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心理治疗

心理治疗是一种专业性的助人活动。首先实施这种帮助的是受过专门训练,精通人格形成和发展的理论以及行为改变理论和技能的治疗师。其次,这种帮助是在专业的架构下进行的。这包括此种专业活动为法律或法规所认可,活动的场所和程序有一定之规,并受行业规范的监管等等。再次,受助者及其受助的方面是受限的。这一受限的性质是其“心理性”,主要表现为(1)来访者之所以求助是因为某些方面的心理功能受损,并导致其出现生活、学业或事业方面的适应困难;(2)治疗的焦点是协助来访者作出心理行为方面的改变,恢复或重建期受损的心理功能。

心理治疗起源于欧洲,从精神病学中发展出来。欧洲的心理治疗有一个久远的过去,但它的正式历史却相对较短。

可以说,自从人类发现自己的某些成员有精神障碍,人类就开始试图“治疗”他们。

对心理障碍的治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障碍原因的解释。在历史上,人类对异常心理现象的解释大致有三个方向:一是超自然的解释;二是自然的解释,从物理或身体方面解释异常行为;三是心理学解释。相应的,古人对心理障碍的治疗也大致有三个取向:驱魔术对应于魔鬼附体;物理方法对应于身体原因,如麦斯麦的通磁术;开导、劝慰则对应于心理的原因。

严格意义的心理治疗应该符合两个标准:一是在理论上,它将心理障碍看成与身体疾病不同的东西,其致病原因主要不是身体的或超自然的因素,而是心理因素;二是治疗的策略和方法是心理学的,而不是医学的或巫术的。照此标准,西方大约在18世纪以后才开始有真正的心理治疗尝试,这种尝试发端于用催眠术来治疗歇斯底里的实践。18世纪后期,催眠术在临床上被广泛用于治疗歇斯底里症。

一般认为,现代心理治疗的真正创始人是弗洛伊德。1895年弗洛伊德和布洛伊尔合作出版了《歇斯底里研究》一书,这一事件通常被看做是精神分析的心理治疗的开端。

精神分析治疗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心理治疗体系。精神分析从产生到20世纪50年代前,在心理治疗领域一直处于一家独尊的地位。不过,但在精神分析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有人因与佛洛依德意见不和而独立或发展出某种修正的体系。早期有荣格脱离正统的精神分析而发展出自己的分析心理学,阿德勒与精神分析分道扬镳而建立了个体心理学。20世纪3040年代,一些原来属于精神分析流派的心理治疗者,因为逃避纳粹迫害或追求自由发展空间,移民到美国,在美国的土地上,在20世纪初成长起来的一批学科的知识背景下,佛洛依德的某些观念显得有些过时。于是美国土地上出现了一支后来被称为新精神分析的力量。其中一些代表人物包括阿德勒、沙利文、霍妮和弗洛姆等。这些人并未完全丢弃经典精神分析,而是对其中一些重要概念作了修正。在精神分析治疗的发展历史上,新佛洛依德主义者起着某种承上启下的作用,他们对当代精神分析治疗的主流思想客体关系理论,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约从20世纪40年代起,一些新的真正不同于精神分析的心理治疗体系开始出现。起先是罗杰斯在相对独立的情况下,发展出一种“非指导的心理治疗”。接着在20世纪5060年代,心理治疗的创新进入一个短暂的爆发时期。一些新的治疗体系如行为治疗、认知治疗、理性情绪治疗(后来发展成为“理性情绪行为治疗”)、存在主义治疗、现实治疗、折中主义治疗等纷纷被创造出来。20世纪70年代以后,新体系的创造趋缓,此期间一个比较重要的发展是家庭治疗。在所有这些后起的体系中,人本主义的体系、认知行为体系和家庭治疗体系,是公认较为重要的体系。

这是治疗师与来访者个别进行谈话形式进行的心理治疗。治疗师与来访者交谈的目的在于治疗师了解疾病发生的过程与特点,帮助来访者掌握自己疾病的情况,对疾病有正确的认识,消除紧张不安的情绪,接受治疗师提出的治疗措施,并与治疗师员合作,与疾病作斗争。个别心理治疗是一种普遍应用的心理治疗方式。

这是治疗师把有同类问题的来访者组织起来进行心理治疗。一般把来访者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由数个或十几个来访者组成,并选出组长。集体心理治疗的主要方法是讲课、活动与讨论。治疗师根据病人中普遍存在的心理因素及观点,深入浅出地对来访者讲解有关的症状表现、病因、治疗和预后等。使来访者了解问题的发生发展的规律,消除顾虑,建立信心。或组织组员进行活动,之后大家分组讨论。来访者联系自身实际情况进行活动,讨论时要力求生动活泼,鼓舞来访者进行分析和自我分析。治疗师可邀请治疗效果较好的来访者作治疗的经验介绍,通过现身说法,起到示范作用。

个别心理治疗与集体心理治疗还可以结合起来。集体心理治疗着重同类来访者的共同的问题,个别心理治疗侧重解决病人的具体问题。

治疗师根据来访者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采取家庭会谈的方式,建立良好的家庭心理气氛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心理相容,家庭成员共同努力使得来访者适应家庭生活。在家庭心理治疗时,必要的家庭成员都要参加。

适应症:神经症,人格障碍,行为障碍,心身疾病,性心理异常,处在缓解期的某些精神障碍

干预的特点:强调人格的改造,问题行为的矫正,重视症状的消除

1、适应症 [1]

(康复期的)精神病人;神经症病人;精神上受了打击的人;严重行为越轨者

2、人格特质

(1)来访者对人际影响的敏感性。

(2)来访者处在烦恼之中,有心理痛苦,能促进治疗。

(3)有一定的应付能力和成功的应付经验的来访者预后较好。

(4)一般智力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其中的言语理解和言语表达能力,以及自我理解和内心能力。

3、改变动机:一般情况而言,来访者改变的动机越强,治疗的效果越好。

1、专业训练和经验:

精神科医生,主要在医学院接受训练;临床心理学家,主要在心理学系或临床心理学系接受训练

2、个人特征

(1)成熟:主要指人格发展上的成熟,其中人格的协调性(整合程度)和稳定性使两个重要指标。人格的协调性和稳定性高的人在个性倾向性方面没有基本的长期存在的冲突。这样的特点有助于治疗师对来访者保持一种开放、接纳的态度,并在咨询中保持客观性,避免个人的投射作用。

(2)技能因素:要求不仅治疗师有处理治疗中诸如诊断、程序操作等具体事项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创造性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否以适合特定来访者的方式进行交流是衡量治疗师技能的一个重要指标。

(3)敏感性:主要关系到治疗师对来访者的知觉和理解,尤其是对来访者情感和内在冲突的知觉。治疗师的敏感性是决定共感理解的基本条件之一,而后者是影响治疗改变的最重要的一个变量。

1、问题探索及评估阶段

(1)这一阶段的工作任务: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澄清问题;收集有关资料;理解和界定问题

(2)在探索问题阶段,收集资料时,有一些重点要特别留心:

1)事实:发生了什么?在什么时间、地点、情景下发生的?事件的前因、后果?

2)认识:来访者怎样知觉这一事件,怎样评价或看待?他怎样看自己和有关的其他人?这种知觉、评价有无偏差?考虑来访者的一般认知能力和认知方式的特点。

3)情绪:不仅要留心来访者在事件中和事件后的情绪反应,更要注意来访者现在的情绪体验。当时的情绪表现常常是判断问题探索方向的重要指标。注意来访者的一般情绪活动特点,如稳定性、冲动性、主导心境等。

4)行为:事件过程中做了些什么,事后做了什么,现在想怎么做?注意一般的行为方式,如如何待人处事,怎样应付困难,有无行为不足或行为过剩等。

5)环境:有无不利的环境因素等 [2]

2、目标设定阶段

这阶段的工作任务:对目标的讨论可从询问来访者的期望开始;治疗师要明了现有的干预手段和自己能力的局限;治疗目标要协商确定,借此调动来访者的积极性;对目标结构中的当前目标要尽可能详细讨论,明确规定,必要时可用备忘形式或表格形式记录下来;目标的确定常与行动方案有关,所以可能出现讨论目标时谈及拟议中的行动方案的情况

3、方案探讨阶段

(1)方案探讨阶段的主要工作任务

1)双方根据问题性质、程度,来访者个人及其环境条件情况,治疗师的策略和技术储备等,结合已确定的治疗目标,设想出各种可能的方案;

2)对这些方案的优劣进行权衡、评估;

3)确定一个合适的方案。

(2)方案探讨阶段决策过程中可能遇到的若干基本问题

1)不需要寻找唯一正确的方案

2)有必要去探寻那些到头来不会采用的方案

3)评价方案应以有效性、可行性和经济性为标准

4)双方共谈参与探讨方案,但治疗师起更主要的作用。

5) 当来访者感到该方案需要他做出艰难的甚至痛苦的努力而不愿接受时,治疗师应对该方案或策略的功效做一些解释说明,也可能需要一点保证和鼓励。当来访者认为这个方案是愚蠢可笑而拒绝时,治疗师需要对方案或策略在执行时的详细情形进行描述和解说。当来访者对改变途径有一个自己的明确的设想,并强烈希望治疗师接受时,治疗师首先需要的品质是耐心和坚韧,需要相近讨论来访者的方案的不合理不可性之处,然后对拟议中的方案进行说明解释,同时传递出治疗师对拟议方案的信心和能力。在许多时候,鼓励来访者做试验治疗,同时保证如果试验失败,可以重新考虑其他途径,是一种可行的做法

6)方案的具体性取决于流派惯例和治疗师

4、行动实施阶段

(1)治疗/行动阶段不能使来访者变成一种被动、接受、依赖的角色。

(2)治疗方法的应用也具有试误性。

(3)要注意实践以及在实际生活中的迁移应用情况。

(4)治疗/行动阶段要经常进行评估。

5、评估/结束阶段

(1)评估/结束阶段可能以三种情形之一的方式发生:

1)治疗双方都觉得所有治疗目标都已达到,因而结束关系。

2)治疗目标尚未达成,由治疗师方面主动提出中止咨询关系。可能是由于人事变动,但更常见的是治疗师感到自己的专业能力不能有效的帮助来访者,或者感到来访者从另一位治疗师那里能得到更合适的帮助,处于治疗师的道德责任感,需要中止关系。

3)来访者提前中止治疗关系。常见的原因有:1、来访者感到治疗中存有某种威胁,因为逃避继续治疗,这本质上属于对治疗的阻抗;2、来访者感到治疗没有他期待的收获,因而中断来访。发生第三种情形的终止,会使治疗师感到自己无能和沮丧。治疗师需要冷静的分析是由于谁的问题导致终止。如有可能,应设法挽救治疗关系。无论是来访者想要逃避还是因为失望而想要终止,没有发展出有效的治疗关系经常是一个重要原因。

(2) 对于第一种评估/结束阶段,四项基本工作:

1)评估目标收获

2)处理关系结束的问题

3)为学习的迁移和自我依赖做准备

4)最后一次会谈

1、预备和初始谈话 [3]

(1)来访者分析

1)来访者一般分为主动的来访者和被动的来访者。对于被动的来访者,咨询者应留心考虑:

第一为什么要安排、动员这个人来治疗?是否真的需要治疗?是否来访者只是别人的心理不正常的牺牲品?动员者或安排者一方期望从治疗中得到什么?

第二动员者是怎样动员来访者的?采取从用鼓励还是强制胁迫,或者软硬兼施?动员者是怎样向来访者介绍治疗的?这些介绍是否正确?它们可能会在来访者心理产生什么预期和定势?

2)来访者的心理准备

畏难和顾虑

态度冲突

焦虑

预期和反应准备

(2)初始谈话(主要任务)

1)让来访者放松、自然,消除紧张感

2)使来访者对治疗和治疗师有所了解

2、记录

(1)对来访者说明记录的必要性以及记录将如何保管和使用

1)记录的理由或必要性:

为了整理讨论的内容

防止遗忘

为了在后续会谈中利用先前的资料

为了今后的评估比较

2)记录的保存和使用:要着重说明哪些人能接触这些资料,同时了解来访者不想让谁接触这些资料,并给予保证。治疗师对来访者资料的使用要遵循治疗师的伦理准则。对此可向来访者做出肯定的交待。

(2) 怎样做记录

1)录音或录像记录,往往使双方感到拘束,因此有些人使用隐蔽话筒,把摄像机置于一个不引人注目处。

2)做文字记录如果在谈话的同时进行,会引起分心,并使谈话不流畅。因此一般主张在会谈结束后再做追记。在会谈中只记非常简要的几个关键词或要点以备忘。

3)会谈环境:总的要求就是能提供一种轻松、坦率、无需戒备的交流气氛。

4)治疗过程的程序性和灵活性:治疗阶段的划分反应了治疗过程的一般规律,故必须注意它的程序性。但治疗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机械僵化的固守程序会使他失去人和活力,甚至变得滑稽可笑。治疗师在咨询过程中的灵活性和创造力可以说是咨询的生命。

1、 现代社会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现在不论是心理治疗还是心理咨询在国内外都十分普及并且日益被社会认可,很多人都愿意接受专业人员的帮助,由于心理健康水平提高进而改善了自己的生活质量,这是一个很好的观念改变,心理治疗在人们心中不再是不愿见人的羞耻的事情。

2、 由于社会需要十分广泛而强烈,并且相当程度上心理治疗已经被社会所接受,通过越来越多的大众传播工具的提倡与倡导,全社会也越来越重视这一学科,心理治疗不再是大众眼中神秘莫测的学科,加上现代生活压力如此巨大,心理问题也越来越普遍,开始有许多人接触并喜欢上心理治疗,并开始致力于从事和普及心理治疗,相关的专业人员越来越多,水平也越来越高。

3、 一部分人对心理治疗还是存在着一些误区,他们认为心理治疗马上就可以看见疗效,虽然专业人员的心理治疗比来访者自己自行解决自身心理问题要见效快很多,但是也不是一次两次治疗可以马上解决的。相反,如果对心理治疗抱有太高太强烈的期望要求立刻见效,往往会适得其反。

4、 现代的心理治疗通过长时间的发展与积累经验已经不再是一门单一的学科,在帮助来访者的时候不再是单纯的心理治疗,往往还综合了各方面因素,例如结合家庭因素进行家庭治疗,并结合各理论流派。

5、 心理治疗不像身体疾病求医时那样讲求专家效应,每个治疗师的风格并不一样,专家也不一定适应或匹配你自身的性格个性特征,每个人都有选择适合自己的治疗师的权力,在治疗进行三五次或更早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治疗师是否与自己匹配,如果不合适可以终止治疗或者提出更换治疗师。现在有许多综合医院都已开设或正准备开设心理治疗科室,国内也已有多家精神心理专科医院,在专科医院进行心理治疗的益处是可以以更加专业的眼光及时帮助大家鉴别出是否需要服药或进行其他辅助措施。


相关文章推荐:
精神病学 | 弗洛伊德 | 罗杰斯 | 家庭治疗 | 家庭治疗 | 治疗师 | 来访者 | 神经症 | 人格障碍 | 心身疾病 | 神经症 | 智力 | 治疗师 | 来访者 | 来访者 | 评估 | 软硬兼施 | 伦理 | 心理健康 | 心理咨询 | 家庭治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