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虞预

虞预(约285-340年),本名虞茂,字叔宁,会稽余姚(今浙江余姚市)人。东晋著名历史学家,天文学家虞喜之弟。

十二而孤,少好学,有文章。晋元帝即位,除著作佐郎。咸和中,从平王含,赐爵西乡侯;从平苏峻,进封平康县侯,累除散骑常侍。著有《晋书》四十四卷、《会稽典录》二十四卷、《诸虞传》十二卷,文集十卷。 [1]

虞预(约285340年),少时好学善文,初为县功曹,被斥。太守庾琛命为主簿,纪瞻代琛,复为主簿。转功曹史,察孝廉,不行。元帝为丞相,召行参军兼记室,及践位除著作佐郎。大兴中琅邪国常侍,迁秘书丞著作郎。咸和中,从平王含赐爵西乡侯。假归,太守王舒请为谘议参军。及苏峻平,进封平康县侯,迁散骑侍郎,除散骑常侍、致仕。曾多次上书建议“宽徭、息役,务遵节俭,砥砺朝臣”。雅好经史,学问富博,有《晋书》四十四卷,《会稽典录》二十四卷,《诸虞传》十二卷,集十卷。

晋书 卷八十二 [1]

虞预,字叔宁,征士喜之弟也,本名茂,犯明穆皇后母讳,故改焉。预十二而孤,少好学,有文章。余姚风俗,各有朋党,宗人共荐预为县功曹,欲使沙汰秽浊。预书与其从叔父曰:"近或闻诸君以预入寺,便应委质,则当亲事,不得徒已。然预下愚,过有所怀。邪党互瞻,异同蜂至,一旦差跌,众鼓交鸣。毫厘之失,差以千里,此古人之炯戒,而预所大恐也。"卒如预言,未半年,遂见斥退。

太守庾琛命为主簿,预上记陈时政所失,曰:“军寇以来,赋役繁数,兼值年荒,百姓失业,是轻徭薄敛,宽刑省役之时也。自顷长吏轻多去来,送故迎新,交错道路。受迎者惟恐船马之不多,见送者惟恨吏卒之常少。穷奢竭费谓之忠义,省烦从简呼为薄俗,转相放效,流而不反,虽有常防,莫肯遵修。加以王途未夷,所在停滞,送者经年,永失播植。一夫不耕,十夫无食,况转百数,所妨不訾。愚谓宜勒属县,若令、尉先去官者,人船吏侍皆具条列,到当依法减省,使公私允当。又今统务多端,动加重制,每有特急,辄立督邮。计今直兼三十余人,人船吏侍皆当出官,益不堪命,宜复减损,严为之防。”琛善之,即皆施行。太守纪瞻到,预复为主簿,转功曹史。察孝廉,不行。安东从事中郎诸葛恢、参军庾亮等荐预,召为丞相行参军兼记室。遭母忧,服竟,除佐著作郎。

太兴二年,大旱,诏求谠言直谏之士,预上书谏曰:

大晋受命,于今五十余载。自元康以来,王德始阙,戎翟及于中国,宗庙焚为灰烬,千里无烟爨之气,华夏无冠带之人,自天地开辟,书籍所载,大乱之极,未有若兹者也。

陛下以圣德先觉,超然远鉴,作镇东南,声教遐被,上天眷顾,人神赞谋,虽云中兴,其实受命,少康、宣王诚未足喻。然《南风》之歌可著,而陵迟之俗未改者,何也?臣愚谓为国之要在于得才,得才之术在于抽引。苟其可用,仇贱必举。高宗、文王思佐发梦,拔岩徒以为相,载钓老而师之。下至列国,亦有斯事,故燕重郭隗而三士竞至,魏式干木而秦兵退舍。天下虽弊,人士虽寡,十室虽寡,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世不乏骥,求则可致。而束帛未贲于丘园,蒲轮顿毂而不驾,所以大化不洽而用雍熙有阙者也。

预以寇贼未平,当须良将,又上疏曰:

臣闻承平之世,其教先文,拨乱之运,非武不克;故牧野之战,吕望杖钺;淮夷作难,召伯专征;狁为暴,卫霍长驱。故阴阳不和,擢士为相;三军不胜,拔卒为将。汉帝既定天下,犹思猛士以守四方;孝文志存钜鹿,冯唐进说,魏尚复守。《诗》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折冲之佐,岂可忽哉!况今中州荒弊,百无一存,牧守官长非戎貊之族类,即寇窃之幸脱。陛下登阼,威畅四远,故令此等反善向化。然狼子兽心,轻薄易动,羯虏未殄,益使难安。周抚、陈川相系背叛;徐龛骄黠,无所拘忌,放兵侵掠,罪已彰灼。

昔葛伯违道,汤献之牛;吴濞失礼,锡以几杖,恶成罪著,方复加戮。龛之小丑,可不足灭。然豫备不虞,古之善教,矧乃有虞,可不为防!为防之术,宜得良将。将不素简,难以应敌。寿春无镇,祖逖孤立,前有劲虏,后无系援,虽有智力,非可持久。愿陛下谘之群公,博举于众。若当局之才,必允其任,则宜奖厉,使不顾命。旁料冗猥。或有可者,厚加宠待,足令忘身。昔英布见慢,恚欲自裁,出观供置,然后致力。礼遇之恩,可不隆哉!

诚知山河之量非尘露可益,神鉴之虑非愚浅所测;然匹夫嫠妇犹有忧国之言,况臣得厕朝堂之末,蒙冠带之荣者乎!

转琅琊国常侍,迁秘书丞、著作郎。

咸和初年,夏旱,诏众官各陈致雨之意。预议曰:

臣闻天道贵信,地道贵诚。诚信者,盖二仪所以生植万物,人君所以保黎蒸。是以杀伐拟于震电,推恩象于云雨。刑罚在于必信,庆赏贵于平均。臣闻间者以来,刑狱转繁,多力者则广牵连逮,以稽年月;无援者则严其楚,期于入重。是以百姓嗷然,感伤和气。臣愚以为轻刑耐罪,宜速决遣,殊死重囚,重加以请。宽徭息役,务遵节俭,砥砺朝臣,使各知禁。盖老牛不牺,礼有常制,而自顷众官拜授祖赠,转相夸尚,屠杀牛犊,动有十数,醉酒流湎,无复限度,伤财败俗,所亏不少。昔殷宗修德以消桑谷之异,宋景善言以退荧惑之变,楚国无灾,庄王是惧。盛德之君,未尝无眚,应以信顺,天佑乃隆。臣学见浅暗,言不足采。

从平王含,赐爵西乡侯。苏峻作乱,预先假归家,太守王舒请为谘议参军。峻平,进爵平康县侯,迁散骑侍郎,著作如故。除散骑常侍,仍领著作。以年老归,卒于家。

预雅好经史,憎疾玄虚,其论阮籍裸袒,比之伊川被发,所以胡虏遍于中国,以为过衰周之时。著《晋书》四十余卷、《会稽典录》二十篇、《诸虞传》十二篇,皆行于世。所著诗赋碑诔论难数十篇。


相关文章推荐:
虞喜 | 晋元帝 | 著作佐郎 | 咸和 | 王含 | 苏峻 | 散骑常侍 | 晋书 | 会稽典录 | 功曹 | 庾琛 | 纪瞻 | 孝廉 | 丞相 | 著作佐郎 | 琅邪国 | 咸和 | 王含 | 王舒 | 苏峻 | 散骑常侍 | 晋书 | 会稽典录 | 晋书 | 穆皇后 | 余姚 | 功曹 | 庾琛 | 督邮 | 纪瞻 | 从事中郎 | 庾亮 | 丞相 | 太兴 | 作镇 | 雍熙 | 牧野之战 | 吕望 | 周抚 | 陈川 | 葛伯 | 方复 | 寿春 | 祖逖 | 英布 | 琅琊国 | 咸和 | 天佑 | 王含 | 苏峻 | 散骑常侍 | 晋书 | 会稽典录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