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游仙窟

《游仙窟》 [1] 是中国古典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唐代传奇小说,张所著,采用自叙体的形式,描写作者奉使河源,夜宿大宅,大宅即神仙窟,与两女子调笑戏谑,宴饮歌舞,无所不至。把唐初文人放荡、轻佻的狎妓生活,第一次写入传奇小说。以四六骈文的形式进行创作,与变文韵散夹杂、唱白并用的形式基本一致,写得生动活泼,文辞华艳浅俗,有人称之为“新体小说”。

此作久失传,唐时即流传日本,近世始抄录回国。

《游仙窟》用第一人称单数,自叙旅途中在一处“神仙窟”中的艳遇。五嫂、十娘都是美丽而善解风情的女子,她们热情招待“下官”,三人相互用诗歌酬答调情,那些诗歌都是提示、咏叹恋情和性爱的。接着那“下官”就逐渐提出要求:先是要求牵十娘的素手,说是“但当把手子,寸斩亦甘心”,十娘假意推拒,但五嫂却劝她同意。“下官”牵手之后,又向十娘要求“暂借可怜腰”(搂住可爱的腰肢);搂住纤腰之后,又要索吻,“若为得口子,余事不承望”。而接吻之后,那浪子“下官”当然就要得陇望蜀,提出进一步的请求,但是未等他明说,十娘已经用“素手曾经捉,纤腰又被将,即今输口子,余事可平章”之句,暗示既已经接过吻,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

随着五嫂不断从旁撮合,“下官”与十娘的调情渐入佳境,他“夜深情急,透死忘生”,“忍心不得”,“腹里癫狂,心中沸乱”,最后“夜久更深,情急意密”,终于与十娘共效云雨之欢。文中描述二人欢合情景:

花容满面,香风裂鼻。心去无人制,情来不自禁。插手红交脚翠被。两唇对口,一臂支头。拍搦奶房间,摩挲髀子上。一啮一快意,一勒一伤心。……少时眼华耳热,脉胀筋舒。始知难逢难见,可贵可重。俄顷中间,数回相接。

作者张,深州陆泽(今河北深县)人。当时颇负文名。《唐书张荐传》记载;“新罗日本使至,必出金宝购其文。”《游仙窟》是用第一人称手法,用一万余字的骈文详细铺陈了一场华丽的艳遇。自叙奉使河源,途经神仙窟,受到女主人十娘五嫂柔情款待,宿夜而去。题为“游仙”,实则是写风流艳遇式的庸俗生活,其中夹杂不少色情描写。鲁迅说它“文近骈丽而时杂鄙语”,郑振铎说:“它只写得一次的调情,一回的恋爱,一夕的欢娱,却用了千钧的力去写。”但它一脱志怪小说的怪诞色彩,转向描写现实生活。在艺术上,散、骈并用,还采用了许多民间谚语,这是很值得称道的。此书于当时传至日本,对日本文坛颇有影响。日本学者盐谷温《中国文学概论讲话》称之为日本第一淫书。它代表了唐代传奇的一个时期的倾向和水平。

《游仙窟》通篇以散文叙事,以韵语对话,文辞浮华艳丽,结构谨严完整,以四六骈文的形式进行创作,与变文韵散夹杂、唱白并用的形式基本一致,写得生动活泼,是最早以骈体文作传奇,标志着自六朝志怪向唐传奇的转变,内容亦自志怪转为叙人世之悲欢离合,在中国小说发展史上有重要意义,有人称之为“新体小说”。

人们早先所熟知的唐代传奇大都是开元天宝以后的作品,是用比较整洁的古文写成的。而《游仙窟》出现时,骈文还在盛行,因此,它的叙述语言大量使用骈偶句式,颇有汉魏六朝辞赋的韵味,而且人物对话,亦大量以诗歌代之。这种特殊的体制为中国小说发展史研究提供了可贵的“化石”标本。从中国小说的发展史来看,《游仙窟》一书为中国小说的开山之作。 [1]

这是中国文学作品中直接描写男女性行为的最早段落,时间约在公元700年稍前一点。若与明代那些色情小说中对性爱的描写相比,《游仙窟》这一段已是含蓄之至了,它主要是将男女调情的过程详细描绘渲染,造成很大的煽情效果。

为这样一篇色情文艺中的精品,三位文化史上的大人物次第出场,堪称化色情为学术策略中的著名个案。

最初的版本《游仙窟》一书大约是唐朝文人张年轻时所作。然而书成后不久即流传到了日本,据《旧唐书》:日本“每遣使入朝,必出重金购其文”,此后,由于中国本土的文化气候有所变化,经历了宋、元、明、清,这本书就彻底在中国失传了。

日本有《游仙窟》的多种钞本和刊本,其中主要的有:

京都醍醐寺三宝院藏康永三年(1344)钞本,后有日本古典保存会1926年影印本;

名古屋真福寺宝生院藏文和二年(1353)钞本,后有日本贵重古籍刊行会1954年影印本;

江户时代(16031868)初期无刊记刊本,后有日本和泉书院1983年影印本;

庆安五年(1652)刊本;

元禄三年(1690)刊本,称《游仙窟钞》,分作五卷,有插图。此本最为通行,后有多种翻刻本。

清朝末年,学者杨守敬从《经籍访古志》中将此书抄回中国本土,但未引起人们的关注。

“五四”运动后,鲁迅在其《中国小说史略》中正式讲到这篇作品,才引起了学界的注意。国人重新引进,先后出版了多种刊本,其中主要的有:

1928年海宁陈氏慎初堂校印本,收入《古佚小说丛刊》;

1929年,章矛尘(廷谦,笔名川岛)将鲁迅收藏的《游仙窟》刻本整理标点出来,由鲁迅校阅并作序,交由北新书局公开出版,此书始成为中国学界议论的一个热点。后有上海书店1985年影印本,为“鲁迅作序跋的著作专辑”之一;

1931年神州国光社《唐人小说》本,汪辟疆校点。后有多种重排新印本;

1955年古典文学出版社社版,方诗铭校注;

2010年中华书局版,李时人、詹绪左校注。

诸本中以晚出的中华版《游仙窟校注》为最佳;而章矛尘校点本在出版史上最为有名,因为此本有鲁迅先生的序言,其校点中又包含了鲁迅以及周作人的不少意见。 [2]

鲁迅的《集外集拾遗》中所写《游仙窟》序言如下:

《游仙窟》 [2] 今惟日本有之,是旧钞本,藏于昌平学〔2〕;题宁州襄乐县尉张文成作。文成者,张〔3〕之字;题署著字,古人亦常有,如晋常璩撰《华阳国志》〔4〕,其一卷亦云常道将集矣。张,深州陆浑人;两《唐书》〔5〕皆附见《张荐传》,云以调露初登进士第,为岐王府参军,屡试皆甲科,大有文誉,调长安尉迁鸿胪丞。证圣中,天官刘奇〔6〕以为御史;性躁卞,傥荡无检,姚崇〔7〕尤恶之;开元初,御史李全交劾讪短时政,贬岭南,旋得内徙,终司门员外郎。《顺宗实录》〔8〕亦谓博学工文词,七登文学科〔9〕。《大唐新语》〔10〕则云,后转洛阳尉,故有《咏燕诗》〔11〕,其末章云,“变石身犹重,衔泥力尚微,从来赴甲第,两起一双飞。”时人无不讽咏。《唐书》虽称其文下笔立成,大行一时,后进莫不传记,日本新罗〔12〕使至,必出金宝购之,而又訾为浮艳少理致,论著亦率诋诮芜秽。书之传于今者,尚有《朝野佥载》及《龙筋凤髓判》〔13〕,诚亦多诋诮浮艳之辞。《游仙窟》为传奇,又多俳调,故史志皆不载;清杨守敬作《日本访书志》〔14〕,始著于录,而贬之一如《唐书》之言。日本则初颇珍秘,以为异书;尝有注,似亦唐时人作。河世宁曾取其中之诗十余首入《全唐诗逸》〔15〕,鲍氏刊之《知不足斋丛书》〔16〕中;今矛尘〔17〕将具印之,而全文始复归华土。不特当时之习俗如酬对舞咏,时语如目兼(左目右兼)目舌(左目右舌)〔18〕,可资博识;即其始以骈俪之语作传奇,前于陈球之《燕山外史》〔19〕者千载,亦为治文学史者所不能废矣。


相关文章推荐:
| 狎妓 | 传奇小说 | 骈文 | 唱白 | 寸斩 | 不承望 | 得陇望蜀 | 云雨 | 欢合 | | 深州 | 新罗 | 必出 | 游仙 | 河源 | 鲁迅 | 郑振铎 | 志怪小说 | 盐谷温 | 淫书 | 骈文 | 唐代传奇 | 直接描写 | | 钞本 | 刊本 | 翻刻本 | 杨守敬 | 鲁迅 | 北新书局 | 鲁迅 | 集外集拾遗 | | 华阳国志 | 姚崇 | 李全 | 顺宗实录 | 大唐新语 | 必出 | 诋诮 | 朝野佥载 | 龙筋凤髓判 | 俳调 | 知不足斋丛书 | 骈俪 | 陈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