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小鸣单车

小鸣单车是共享单车项目,提供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服务, [1] 运营方是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3月27日,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成为首个共享单车破产品牌。 [2]

2018年5月19日,广东消委会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小鸣单车的经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3] 2018年7月11日上午9时,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经营者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4]

小鸣单车,单车出行项目。

“小鸣单车”主要采取成本适中、规模化投放的产品策略。把造车成本控制在500元左右,并通过对普通的单车进行实心胎和智能锁等改造,再进行规模化投放。其中车锁的配置,会简化成相对简单的机械结构,只保留车锁信息可传递的功能,以避免复杂车锁的故障率。而诸如链条等环节,依然沿用普通自行车的配置。

2016年9月,“小鸣单车”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领投方为联创永宣的冯涛,多位上市公司背景股东跟投。原宅米联合创始人金超慧任单车项目CEO,宅米作为项目校园战略资源方提供支持。 [6]

2016年10月8日,共享单车项目小鸣单车宣布完成一亿人民币A轮融资,领投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部分上市公司股东跟投。 [1]

20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引发用户退押金爆发。小鸣单车CEO表示创始团队已经退出,退押金面临技术问题。 [7]

2017年11月,小鸣单车CEO离职,大量员工被裁,实际控制人失联 [8]

2018年3月27日,广州中院经审查认为,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符合破产受理条件,在作出受理裁定。至此,“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2018年5月10日,广州中院依据《企业破产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对掌握公司关键信息的企业高管作出了限制出境的决定。 [4]

2018年5月19日,广东消委会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小鸣单车的经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据《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押金未能退还的消费者是对悦骑公司享有债权的债权人,可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进行债权申报。 [3]

2018年5月21日,悦骑公司公开发表道歉声明表示:由于经营经验有限,悦骑公司在经营管理、商业决策上出现了严重的失误,致使公司目前无法解决广大“小鸣单车APP”用户申退押金的问题,导致广大消费者利益受损,同时造成了严重不良的社会影响,对此,悦骑公司向广大的消费者致以诚挚的道歉并尽最大努力减少消费者的损失。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悦骑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已被法院受理,悦骑公司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9]

2018年5月22日消息,先前倒闭的小鸣单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先前部分用户押金难退的问题可以更换为其他途径来讨要,广州中级法院表示,用户可以申报成为小鸣单车的债权人。 [10]

2018年7月11日上午9时,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经营者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小鸣单车”债权人众多,名下财产分散 [4]

龙海全境覆盖电子围栏 [11]

福建省龙海市正式投放小鸣单车,采用电子围栏虚拟车桩形式,将城市分为运营、管制、停车、禁停、禁行等区域,通过报警、信用分、车锁干预等手段实现对共享单车的有序管理,成为我国第一个全境实施共享单车电子围栏停车解决方案的城市。 [11]

电子围栏落地上海
  

在上海市静安区北站街道的大力支持下,小鸣单车“电子围栏”在四行仓库附近率先试点,下一步还将在人流车流较密集的大悦城和七浦路商圈测试。小鸣单车是与拥有“电子围栏”停车位技术专利的一家广州技术公司合作,研发了半年之久,仅一项带虚拟车桩的车锁技术,就申请了10多项专利。 [12]

绍兴查扣事件
  

一种蓝色的共享单车“小鸣单车”现身绍兴街头,引起众多市民关注。这种因未审批就投入使用的单车,被越城区综合行政执法局查扣。已经有300多辆“小鸣单车”被查扣。 [13]

进入绍兴的“小鸣单车”都未经过审批。为避免共 [7] 享单车无序进入,影响城市管理,有关部门表示,在相关的管理办法未出台之前,尚不能进入。绍兴市共享单车管理办法的初稿已经拟定。等正式发布后,如果这些共享单车符合准入标准,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符合要求的企业都可以进入。 [13]

“电子围栏”是能够减少共享单车“乱停放”的一种有效技术手段。 [12]

电子围栏是给共享单车停放划定一个“无形围栏”,通过物联网芯片发射信号覆盖技术,让单车只能停放在规定范围内。小鸣单车在此处的“电子围栏”,大约有10米长,基本覆盖白线框区域。能发射信号的小芯片就隐藏在悬挂指示牌的栏杆内,只有火柴盒那么大,但辐射半径可达100米左右,且辐射范围大小与形状,还可以通过技术手段现场调节。 [12]

未停放到电子围栏区,单车立刻发出警告,提醒将单车停放到指定区域,此时手机APP上会显示出“电子围栏”所在区域。如果用户使用上一代电子锁的“小蓝车”,没有停放在指定区域,单车虽不会有警告声,用户也能锁得上车,但手机APP上的计费表会继续走,系统会发送短信提醒用户。如果两个小时内不将车停入“电子围栏”,还会收人工搬运费,只有单车停放在规定范围内,才结束计费。 [12]

“电子围栏”还在测试阶段,后台客服人员也会打电话提醒。 [12]

2017年11月23日晚,有小鸣单车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称,小鸣单车已裁员99%,CEO陈宇莹已经离职,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失联。

当天晚间,陈宇莹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其已离职,“10月份我们分两批进行了裁员,裁员计划之后,我就跟员工一起离职了,帮员工办了离职的手续。” 陈宇莹透露,公司经历了前期的风波,她一直希望可以通过顺利裁员,缩小运营范围,后续看是否能缓过劲儿。而近期因为资金压力,为了缩减成本,杭州的产品技术部门也并入小鸣单车在广州的电子围栏公司,不愿意离开杭州的她选择辞职。陈宇莹在2017年初,由邓永豪引入出任小鸣单车CEO,其先后供职于阿里、腾讯,曾任腾讯电商战略投资中心总监,还曾任途家网COO。 [14]

2017年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以其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提出判令被告立即停止拖延退还消费者押金的行为、对消费者押金实施专款专用、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第三方监管等措施并向消费者完整披露、对新注册消费者采用免押金的方式提供服务等诉求。 [15]

2018年3月22日,广州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原告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下称“省消委会”)诉被告“小鸣单车”的运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悦骑公司”)民事公益诉讼案,并当庭宣判。广州中院认为,悦骑公司作为“小鸣单车”经营者,在没向消费者披露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未将消费者支付的押金作专款专用,最终造成部分押金无法退还,损害了消费者群体的合法权益,危及社会公共利益。故一审判决悦骑公司须按承诺退还押金,将收取未退的押金向运营地公证机关依法提存,并向消费者公告;向公众披露押金收支、使用、退还等机制和流程信息;在相关报纸和电视台赔礼道歉等。 [16]

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广州中院一审判决:

一、被告悦骑公司按承诺向消费者退还押金,如不能满足退还押金的承诺,则对新注册消费者暂停收取押金,同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收取而未退还的押金向“小鸣单车”运营地的公证机关依法提存,并向未退还押金的消费者公告; [17]

二、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公众足以知晓的方式向消费者真实、准确、完整披露押金收支、使用、退还等涉及消费者押金安全的相关机制和流程等信息,将披露内容向注册地公证机关进行公证,并向注册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备案;

三、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相关报纸版面和广东省省级以上电视台发表经法院认可的赔礼道歉声明。

2018年4月24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以下称“省消委会”)正式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称“广州中院”)提出申请,要求对全国共享单车公益诉讼第一案被告--“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悦骑公司")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18]


相关文章推荐:
共享单车 | 最后一公里 | 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破产程序 | 破产清算 |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人民币 | 凯路仕 | 押金 | 企业破产法 | 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企业 | 阿里 | 腾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