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兴安县(广西桂林市辖县)

兴安县隶属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位于广西东北部,地处东经110°14′-110°56′,北纬25°17′-25°55′之间,东南接灌阳县,西南濒灵川县,西北临龙胜各族自治县,北与资源县为邻,东北与全州县接壤。 [1]

兴安县版图总面积2344平方千米,截至2014年末,下辖6个镇、4个乡,户籍常住总人口38.40万人。2014年,改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46.17亿元,比2013年增长6.2%。

兴安县是湘江、漓江二水的发源地,境内地形多样而复杂,西北和东南为山地,山峦重叠,沟谷溪流纵横,西北部为越城岭山系,逐渐向西南倾斜;地处北回归线附近,属中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区,雨量充沛,日照时间长,积温多,霜期短。

兴安被誉为“兴盛之都、安定之邑” [2] ,是中国银杏、毛竹、商品粮、生猪和柑桔生产基地县 [3] ,曾获“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 [4] 、“全国科普示范县” [5] 、“美丽中国示范县” [6] 等荣誉称号。

兴安远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春秋战国时期今县境属楚国疆土。

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实行郡县制,置零陵县,治今兴安县界首城子山。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令史禄修建灵渠;同年,在兴安溶江镇内筑秦城。

汉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南海郡的龙川令赵佗趁楚汉相争,无法顾及岭南,而夺下桂林郡与象郡,建立南越国。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赵佗在今兴安县城附近修建越城。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平定岭南。翌年,南越灭亡。汉武帝将南越国分为九郡,统归交趾刺使部;同年,在今桂林市设立始安县(含临桂、阳朔、永福、灵川和兴安西南部等地,属零陵郡,归荆州刺使部管辖。

三国时期,始安县升格为郡,但仍归荆州刺使部。西晋,始安划归广州郡管辖,而兴安境内的湘江流域一带仍属零陵郡。

南北朝梁武帝天监六年(507年),广州郡被分割,在桂林设置了桂州,始安郡划归桂州管辖。梁天启二年(公元559年),零陵县撤销,原来属零陵郡的今兴安湘江流域一带,被并入了始安县,兴安县的范围基本确定,并完全脱离零陵郡,其地北至界首镇与全州相邻,南至高尚、溶江与灵川为邻,西至越城岭深处,包括大、小溶江流域的金石、华江,与龙胜、灵川、资源为界,东至都庞岭深山,与全州、灌阳为邻。

隋朝统一中国后,始安县仍归始安郡管,兴安整个县境都归入今日之广西。隋亡,唐帝国撤郡建州,增加了州县,使行政区划范围缩小,以便管理。

唐武德四年(621年),唐高祖李渊派大将李靖击溃后梁皇帝肖铣,收降岭南五十余城,在始安县内划出了今日的兴安地区,设置了临源县(因兴安县是湘江、漓江的发源地)是兴安独立建县之始。隶属桂州,县城设在城台岭上(今兴安中学校址)。唐代宗大历三年(768年),桂州将领朱济时与广州番禺的冯崇道叛唐,朱攻下了周围10余座州县城池,而临源县内官民坚守,朱久攻不下。后朱济时被容管经略使王平定,唐代宗为表彰全县官民忠义,将县名改为“全义县”。唐乾符六年(879年)四月,黄巢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攻陷桂州,旋即挥师北上,在兴安溶江境内构筑“黄城”,驻马屯兵。唐光化三年(公元900年),湖南马殷趁农民起义之机,攻占桂州、贺州、柳州等多个州县,公元908年自称楚帝。此时后晋皇帝重贵虽已无法管理马殷占领的全义县。后晋开运三年(946年)仍然将全义县升为溥州,全义县更名为德昌县。直到后汉高祖刘知远乾佑元年(948年),马殷失败,德昌才归后汉管辖。

宋乾德元年(963年)宋太祖赵匡胤撤消溥州,恢复全义县,重归桂州管辖。太平兴国二年(976年),其弟宋太宗赵光义继位。因全义的“义”字犯了他的名讳,翌年(太平兴国二年,977年)全义县更名为“兴安县”,取意为"兴旺安定",仍归桂州辖治。兴安之名,一直沿用。

元属静江路。明、清时期属桂林府。

民国二年(1913年)7月隶属漓江道,民国三年(1914年)6月隶属桂林道,民国十六年(1927年)直属广西省政府,民国十九年(1930年)隶属桂林民团区,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3月隶属桂林行政监督区,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3月隶属桂林行政督察区,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3月直属广西省政府,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5月隶属第八区,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3月直属广西省政府,同年4月隶属第八区,直到临解放。解放后属桂林专区,1970年后属桂林地区。

1998年,桂林市和桂林地区合并,兴安县隶属桂林市管辖。 [8-9]

截至2014年末,兴安县下辖兴安镇、湘漓镇、界首镇、高尚镇、严关镇、溶江镇6个镇和漠川乡、白石乡、崔家乡、华江瑶族乡4个乡,县政府驻兴安镇三台路51号。 [10]

兴安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北部,东南接灌阳县,西南濒灵川县,西北临龙胜各族自治县,北与资源县为邻,东北与全州县接壤;全县版图总面积2344平方千米,介于东经110°14′-110°56′,北纬25°17′-25°55′之间。 [1]

兴安县地处江南古陆西段东南缘,湘桂褶皱带的北部。地质发展历经前泥盆纪地槽(约25~4亿年前),晚古生代地台(约4~2.3亿年前)和中新生代陆缘活动带(2~3亿年前至今)三个发展阶段。兴安区内经过了加里东、印支、燕山三次性质强烈的褶皱断裂运动。加里东运动以形成褶皱构造为主,断裂次之,伴随着花岗岩基侵入,构造运动后使地槽回返,地槽发展阶段到此结束。印支运动以褶皱和断裂活动为主,使地台盖层构造形成,海相沉积作用结束。燕山运动以断裂构造活动为主,褶皱活动次之,该次构造运动后使区内地质构造最后定型。三次构造运动形成的褶皱和断裂构造均沿着北东方向有规律的展布,不同期构造发育方向的相同性,反映了盖层构造继承了基底构造的方向和基底构造对盖层构造的控制作用,也反映了地质构造力学性质上的关系,即区内褶皱、断裂的形成主要是受北西、南东方向构造挤压力作用的结果,形成了猫儿山背斜、兴安复向斜、海洋山穹窿等褶皱构造和溶江、白石等区域性大断裂。 [11]

兴安县境内地形多样而复杂,西北和东南为山地,山峦重叠,沟谷溪流纵横。西北部为越城岭山系,逐渐向西南倾斜。东南部是都庞岭的海洋山系,并逐渐向东北倾斜。形成两大山系之间的狭长谷地,称“湘桂走廊”,其间有土岭、石山、河谷平原。走廊中部的临源岭是制高点,湘江和灵渠由县城东郊分水塘的东北和西南低处方向分流。整个地形恰似一只蝴蝶,东北角形似蝴蝶的头,西南角形似蝴蝶的尾,东南和西北恰似展开的翅膀。兴安县的山脉分属越城岭山系和都庞岭海洋山系。海拔在500米以上的山峰111个,其中1000米以上的山峰36个。 [12]

兴安县地处北回归线附近,属中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区,气温适宜,雨量充沛,日照时间长,积温多,霜期短。境内东南和西北地势高,东北和西南地势低,中部的湘桂走廊以县城附近的分水岭为中心,地势分别向东北随湘江下落和向西南随漓江降低,形成县内错综复杂的地区性气候特征,水热条件的地域性差异十分明显。

春季(3~5月)冷暖空气交绥频繁,常造成长期低温阴雨天气。季内西南风与东北风交替出现,对流性天气加强,局部地区多冰雹、暴雨。夏季(6~8月)的6月上旬至7月上旬雨量集中,暴雨增多,时有洪涝发生。同时温度、湿度增加,7月中旬至8月上旬为夏期,常受副热带高压控制,晴朗炎热,局部有雷阵雨。温度高,日照多,蒸发大,是一年中相对干热期。秋季(9~11月)的秋分前后,受北方冷空气南下影响,气温缓慢下降,晴朗,少雨,昼夜温差大,有利于喜温作物和晚秋作物的结实和成熟。冬季(12月~次年2月)常受蒙古冷高压影响,气温急剧下降。 [13]

兴安县境内有湘江和漓江两大主流,其他河流都是支流,分属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长江水系干流湘江,其主要支流有海洋河、西波江、漠川江。珠江水系干流漓江,其主要支流有黄柏江、川江河、灵河、小溶江。全县河流总长817.7公里,总流域面积2348平方公里,河网密度0.35公里每平方公里,多年平均总流量118.26立方米每秒。 [14]

兴安县多年平均水资源量35.96亿立方米,人均拥有水量8794立方米。其中,地表径流量31.75亿立方米;地下水储量4021立方米。 [15]

2014年,兴安县土地面积为3522069亩,其中耕地面积为393075亩,水田面积251940亩,旱地71335亩。人均有耕地面积0.89亩;其中,水田面积0.7亩;按全县农业人口计算,人均有耕地面积1.06亩,其中,水田面积0.83亩。 [15]

兴安县内森林植被主要属落叶阔叶林带与常绿阔叶林的过渡地带,海拔在1800米以上山区以青岗栎、高山杜鹃、野八角和华南铁杉及厚朴、紫檀木等阔叶矮林;海拔1000米至1800米为常绿槠栲、水青岗和椎栎木等;海拔1000米以下为杉木、马尾松、毛竹、油桐、油茶、白果、柑桔等。 [15]

兴安县内有动物112种。其中属国家一类保护动物有黄腹角雉。属国家二类保护动物的有毛冠鹿、红腹角雉、短尾猴、恒河猴、狗熊、麝、大鲵、水鹿、鬣羚、大灵猫、小灵猫、金猫、白鹇、金鸡、穿山甲等。此外还有娃娃鱼。 [15]

兴安县境内矿产资源主要有铁、煤、铅、锌、钨、锑、铀、锰、铜、黄金、重晶石、水晶石、花岗岩、石灰石等十几种,其中大理石有16个品种。 [15]

2011年末,兴安县辖区总人口37.68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7.86万人,另有流动人口3.5659万人。总人口中,男性19.53万人,占51.83%;女性18.15万人,占48.17%;总人口性别比为107.6;14岁以下5.23万人,占13.88%;1564岁28.83万人,占76.51%;65岁以上3.62万人,占9.61%。2012年末,兴安县户籍常住人口38.1797万人。2013年末,兴安县户籍常住人口38.12万人。2014年末,该县户籍常住总人口达38.40万人。 [16-19]

截至2011年末,兴安县境内主要民族为汉族,另有瑶族、壮族、回族等27个少数民族,过千人的少数民族有瑶族、壮族和苗族。 [18]

2017年末, 兴安县户籍总人口39.09万人;常住人口34.5万人,其中城镇人口12.77万人,乡村人口21.73万人,人口城镇化率37.01%。年度内人口出生率19.98‰,死亡率18.83‰,人口自然增长率1.15‰。 [20]

2017年,兴安县地区生产总值136.4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3%。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35. 8亿元,增长4.5%;第二产业增加值51.1亿元,增长1.5%;第三产业增加值49.57亿元,增长14.7%。三次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为26.2%、37.5%和36.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17.7%、10.8%和71.5%,人均地区生产总值39694元,增长5.5%。 [20]

全年组织财政收入12.7亿元,比上年增长2.8%。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65亿元,增长0.5%。在组织财政收入中,税收收入6.43亿元,下降3.9%。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6.65亿元,增长14.1%。 [20]

全年固定资产投资218.25亿元,比上年增长12.27%。其中,工业投资101.97亿元,下降4.7%;房地产开发投资2.16亿元,下降69.79%。

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第一产业投资26.11亿元,增长118.1%;第二产业投资110.04亿元,下降3.63%;第三产业投资82.1亿元,增长20.31%。本年新增固定资产197.5亿元。 [20]

2017年,兴安县农林牧渔业总产值56.8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4.6%。其中,农业产值39.56亿元,增长5.3%;林业产值3.1亿元,增长5.0%;牧业产值11.07亿元,下降2.4%;渔业产值1.33亿元,增长3.2%。

年末实有农业耕地2.66万公顷,农田有效灌溉面积1.95万公顷。年末拥有农业机械总动力51.2万千瓦,农用化肥使用量(按实物量计)6.4万吨,农用塑料薄膜使用量177吨。

全年农作物总播种面积6.55万公顷,下降0.8%。其中,粮食作物播种面积3.79万公顷;经济作物播种面积0.39万公顷;其他农作物播种面积2.36万公顷。全年粮食总产量20.47万吨,下降3.1%,其中夏粮5.54万吨,秋粮10.52万吨。水果总产量45.46万吨,增长9.84%;蔬菜产量36.67万吨,增长4%。

全年肉类总产量4.61万吨,增长1.5%;猪出栏48.48万头,增长1.6%;家禽出栏390.55万只,下降1.03%;水产品产量1.27万吨,增长4.02%。 [20]

2017年主要农产品产量及增长速度

单位:万吨

2017年,兴安县全部工业总产值125.42亿元,比上年增长7.2%,其中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11.77亿元,增长7.5%。全部工业增加值40.04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增长2.9%,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29.3%,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3.2%。在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中,从经济类型看,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增长15.5%,股份制企业增长7.8%,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增长12.1%。从轻重工业看,重工业增长13.3%,轻工业下降4.1%。从行业看,在20个工业行业大类中有7个行业增长,占行业面的35%。

2017年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及增长速度

全年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109.22亿元,比上年增长6.77%;规模以上工业销售产值111.04亿元,增长7.58%;产品销售率为99.35%,连续多年处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全年全社会建筑业增加值11.0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下降4.9%。资质以上建筑业企业实现总产值1.21亿元,下降13.5%。 [20]

2017年,兴安县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5.37亿元,比上年增长10.8%。其中,城镇消费品零售总额26.7亿元,增长13.8%;乡村消费品零售总额18.67亿元,增长6.8%。

限额以上批发业销售额2.02亿元,同比增长16.6%;限额以上零售业销售额0.42亿元,同比增长14.9%;限额以上住宿业营业额0.33亿元,同比增长21%;限额以上餐饮业营业额0.31亿元,同比增长6.3%。

全县累计接待游客699.09万人次,同比上年增长59.1%,实现旅游总收入77.74亿元,同比增长47.2%。其中,接待国内游客669.52万人次,同比增长62.4%;接待入境游客29.57万人次,同比增长9.16%。 [20]

2017年,房地产开发房屋施工面积55.59万平方米,与去年持平。其中,年内新开工面积5.51万平方米,下降40.6%。房屋竣工面积5.41万平方米;其中住宅5.12万平方米。商品房销售面积5.98万平方米,增长223.1%;其中住宅5.93万平方米,增长236.1%。商品房销售额1.95亿元,增长194.9%;其中住宅1.91亿元,增长216.4%。年末商品房待售面积4.68万平方米,增长10.6%。 [20]

2017年,全社会金融机构存款余额148.48亿元,同比增长11.1%,其中: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达到119.93亿元,同比增长8.5%。金融机构贷款余额137.57万元,增长14.4%。 [20]

2017年,兴安县拥有公共文化场馆和设施240个,包括县文化馆1个,图书馆1个,县博物馆1个,乡(镇)文化站10个,村级公共服务中心55个,农家书屋或图书室126个。全年共获上级审批科技项目6项,项目经费共313万元。全年开展各种科普活动78场(次)。完成专利申请量158件。 [19]

2014年,兴安县有3所普通高中,共有在校学生3791人。有初级中学13所(含民办初中2所),在校学生为7181人。有小学111所,其中县城完全小学4所,乡(镇)寄宿学校27所(含民办小学3所),村小学及教学点80所,在校小学生19508人(其中在校住宿就读6896人)。有公办幼儿园75所,民办幼儿园120所,在园幼儿14442人。 [19]

2017年,兴安县有普通中学13所,专任教师595人,在校生7294人。有中等职业教育学校2所,专任教师116人,在校生1509人。有普通小学116所,专任教师1218人,在校生24681人。 [20]

2014年,兴安县有卫生工作人员2027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1629人(注册医师550人、注册护士808人、药剂人员130人、检验人员76人、影像技师65人),其他398人。全县医疗卫生机构实际开放床位1777张。年内,医疗机构完成诊疗总数95.31万人次,其中门诊91.76万人次。病人入院3.55万人次,出院3.54万人次。全县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民31.94万人,参合率99.6%。 [17]

2017年, 兴安县有医疗卫生机构387家,其中妇幼保健院1个,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个;卫生机构床位数1845张;卫生技术人员1809人,其中执业医师和助理医师1021人。 [20]

2017年,兴安县参加城镇基本养老保险(企业)4.23万人;参加失业保险1.4万人;参加城镇基本医疗保险36.09万人,其中:职工2.85万人,居民33.24万人。

全年享受最低生活保障的人数15286人,其中,城镇居民1689人,农村居民13597人。全年社会福利单位床位60张。 [20]

2017年,兴安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879元,比上年增长7.2%。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926元,比上年增长9.2%。 [20]

2017年,兴安县全年全社会用电量8.56亿千瓦时,比上年下降1.8%。其中,居民生活用电1.5亿千瓦时,工业用电6.23亿千瓦时。 [20]

全县全年平均降雨量1842.1毫米。全年平均气温为19.1℃。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上年下降8.3%。

兴安县境内有国道322线一级公路和湘桂铁路、衡柳铁路以及衡昆高速公路纵贯,距桂林两江国际机场75公里,仅一小时车程。衡昆高速公路在兴安有4个出入口,湘桂铁路、衡柳铁路分别在兴安境内设有兴安站和兴安北站。 [21]

截至2011年末,兴安县境内有公路里程654.534公里,其中国道48公里,省道43.07公里,县道231.216公里,乡道332.248公里,实现乡乡通油路、95%以上行政村通等级路,行政村客运班线通达率达94%。 [22]

2017年,兴安县全年交通运输、仓储及邮政业增加值4.43亿元,比上年增长5.6%。公路客运量365万人,比上年下降5.0%;公路货运量558万吨,比上年增长9.4%。

年末民用汽车保有量10991辆。年末公交车路线21路。年末实有公共汽(电)车营运车辆111辆。年末实有出租汽车110辆。 [20]

兴安是西南官话和湘方言交汇之域。境内汉语方言主要是西南官话,兴安镇、护城乡、严关乡、溶江镇、金石乡、崔家乡、白石乡、漠川乡都是西南官话语区,华江、湘漓、高尚诸乡也都有西南官话分布。湘方言主要分布在县东北的界首镇,护城乡北部部分村和县东面的湘漓乡的北部也是湘方言语区。在高尚乡,还有一种汉语方言,属桂北地区区域广大的“土话”系统。除汉语方言外,兴安县境内还有少数民族语言,主要是瑶语。华江乡北部是瑶语最集中的区域。高尚、崔家、漠川等乡也有零星的瑶语村落。 [23]

服饰  

民国初期,兴安县境内居民一般人常穿的是棉布唐装。冬天有钱男人多穿长袍,外套长衫和马褂;女穿旗袍。夏天穿纺绸、云纱。民国十八年(1929年)以后,城镇居民多穿中山装,但仍有穿长衫的;农民多穿中式服装。瑶族穿瑶装,境内瑶族有顶板瑶、过山瑶等,各种瑶族服装有异,但衣裤各边均绣花边,均头扎包巾、腰捆腰带。解放后,城乡男穿中山装、解放装、工人装,学生装;女穿中装、青年装,中老年仍有穿唐装。60年代至70年代,男女青年流行穿绿军装。20世纪80年代以后,男女青年流行穿西装。瑶族中老年妇女仍穿瑶装,青年男女穿着逐渐和汉族相同。

饮食

兴安县境内居民历来多以稻米为主食,辅以玉米、荞麦、红薯、芋头、豆类、瓜菜和肉类、鱼类等。解放前,除富裕家庭及市镇商人三餐吃白米饭外,绝大多数贫苦农民一年到头多以稀粥杂粮当餐。解放后,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在正常情况下,人们的饮食仍以稻米为主,杂粮、蔬菜为辅。特别是80年代以后人民生活普遍富裕起来,农村人口一日三餐白米饭,城镇人口早餐一般吃米粉、包子等,中晚餐以大米饭为主食。鸡、鸭、肉、鱼、蛋品已不罕见。 [24]

土地神诞辰

农历二月初二日为土地神诞辰,农村各家各户宰雄鸡(不杀白色雄鸡),祭土地神。

佛诞节

农历四月初八是牛王生日,农村用枫叶及其他杂木染乌米煮乌饭,并以酒肴祀牛神。有用乌米送亲友的,这天农村忌用牛。
  尝新

农历六月初六(或选择寅卯日)为“尝新”,此时早稻开始成熟,各家各户煮新米饭,宰鸡鸭,先祭天地祖先,接着让狗尝新,然后才按老幼尊卑次序尝新米饭。
  中元节

农历七月十五日为中元节,又称七月半。自十一至十六日,家家户户将祖先灵位安于堂前,每日三餐以牲醴酒肴及糖果祭祖先。十五日或十六日晚,焚化香烛、纸钱,全家老少送祖先归天。解放前,大族巨姓等还要聚集于祠堂祭祖、饮宴。解放后联宗送祖先的事很少见。

立夏节

立夏节这天,兴安县境内居民喜煮荷包蛋过节;杀鸭、杀狗吃,有“立夏不吃蛋,莫在世上站;立夏不吃狗,莫在世上走”的民间谚语。立夏也是赶插早稻的节气。 [25]

松花糖流行于兴安,发源自位于桂林市临桂区两江镇民国代总统李宗仁故居中的私人厨房,由李宗仁家中的一名厨师发明。近百年传承创新,风味愈加诱人,甜而不腻,入口酥化不粘牙,流行于兴安地区。松花糖去古已远,名称的由来,一说是由于松花糖粒粒金黄色如松花;二说源自于松花糖“酥脆清甜,入口即化”,是“酥化糖”的讹误;也有说松花糖寓意着“轻松花钱”的愿望。


相关文章推荐:
桂林市 | 广西 | 灌阳县 | 灵川县 | 龙胜各族自治县 | 资源县 | 全州县 | 湘江 | 漓江 | 越城岭 | 北回归线 | 银杏 | 毛竹 | 商品粮 | 生猪 | 柑桔 | 桂林话 | 亚热带季风气候 | 灵渠 | 猫儿山 | 湘江战役纪念碑 | 乐满地 | 兴安通用机场 | 兴安站 | 兴安北站 | 新石器时代 | 春秋战国 | 楚国 | | 秦始皇 | | 南海郡 | 赵佗 | 象郡 | 南越国 | 桂林市 | 始安县 | 阳朔 | 永福 | 灵川 | 零陵郡 | 三国 | 南北朝 | 全州 | 隋朝 | | | 赵匡胤 | 太平兴国 | | | | 兴安镇 | 湘漓镇 | 界首镇 | 高尚镇 | 严关镇 | 溶江镇 | 漠川乡 | 白石乡 | 崔家乡 | 华江瑶族乡 | 灌阳县 | 灵川县 | 龙胜各族自治县 | 资源县 | 全州县 | 江南古陆 | 泥盆纪 | 古生代 | 新生代 | 加里东运动 | 褶皱构造 | 花岗岩 | 印支运动 | 燕山运动 | 都庞岭 | 湘桂走廊 | 北回归线 | 副热带高压 | 湘江 | 漓江 | 长江 | 珠江 | 海洋河 | 西波江 | 黄柏江 | 灵河 | 小溶江 | 青岗栎 | 高山杜鹃 | 野八角 | 厚朴 | 紫檀木 | 杉木 | 马尾松 | 毛竹 | 油桐 | 油茶 | 白果 | 柑桔 | 黄腹角雉 | 毛冠鹿 | 红腹角雉 | 短尾猴 | 恒河猴 | 狗熊 | | 大鲵 | 水鹿 | 鬣羚 | 大灵猫 | 小灵猫 | 金猫 | 白鹇 | 金鸡 | 穿山甲 | 娃娃鱼 | | | | | | | | | | 黄金 | 重晶石 | 水晶石 | 花岗岩 | 石灰石 | 大理石 | 汉族 | 瑶族 | 壮族 | 回族 | 瑶族 | 壮族 | 苗族 | 兴安中学 | 湘桂铁路 | 衡柳铁路 | 衡昆高速公路 | 桂林两江国际机场 | 兴安站 | 兴安北站 | 西南官话 | 湘方言 | 瑶语 | 稻米 | 荞麦 | 芋头 | 松糕 | 葡萄 | 柑桔 | 冬笋 | 白果 | 米粉 | 禾花鱼 | 松花糖 | 松花糖 | 松花糖 | 松花糖 | 松花糖 | 猫儿山 | 乐满地主题乐园 | 榜上村 | 秦家大院 | 灵渠 | 四贤祠 | 乳洞岩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