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忧患

忧患是一个动名结构的词语。

拼音:yōu huàn

释义:困苦患难或忧虑的事情

(出自古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词典))。

忧患

yōu huàn

忧虑祸患或担忧祸患,是动名结构而不是名词并列结构。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孟子告子下》)

意思是:忧虑祸患则生长发展,安享快乐则堕落死亡。

困苦患难。

《易系辞下》:“作《易》者,其有忧患乎?”

《孟子告子下》:“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於忧患而死於安乐也。”

三国 魏曹植《求自试表》:“而臣敢陈闻於陛下者,诚与国分形同气,忧患共之者也。”

三国 魏 嵇康《养生论》:“旷然无忧患,寂然无思虑。”

南朝 宋颜延之《释达性论》:“足下缨城素坚,难为飞书,而吾自居忧患,情理无托。”

宋王安石《离北山寄平甫》诗:“少年忧患伤豪气,老去经纶误半生。” [1]

明 冯梦龙 《东周列国志》第八十回:“今勾践无道,国已将亡,子、君、臣并为奴仆,羁囚一室,岂不鄙乎?寡人欲赦子之罪,子能改过自新,弃越归吴,寡人必当重用。去忧患而取富贵,子意何如?”

清王士《池北偶谈谈献三苏门孙先生言行》:“忧患恐惧,最怕有所,一有所,则我心无主。”

杨朔《茶花赋》:“我又望着他的脸……不必多问他的身世,猜得出他是个曾经忧患的中年人。”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舜从田野中发迹,傅说从筑墙的泥水匠中被选拔出来,胶鬲自鱼盐贩中被提拔出来,管夷吾从狱官手里获释被录用为相,孙叔敖从隐居海边进了朝廷,百里奚从市井之间而登上相位。所以,上天将要赋予重大使命给这个人,一定要先使他的内心受痛苦,筋骨劳累,肌肤消瘦,身受贫困之苦,种种行动受阻碍、干扰他的事业,通过这些,)来让他内心警觉,使他的性格坚定起来,以不断增长才干。一个人常犯错误,这以后才能改正;内心忧困,思绪阻塞,这以后才能奋发有所作为;一个人的想法,只有表现在脸色上,吐发在言语中,然后才能为人们所了解。而一个国家,内部没有坚持法度和辅佐君王的贤士,外部没有敌国外患,这个国家就往往会灭亡。这样,以后就可以知道忧患可以使人、国家生存发展,安逸享乐足以使人、国家萎靡灭亡的道理了。

打开中华民族的历史,赫然在目的是两个字:“忧患”,有的来自自然界,也有的来自社会群体和个人。众所皆知,在近代历史中,中华民族被所有世界列强所欺凌,但他没有被任何一个侵略者征服、消灭,相反,他终于找到了民族复兴之路。这是因为,中华民族自身有一种生机,有一种永不衰竭的活力,可称之为民族精神,而忧患意识恰恰就是民族精神在思想理论上的一种结晶和表现。

2010年清明祭陵学术研讨会的主题为 “清明感恩与社会和谐”,这便于学者从更加宽阔的历史背景发掘祭黄帝陵的感恩意蕴,进一步探讨中华文化基本理念的历史和现实意义。“清明”传统节日被称为“民族感恩节”,不是没有道理的,其实质就是不忘中华民族的忧患历史和民族奋斗史。如果离开“民族忧患”,就无法理解“民族感恩”的深刻内容;同样,离开民族的和谐理想,也就难以认清民族为之奋斗的目标。因此,将“忧患”与“和谐”联系起来思考,是有必要的。

“忧患”意识是我国古代思想文化的特色之一,内容丰富,影响深远。关于古代“忧患”意识,已有不少学人作过研究并加以归纳、深化。例如关于“忧患”意识的历史分析,就是一个有意义的问题。

我们打开先秦、特别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典籍,可以看到,当时“百家争鸣”中的各个学派几乎都有它们自己的忧、乐观。例如孔子这样表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论语学而》)不注重道德品质的提高,不切磋学问,不按道义的原则去行动,有了过错不能及时改正这些就是他目睹春秋末期现实状况而产生的忧虑。

与“忧”相对的是“乐”。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论语学而》)经常看到并且宣扬别人的长处和优点,结交有高尚品格的朋友,踏踏实实地培育自己的德行这三种就是对人有益的快乐呀。

孔子的“忧”与“乐”主要指“君子”体现在学业和品行上的高尚情操。他夸赞自己的学生颜回:颜回身居陋巷,生活艰苦,在“人不堪其忧”的状况下能够“不改其乐”(《论语雍也》),实在是贤明的君子!孔子说自己“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论语学而》)。这些论述发人深省,它们奠定了中国古代人文精神的理论基础。孔子为人的思想感情提出了道德标准,而情感与道德的结合就称之为高尚的情操。对于人的道德情操的重视,正是中国历史文化的显著特点之一。

战国中期,儒家思想发展到孟子的时候,“忧”与“乐”逐渐具有了理论形态,成为儒家人生哲学的主要内容。它超越了个人道德情操的范围,带有理论的抽象性和普遍性。因此,所谓“忧患”意识便成为人生价值观的简洁表述。

孟子从历史中举出若干有成就的人,说明他们都是从忧患和痛苦中磨练出来的。比如,舜出身于农家,后来成为一国之君;胶鬲这个人遭遇战乱,以贩卖鱼盐为生,后来周文王提拔了他,为周朝做出了很大贡献;孙叔敖隐居在海滨,楚庄王推举他做令尹,有很大的政绩。这些事例说明,对于人来说,如果没有“忧患”的磨练,没有失败教训的反思,要培养出刚强意志、奋发精神,那是不可能的。孟子将这些道理提到人生哲学的高度加以总结,写出了自古以来中国人都熟知的一句名言:“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孟子告子下》),忧患足以使人生存发展,安乐足以使人沉沦死亡。这是多么深刻的人生哲理!

在孟子看来,仅仅懂得“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的道理是不够的。有大志的人应当在此人生哲学的指导下勇于实践,勇于开拓,善于总结经验教训。为此,孟子说了一段很有教育意义的话,其大意是:一个人要挑起重担,他的身体和思想都要经受长期的锻炼,饥饿、困乏经常袭来,思想矛盾经常发生,不如意的事经常遇到。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坚定他的意志,提高他的能力,使他更加冷静、成熟……(参看《孟子告子下》)

在孟子看来,人们在“忧患”中磨炼,最重要的是,培育一种基于高尚理想和志向的精神。他称之为“浩然之气”或“正气”。这不是天生的,要靠后天的培育。“正气”的长期积累,才能使人实现自身的价值,并逐渐达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高度。可以看出,孟子关于人生价值观的论述,以“忧患”意识作为起跑点,而“大丈夫”则是力争达到的目标,由此构成了严密的人生哲学体系,在历史上产生过深远的影响。 [2]


相关文章推荐:
现代汉语词典 | 并列结构 |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 孟子 | 孟子 | 法家拂士 | 敌国外患 | 安乐 | 曹植 | 陈闻 | 分形同气 | 嵇康 | 养生论 | 旷然 | 寂然 | 颜延之 | 情理 | 王安石 | 离北山寄平甫 | 豪气 | 经纶 | 东周列国志 | 勾践 | 羁囚 | 改过自新 | 富贵 | 王士 | 恐惧 | 杨朔 | 茶花赋 | 身世 |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 舜发于畎亩之中 | 傅说 | 胶鬲 | 管夷吾 | 孙叔敖 | 于海 | 百里奚 | 拂乱 | 动心忍性 | 傅说 | 胶鬲 | 管夷吾 | 狱官 | 孙叔敖 | 百里奚 | 敌国外患 | 忧患意识 | 黄帝陵 | 作过 | 春秋战国时期 | 百家争鸣 | 德之不修 | 闻义 | 论语学而 |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 人不知而不愠 | 不亦君子乎 | 颜回 | 不堪其忧 | 不改其乐 | 发愤忘食 | 乐以忘忧 | 不知老之将至 | 论语学而 | 思想感情 | 中国历史文化 | 儒家思想 | 孟子 | 胶鬲 | 孙叔敖 | 楚庄王 | 孟子 | 孟子 | 富贵不能淫 | 贫贱不能移 | 威武不能屈 | 大丈夫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