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小周后(南唐人物)

小周后(950年-978年),名不详,南唐司徒周宗次女,周娥皇(大周后)之妹。开宝元年(968年)十一月,立为国后,南唐亡国后,随后主被俘入北宋京师(今开封)。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七夕,后主死于汴京,小周后不久亦与世长辞。小周后容貌美丽,神彩端静,有才情,曾创作《击蒙小叶子格》一卷,是叶子戏规则的早期记录。 [1-2]

小周后,本名不详,南唐司徒周宗次女,大周后(周娥皇)之妹。小周后比大周后小14岁,大周后与李煜成婚时,小周后年仅5岁,因为亲戚关系,小周后常出入内宫,深得钟太后喜爱。 [3]

乾德二年(964年),大周后因病与世长辞,中宫空缺;次年九月,钟太后去世,李煜按制守丧。开宝元年(968年),李煜服母丧期满,因皇后之位空缺已有四年之久,便商议立小周后为国后。李煜命太常博士陈致雍根据古今礼制,统办婚礼仪式,又命学士徐铉、史官潘佑参与修订,由文安郡公徐游评论异同。徐游对潘佑的意见甚为合意,李煜就诏命按其礼置办。 [4] 十一月,李煜立小周后为国后。 [5]

小周后容貌美丽,神彩端静,警敏有才思,李煜对她爱护有加,恩宠超过了大周后。小周后性奢侈,李煜就用嵌有金线的红丝罗帐装饰墙壁,以玳瑁为钉;又用绿宝石镶嵌窗格,以红罗朱纱糊在窗上;屋外则广植梅花,于花间设置数处彩画小木亭,仅容二人座,李煜就和小周后赏花对饮。每逢春盛花开,就以隔筒为花器插花,置于梁栋、窗户、墙壁和台阶上,号为“锦洞天”。 [6-8]

开宝八年(975年)十二月,北宋大军攻破金陵,李煜奉表投降,南唐灭亡。 [9]

开宝九年(976年)正月,小周后与后宫群臣等四十五人,随李煜被俘送到京师,宋太祖封李煜为违命侯,封小周后为郑国夫人 [10-12]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七夕,李煜死于北宋京师,小周后悲哀不自胜,不久亦与世长辞。 [13-16]

龙衮:(小周后)美姿容。 [17]

马令:①(周)宗娶继室生二女,皆国色,继为国后。 [18] ②后主继室周氏,昭惠之母弟(按:当为“女弟”之误)也。警敏有才思,神彩端静。 [19]

小周后痴迷绿色,她的衾枕帷幄、裙带衣饰,乃至钗环珠宝、清供玩物,均为青碧。妃嫔宫女受其影响,都效仿小周后,争穿碧色衣裳,并亲自动手染绢帛。有一个宫女,染成了一匹绢,晒在苑内,夜间忘了收取,被露水所沾湿。第二天一看,颜色却分外鲜明,李煜与小周后见了,都觉得非常美丽。自此以后,妃嫔宫人都竞相收取露水,以露水染碧为衣,号为“天水碧”。 [20]

*此说法出自民国小说《宋代宫闱史》,之前的资料并未说“天水碧”和小周后有关

小周后擅音律、好焚香,曾自制焚香器具,又派宫女专门负责焚香之事,称为“主香宫女”。白天时,垂帘焚香,满殿氤氲,小周后端坐其中,如坠云雾;安寝时,就用鹅梨蒸沉香,置于帐中,香气散发出来,沁人肺腑,号为“帐中香”。 [21]

后主见小周后制成了帐中香,他也要争奇斗异和小周后比赛一番。便在妃嫔宫人的 装束上,想出一种新鲜的饰品,乃是将建阳进贡的茶油花子,制成花饼,或大或小, 形状各别,令各宫嫔淡妆素服,缕金于面,用这花饼,施于额上,名为“北苑妆”。 妃嫔宫人,自后主创了“北苑妆”以后,一个个去了浓装艳饰,都穿了缟衣素裳, 鬓列金饰,额施花饼,行走起来,衣袂飘扬,远远望去,好似月殿嫦娥,广寒仙子 一般,另具风韵。后主见了,十分欢喜,更加兴致勃勃,与小周后日日商议新鲜法 儿消遣时光。 [22]

*此说法出自民国小说《宋代宫闱史》,之前的资料并未说“帐中香”和小周后有关

小周后与后主日夕研究,将茶乳做片,制出各种香茗,烹煮起来,清芬扑鼻。李煜将外夷所出产的芳香食品汇集起来,或烹为肴馔,或制成饼饵,或煎做羹汤,皆芬芳袭人、入口清香。李煜对于每种肴馔,亲自题名,刊入食谱。命御厨师将新制食品配合齐全,备下盛筵,召宗室大臣入宫赴筵,名叫“内香筵”。

据史料记载,周娥皇的病情恶化与其妹(小周后)的宫闱秘事有关。小周后是周宗的次女,周娥皇生病后,小周后以探病之名常入宫中。小周后容貌美丽,神彩端静,警敏有才思,后主爱慕她的美貌,就暗中纳为姬妾。娥皇发现后,非常愤恨,面壁而卧,至死不回头看小周后一眼。此说在马令《南唐书》和龙衮《江南野史》均有详细记载,陆游在《南唐书》亦作为逸事收录。 [19] [23-24]

马令还进一步考证,认为李煜词“袜步香阶,手提金绣鞋”《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即为描绘与小周后的幽会之作。 [25] 明人陈耀文编辑《花草粹编》时,据马令之说,将李煜的三首《菩萨蛮》添加题目“与周后妹”;清人沈雄编写《古今词话》时,亦说:“昭惠感疾,周后常留禁中,故有'来便谐衷素','教君恣意怜'之语。”

有野史认为,宋太宗赵光义曾强幸小周后,小周后回去后大骂李煜,此说在民间流传甚广。北宋王在《默记》中最早提及此事,后被宋人叶梦得《避暑漫抄》、元人宋无《呓集》、明人毛先舒《南唐拾遗记》和清潘永因《宋稗类钞》等照搬引用。

注:王《默记》原文云:龙衮《江南录》有一本删润稍有伦贯者云: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一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多宛转避之。 [26]

据《宋史艺文志》有“徐铉、汤悦《江南录》十卷 、龙衮《江南野史》二十卷” [27] ,《江南录》并非龙衮著写,且王所引为“删润稍有伦贯者”(即有删改润色的版本)。郑文宝曾亲事后主,他认为《江南录》一书“事多遗落、无年可编,笔削之际、不无高下,当时好事者往往少之” [28] ,在其所撰《江表志》、《南唐近事》二书中亦找不到“周后骂后主”的只言片语。 [29] 至于《江南录》原书,因早已散佚,遂无从查证。

1、第一种可能,王所引《江南录》,为徐铉、汤悦版本。徐铉和汤悦均为南唐旧臣,据《宋史》载,《江南录》原书名《江表事迹》,系赵光义下诏编修,即所谓“官方史书”,且史载徐铉忠臣李煜,其奉诏所撰《吴王陇西公墓志铭》,对李煜为人赞赏有加,以常理推断,赵光义强幸小周后之事,断然不会出自此书。

2、另一种可能,王所引《江南录》,实为龙衮《江南野史》之误。《江南野史》卷三有小周后入宫争宠逸事,但并无赵光义强幸小周后的任何记载。值得注意的是,《江南野史》有语云“初从谦奉使宫口,质而不返其妃每哭诣,后主无以计,每闻使至,必避之而已” [30] ,此句与《默记》所载极为相似,或为王所引之本源。

后人据此创作有《熙陵幸小周后图》,明人沈德符曾言见过此画,并说“此图后题跋颇多” [31] ;姚士亦说曾见过此画的粉本(记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 [32] 但所谓“太宗强幸小周后”,只见于少部分野史,于正史并无明确记载,故此画更不足为训。

北宋龙衮《江南野史》卷三 [30]

北宋马令《南唐书》卷六

南宋陆游《南唐书》卷十六 [33]

元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

父亲:周宗,字君太,广陵人,烈祖李时官至侍中;李继位后,颇受礼遇,以司徒致仕。 [34]

丈夫:李煜,南唐元宗李第六子,字重光,南唐最后一位国主。 [35]

姐姐:周娥皇,周宗长女。李煜继位后册封其为国后,史称大周后。 [36]

据传,李煜为小周后作的词有《菩萨蛮蓬莱院闭天台女》、《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喜迁莺晓月坠》等。明人王世贞撰写的传奇小说《艳异编》,在第九卷中对小周后的逸事有详细记载。清人张廷华的《香艳丛书》南唐卷、民国时期许慕羲的《宋代宫闱史》第34回对小周后也有一些描述。


相关文章推荐:
南唐 | 周宗 | 周娥皇 | 大周后 | 七夕 | 叶子戏 | 南唐 | 周宗 | 大周后 | 周娥皇 | 李煜 | 乾德 | 中宫 | 徐铉 | 潘佑 | 徐游 | 玳瑁 | 龙衮 | 马令 | 宫女 |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 陈耀文 | 花草粹编 | 菩萨蛮 | 沈雄 | 古今词话 | 宋太宗 | 赵光义 | | 默记 | 叶梦得 | 避暑漫抄 | 宋无 | 呓集 | 毛先舒 | 南唐拾遗记 | 潘永因 | 宋稗类钞 | 宋史艺文志 | 徐铉 | 汤悦 | 郑文宝 | 徐铉 | 汤悦 | 赵光义 | 龙衮 | 江南野史 | 熙陵幸小周后图 | 沈德符 | 姚士 | 粉本 | 龙衮 | 江南野史 | 马令 | 南唐书 | 陆游 | 南唐书 | 脱脱 | 宋史 | 周宗 | | 大周后 | 菩萨蛮蓬莱院闭天台女 |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 喜迁莺晓月坠 | 王世贞 | 艳异编 | 香艳丛书 | 封神劫 | 张琼瑜 | 绝代双雄 | 石惠君 | 情剑山河 | 黎燕珊 | 大宋王朝赵匡胤 | 问君能有几多愁 | 熊乃瑾 | 小周后 | 李淑勤 | 聪明的小空空 | 丛珊 | 大宋传奇之赵匡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