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星座宫神话

《星座宫神话》系日本漫画家冬木琉璃香的经典代表作,第一部于1993年出版1~20册,已完结,第二部于2008年出版1~10册,已完结。

在希腊的神话中,天地人间由三位神所掌管,管理天界的宙斯、管理海洋的波赛顿,和管理地府的冥王哈笛。冥王爱上了管理四季的女神迪梅尔的女儿贝瑟芬妮,强抢了贝瑟芬妮并用诡计把她留在地府,以致每年迪梅尔只有六个月可以见到女儿,而失去女儿的六个月,她的悲伤使冬天迅即降临大地。

本故事说的就是数千年后,这个希腊神话在人间重新展开,究竟这次在人间会掀起怎样的骚动呢?

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众神又在现代复活了!为了保护前世受到宙斯迫害而牺牲的贝瑟芬妮,冥王哈笛转生为田野(天野翔)寻找着贝瑟芬妮,并且誓言要保护她。而杨亚莉(佐仓亚里莎)并不知道自己就是贝瑟芬妮转世,并且还常常与田野争吵。而看似平静的校园生活,却慢慢掀起了波涛......

而为了使泰坦族复活,回到以前的神王国,宙斯仍处心积虑的想得到复兴的关键--贝瑟芬妮的力量来达成。然而誓言保护贝瑟芬妮的哈笛,再度的与宙斯战斗......!

凯雅:总母神,与地球同化;

乌拉诺斯:第一代神王,天空之神;

克洛诺斯:第二代神王,乌拉诺斯之子;

蕾亚:大母神,乌拉诺斯之女;

克洛诺斯与蕾亚生育三子三女哈笛、凯芬、迪梅尔、海拉、波赛顿、宙斯。

哈笛(田野):长子,冥王;

贝瑟芬妮(杨亚莉):冥后,宙斯与迪梅尔的女儿;

凯芬:长女,火之女神;

迪梅尔(伊莉):次女,大地女神;

海拉(梅萍,文旋):三女,天后,祝福女神;

波赛顿(萧鸣海):次子,海王;

安芙朵琳蒂(林遥君):海后,海的女儿;

宙斯(方之介):三子,第三代神王,天空之神;

迪欧尼索斯:黑暗之神,宙斯的影子;

普洛梅地斯(会景季):预言家;

典伊(石秀美):冰之女神;

克莉美娜:普洛梅蒂斯的母亲;

阿波罗(柴城辉):太阳神;宙斯的儿子,阿尔提米丝的双生哥哥;

阿尔提米丝:月亮女神;宙斯的女儿,阿波罗的双生妹妹;

雅典娜:战争与智慧女神;宙斯的女儿;

阿拉斯(贺圣):军神,宙斯与海拉的儿子;

伊莉斯:相争女神,宙斯与海拉的女儿;

赫尔梅斯(康成):传令神,宙斯与玛雅的儿子;

诺斯(王信谚):哈笛的部下;

爱丽丝:海拉的部下。

第1卷:神话的星座宫

传承的星座宫

传说的星座宫

镜中的星座宫

危险的星座宫

第2卷:悠久的星座宫

虚伪的星座宫

魔性的星座宫

谋略的星座宫

夏天的回忆

第3卷:海王的星座宫

演奏的星座宫

复活的星座宫

斗争的星座宫

憎恨的星座宫

铃?リングラフィティ

第4卷:冰神的星座宫

再会的星座宫

往日的星座宫

悲叹的星座宫

养乐多★纪想曲?

第5卷:阳光的星座宫

淘气的星座宫

灿烂的星座宫

苦恼的星座宫

これが最初的男的纯情

第6卷:诚实的星座宫

怄气的星座宫

哀愁的星座宫

黑暗的星座宫

第7卷:邪恶的星座宫

召唤的星座宫

新星的星座宫

共处的星座宫

迷宫的星座宫

第8卷:雷光的星座宫

满天的星座宫

反击的星座宫

奸计的星座宫

背叛的星座宫

小外传:泪珠的星座宫

第9卷:诀别的星座宫

弦月的星座宫

新月的星座宫

第10卷:爆裂的星座宫

愤怒的星座宫

告白的星座宫

侵入的星座宫

壮绝的星座宫

第11卷:王者的星座宫

再生的星座宫

霸王的星座宫

第12卷:月光的星座宫

信念的星座宫

消失的星座宫

绝望的星座宫

牺牲的星座宫

第13卷:出发的星座宫

前兆的星座宫

相逢的星座宫

番外篇:绀碧的星座宫

第14卷:失路的星座宫

解明的星座宫

行动的星座宫

引诱的星座宫

陷阱的星座宫

素直になれなくて

第15卷:迷宫的星座宫

开路的星座宫

消失的星座宫

造反的星座宫

激斗的星座宫

第16卷:大地的星座宫

反旗的星座宫

变化的星座宫

相克的星座宫

第17卷:天空的星座宫

相克的星座宫

使命的星座宫

升华的星座宫

错误的星座宫

第18卷:明星的星座宫

俘虏的星座宫

觉悟的星座宫

怜爱的星座宫

真理的星座宫

第19卷:凄绝的星座宫

真理的星座宫

海神的星座宫

拥抱的星座宫

决战的星座宫

第20卷:永远的星座宫

明白的星座宫

序章的星座宫

 

第一部全20册内容概况

在很久以前,众神统治的时代,大地女神的儿子克洛诺斯,打倒了他的父亲天空之神乌拉诺斯,而得到大地的支配权,又娶自己的妹妹蕾亚为妻,并生下许多孩子,可是,死去的乌拉诺斯却在克洛诺斯与其子的身上,加上了残酷的诅咒你也一样会被你的孩子杀死!

克洛诺斯惧怕乌拉诺斯的诅咒,于是将生下的五个子女关入时空神殿,由克莉美娜抚养。五人常常问克莉美娜关于父母及外界的事,克莉美娜总是回答“等你们再长大一点,就会告诉你们。”克莉美娜提醒五人绝对不能到地下室去,否则会遇到非常可怕的事,波赛顿偷偷跑到地下室察看,遇见克洛诺斯并被他打伤,哈笛赶到救下了波赛顿,克莉美娜终于说出一切,哈笛带着弟妹逃离时空神殿,克洛诺斯派兵杀入时空神殿,克莉美娜用了足以使克洛诺斯受伤的力量,牺牲了自己,保全五个孩子顺利逃离时空神殿。

哈笛等人在地面遇见了母神蕾亚和最小的弟弟宙斯,蕾亚对六个孩子说,如果想活命,就必须打倒克洛诺斯,蕾亚表面上是为帮忙哈笛等人逃脱丈夫的追杀,实际上是与宙斯合谋,利用哈笛五人的力量打倒克洛诺斯,夺取天地的支配权。转眼六个兄弟姐妹长大成人,蕾亚赠于三个儿子三件神器雷鸣剑、三叉戟及天空剑。哈笛带着波赛顿和宙斯,向奥林帕斯发起进攻,普洛梅蒂斯和冰之女神典伊加入哈笛的阵营,典伊带着哈笛和波赛顿潜入奥林帕斯,哈笛依诅咒杀掉克洛诺斯。蕾亚以嘉奖哈笛和波赛顿为名,赠于二人做功精细的匕首,乘哈笛欣赏匕首之时,抓起哈笛的手腕,将匕首插入自己的身体,此时宙斯出现,大声呼喊哈笛造反要杀蕾亚,哈笛与波赛顿才知上了蕾亚和宙斯的当。在凯芬和迪梅尔的帮忙下,俩人慌忙出逃,哈笛来到冥府成为冥王,波赛顿来到海里成为海王,宙斯则以唯一的男神身份继承奥林帕斯,成为众神之王。典伊跟随哈笛一起进入冥府。不甘心被陷害的波赛顿,发誓要找蕾亚、宙斯报仇,为了争取天地的支配权,继续与宙斯争斗着。波赛顿爱上了海的女儿安芙朵琳蒂,娶她为妻。哈笛厌倦了战争,只想在冥府过着平静的生活,唯一留恋地上的,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及恋人大地女神迪梅尔,迪梅尔不忍地上的植物枯死,拒绝和哈笛一起去冥府,随后被宙斯强占,生下女儿贝瑟芬妮。从此哈笛放弃娶妻,孤身一人,将自己藏于黑暗的地底。

哈笛带着三头犬葛贝洛斯来到地面,遇见了年幼的贝瑟芬妮,贝瑟芬妮对哈笛无法忘怀,随着年纪的增长,对哈笛的思念越发不可收拾,只身一人来到冥府,以迪梅尔生病为借口,要求哈笛前往探视,哈笛让贝瑟芬妮去找宙斯,被贝瑟芬妮当着众部下掌掴,哈笛答应前往,在迪梅尔的神殿里遇见宙斯,宙斯要求贝瑟芬妮前往奥林帕斯,遭到拒绝,贝瑟芬妮借机向哈笛告白,表示愿意嫁到冥府去,迪梅尔怕贝瑟芬妮步上她的后尘,要求哈笛带贝瑟芬妮去冥府。贝瑟芬妮即跟随哈笛进入冥府,成为冥府王妃。典伊爱上了哈笛,默默地守着他,一直等待哈笛忘记迪梅尔,明白并接受她的心意,典伊认为哈笛娶贝瑟芬妮为妻,是忘不了迪梅尔,用贝瑟芬妮代替迪梅尔。

宙斯不甘心贝瑟芬妮嫁到冥府,命令传令神赫尔梅斯伺机抢走贝瑟芬妮。赫尔梅斯利用典伊嫉妒贝瑟芬妮的心理,怂恿典伊打开地狱之门放出妖魔,自己以迪梅尔生病为借口,要求贝瑟芬妮出府探望。地狱中的妖魔闯进神殿,哈笛忙着对付妖魔,赫尔梅斯乘机抓住贝瑟芬妮,贝瑟芬妮的呼救声让哈笛分心,被妖魔袭伤。哈笛欲前往奥林帕斯救爱妻,遭到典伊的阻止,哈笛说他爱上了贝瑟芬妮,不会丢下她不管,典伊向哈笛表白,并用冰封住神殿的大门,宁愿让哈笛受伤,也不许他前往奥林帕斯,哈笛说自己也喜欢典伊,只是把她当作部下。哈笛借助火之女神凯芬的力量进入奥林帕斯,救下正被海拉追杀的贝瑟芬妮,宙斯亦带兵赶到,哈笛和宙斯拔剑对决,宙斯败于哈笛剑下,海拉偷袭哈笛,贝瑟芬妮为保护哈笛,挡住了海拉的刀,重伤身亡。贝瑟芬妮和哈笛相约,转世后要哈笛第一个找到她,哈笛悲痛欲绝,爆发的力量摧毁了奥林帕斯及神代。

千年之后,泰坦众神围绕神代的复活之星贝瑟芬妮,转世到现代的日本,新一轮的众神争夺战随即展开。

哈笛转世名叫田野,现世的妈妈时常说起田野小时候的事,每到人群众多的地方,田野就会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葛贝洛斯转世成狼狗,被田母捡回家抚养,起名沙贝鲁。田父因工作调动,全家移民去希腊,田野感觉自己和希腊似乎有着什么关系,但是现在还不能去,田野带着沙贝鲁散步,遭克洛诺斯袭击,被同班女生康琪撞见,田野情急之下使出神力救下康琪,当田野抱着康琪时,想起神代时,贝瑟芬妮为救自己而挡下海拉的短刀的情形,及与自己的转世之约,田野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再次杀死克洛诺斯。田野对父母说自己还有事未完成,不能跟他们去希腊。田野让沙贝鲁跟随父母前往希腊,嘱咐沙贝鲁替自己保护好双亲,他早晚会带着贝瑟芬妮一起去希腊。

田野在圣和学园高中部的开学典礼上,遇见了贝瑟芬妮的转世杨亚莉。田野和亚莉相处的并不融洽,两人常常为琐事而吵架。宙斯转世为圣和学园的化学林老师,仍然不改其沾花惹草的好色本性。海拉转世名叫梅萍,海拉将围着宙斯的三个女生杀死,准备杀害亚莉时,被哈笛阻止,哈笛用法术弄断短刀刺中海拉,海拉身亡。

宙斯派赫尔梅斯转入圣和学园,伺机杀死哈笛,赫尔梅尔转世名叫康成。康成在剑术课上和田野比剑,亚莉觉得似乎在哪见过,却想不起来。康成约亚莉看希腊美术展,设下埋伏杀田野,结果失败。

哈笛用法术将神代的事重现在亚莉面前,亚莉还是没有恢复前世的记忆,让哈笛感到奇怪。

海拉再次转世成偶像歌星文旋,找亚莉的妈妈占卜,并邀请亚莉参加她的演唱会,哈笛暗中跟随。海拉为杀死亚莉,将演唱场馆震垮,哈笛救起亚莉,告诉海拉,要杀死贝瑟芬妮,必须先杀死他。亚莉的阿姨伊莉得知亚莉发生意外,赶来探望,伊莉是迪梅尔的转世,迪梅尔遇见哈笛,但她隐藏了女神的气息,哈笛没有认出。

海拉找来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残暴的军神阿拉斯,要他杀掉哈笛,被波赛顿听到。阿拉斯将杀死田野的命令磁片,发放到田野所在的班级。田野在地铁和学校遭到同班同学的伤害,被波赛顿救下。田野回到家,被受到磁片催眠的亚莉拿刀袭击,田野大喊“住手!贝瑟芬妮!”,将亚莉唤醒。波赛顿要与哈笛合作,共同打倒宙斯,哈笛表示自己对权力没兴趣,更不可能和一个随时会变成自己敌人的人合作。

宙斯以作曲家方之介的身份再次出现,用征求以希腊神话为内容的歌词为名义,吸引亚莉参加。借着颁奖典礼引来亚莉,用安眠药迷倒亚莉。海拉告诉跟随而来的哈笛,贝瑟芬妮是复兴大业的关键人物,作曲家方之介就是宙斯,并将哈笛困在宙斯的结界中。波赛顿赶到,哈笛、波赛顿、宙斯三兄弟,在几千年后的现代第一次重聚。宙斯不抵二人,打开结界逃离。

哈笛发现海拉和阿拉斯在密谋,派诺斯调查,发现海拉派阿拉斯除掉波赛顿,哈笛担心阿拉斯用卑鄙的手段对付波赛顿,提醒波赛顿小心。阿拉斯关掉了通往波赛顿房间的水闸,点燃汽油欲烧死波赛顿,哈笛赶到救出波赛顿。

波赛顿运用关系将伊莉调去信州工作,亚莉同往,波赛顿也邀请哈笛前往。波赛顿招待哈笛和亚莉前往自己的别墅,波赛顿对哈笛说,自己派部下赛琳到宙斯身边,并将宙斯引来。宙斯被哈笛打伤逃走。迪梅尔感到有泰坦族人的气息,急忙结束工作,带着亚莉离开。

典伊为见哈笛而转世,典伊转世名叫石秀美,秀美转入圣和学园,田野带秀美参观学校,亚莉抓狂吃醋。典伊对哈笛说,自己是为了跟他相见才转世,这一世一定要抓住哈笛的心。哈笛说他的心和前世一样,还是爱着贝瑟芬妮,典伊永远是自己最信任的部下。典伊认为只要贝瑟芬妮在,哈笛就永远不会回到自己的身边,便派冰之神殿里的三个仆人暗杀亚莉,哈笛救下亚莉,命令三人不准再发生这种事。典伊以要告诉田野的事为由,约亚莉到溜冰场,欲杀死亚莉,哈笛阻止了典伊,典伊说她不会让步的,就算自己的心变黑了,也不会死心。

宙斯知道典伊转入圣和学园,派赫尔梅斯接触典伊。赫尔梅斯和典伊再次密谋合作。波赛顿得知典伊和赫尔梅斯联手,提醒哈笛小心,哈笛不相信典伊会背叛自己。典伊骗亚莉说她的妈妈出车祸,将她骗到医院,被等候在医院的赫尔梅斯带到奥林帕斯,波赛顿暗中跟随。典伊对哈笛说自己要离开了,希望他能陪自己一天,为自己留下个美丽的回忆,哈笛想起波赛顿的话,还是不能相信典伊会背叛自己。典伊说贝瑟芬妮已经被赫尔梅斯带走,并乘哈笛不备用冰箭麻醉了他。波赛顿跟着赫尔梅斯来到奥林帕斯,发现自己一个人无法救出贝瑟芬妮,回去找哈笛,发现哈笛被典伊麻倒,波赛顿对典伊说,她做了令哈笛最伤心的事,她和哈笛太像了,所以不会得到哈笛,典伊无奈地离开。波赛顿救醒哈笛,俩人一起前往奥林帕斯救贝瑟芬妮。哈笛闯入奥林帕斯,宙斯以贝瑟芬妮要胁哈笛,哈笛对宙斯的攻击不敢还手,波赛顿打昏赫尔梅斯救出亚莉。典伊赶到,要求宙斯不要伤害哈笛,宙斯打伤典伊,典伊为保哈笛平安离开,用生命化为暴风雪,击退宙斯,自己香消玉碎,哈笛抱着逝去的典伊伤心流泪……

太阳神阿波罗转世到圣和学园初中部,以初中部要成立占星社为由接近亚莉,引起哈笛的注意。阿波罗告诉哈笛,自己对奥林帕斯和权力没有兴趣,只是以学弟的身份请亚莉请教,也想和哈笛做好朋友,天真无邪的阿波罗让哈笛感觉不到邪恶之气。阿波罗在亚莉家里见到了迪梅尔,迪梅尔要求阿波罗不要告诉别人她的身份,包括哈笛在内。阿波罗骗迪梅尔说哈笛要带贝瑟芬妮走,迪梅尔半信半疑。阿波罗为感谢亚莉帮忙占星社的事,要哈笛带亚莉参观天文台。亚莉告诉伊莉阿姨周末和田野一起参观天文台,迪梅尔想起阿波罗的话,迪梅尔骗亚莉说田野有事取消约会,自己则去见哈笛,迪梅尔露出女神的身份,哈笛惊喜见到了迪梅尔,迪梅尔对哈笛说,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贝瑟芬妮,乘哈笛不注意,拔刀刺中哈笛要害。阿波罗好奇哈笛和迪梅尔重逢的场面,赶到天文台时却见迪梅尔匆匆离开的背影,哈笛重伤倒地,阿波罗将重伤的哈笛送回家,遇上波赛顿,波赛顿误以为是阿波罗将哈笛刺伤,将其赶走。

亚莉见田野请病假,担心前往探视,波赛顿告诉亚莉田野被人杀伤生命垂危,亚莉守在田野的身边,呼唤他坚强的活下来,哈笛在昏迷中叫着迪梅尔,认为自己把危险带到贝瑟芬妮身边,让迪梅尔痛苦,无论在神代或是现代,都让迪梅尔伤心,心灰意冷地回到冥府,在哈笛即将踏上渡过忘川的渡船时,被亚莉唤醒,回到现代。

海拉得知哈笛受重伤,派爱丽丝毒死哈笛。亚莉每天放学后到田野家照顾,田野怕自己为亚莉带来困扰,要求亚莉不要再来照顾自己,遭到亚莉的严词拒绝。波赛顿追问哈笛是谁刺伤他,哈笛不肯透露,波赛顿直觉地感到哈笛在保护那个凶手。爱丽丝在哈笛的公寓里放出毒蜘蛛,欲杀死哈笛时,阿波罗及时赶到,将哈笛和亚莉瞬移到楼顶,并打伤爱丽丝。亚莉要田野解释发生的一切,田野要亚莉相信他,到该说的时候,他会亲口告诉她,俩人在楼顶拥吻。迪梅尔得知哈笛没有死,亚莉每天晚归,是为了照顾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没有让哈笛离开亚莉,反正让他们的关系更紧密了。海拉知道阿波罗打伤爱丽丝,救了哈笛和贝瑟芬妮,怒火中烧。

波赛顿在一家水族馆里遇见了安芙朵琳蒂。波赛顿不满自己的妻子现在的生活,要求安芙朵琳蒂跟自己走,被安芙朵琳蒂拒绝,安芙朵琳蒂说,自己不再是海王的妻子,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波赛顿对安芙朵琳蒂展开礼物攻势,被安芙朵琳蒂退回,安芙朵琳蒂对波赛顿说,在前世,波赛顿为了追逐自己的理想四处漂荡,而她总是在神殿痴痴的等他回来,她不想再过那种孤寂的日子,安芙朵琳蒂恳求波赛顿放过自己,让她过新的生活,安芙朵琳蒂在海边吻别波赛顿。

哈笛伤愈,提醒阿波罗小心海拉报复。阿波罗在亚莉家看到海拉,误以为海拉知道迪梅尔的身份,跟踪海拉,却中了海拉和阿拉斯的陷阱,阿拉斯用特制的剑反射了阿波罗的力量,将阿波罗打伤,并关入特制的房间。赫尔梅斯担心海拉伤害阿波罗,打听到宙斯回日本的时间。宙斯赶到救出阿波罗,海拉质问宙斯,在他的心里她和阿罗波哪个更重要,宙斯冷言相对,海拉伤心地离开宙斯。阿波罗住院疗伤,哈笛和亚莉前来探望。阿波罗告诉哈笛,海拉离开了宙斯。波赛顿得知海拉和宙斯闹翻,拍下宙斯寻花问柳的照片给海拉看,欲从海拉口中套出宙斯的弱点,海拉被波赛顿说服,说出宙斯的左肩后方刻有对大母神蕾亚的忠诚记号,那就是宙斯的致命伤。波赛顿假扮阿波罗躺在病床上,宙斯来时,波赛顿掀起床单,用抹了剧毒的刀刺中宙斯的要害,宙斯倒地……波赛顿告诉哈笛,自己杀死了宙斯,并要占据奥林帕斯。哈笛告诉阿波罗宙斯已经死了,阿波罗为宙斯伤心流泪。

宙斯和海拉的失踪,让赫尔梅斯惊慌失措,他向蕾亚打听宙斯的下落无果。赫尔梅斯到医院看望阿波罗,阿波罗说把宙斯和海拉怄气的事告诉了哈笛。赫尔梅斯来找哈笛,问哈笛是不是和海拉联手对付宙斯,哈笛告诉赫尔梅斯,宙斯已经死了,详细情形他也不清楚,赫尔梅斯想到杀死宙斯的是波赛顿,带着宙斯的天空剑来找波赛顿,波赛顿说他向海拉打听宙斯的要害,用毒刀杀死了宙斯,赫尔梅斯要为宙斯报仇,反被波赛顿重伤,哈笛及时赶到救下赫尔梅斯,重伤的赫尔梅斯拜托哈笛送自己去奥林帕斯。垂死的赫尔梅斯被宙斯的影子黑暗之神迪欧尼索斯救活,迪欧尼索斯被蕾亚找来接替宙斯的位置,迪欧尼索斯说,宙斯死了,今后赫尔梅斯要效忠于他,遭到赫尔梅斯的强烈拒绝,迪欧尼索斯打伤赫尔梅斯额头。

波赛顿在奥林帕斯的部下告诉波赛顿,奥林帕斯出现新主人了,但是不清楚他的底细,只知道赫尔梅斯随待在侧。迪欧尼索斯识破波赛顿部下的身份,将她杀死。阿波罗出院,为感谢亚莉送给她两张天文台的招待券,让亚莉约田野一起去参观,赫尔梅斯用思念波通知哈笛赶快离开天文台,哈笛带着亚莉刚离开,天文台就发生爆炸,赫尔梅斯提醒哈笛从此以后小心,便快速离开,赫尔梅斯的话和额头上的伤令哈笛怀疑,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哈笛前往奥林帕斯察看,遇见了同样来察看的波赛顿。奥林帕斯满地尸首,血流成河,哈笛和波赛顿正困惑时,迪欧尼索斯出现,打伤了波赛顿,哈笛用黑暗结界困住迪欧尼索斯,带着波赛顿逃离奥林帕斯。蕾亚对迪欧尼索斯说,哈笛和波赛顿任他处置,但是不能伤害贝瑟芬妮,迪欧尼索斯不明白蕾亚为什么如此护着贝瑟芬妮,找来赫尔梅斯询问,却得不到答案。

哈笛对波赛顿说,迪欧尼索斯是宙斯的分身,在前世吸取了宙斯体内邪恶的力量而形成,而且比宙斯更狠毒。哈笛说他们的力量还没有完全觉醒,打不赢迪欧尼索斯,让波赛顿不要老想着斗争,波赛顿说,哈笛以前没有这么软弱,像他这样永远处于挨打的一边,也不能破解这个宿命,自己是不会逃的,如果战斗是他的宿命,那么他就要胜利。

迪欧尼索斯把人面蛇身的怪物梅德莎唤到现代,梅德莎变身成圣和学园教授英文的李琳老师,哈笛从李琳老师身上感觉出一股邪恶之气,要求亚莉不要和她接近,亚莉追问田野无果,只能撒娇要求田野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护自己,田野爱溺的抱着亚莉答应她。亚莉在学校配电房里发现李琳老师生吞小鸟,李琳老师在亚莉面前显出原形,亚莉呼唤田野,哈笛赶到杀死梅德莎,发现亚莉中了石化之术,梅德莎临死前告诉哈笛,她将亚莉的心变成了化石,就算她死了,也解不开这个咒术。哈笛抱着石化的亚莉来找迪梅尔,哈笛对迪梅尔说,黑暗之神要捉贝瑟芬妮,让她暂时带贝瑟芬妮离开,自己一定会为贝瑟芬妮解开咒术。迪梅尔问哈笛,她曾经杀害过他,他为什么还是那么相信她,哈笛说虽然他们的立场不同,但是想要保护贝瑟芬妮的心情是一样的,除了迪梅尔,他也不知道该找谁,看着窗外哈笛离开的背影,迪梅尔落泪了……

哈笛问波赛顿,梅德莎死了,为什么她的咒术还是没解开?波赛顿直觉到一定是贝瑟芬妮出事了,要帮哈笛打倒迪欧尼索斯,哈笛不想把波赛顿卷入,表示自己不会放过伤害贝瑟芬妮的人,要亲手解决他。哈笛前往奥林帕斯,路上遭到迪欧尼索斯的攻击,相争女神伊莉斯出现,帮助哈笛击退迪欧尼索斯,伊莉斯说要帮哈笛打倒迪欧尼索斯,遭到哈笛怀疑和拒绝。海拉担心奥林帕斯被迪欧尼索斯霸占,派伊莉斯帮助哈笛打倒迪欧尼索斯。

迪梅尔向波赛顿曝光自己的身份,要求和他一起保护贝瑟芬妮。迪欧尼索斯派分身去捉贝瑟芬妮,被波赛顿打倒。迪欧尼索斯来杀哈笛,哈笛为了不连累伊莉斯,只防守不进攻,伊莉斯向哈笛保证,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注意自己的安全,哈笛同意和伊莉斯联手,击退并打伤了迪欧尼索斯。哈笛想从伊莉斯口中套出她是为谁工作的,被伊莉斯识破,伊莉斯对哈笛说,在没打倒迪欧尼索斯之前,她是不会离开的。

波赛顿带迪梅尔和贝瑟芬妮到现世的哥哥家中暂住,波赛顿问迪梅尔贝瑟芬妮的真实身份,迪梅尔说不管贝瑟芬妮有多大力量,都不能把她交给奥林帕斯。

赫尔梅斯想从迪欧尼索斯口中套出解开贝瑟芬妮咒术的方法,迪欧尼索斯狂妄的告诉赫尔梅斯,弄瞎他的眼睛就能解开贝瑟芬妮的石化之术,为防止赫尔梅斯帮助哈笛,迪欧尼索斯麻倒赫尔梅斯。哈笛和伊莉斯一同前往奥林帕斯,哈笛中了迪欧尼索斯的计,喝下忘川之水失去了现世的记忆,和伊莉斯走散,哈笛被迪欧尼索斯放出妖魔攻击,撞到岩石上吐出忘川之水,恢复了现世的记忆。

赫尔梅斯放出引导的流星,指引伊莉斯找到哈笛,俩人突破迪欧尼索斯的迷宫来到奥林帕斯,伊莉斯与哈笛气化后合二为一,伊莉斯用生命化为力量帮助哈笛打倒了迪欧尼索斯,哈笛察觉到伊莉斯的生命反应变弱。赫尔梅斯对哈笛说,打瞎迪欧尼索斯的眼睛就能解开贝瑟芬妮的咒术,哈笛乘迪欧尼索斯攻击赫尔梅斯时,挥剑打瞎了迪欧尼索斯的眼睛,在哈笛准备杀死迪欧尼索斯时,蕾亚出现阻止了哈笛,蕾亚用次元风将哈笛、伊莉斯和赫尔梅斯送离奥林帕斯,仨人被送到亚莉的住处,见到亚莉已经复原了,哈笛把亚莉紧紧地搂在怀中。

波赛顿向哈笛打听迪欧尼索斯的情况,哈笛要波赛顿小心蕾亚。赫尔梅斯观察天象,发现双鱼座的位置变了,怀疑波赛顿的身边有事发生。亚莉见田野和伊莉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醋意大发,和田野发生争吵。蕾亚用安芙朵琳蒂威胁波赛顿,要他在新月之前杀死哈笛,否则安芙朵琳蒂就会死。波赛顿自责连累了安芙朵琳蒂,对毫无野心的哈笛,又不忍下杀手。波赛顿约哈笛到水族馆,伊莉斯暗中跟随。波赛顿终于下决心杀哈笛,哈笛被刺伤手腕,伊莉斯赶到阻止了波赛顿,波赛顿说他会在新月之前杀了哈笛。赫尔梅斯和伊莉斯瞒着哈笛潜入奥林帕斯,看到迪欧尼索斯在蕾亚做的罩子里疗伤,及被蕾亚关在水晶球里的安芙朵琳蒂。波赛顿逼哈笛和他交手,哈笛不想和波赛顿交战,面对哈笛的关心,波赛顿不忍下杀手。蕾亚告诉安芙朵琳蒂,因为波赛顿还爱着她,所以才用她来做筹码,新月到了水晶球就会碎掉,如果波赛顿失败,她就会死,安芙朵琳蒂自责帮不了波赛顿。赫尔梅斯告诉哈笛,安芙朵琳蒂被蕾亚关在水晶球里当人质,波赛顿因此受制于蕾亚,才要杀他。

赫尔梅斯让爱丽丝特别调制了毒药,要用这种毒杀死波赛顿为宙斯报仇,赫尔梅斯请伊莉斯帮忙复活了黄金杖葛利昂。伊莉斯将毒倒入海中,赫尔梅斯假借哈笛的名义将波赛顿骗到码头。哈笛要蕾亚放了安芙朵琳蒂,蕾亚说要用贝瑟芬妮交换安芙朵琳蒂,蕾亚告诉哈笛,赫尔梅斯和伊莉斯已经去打倒波赛顿了,并用次元风送哈笛到码头,当波赛顿唤起波涛时,哈笛赶到,被毒海水浸到,中毒倒地,蕾亚赶到码头,要波赛顿马上杀死哈笛,波赛顿希望堂堂正正的和哈笛交战,给哈笛解了毒,哈笛无奈只得接受和波赛顿战斗。波赛顿不敌哈笛,跌落海底,困于水晶球中的安芙朵琳蒂见状,用强烈的思念波震碎了水晶球,游向海底救起波赛顿,在波赛顿的怀里,安芙朵琳蒂说她爱波赛顿,她的心永远是波赛顿的,安芙朵琳蒂在波赛顿的怀里香消玉碎。此时月亮消失,迪欧尼索斯苏醒,蕾亚为他装上了新的眼珠。波赛顿伤心地抱着安芙朵琳蒂离开,哈笛自责打倒了波赛顿,才让安芙朵琳蒂丧命,伊莉斯让哈笛别难过,做好准备和迪欧尼索斯战斗。

波赛顿将安芙朵琳蒂抱到海边,一群海豚伤心地簇拥着安芙朵琳蒂游向大海的深处,看着漂远的安芙朵琳蒂,波赛顿才知道自己是这么的爱着她,在他的心里是这么地重要,而现在自己再也不能拥抱她了……

蕾亚命令迪欧尼索斯不许伤害贝瑟芬妮和赫尔梅斯,迪欧尼索斯不服。赫尔梅斯怕连累哈笛和伊莉斯,执意离开,哈笛让伊莉斯把赫尔梅斯带到天文台。赫尔梅斯用葛利昂迷倒伊莉斯,独自离开,便遇上迪欧尼索斯,迪欧尼索斯欲挖赫尔梅斯双眼报仇,哈笛及时赶到救下赫尔梅斯。蕾亚知道迪欧尼索斯找赫尔梅斯报仇,用法术控制他的双眼,迪欧尼索斯疼痛难耐,只得回奥林帕斯。蕾亚明确的告诉迪欧尼索斯,他只是宙斯的影子,她只是利用他来对付哈笛而已。

波赛顿刺宙斯的那一刀,让宙斯奄奄一息,而迪欧尼索斯能给宙斯注入新的生命力,蕾亚将宙斯安置在狄克奇洞穴,计划着让宙斯重生。

迪欧尼索斯来抓亚莉,被哈笛察觉,迪欧尼索斯将哈笛和亚莉带到他的黑暗神殿纽沙。哈笛为了保护亚莉,只能防御不敢反击,哈笛的结界被迪欧尼索斯击溃,哈笛受伤倒地。赫尔梅斯发现哈笛的气息消失,用星星找遍了三界都找不到哈笛,赫尔梅斯怀疑贝瑟芬妮出事,和伊莉斯一起去圣和学园察看,在社办感觉到诡异的气体,赫尔梅斯想到是迪欧尼索斯带走哈笛和亚莉,赫尔梅斯和伊莉斯合力打开纽沙的通路,通路分成两条,伊莉斯在右边的路口看到了亚莉的身影,伊莉斯带着赫尔梅斯跟着亚莉进入纽沙,哈笛要赫尔梅斯和伊莉斯带亚莉离开纽沙,亚莉不愿意一个人逃生,执意留下,赫尔梅斯向哈笛保证会尽力保护亚莉。伊莉斯感叹在打开通路时,只有自己看到亚莉,表示她和亚莉对哈笛有着相同的感情,可是哈笛不会感受到自己的心意,打倒迪欧尼索斯后,自己就要离开哈笛了。哈笛和伊莉斯合一迎战迪欧尼索斯。蕾亚用空间投影法找到了迪欧尼索斯,迪欧尼索斯为摆脱蕾亚的控制,挖出自己的眼珠,回击了蕾亚的空间投影法,伊莉斯看出哈笛想和迪欧尼索斯同归于尽,伊莉斯让赫尔梅斯转告海拉,请她不要伤心,赫尔梅斯来不及阻止,伊莉斯便进入迪欧尼索斯体,她向哈笛表白后,在迪欧尼索斯的体内爆炸。在狄克奇守着宙斯的海拉,突然感到了一股冲击波,让海拉感到不安。

迪欧尼索斯死了,黑暗神殿随他一起消失。此时的赫尔梅斯才知道伊莉斯对自己是这么的重要,哈笛自责害死了伊莉斯,不能回报她的心意,却又让她卷入危险的战场。伊莉斯为哈笛做的一切,及她最后用生命发出的呐喊“哈笛,我喜欢你!”,深深地震撼了亚莉。迪欧尼索斯的灵魂朝狄克奇飞去,进入宙斯的身体,宙斯重生了,取回影子的宙斯样子也变了。

赫尔梅斯向哈笛道别,去找海拉转达伊莉斯的遗言。赫尔梅斯来到狄克奇,见到蕾亚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陌生男人散发出的气息,赫尔梅斯认出他就是宙斯。赫尔梅斯见到海拉,转达了伊莉斯的遗言,海拉伤心难过,责怪赫尔梅斯在伊莉斯身边,却没有保护她,怪自己让伊莉斯做这么危险的事,海拉这才明白当时感应到的冲击波是伊莉斯发出的。

蕾亚带着重生后的宙斯、海拉和赫尔梅斯回到奥林帕斯,回到奥林帕斯的赫尔梅斯想起神代时,跟随宙斯的事……

神代,雅典娜镇压克洛诺斯的余党陷入苦战,阿尔提米丝向宙斯求援,宙斯带着阿波罗和赫尔梅斯前往战场。阿波罗带着赫尔梅斯到敌营偷窃,赫尔梅斯见到了大舅舅普洛梅地斯。克洛诺斯的余党波鲁皮利昴夜袭奥林帕斯军失败。第二天,宙斯率领奥林帕斯军进攻,阿拉斯立功心切,擅自破坏进攻阵形,被普洛梅地斯打伤,宙斯和普洛梅地斯展开神力战,波鲁皮利昴乘机偷袭宙斯,反被宙斯杀死,垂死之前引发了山洪,宙斯一人挡住了山洪,普洛梅地斯认输,被抓关入大牢。赫尔梅斯前往探视,被阿拉斯发现,阿拉斯诬陷赫尔梅斯是间谍,并抽打普洛梅地斯,阿尔提米丝赶来阻止。阿拉斯要赫尔梅斯砍下普洛梅地斯的头,以表他的清白,宙斯看在普洛梅地斯在泰坦之战中立下汗马功劳放了他。赫尔梅斯对普洛梅地斯说,他要跟着宙斯,普洛梅地斯让赫尔梅斯走自己相信的路,忠于自己。

回到现代,普洛梅地斯突袭奥林帕斯,被宙斯打伤,宙斯不忍赫尔梅斯伤心,再次放了普洛梅地斯,阿尔提米丝出现,救走了普洛梅地斯,并偷走了关于贝瑟芬妮的资料。宙斯说阿尔提米丝已经追随普洛梅地斯,问赫尔梅斯是否还要待在自己的身边,赫尔梅斯说虽然宙斯吸收了黑暗之神的力量,样子变了,但是那颗伟大的王者之心却一点都没变,他所相信的真理依然不变。

宙斯来找阿波罗,说阿尔提米丝背叛了他,他会把阿尔提米丝当做敌人除掉。阿波罗来找哈笛,告诉他宙斯没死,而且把影子拿回来了,样子也变了,这时哈笛才明白这一切都是蕾亚的计谋,让宙斯全完的重生。普洛梅地斯担心宙斯对阿尔提米丝不利,让她回到宙斯身边,阿尔提米丝说前世她无法追随普洛梅地斯,今世她跟定了他。

普洛梅地斯为了阻止宙斯破坏人类的世界,重建神的王国,决心除掉贝瑟芬妮。阿尔提米丝对亚莉的俩个同学做了暗示,约亚莉周末去岩鞍滑雪场滑雪。宙斯让赫尔梅斯收集普洛梅地斯的资料送给阿波罗,阿波罗让赫尔梅斯转告宙斯,他一定会带阿尔提米丝回来的,请宙斯不要插手。阿尔提米丝在滑雪场故意撞倒亚莉,以亚莉受伤为由,将她带到普洛梅地斯的诊所治疗,普洛梅地斯给亚莉喝了下了药的茶,亚莉失去意识……贝瑟芬妮的气息突然消失,让哈笛惊慌,阿波罗担心这件事和阿尔提米丝有关,跟随哈笛一起赶往岩鞍滑雪场。哈笛想到亚莉的气息消失之前,有点冲击波,怀疑亚莉可能受伤了,哈笛和阿波罗赶往普洛梅地斯的诊所,普洛梅地斯告诉哈笛,贝瑟芬妮已经死了,哈笛不信,普洛梅地斯带哈笛去见亚莉,阿尔提米丝同往。哈笛见到了已经浑身冰冷的贝瑟芬妮,普洛梅地斯问哈笛,贝瑟芬妮和全人类,哪个更重要?哈笛说贝瑟芬妮对他才是最重要的,超过任何人的性命,超过全世界,没有人能取代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哈笛绝望地封闭了心灵,并引发了龙卷风。迪梅尔发现贝瑟芬妮的气息消失了,赶到岩鞍滑雪场。

阿尔提米丝被哈笛的话感动,认为就算为了人类,也不能拆散他们。阿波罗和阿尔提米丝回冰窟阻止哈笛。普洛梅地斯预见了未来的影像,哈笛守护着贝瑟芬妮,和宙斯对决,普洛梅地斯明白只有哈笛才具有对抗宙斯的力量,也只有他能保护贝瑟芬妮。阿尔提米丝对哈笛说,贝瑟芬妮只是陷于假死的状态,只要把吃下的药取出来,就能醒过来,阿波罗和阿尔提米丝同时升起了太阳和月亮,制造一个天顶的金银之轮,阿尔提米丝说金银之轮的光环可以溶解贝瑟芬妮体内的药剂,但是必须有人代替,否则不会溶解,自己要代替贝瑟芬妮溶解药剂,普洛梅地斯赶到推开了阿尔提米丝,代替贝瑟芬妮溶解了药剂,普洛梅地斯弥留时对阿尔提米丝说,他的确不懂哈笛那么深刻的爱,但是在前世,和阿尔提米丝见面时,就被她这双清澄的眸子吸引了。普洛梅地斯将人类的未来交给哈笛和贝瑟芬妮了。

阿波罗要阿尔提米丝回到他身边,阿尔提米丝说要去寻找让普洛梅地斯复活的方法,阿尔提米丝要哈笛牢记普洛梅地斯说的事,不然她不会原谅他们的,阿尔提米丝抱着普洛梅地斯离开了。

迪梅尔找到亚莉,让她跟自己回家,亚莉则跟着田野走了,迪梅尔感叹贝瑟芬妮终于离开自己,回到哈笛身边了。亚莉问田野为什么叫她“贝瑟芬妮”,田野要亚莉恢复前世遥远的记忆,他会在她身边,等她找回遥远的记忆。

宙斯对阿波罗说,普洛梅地斯带走了阿尔提米斯的心,只要重建神的王国,恢复它昔日的荣耀,他就能赢回阿尔提米斯迷失的心。

亚莉用好友娜娜的魔咒梦前世,梦到了爱琴海。迪梅尔去找哈笛,让他不要帮亚莉恢复前世的记忆,贝瑟芬妮的觉醒会把人类社会推入黑暗的深渊,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背负如此可怕的责任。亚莉跟田野说,要利用春假去希腊看看,田野陪同亚莉一起去。迪梅尔坚决反对亚莉去希腊,并动手打了亚莉。阿波罗得知哈笛要带亚莉回希腊恢复记忆,通知了宙斯,并暗中跟随哈笛和亚莉去了希腊。

希腊,斯尼昂岬波赛顿神殿,波赛顿感应到哈笛和贝瑟芬妮来到了希腊。宙斯派赫尔梅斯赶去希腊支援阿波罗。迪梅尔也跟随亚莉来到希腊。

田野带亚莉参观艾雷西斯,田野说这里是传说中大地女神迪梅尔居住的地方,而且冥府的入口也在这附近,亚莉感到艾雷西斯的景色有点悲伤。

阿波罗同意和赫尔梅斯一起行动。阿波罗和赫尔梅斯乘哈笛出门,掳走了亚莉,坐船驶往奥林帕斯,在经过斯尼昂岬时,亚莉落入海中,波赛顿从海里跃起救了亚莉。波赛顿将亚莉交还给哈笛。

海拉派阿拉斯去希腊调查阿波罗和赫尔梅斯。阿波罗眼睁睁地看着波赛顿抢走亚莉,气愤不已。

哈笛、波赛顿和亚莉一起到拉司兹,亚莉见到了在梦里出现的地方,但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哈笛和波赛顿明白,亚莉的记忆被封印住了,而在她身边,能这么做的只有迪梅尔。波赛顿乘哈笛不注意把他打昏,并告诉亚莉关于泰坦神族的事,亚莉感到吃惊。迪梅尔在希腊遇见了阿波罗和赫尔梅斯,阿波罗将和迪梅尔相遇的事告诉了赫尔梅斯。亚莉瞒着哈笛跟迪梅尔见面,亚莉要求迪梅尔解开自己记忆的封印,阿波罗和赫尔梅斯跟踪而至,赫尔梅斯要迪梅尔到奥林帕斯来,宙斯会达成她的心愿。

阿拉斯突袭阿波罗,阿波罗和阿拉斯交手时引起大爆炸。哈笛感觉到亚莉遇到危险,带着波赛顿赶到,亚莉告诉哈笛,她和伊莉见面,康成和城辉出现,接着军神阿拉斯也来,和城辉打了起来,伊莉阿姨为了保护她受伤。波赛顿发现宙斯在帝沙利重建奥林帕斯,怀疑迪梅尔被赫尔梅斯带到了奥林帕斯。

阿波罗把迪梅尔带到奥林帕斯治伤,赫尔梅斯把宙斯接回奥林帕斯。宙斯要迪梅尔说出贝瑟芬妮的封印,他得不到觉醒的贝瑟芬妮,就只好把她杀了。宙斯用空间投影法找到哈笛,要他一个人来奥林帕斯交换迪梅尔。哈笛为了救出迪梅尔,按宙斯的要求,一个人前往奥林帕斯。波赛顿将亚莉带到海底神殿安置,即赶往奥林帕斯支援哈笛。宙斯要迪梅尔给哈笛喝下忘川之水,不然哈笛和贝瑟芬妮都得死。迪梅尔亲口喂哈笛喝下了忘川之水,并拜托赫尔梅斯将哈笛平安地送出奥林帕斯后,自己也喝下忘川之水进入假死状态。喝下忘川之水的哈笛忘记了前世,赫尔梅斯告诉波赛顿,哈笛喝下了忘川之水,失去了前世的记忆,这样贝瑟芬妮的封印就解除了。同时,亚莉想起了自己曾去过冥府。宙斯对赫尔梅斯说,哈笛曾救过他一命,现在他已经把欠哈笛的人情还了,今后不论哈笛发生什么事,他都不能再心软。

波赛顿试图取出哈笛体内的忘川之水失败。亚莉告诉波赛顿,她记得在冥府里的黑杨树森林,有一种可以让记忆恢复的光,波赛顿说现在的冥府很危险,他是不能踏进冥府的,亚莉一个人去很危险,亚莉流着泪说,她从没为田野做过一件事,不希望田野继续折磨,只要能为他做些什么,就算冒再大的危险都愿意。田野和亚莉一起去冥府,亲自接受那种光。波赛顿送田野和亚莉到冥府之门的所在地。赫尔梅斯得知亚莉带着田野去冥府,要帮田野的恢复记忆,这种光不仅可以唤回失去的记忆,还能唤醒迪梅尔,宙斯派赫尔梅斯进入冥府夺去那种光。亚莉想不起该如何打开冥府之门,决定离开时,冥府之门打开了,一个戴着头巾的女人出现,自称从前世就为冥王工作,地上发生的事她都知道,让田野和亚莉放心地跟她走。现在的冥府尸横遍野,到处是怪物,戴头巾的女人带着田野和亚莉渡过忘川时,遭到怪物的袭击,田野虽然失去记忆,但还是用神力击退了怪物。赫尔梅斯尾随,先行到达黑杨树森林,用葛利昂吸收了光后,毒死黑杨树。田野和亚莉到黑杨树森林,见到一片已经枯死的森林,亚莉跌坐在地哭泣,发现自己双手摸到的树叶都复活了,黑杨树所发出的光消除了田野体内的忘川之水,同时也解开了亚莉记忆的封印。

阿波罗问波赛顿,宙斯要如何重建神的王国,波赛顿说宙斯想得到贝瑟芬妮的力量,破坏人类的世界,在废虚上重建新的神的王国,阿波罗这才想起普洛梅地斯也说过同样的事。波赛顿问阿波罗迪梅尔的情况,阿波罗说迪梅尔只是还活着而已。阿波罗回奥林帕斯找宙斯,让他不要毁灭人类的世界,不然他会为此讨厌他的。

戴头巾的女人带着哈笛和亚莉回到冥府之门,在冥府之门即将关闭时,哈笛扯下了女人的头巾,这个女人就是从泰坦之战起就跟随哈笛,帮哈笛治理冥府,为救哈笛将生命化成暴风雪,深深爱着哈笛的冰之女神典伊。典伊微笑着流着泪祝福哈笛。哈笛呼唤着典伊,直到冥府之门缓缓关上。

回到地面,亚莉偎依在田野的怀里说,请他不要再忘记前世的事,她想了解的前世,只有他知道而已,哈笛怀疑亚莉又想起了什么。哈笛想直接去奥林帕斯救出迪梅尔,波赛顿说阿波罗告诉他,迪梅尔的情况不对劲,让哈笛先了解奥林帕斯的情况后再去。哈笛离开时,回头看着冥府之门的位置,心里默念着“典伊,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

阿波罗将迪梅尔带到前世自己出生的小岛。宙斯来到小岛,强制带阿波罗回奥林帕斯,并打伤了阿波罗,阿波罗抱着迪梅尔逃到波赛顿的别墅。哈笛和波赛顿感应到宙斯追着阿波罗而来,急忙让亚莉将迪梅尔和受伤的阿波罗带去房间。

哈笛和波赛顿联手对付宙斯,反被宙斯打伤。宙斯对亚莉说,只要得到她,他就不再找哈笛的麻烦。重伤的哈笛挣扎着起身打伤了宙斯,阿波罗想和宙斯同归于尽,引发了大爆炸……

波赛顿从爆炸中救出哈笛和阿波罗,带到海底神殿疗伤。宙斯将迪梅尔和亚莉带到奥林帕斯,宙斯对赫尔梅斯说,阿波罗背叛了他,成为他的敌人,赫尔梅斯苦苦哀求宙斯,阿波罗只是一时迷失,不要把他当做敌人。蕾亚和海拉也来到了希腊。

宙斯告诉亚莉,阿波罗引发了大爆炸,是他救了她们母女。亚莉担心田野,赫尔梅斯说哈笛和阿波罗都被波赛顿救走了。赫尔梅斯用黑杨树的光唤醒了迪梅尔,宙斯挟持亚莉要迪梅尔说出封印的事。亚莉说在冥府黑杨树再生时,就想起了前世的事,只有田野的事没有想起来。迪梅尔说出最后一道封印必须让哈笛亲手杀了蕾亚。宙斯要蕾亚成为重建神王国的基石,蕾亚大怒,攻击了宙斯的左肩,宙斯无恙,宙斯说他的影子取回来后,蕾亚忘了再加上忠诚记号了,从那时起他就已经重生了,不再是蕾亚操纵下的玩偶了。蕾亚不甘心被宙斯当做一颗棋子利用,欲逃离奥林帕斯,却被宙斯关进了水晶球。

哈笛得知道亚莉和迪梅尔被宙斯抓到奥林帕斯,不顾重伤的身体,执意要去奥林帕斯,被波赛顿一拳打倒在地。亚莉对伊莉说,伊莉阿姨所做的都是为了要保护她,只是为了她,一直让田野受苦,只要一离开他,自己就会非常不安,希望永远留在田野的身边,永远不要把他们分开。

波赛顿找到了阿尔提米丝,要她和阿波罗一起打倒宙斯。阿尔提米丝对阿波罗说,普洛梅地斯希望能守护人类世界,她只是继承他的遗志,并不是要背叛任何人,她永远爱普洛梅地斯。阿波罗想帮亚莉和迪梅尔,决定和宙斯战斗。

蕾亚凭着对宙斯的愤怒,用自己的力量使自己快速成长,强烈的抵抗力震破了水晶球,离开了奥林帕斯。

宙斯对亚莉说,等到她的记忆全部恢复了,会娶她当现世的正妻。海拉担心宙斯为了得到亚莉的力量,会抛弃自己,欲杀死亚莉。

蕾亚为报复宙斯到海底神殿杀哈笛,波赛顿护着哈笛,俩人一起被蕾亚带走。波赛顿要哈笛不要再犹豫,在蕾亚杀他们之前,先打倒她。波赛顿要为安芙朵琳蒂报仇杀蕾亚,被哈笛阻止,哈笛说蕾亚是他们的母亲,他不想杀了她,波赛顿说,就算杀了蕾亚,安芙朵琳蒂也不会回来了,如果能明白他的心情,就不要再阻止他了。

迪梅尔察觉到海拉对贝瑟芬妮抱有很强的杀气,假装成贝瑟芬妮躺在床上,海拉来杀贝瑟芬妮,发现躺在床上的人是迪梅尔,迪梅尔说贝瑟芬妮是她唯一的宝贝,要杀贝瑟芬妮,就先杀了她,赫尔梅斯赶来劝阻,宙斯让他不用理会,宙斯和赫尔梅斯看着迪梅尔和海拉交手。迪梅尔要和海拉同归于尽,被宙斯阻止。海拉见到贝瑟芬妮站在宙斯的身边,冲上前要杀贝瑟芬妮,迪梅尔为保护贝瑟芬妮,被海拉杀死,亚莉抱着垂死的迪梅尔痛哭,迪梅尔说她会变成风和光继续守护着她最重要的宝贝,迪梅尔带着对贝瑟芬妮无私的爱和不舍,回归了大地。

同时,哈笛和波赛顿同蕾亚交手,蕾亚要波赛顿杀了哈笛,并让他登上全能之神的宝座。波赛顿说世界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也不认为蕾亚是他的母亲,但是他和哈笛是兄弟,他不能让哈笛死。蕾亚打伤波赛顿,用流星弹攻击哈笛,满天飞舞的花瓣拦下了流星弹,迪梅尔的灵魂出现,用最后的力量救了哈笛,迪梅尔说贝瑟芬妮知道他们转世的意义,只有哈笛能拯救他们这一族,迪梅尔要哈笛不要害怕悲伤,和贝瑟芬妮一起战斗。蕾亚对迪梅尔的死不屑一顾,哈笛终于受不了蕾亚的咄咄逼人,不再把蕾亚当做母亲,和她战斗。哈笛躲开了蕾亚的攻击救回波赛顿,用雷鸣剑抵住了蕾亚的喉咙,蕾亚乘哈笛犹豫时突袭,拿起雷鸣剑要给哈笛最后一击时,哈笛呼叫雷电,雷电通过雷鸣剑流向蕾亚全身,被雷电贯穿全身的蕾亚极度痛苦,哈笛举起雷鸣剑刺穿蕾亚的身体,结束了她的痛苦。

哈笛流着泪对波赛顿说,迪梅尔死了,她的灵魂用最后的力量救了他。波赛顿被哈笛和贝瑟芬妮的爱情感动,他已经不想得到全世界了。

宙斯向蕾亚道别,蕾亚流着泪对宙斯说,自己是真的打从心里爱他,宙斯说,她爱的是那个将全世界捧到她眼前的男人,不是他,虽然蕾亚爱的不是他,但他却是爱蕾亚的,他不会让蕾亚白白牺牲的,宙斯为蕾亚的死流下了眼泪。

阿波罗和阿尔提米斯去奥林帕斯侦查,哈笛赶去支援。

亚莉在昏睡中想起前世第一次和哈笛见面,向哈笛表白,为救哈笛而死的画面,及和哈笛的转世之约……亚莉说是为了与他相见才转世,他遵守他们的约定!哈笛是她用尽生命去爱的人!贝瑟芬妮觉醒了。

阿波罗和阿尔提米丝闯进奥林帕斯,赫尔梅斯告诉阿波罗,迪梅尔已经死了,要他回奥林帕斯,他是宙斯唯一的继承人,阿波罗拒绝回到奥林帕斯,怪自己把迪梅尔带到奥林帕斯,让她遭遇不幸。赫尔梅斯用宙斯的天空剑与阿波罗开战,阿波罗唤出光之剑,打晕了赫尔梅斯。阿尔提米丝找到贝瑟芬妮,贝瑟芬妮要阿尔提米丝转告哈笛,她现在不能离开奥林帕斯,直到所有的一切都结束后,才能回到哈笛身边。哈笛赶到奥林帕斯,阿尔提米丝带着贝瑟芬妮遇见了哈笛,贝瑟芬妮对哈笛说他是自己最爱的人,连命都可以给他,说完贝瑟芬妮从哈笛身边逃开。

宙斯带着雅典娜回到奥林帕斯。哈笛问宙斯对贝瑟芬妮做了什么,让贝瑟芬妮觉醒,宙斯说,哈笛杀了蕾亚,那就是贝瑟共芬妮记忆最后一道封印。宙斯和雅典娜联手将奥林帕斯升到了天空上。哈笛呼唤着站在神殿外的贝瑟芬妮,问她恢复记忆了,为什么不回到他身边?贝瑟芬妮望着哈笛流泪……

阿尔提米丝告诉波赛顿,宙斯和雅典娜把奥林帕斯升入天空,哈笛杀死自己的母亲换取贝瑟芬妮的记忆,偏偏觉醒后的贝瑟芬妮又不肯回他身边。波赛顿要哈笛忘了蕾亚的事,想办法进入奥林帕斯。

贝瑟芬妮对宙斯说,她要完成大家转世的意义。宙斯娶贝瑟芬妮当现世的正妻,在举行婚礼时,贝瑟芬妮暗杀宙斯失败,险被宙斯施暴,贝瑟芬妮继承了宙斯的力量,用相同的法术反击了宙斯,宙斯无法越过贝瑟芬妮的风。宙斯说贝瑟芬妮要杀他,是为了哈笛,她担心哈笛跟迪梅尔一样,只要宙斯活着一天,哈笛就会为了贝瑟芬妮而战,贝瑟芬妮要消除哈笛的危险,能杀死宙斯的人,只有一个人,就是哈笛得到贝瑟芬妮的力量时。贝瑟芬妮说她没法给哈笛力量,她爱哈笛,而哈笛真正爱的人是她的母亲迪梅尔,哈笛只是希望从她的身上,找到迪梅尔的影子。

哈笛再次唤出凯芬,希望凯芬能帮他穿过奥林帕斯的结界,凯芬却不想加入奥林帕斯的争斗。哈笛对波赛顿说,他可以直接进入结界,把结界弄破,就算死了,力量还能寄托在别人身上,他要用最后的力量杀了宙斯。波赛顿循着凯芬火焰的气息找到凯芬,波赛顿恳求凯芬帮忙,他不想看着哈笛死。哈笛带着阿波罗和阿尔提米斯欲强闯奥林帕斯结界,波赛顿带着凯芬及时赶到阻止了哈笛。凯芬说光靠她的火焰是无法穿过结界的,但是如果有人从奥林帕斯呼叫她的火焰,她就能用火焰送他们进入宙斯的结界。波赛顿要哈笛发誓,把他们当成伙伴一起战斗,直到最后。

宙斯派雅典娜和阿拉斯去抓哈笛,波赛顿急忙将凯芬和她的女儿莉莉带到海底神殿。哈笛为了能进入奥林帕斯,假装不敌雅典娜,被雅典娜的长枪刺穿左肩,带往奥林帕斯关入大牢。贝瑟芬妮用法术移走哈笛。

阿波罗和阿尔提米丝告诉波赛顿,哈笛为了将凯芬的火焰引上奥林帕斯,故意被捕。波赛顿对凯芬说,哈笛已经进入奥林帕斯了,如果感觉到火的力量,就马上送他们进入奥林帕斯。

阿波罗对阿尔提米丝说,等战争结束,他会和阿尔提米丝一起寻找让普洛斯地斯复活的方法。波赛顿在海底看到了安芙朵琳蒂漂流在海上的灵魂,波赛顿说他也想像哈笛一样,全心全意的让安芙朵琳蒂幸福,安芙朵琳蒂要波赛顿不要有任何的遗憾,她一直是爱着他的。

赫尔梅斯怀疑雅典娜无论有多强,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把哈笛捉来。哈笛被波赛顿的部下所救,藏身于地下建筑,被雅典娜发现,哈笛对雅典娜说,他是为了要救贝瑟芬妮,才故意被她捉来,雅典娜被哈笛打伤。哈笛引燃火焰呼唤凯芬,凯芬感受到哈笛的呼唤,立刻用火焰送波赛顿、阿波罗和阿尔提米斯进入奥林帕斯。

波赛顿怪哈笛忘了誓言,单独行动,打了哈笛一巴掌,庆幸哈笛平安无事。波赛顿命令部下救出贝瑟芬妮。哈笛肩伤过重昏倒,阿尔提米丝留下看护,却见迪梅尔的灵魂现身帮哈笛疗伤。

海拉要阿拉斯去帮宙斯,阿拉斯向海拉表白,说如果他死了,请她不必流下母亲的眼泪,阿拉斯吻海拉时,被海拉拒绝。

波赛顿和阿波罗迎战宙斯,波赛顿变成水紧紧地缠住宙斯,阿波罗挥剑攻向宙斯,阿拉斯赶到,挡住了阿波罗的剑,阿拉斯阵亡。宙斯抱着阿拉斯来找海拉,宙斯说阿拉斯不想让海拉伤心,为保护他而死,并向海拉告别过了。海拉悲痛地呼唤阿拉斯,阿拉斯灵魂现身,海拉吻了阿拉斯。

在天空界,宙斯向哈笛和波赛顿开战。雅典娜剪掉了长发,找阿波罗和阿尔提米丝为阿拉斯报仇。

普洛梅地斯的灵魂出现,为众人带来了总母神凯雅的愿望。凯雅说神代应该由哈笛来统治,可是蕾亚偏爱宙斯,扭曲了神代的历史,凯雅要哈笛和贝瑟芬妮为神代画下美丽的句点。众人终于明白了自己转世的意义。普洛梅地斯对阿尔提米丝说他可能不能再复活了,让阿尔提米丝去寻找其他的幸福,阿尔提米丝伤心的说,她是为他而活,阿波罗对普洛梅地斯说,为了阿尔提米丝,他一定要复活。

宙斯对哈笛说,他不能辜负蕾亚的好意,更不能忘记那些相信他追随他,甚至为他葬送生命的灵魂。波赛顿对哈笛说,每个人都为自己所信仰的真理而奋斗,他比任何人都强。哈笛联合波赛顿向宙斯发起攻击,宙斯只顾着对付哈笛,忽视了波赛顿,波赛顿偷袭宙斯成功,宙斯受伤,将哈笛和波赛顿困在天空界,要用大气压力杀死俩人。哈笛和波赛顿承受不了大气的压力受伤吐血,波赛顿为了救哈笛,用雷鸣剑划开了手腕,世上最强的水就是他的血,以他的血为中心,能引起足以破坏宙斯结界的水龙卷,失去迪梅尔的哈笛不愿再失去波赛顿,握紧着波赛顿的手碗为他止血,波赛顿留下遗言,要哈笛打倒宙斯,和贝瑟芬妮一起过着幸福的日子,跟着水龙卷消失在天空中。

失去波赛顿的哈笛极度悲伤,对着天空呼唤波赛顿。奥林帕斯即将成为战场,宙斯让赫尔梅斯将海拉和士兵、待女带到地上。

雅典娜自杀身亡,她的灵魂附身于贝瑟芬妮。雅典娜以贝瑟芬妮的面目接近哈笛,却承受不了贝瑟芬妮心里的痛苦而被排出。哈笛对贝瑟芬妮说,听阿尔提斯说迪梅尔现身帮他疗伤时,他就认为是贝瑟芬妮做的,贝瑟芬妮说只有迪梅尔能帮他,她才化身成迪梅尔帮哈笛疗伤,可她却害死了迪梅尔,再次拆散了他们,哈笛将贝瑟芬妮抱进怀里,说他会想保护贝瑟芬妮,不是因为她是迪梅尔的女儿,是因为他爱贝瑟芬妮。

哈笛和宙斯展开了最后的决战。哈笛使用贝瑟芬妮给予的力量,却因体力不支被宙斯打倒,阿波罗和阿尔提米斯出现,鼓励哈笛不能输,要发挥出真正的全能之力,哈笛为了向死去的同伴负责,完成众神托负给他的责任,举起雷鸣剑刺进了宙斯的心脏……

奥林帕斯因宙斯的失败,即将从空中坠落,海拉赶到宙斯身边,对宙斯说,不管他要去哪里,她都要跟他走,就算宙斯不是全能之神,就算宙斯遭到被灭亡的命运,宙斯带着海拉,跟着奥林帕斯一起从空中坠落……赫尔梅斯要跟随宙斯而去,被哈笛阻止,贝瑟芬妮安慰赫尔梅尔说,他们还会再投胎转世,下次他们要以纯洁的心灵再次相会,留给下一代一个美丽的世界,而不是跟随他们一起去死。神代的历史终于落幕。

斯尼昂岬波赛顿神殿,哈笛和贝瑟芬妮来跟波赛顿道别,见到波赛顿和安芙朵琳蒂的灵魂,幸福的偎依在一起,哈笛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田野握着亚莉的手,相视而笑,一起走向幸福、美好的明天!

神话の星座宫

日: 1990/10/21

品番 : TECD-28040

格 : 2,800

1 翼を见せて

2 ドラマ编「アリズ~神话の星座宫」

3 无限地狱のタルタロス

4 冥府神殿

5 危机

6 い

7 约束

cast

蕾亚山田子

哈笛井上和彦

贝瑟芬妮川村万梨阿

迪梅尔玉川纱己子

海拉原良子

波赛东难波圭一

宙斯盐泽兼人

赫尔梅斯堀川亮

米诺斯子安武人


相关文章推荐:
冬木琉璃香 | 波赛顿 | 冥王 | 哈笛 | 贝瑟芬妮 | 冥王 | 哈笛 | 贝瑟芬妮 | 泰坦族 | 宙斯 | 冬木琉璃香 | 乌拉诺斯 | 克洛诺斯 | 大母神 | 哈笛 | 波赛顿 | 宙斯 | 冥王 | 芬妮 | 冥后 | 大地女神 | 梅萍 | 典伊 | 阿波罗 | 太阳神 | 宙斯 | 月亮女神 | 雅典娜 | 智慧女神 | 阿拉斯 | 伊莉斯 | 梅斯 | 玛雅 | 王信 | 哈笛 | 爱丽丝 | 大地女神 | 克洛诺斯 | 乌拉诺斯 | 乌拉诺斯 | 波赛顿 | 克洛诺斯 | 哈笛 | 宙斯 | 哈笛 | 克洛诺斯 | 波赛顿 | 典伊 | 宙斯 | 冥王 | 众神之王 | 典伊 | 哈笛 | 波赛顿 | 宙斯 | 大地女神 | 贝瑟芬妮 | 哈笛 | 典伊 | 哈笛 | 贝瑟芬妮 | 宙斯 | 典伊 | 地狱之门 | 哈笛 | 贝瑟芬妮 | 宙斯 | 哈笛 | 克洛诺斯 | 贝瑟芬妮 | 宙斯 | 哈笛 | 哈笛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哈笛 | 宙斯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哈笛 | 信州 | 宙斯 | 典伊 | 哈笛 | 贝瑟芬妮 | 典伊 | 溜冰场 | 宙斯 | 波赛顿 | 哈笛 | 贝瑟芬妮 | 典伊 | 波赛顿 | 宙斯 | 哈笛 | 太阳神阿波罗 | 阿波罗 | 哈笛 | 贝瑟芬妮 | 阿波罗 | 波赛顿 | 哈笛 | 贝瑟芬妮 | 神代 | 回到现代 | 爱丽丝 | 波赛顿 | 哈笛 | 阿波罗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哈笛 | 阿波罗 | 宙斯 | 罗波 | 波赛顿 | 大母神 | 阿波罗 | 哈笛 | 宙斯 | 波赛顿 | 哈笛 | 阿波罗 | 哈笛 | 波赛顿 | 迪欧 | 贝瑟芬妮 | 宙斯 | 哈笛 | 波赛顿 | 李琳 | 哈笛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哈笛 | 贝瑟芬妮 | 伊莉斯 | 迪欧 | 波赛顿 | 哈笛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迪欧 | 哈笛 | 伊莉斯 | 贝瑟芬妮 | 哈笛 | 波赛顿 | 双鱼座 | 伊莉斯 | 波赛顿 | 哈笛 | 于蕾 | 爱丽丝 | 宙斯 | 伊莉斯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哈笛 | 伊莉斯 | 迪欧 | 哈笛 | 伊莉斯 | 宙斯 | 哈笛 | 波赛顿 | 黑暗神殿 | 迪欧 | 贝瑟芬妮 | 伊莉斯 | 哈笛 | 迪欧 | 伊莉斯 | 宙斯 | 冲击波 | 哈笛 | 宙斯 | 伊莉斯 | 雅典娜 | 克洛诺斯 | 宙斯 | 阿波罗 | 宙斯 | 贝瑟芬妮 | 阿波罗 | 哈笛 | 宙斯 | 贝瑟芬妮 | 哈笛 | 阿波罗 | 贝瑟芬妮 | 哈笛 | 阿波罗 | 宙斯 | 贝瑟芬妮 | 哈笛 | 阿波罗 | 贝瑟芬妮 | 宙斯 | 爱琴海 | 哈笛 | 贝瑟芬妮 | 阿波罗 | 波赛顿 | 哈笛 | 宙斯 | 波赛顿 | 阿波罗 | 哈笛 | 阿波罗 | 宙斯 | 波赛顿 | 贝瑟芬妮 | 哈笛 | 宙斯 | 波赛顿 | 哈笛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冥府之门 | 宙斯 | 阿波罗 | 宙斯 | 波赛顿 | 贝瑟芬妮 | 哈笛 | 冥府之门 | 典伊 | 波赛顿 | 阿波罗 | 宙斯 | 哈笛 | 阿波罗 | 波赛顿 | 哈笛 | 宙斯 | 波赛顿 | 宙斯 | 阿波罗 | 水晶球 | 哈笛 | 波赛顿 | 贝瑟芬妮 | 宙斯 | 贝瑟芬妮 | 哈笛 | 波赛顿 | 全能之神 | 亚当 | 哈笛 | 波赛顿 | 贝瑟芬妮 | 宙斯 | 阿波罗 | 哈笛 | 贝瑟芬妮 | 宙斯 | 阿波罗 | 贝瑟芬妮 | 哈笛 | 宙斯 | 雅典娜 | 贝瑟芬妮 | 哈笛 | 波赛顿 | 贝瑟芬妮 | 哈笛 | 波赛顿 | 宙斯 | 阿波罗 | 哈笛 | 雅典娜 | 波赛顿 | 莉莉 | 贝瑟芬妮 | 阿波罗 | 波赛顿 | 雅典娜 | 哈笛 | 贝瑟芬妮 | 阿波罗 | 宙斯 | 波赛顿 | 空界 | 哈笛 | 雅典娜 | 阿波罗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哈笛 | 宙斯 | 梅尔 | 哈笛 | 波赛顿 | 贝瑟芬妮 | 哈笛 | 贝瑟芬妮 | 宙斯 | 阿波罗 | 宙斯 | 全能之神 | 哈笛 | 贝瑟芬妮 | 波赛顿 | 哈笛 | 井上和彦 | 贝瑟芬妮 | 川村万梨阿 | 玉川纱己子 | 原良子 | 难波圭一 | 宙斯 | 盐泽兼人 | 堀川亮 | 子安武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