍旧椠,积10数年,藏书颇可观。曾手抄《永乐大典》,汇抄成册,藏于“恩福堂”中。编撰《恩福堂书目》4卷,著录图书900余种,宋本有数百卷,其余为元、明初刊本和旧抄本及毛晋汲古阁本,藏书处另有“恩庆堂”、“欢颐山墅”等,藏书印有“恩福堂藏书记”、“煦斋藏庋”、“臣和恭藏”、“宫保世家”、“南斋翰林左翼总兵”、“身在万里半天下”等多枚。著《恩福堂笔记》、《恩庆堂集》、《春秋左传读本》等。 [1]


相关文章推荐:
满洲 | 正白旗 | 礼部尚书 | 德保 | | 乾隆 | 庶吉士 | 散馆 | 编修 | 军机大臣 | 户部尚书 | 协办大学士 | 太子太保 | 道光 | 热河 | 都统 | 太后 | 黑龙江 | 翰林院庶吉士 | 侍读学士 | 内阁学士 | 礼部侍郎 | 内务府 | 工部侍郎 | 翰林院 | 掌院学士 | 南书房 | 刘权之 | 工部 | 内务府 | 广储司 | 工部侍郎 | 常福 | 员外郎 | 内务府 | 广储司 | 三库 | 秦浩 | 笔帖式 | 员外郎 | 礼部侍郎 | 木兰秋 | 步军统领 | 林清 | 工部尚书 | 滑县 | 天理教起义 | 方镇 | 养廉银 | 协办大学士 | 掌院学士 | 张格尔 | 理藩院尚书 | 遵化 | 孝穆皇后 | 孝穆皇后 | 兵部侍郎 | 员外郎 | 徐广源 | 翰林 | 内务府 | 索绰络德保 | 侍读学士 | 礼部侍郎 | 内务府 | 亲王 | 太子少保 | 刘权之 | 军机章京 | 太仆寺卿 | 工部侍郎 | 内阁学士 | 初彭龄 | 吉兰泰盐池 | 南书房 | 内阁学士 | 礼部侍郎 | 林清 | 步军统领 | 黄村 | 步军统领 | 太子少保 | 曹振镛 | 木兰秋 | 养廉 | 养廉 | 掌院学士 | 洪泽湖 | 江苏巡抚 | 紫缰 | 张格尔 | 武隆阿 | 太子少保 | 孝穆皇后 | 太后 | 左都御史 | 翰林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