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永定河(海河支流)

永定河,古称水,隋代称桑干河,金代称卢沟,旧名无定河,海河流域七大水系之一,是河北系的最大河流。流域面积47016平方千米,其中山区面积45063平方千米,平原面积1953平方千米。永定河全长747公里,流经内蒙古、山西、河北三省区、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共43个县市。全流域面积4.7万平方公里。

上游源於山西省宁武县的桑干河,在河北省怀来县纳源自内蒙古高原的洋河,流至官厅始名永定河,流域面积5.08万平方公里。流经山西、河北两省和北京、天津两市入海河,注入渤海。主要支流有壶流河、洋河、妫水、清水河等。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永定河流域持续多年干旱少雨,下游常年处于断流状态。

上游有两大支流,南为桑干河,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管涔山;北为洋河, 发源于内蒙古兴和县,汇合于河北省怀来县夹河村,开始称永定河。发源于北京延庆县的妫水河也流入永定河。上游处在太行山、阴山、燕山余脉、内蒙古黄土高原,海拔 1500 米 以上,植被、地形、气候条件差,有八个产沙区,土壤侵蚀严重是永定河水泥沙含量极大的主要来源。

官厅山峡及下游上段是北京段,流经门头沟区、石景山区、丰台区、房山区、大兴区五个区。由官厅水库至门头沟三家店,长度 108.7 公里 ,平均海拔 500 - 100 米 ,短距离内落差从 450 米 降至 100 米 ,山峦重叠,沟谷曲曲弯弯,坡度变化大,水流湍急。

下游从三家店出山,入京津平原到渤海口,形成古道洪冲积扇面,海拔在 25 米 至 100 米 之间,在近 80 公里 的流程中水流相对平缓,泥沙大量沉积,至河床高于地面,历史上改道多次, 极易发生漫溢决口。1985 年永定河被国务院列入全国四大防汛重点江河之一。从三家店以下至天津的入海口,河道全长大约200公里,在水利系统将其分为三家店至卢沟桥、卢沟桥至梁各庄、永定河泛区和永定新河四段。

永定河流域夏季多暴雨、洪水,冬春旱也严重。上游黄土高原森林覆盖率低,水土流失严重,河水混浊,泥沙淤积,日久形成地上河。河床经常变动。善淤、善决、善徙的特征与黄河相似,故有「小黄河」和「浑河」之称。因迁徙无常,又称无定河。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大规模整修平原地区河道後,始改今名。1954年建成蓄水22亿多立方米的官厅水库,才基本控制了上游洪水。

永定河,古称水, 隋代称桑干河、金代称卢沟,每年7至8月汛期。

河水自燕山峡谷急泄,两岸峭壁林立,落差为320:1,最大流量5200立方米/秒左右。

河水挟带大量泥沙,河水浑浊,年含泥量3120万吨。元、明代有浑河、小黄河等别称。

由于河迁徙无常,俗称无定河,历史上曾留下多条故道。

其中离北京较近的大型故道有3条:第一条古故道由衙门口东流,沿八宝山北侧转向东北,经海淀,循清河向东与温榆河相汇。

第二条西汉前故道自衙门口东流,经田村、紫竹院,由德胜门附近入城内诸“ 海”,转向东南,经正阳门、鲜鱼口、红桥、龙潭湖流出城外。

第三条三国至辽代故道,自卢沟桥一带,经看丹村、南苑到马驹桥。史载这一故道历时900余年,一直到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进一步疏浚河道,加固岸堤,才将史称无定河改名为永定河。

永定河门头沟段有官厅水库、册田水库、友谊水库、珠窝水库、斋堂水库、落坡岭水库、三家店水利枢纽。永定河丰台段有拦河闸、泄洪闸、大宁水库、滞洪水库(包括:稻田水库、马场水库)、联通闸、退水闸作废的闸有金门闸(历史遗志)。

永定河孕育了浓郁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独特的人文资源,形成了九大文化特色。

其主要内容有:以灵山、百花山、妙峰山等为代表的富蕴人文历史的流域名山文化;以潭柘寺、戒台寺为代表的以北方佛教宗派中心寺院著称的流域宗教文化;以上游的许家窑人遗址、涿鹿、幽州,中游的东胡林人遗址、沿河城、举人村、爨底下、三家店、琉璃渠等为代表的可以贯穿中华文明发展史的流域古人类、古都、古城、古村落文化;以永定河的起源、变迁、治理、开发为内容的流域水文化;以京西商旅古道、进香古道、军事古道等为见证的流域古道交通文化。

永定河古代传说历史悠久,在当地流传广泛。它的基本特征是传说与史实相联系,传说中映射出历史的影子。

河挡挡河的传说,有刘靖治河的史实;唐僧取经的传说,以石景山上的晾经台和石景山曾称湿经山、石经山为依据;王老汉栽种河堤柳的传说,与历代治理永定河时栽种堤柳有关;冯将军严惩老兵痞的传说更是以史实为依据……永定河传说生动形象,内容丰富,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是永定河两岸人民群众智慧的结晶。

它记述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治理永定河的发展史,为研究北京生产发展史提供了翔实资料;同时传说中反映的永定河周边人民为制服水患,与大自然不懈抗争的斗志和精神,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教育价值。

永定河传说历史悠久,在石景山最具代表性的讲述人是曹玉兴,由于老人现年已经95岁,年事已高,如不抓紧记述整理这些口头传说,流传久远的永定河民间传说很可能在现代化的冲击下消失殆尽。

北京母亲河的永定河已有300万岁的年纪,技术人员通过对永定河冲积物的研究发现,永定河最早的沉积物泥砾岩形成年代距今约300万年。

2004年,国土资源部与北京市政府联合开展北京市多参数立体地质调查,对北京平原区进行了大规模的第四纪地质调查。

技术人员在多个地质钻孔中发现,在永定河冲积扇底部普遍见有含卵石泥砂砾岩,俗称“泥包砾”,其中新5孔钻透第四纪、新近纪和古近纪,在地表以下340米发现单层厚度达95米的“泥包砾”。经古地磁测试,这些“泥包砾”距今约300万年。

据介绍,地质历史上永定河上下游并不连通,永定河的形成时代是指永定河上下游连通,即延庆古湖和北京古湖连通的时间。

曾有一些学者对永定河的形成时代做过研究工作,一种观点认为永定河形成于中更新世(距今约70万年),另一种认为永定河形成于上新世(距今约240万至500万年),但此前两种观点都缺少充足证据。

北京市第一大河永定河,纵贯门头沟全区,蜿蜒百余里,流域面积1390余平方公里。

两岸峡谷纵横,群山耸立,109国道千回百转,傍岸而行。珍珠湖、落坡岭水库、斋堂水库、三家店水闸等旅游景点点缀其间,形成了永定河百里旅游带。

永定河下游,水势平缓,这里开展的水上漂流活动可让久居都市的人们享受溶入大自然的无穷乐趣,体会一番惊险与刺激。 北京 永定河1 永定河峡谷漂流,在我国北方及京、津、张地区,开办最早(1995年开办),规模最大,号称“北方第一漂”。永定河峡谷水上漂流地点位于永定河上游,起始于官厅水库大坝发电站。水量、流速、水深都可人为控制,能适应不同层次的游客漂流,十分理想,漂流全程50公里,时速约10公里/小时。

1954年建成了官厅水库并陆续兴建了斋堂、苇子水等中小型水库,控制了洪水灾害。1956年又相继修建了三家店拉河闸及永定河引水渠,使官厅水库成为首都的重要水源 基地,主要为城市生活及工农业生产提供用水。沿河还修建了官厅、下马岭、下苇店等水电站。1987年建成了永定河卢沟桥分洪枢纽工程。提供了安全分洪的基 础设施。京广、京原、丰沙、京门铁路及京周、京原、黄良等公路均从永定河上跨越 [3]

在宛平城边的卢沟桥,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及著名的游览景点之一。永定 河古称治水、湿水等。清康熙皇帝赐名永定河,取名永久安定之意 [3]

这座美丽的大拱桥坐落在群山环抱的丰沙线永定河上,上游距官厅水库大坝约28公里,下游距珠窝水库大坝约4公里,线路与河流斜交20度,河谷较窄,水深约ll米,两崖硅质石灰岩露头,地震裂度为8度。

永定河七号桥全长217.98米,主跨为一孔150米中承装配式钢筋混凝土拱,矢高40米,两片拱肋中心距7.5米。拱轴线采用二次抛物线,拱肋为箱形截面,吊杆为预应力杆件,桥面分15跨,两端各为7跨连续梁,中间一跨为简支梁。本桥特点

1、采用装配式结构,于工地用混凝土连接成整体。

2、采用拱肋分层拼装,使先安装的拱肋底板与钢拱架共同受力。

3、在拱顶进行应力调整,改善了拱肋的受力状态。

4、为保证结构的整体性,拱肋与桥面系相交处的一段拱肋在工地现浇。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北京一直水资源紧缺,为了满足城市用水,三家店以上永定河水几乎全部引入市区,使三家店以下70多公里的河道长年断流,河道两边土地沙化,近些年永定河沙石采盗猖獗,致使河道内沟壑遍布,河床裸露,每到冬春季节,西北风顺河道而下,京城顿时风沙弥漫。由于根本无水补给永定河,加上人口剧增,工业用水,严重超采地下水,北京西部地区第四纪地下水已经全部枯干,永定河的生态系统已经受到严重破坏。

永定河治理工程2014年建成使用,正好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淅川丹江水进京的时间。有环保人士称,南水北调首期工程在北京地区的调蓄水库位于房山区永定河右岸的大宁水库,永定河治理工程会不会使用丹江流域挤出来的、调水成本已在每吨10元以上的南水北调水。南水北调工程建成后,永定河作为北京市地表水源之一的功能将被取代,这为永定河水资源重新配置提供了条件。

作为北京的母亲河,以及海河最大支流的永定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依然有20余亿立方米之丰富水量。1951年,中国在永定河北京段上游河北怀来开建解放后第一座水库官厅水库,设计总库容为41.6亿立方米,并于三年后完工。1997年,由于水质严重污染,官厅水库被迫退出北京饮用水源序列。

即便不是污染问题,永定河也无法继续成为北京水源地。本刊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09年连续四年,官厅水库入库水量均在1亿立方米以下,分别为0.96亿、0.67亿、0.80亿和0.22亿立方米。“这意味着,这些水流出水库,还流不出北京境内,就全渗到地下了,就是断流。”接近北京水务局的知情人士说。

北京段以上的永定河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曾多次徒步永定河源头及上游的环保人士王建告诉本刊记者,山西境内桑干河上水坝林立,但多数水坝呈池塘状,沿河水量并不丰沛,其他河段的样貌则只是被严重污染的溪流状。许多较小支流,因干涸而被当地填埋。

几十年间,永定河20余亿立方米水量为何就没有了?河北省水利厅资深专家魏智敏分析,一是上游山西省近几十年人口增加4倍至5倍,经济总量增加上百倍,远远超过永定河上游桑干河的承载能力,河北境内也只能收到永定河约不到3亿立方米的水量。二是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植被变差和连续多年干旱,永定河流域年降水量一直呈递减态势。以河北为例,50年前年降雨量为600毫米以上,已不到500毫米。三是地下水超采,渗漏加剧。1963年河北省特大洪水时,有50%的降雨转变成地表径流,到1996年河北大水时,只有24%能转变为地表径流。

国际水利学界的一个共识是,人类使用一条河流水量的20%,对河流自然生态破坏不会太大;30%就达到警戒线,会对生态有严重影响。而我们对永定河水量的使用,达到了90%,这无异于喝干榨尽,河流必然毁灭。

在永定河的治理中,设计者创造性地提出了以再生水为主的供水方案,还大胆提出打造循环河,通过由泵站和管道组成的水循环系统,把水从下游抽到上游,让水循环流动,每年可节约25%至30%的生态用水量。

作为北京市第一个大型人工河道公园,永定河河道公园开放至今已有两个多月,至今共接待游人近18万人次。根据估算,经修复后永定河每年生态服务价值将增加数百亿元,新增90余平方公里的沿河发展机遇区和1亿平方米的建筑规模,仅两岸房地产升值即超百亿元。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认为,北京市在永定河中下游,处境比较尴尬。“无法改变上游过分用水的现实,却要承受断流之痛。”

自30年前永定河三家店以下断流后,数十公里长数百米宽的河道河床裸露,已成不法人员偷采砂石之所,河道内到处是大砂坑。沿岸居民向河道倾倒垃圾,小区和工厂则排入污水。每到春秋之际,大风鼓动河床风沙,漫天黄黄袭卷市民。接近北京水务局的专家说,北京市政府在近30年间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案。

2005年之前,北京市的思路主要是请求中央一级来协调上游各省节约用水,以使永定河重新有水。中央不遗余力进行协调,并投入数百亿元资金到永定河上游,支持当地节水和治污工程,以及转变经济结构。北京市也为此支援了上游不下10亿元的资金。这位专家说,山西、河北的节水和治污不可谓不努力,但那么多人口要喝水吃饭,经济也必须发展,所以节约下来的水很快被新的需求吞噬。最终,上游用水不仅不能减少,还不断增加,越治越没水。

眼看2008年奥运临近,北京市政府提出永定河河道“无水变绿”计划。水务部门开始在河道内种草。但河道长年缺水土壤较少,成活率并不理想,河道乱象始终无法改变。部分区实在无奈,曾引进高尔夫运营商在河道内建起数座球场,但由于球场草皮需大量抽取地下水,屡屡被媒体曝光。

奥运之后的2009年,北京市酝酿让永定河河道内“有水”。北京市水务部门奉命拿出方案,任务最终落到水利工程师头上,拿出了方案。一个让永定河“起死回生”的人造河流方案就这样产生了。

在永定河数十公里河道两岸,北京市规划了首钢南滨水地区、丰台科技园西区、长阳半岛、大兴滨水绿廊等十多个沿河经济发展区。此外,永定河流域将加强土地储备,上述十多个沿河区域内,未来总用地面积将达5650公顷,建筑规模将达2000多万平方米。

这意味着,北京城区将向永定河流域扩张。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对媒体表示,未来中心城将有多条公路、铁路和轨道交通通向永定河流域,北京长安街和一号地铁也在酝酿西延至永定河流域。

2012年3月12日下午,门头沟、丰台、房山、石景山、大兴等北京永定河流域五区区长的手叠在一起,他们共同出席了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五区”联席会。各区均因此调整了地区规划和经济规划。永定河工程虽然尚处于实施初期,沿河两岸土地价格已出现飙升迹象,房价亦水涨船高。永定河治理工程尽管投入极大,但从带动整个西南五区经济角度来看,北京市政府并不赔本,仅地产升值一项,北京各级政府就将大赚。

四年之后,北京市人造永定河景观将粉墨登场。但愿,人们在为这条美丽人造河流发出赞叹的同时,还能记得它曾经自然、汹涌,而如今已经死亡。

北京市治理永定河的愿望一直存在,但由于无法解决水源一直搁置。2009年12月召开的中共北京市委十届七次全会上,北京终于将永定河整治提上议事日程。北京市政府决心整治已断流30年的城市母亲河永定河,其目标是使这条因人类过度使用而断流的河流重新有水,并在170公里北京段恢复流水,尤其是在37公里城市段形成五大湖面和十大公园,再辅以河道内外园林生态绿化,使河流重新成为景观。

这项堪称奢侈的全人工河流计划,将耗费170亿元巨资。每年河流所需1.3亿立方米水量也全部靠“人造”。如此巨资投入,其实是一场与洪水的赌局建于河道内的景观如遇三年一遇以上级别洪水,将毁于一旦。而且,多位专家指出,这个人造景观也无助于改变上游缺水、下游断流和水质污染的现实。

9月22日,中秋节,因“卢沟晓月”盛景而闻名中外的北京晓月湖的南侧,一个设计蓄水量为该湖两倍的人工湖已完成蓄水。这个名叫宛平湖的湖面,在历史上从未存在过。事实上,10月底之前,将至少有三个大型人工湖在永定河北京段上开始蓄水。按照北京市的计划,在2014年即南水北调工程12亿立方米源自南阳淅川的丹江水库之水进京的同时,整治后的永定河将正式面世。

本刊记者采访得知,此次永定河治理分为三段,即三家店拦河闸以上的官厅山峡段,三家店至南六环路的平原城市段,以及南六环至梁各庄的平原郊野段。三段分别长92公里、37公里、41公里。170亿治理资金中,三分之二以上资金将投向37公里的平原城市段。也就是说,平原城市段每公里投资将达到两三亿元。这样的造价,直逼城市轻轨和地铁。业内人士称,这些造价仅是工程造价本身,尚不包括为其供水而增设的污水处理厂投入,更不包括每年1.3亿立方米用水本身的代价。这项计划最被质疑的地方,其实并不在于造价昂贵本身,而在于如此代价治理过后的永定河,也不过是一条纯人工河流,甚至谈不上是一条河流,仅是用细小溪流连接的六个大型人工湖。这项名为《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综合规划》的规划,全文至今未向公众公布,但已于2012年2月28日正式实施。当日,石景山区莲石湖和丰台区宛平湖开建。来自北京市水务局、北京市规划委的资料证实,将首期投资13.9亿元,主要建设“四湖一线”,即门城湖、莲石湖、晓月湖和宛平湖,一线即一条循环工程管线。接下来。另外两个湖即大宁湖和稻田湖也将建设。北京市的永定河治理工程只涉及北京段170公里,不会影响上游山西、河北缺水和污染之困局,也不会改变下游断流之现实。该工程水源并非来自永定河天然水,而是北京市生活污水处理后的中水;这些水也并不会补充下游水源,而是在出境之前用管道抽回,循环使用。事实上,在造价高和洪水之患以外,人造永定河还存在第三重的奢侈。人造永定河每年需要的1.3亿立方米水量,相当于北京市年用水量的二十六分之一。永定河治理工程所需水量主要来自再生水和部分雨水,即使不利用,再生水也会白白放掉。

2017年7月22日,北京市公布河长制“加强版”,并公示18名北京市市级河长名单:张 工为永定河市级河长。 [1]

由门头沟区委宣传部、区文委主办的“情定永定河”第九届中国北京永定河文化节展演周,在门头沟影剧院落下帷幕。为期一周的时间里,共有5场风格迥异的精品节目在活动中上演,包括由门头沟本土原创的话剧、声乐和摇滚作品,以及一场由“手拉手”共建单位西城区带来的“京西欢歌”歌舞综艺演出。

今年的展演周,参演作品主打原创特色。原创话剧《一面太平鼓》通过门头沟太平鼓艺人的喜怒哀乐,将京西太平鼓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展现得淋漓尽致;原创话剧《古道客栈》则围绕京西古道展开,讲述了从抗战到改革开放新时期门头沟人的生存与生活状态;原创声乐作品《永定河组歌》以本地十个最具代表性的景点为线索,创作出十首地域特色浓郁的家乡歌曲。 [4]


相关文章推荐:
海河 | 永定新河 | 支流 | 宁武 | 管涔山 | 塘沽 | 渤海 | 海河 | 桑干河 | 怀来县 | 洋河 | 官厅 | 清水河 | 桑干河 | 宁武县 | 管涔山 | 洋河 | 兴和县 | 妫水 | 阴山 | 官厅山峡 | 门头沟区 | 石景山区 | 丰台区 | 房山区 | 大兴区 | 官厅水库 | 三家店 | 落差 | 渤海 | 防汛 | 卢沟桥 | 水土流失 | 无定河 | 桑干河 | 浑河 | 清河 | 紫竹院 | 龙潭湖 | 马驹桥 | 官厅水库 | 人文资源 | 百花山 | 妙峰山 | 富蕴 | 潭柘寺 | 戒台寺 | 涿鹿 | 幽州 | 东胡林人遗址 | 举人村 | 爨底下 | 三家店 | 琉璃渠 | 古都 | 古村 | 刘靖 | 唐僧 | 石景山 | 石经山 | 兵痞 | 地方色彩 | 石景山 | 国土资源部 | 冲积扇 | 卵石 | 地表 | 延庆 | 斋堂水库 | 北方第一漂 | 永定河 | 上游 | 拱肋 | 城市用水 | 南水北调 | 中线工程 | 丹江 | 房山 | 大宁 | 怀来 | 王建 | 桑干河 | 河北省水利厅 | 地表径流 | 永定河河道公园 | 中国工程院院士 | 王浩 | 高尔夫 | 丰台 | 大兴 | 黄艳 | 长安街 | 经济规划 | 粉墨登场 | 断流 | 园林生态 | 人工河 | 赌局 | 卢沟晓月 | 宛平湖 | 丹江水库 | 六环路 | 莲石湖 | 北京市水务局 | 生活污水处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