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玉钏

《红楼梦》中人物,姓白,名玉钏,金钏的妹妹,王夫人的丫头。金钏投井后,王夫人便把金钏的月钱给了玉钏。金钏周年,玉钏独坐廊下垂泪,可见底层人民的骨肉之情。

玉钏,姓白,与姐姐金钏同为王夫人房中丫头,她与姐姐感情很深,金钏被逼跳井自杀,王夫人便把金钏儿的每月月钱加给玉钏儿。玉钏知道与贾宝玉有关,心中甚恨宝玉。贾宝玉为金钏之死等事挨打,伤势很重,王夫人命玉钏送去莲叶羹。见到宝玉,玉钏满脸怒色,宝玉只得把人支出去,虚心下气,温存磨转,并哄玉钏亲尝了一口莲叶羹,至此玉钏脸上才有了几分喜色。

金钏死后周年,宝玉遍体纯素,带着书僮茗烟,私自去郊外祭奠。回来时,见玉钏独坐廊下垂泪。宝玉赔笑安抚,玉钏总不搭理,只管擦泪。

作者对玉钏着墨不多,以上两个情节都与姐姐金钏有关,仅此可见底层人民的骨肉之情。

作者对玉钏着墨不多,以上两个情节都与姐姐金钏有关,仅此也可以见出下层人民骨肉之间的深厚情谊。

原本玉钏的姐姐金钏更得脸,金钏死后,玉钏也因姐姐之死而受到重视,王夫人的赏赐钱物常常都给她两份,算是对其姐之死的补偿,可见姐妹俩颇得王夫人信任,原本不怎么在书中出现的玉钏,后来也会出现,而其受王夫人之命所做的事,似乎也都是原来姐姐金钏的工作。

目前已经发布了《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内容,根据癸酉本中关于玉钏的人物描写,令人惊异,相关内容为:由于王夫人逼死了玉钏的姐姐金钏儿,玉钏便对贾家人怀有怨恨。当贾府被抄后又遭遇贼寇光顾时,玉钏却带领二三十个丫鬟小厮来投奔加入贼帮,劫掠贾家余财。 [1]

姐姐金钏刚死,妹妹玉钏为宝玉让她喝了一口汤,就和“他厮闹”起来,就原谅了他。从这个角度出发,很多人都厌憎玉钏,认为她是个没骨气的女孩子。我不这么认为。

金钏爱交际,和小姐们熟,湘云来一趟贾府就记得给金钏带戒指,宝钗也曾经赏过她衣裳穿,和贾府里的凤凰宝玉更熟,每次见到可能都要说,“我这嘴上是刚刚香浸的胭脂,这会子还吃不吃?”想来这香浸胭脂也不是吃过一次两次了,和贾府里的大丫头们更是建立了姐妹般的情谊:袭人听到金钏的死讯,因素日同气之情,流下了泪;鸳鸯在列举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丫头当中就有金钏的名字。可见金钏凭着她的能力,还是在贾府建立了一张不小的关系网。跟了王夫人十几年,在王夫人跟前“就像个女儿似的”,虽是王夫人的自夸之词,但也可见出金钏的乖巧。在金钏没有出事之前,不见玉钏的半点音容,想来玉钏是个沉默的女孩子,隐在一大堆丫头中。可见两姐妹的性格差别是很大的。

但值得深思的是玉钏在当时并没有当即跪下替姐姐求情,难道她慑于王夫人的威严不敢求情?还是知道求了也没有用?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她保持了一贯的沉默作风,并没有出手相救。回家之后的金钏“在家里哭天哭地的,也都不理会她”,可见金钏回家之后,玉钏也没有半句劝慰的词语,难道姐妹之间就真的生分到了这样的地步?

清虚观打蘸一节中特意列了一下众丫头的名字,王夫人是没有去的,但是金钏和彩云也跟着凤姐去了,这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荣耀,回家来一定絮絮的说个不休,父母肯定也是以她为傲,更何况,金钏将来有可能跟着宝玉,升为准姨娘呢。姐姐面上的华彩成了妹妹心里的阴影,无论怎样,玉钏也会生出一些小小的嫉妒心的,猛然看到姐姐遭到这样的结果,心里可能就想这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让她改改也好。都这么多年了,太太又慈眉善目的,不会这么绝情吧。

等到金钏真的死了,“他们家里还只管乱着要救活”,这时的玉钏才会觉到失去姐姐的悲伤吧,才会蓦然明白姐姐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自己了吧。那些原是姐妹之间的不快瞬间就会被身子被井水泡的极粗的金钏死相所代替。看着老实的父母痛哭的样子,玉钏一下子长大了,心里自然也生出了恨意。

但这种恨意怎敢在王夫人面前显露出来?看贾府风俗,奴才的孩子首先不是奴才的孩子,而是主子的奴才,主子打的骂的,主子面前父母是不能教训的,甚而父母死了也不能因为在孝中就耽误了服侍主子。袭人因为她母亲死了没有跟着出来服侍宝玉,而是留守在怡红院,贾母就皱眉说,跟主子还讲孝中不孝中?麝月巧嘴说退春燕的妈也是一例。玉钏能做的只能是更加沉默。凤姐向她恭喜拿到姐姐的那一两银子时,按着礼节向王夫人叩了头,就再不见言语。接着是湘云发起的螃蟹宴,湘云特意叫一些大丫头坐了一席,但仔细看那些名字,玉钏是不在其中的,想是这些热闹她是要避开的。《水浒》里的扈三娘,在被安排嫁给王英时,只有动作,没有她的半句语言,因为父母正是这些人害死的,有不共戴天之仇,却还是要屈从命远和这些人生活在一起,还要说什么?还有什么可说?

这恨意对宝玉不起作用,宝玉在黛玉的培养下练就了一身软磨功,任你的恼有多深,也要消磨下去的,至少在他面前,你生不成气。最让玉钏叹息的应该是,自己烫了手反问别人烫的怎么样了,这样的人你怎么生气?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他实在是做到了最好。“伤心惭愧”的神情应该不是装出来的,“陪笑讨好”的姿态应该不是做出来的,但能真正的在心底里抹去那道伤痕吗?

凤姐的生日,也是金钏忌日的。玉钏独坐在穿堂里垂泪。那些眼泪,点点滴滴,映衬着花厅里张张热闹的面孔。在这时,命运的不公和无奈越发彰显成一种讥笑,使玉钏无法成功穿越那些痛的河流,到达世俗的快乐之岸。而这些和骨气无关。

读“红楼”,本想跳过“玉钏”这个小人物,但始终跳不过去,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玉钏是金钏的妹妹,单从“玉”这一字,知她有“纯、雅、洁、丽”的气质与品性,而她姐姐的“金”字,让人感到有点庸俗有点铜臭、有点不纯……

玉钏与姐姐金钏同为贾府权力核心人物王夫人的房中丫头,身为下贱,位是奴婢,但也会做梦,梦想好好活着好好努力有朝一日能遇上白马王子找到一个人生的好归宿。她与姐姐来到人生地不熟财大气粗炎凉冷暖明显是非正邪不分的贾府打工,姐妹俩相依为命,相帮相助,情深意浓。有一个不相同的是,她不像姐姐那样随便轻浮,而洁身自好,稳重内向,也许是年龄尚小,情窦未开,还未识男女之间的那些也单纯也龌龊也幸福也痛苦的情事……

少小年纪的玉钏是怀着单纯无虑的心情来到贾府打工的,然而很快,罪恶累累的贾府,尤其是疼她爱她关心她的好姐姐金钏“被逼跳井自杀”,使她恨起了贾宝玉、王夫人以及整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贾府。这里单说她“恨贾宝玉”而不说其他的。

有两个细节可以表明玉钏心中是如何“恨宝玉”的。姐姐金钏的冤死,玉钏知道其中的直接原因便是贾宝玉与金钏儿少男少女之间的“打情骂俏”无忌无顾的相互戏耍调笑。第一个细节见第35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宝玉只是不吃,问玉钏儿道:‘你母亲好?’玉钏儿满脸怒色,正眼也不看宝玉,半日,方说了一个‘好’字。宝玉便觉没趣半日,只得又陪笑问道:‘谁叫你给我送(指莲叶羹,笔者注)来的?’玉钏儿道:‘不过是奶奶太太们!’宝玉见他还是这样哭丧,便知他是为金钏儿的缘故;待要虚心下气磨转他,又见人多,不好下气的,因而变尽方法,将人都支出去,然后又陪笑问长问短……”一错成千古恨,憎爱分明的玉钏儿就是这样怨恨贾宝玉过罪,害她姐姐早早冤死,尽管贾宝玉因金钏等诸事被恶父笞打伤势很重,尽管等一会儿贾宝玉哄她尝一口莲叶羹,她脸上有几分喜色。第二个细节见第43回“不了情暂撮土为香”;“宝玉掏出香来焚上,含泪施了半礼,回身命收了去。茗烟答应,且不收,忙爬下磕了几个头,口内祝道……”这是金钏死后周年,宝玉全身纯素,偷带书僮,私自到郊外祭奠。祭奠完回来,碰到见玉钏独坐廊下暗自垂泪姐姐已惨死一年,有恨无处发泄,有仇没办法报,自己又是柔弱无力女儿身,面对如虎口的贾府似狼吐的大观园,“生死两茫茫”,“前途白茫茫”,怎不伤心悲泪落个不停?“刚至穿堂那边,只见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一见他来,便收泪说道:‘凤凰来了,快进去吧。再一会子不来,都反了。’宝玉陪笑道:‘你猜我往那里去了?’玉钏儿不管,只管擦泪。……”贾宝玉陪笑安慰都无济于事,玉钏都不肯原谅!

87版(红楼梦)于杰饰玉钏儿

(黛玉传)曲彤饰玉钏


相关文章推荐:
玉钏 | 金钏 | 王夫人 | 吴氏石头记 | 金钏 | 王夫人 | 玉钏儿 | 贾宝玉 | 莲叶羹 | 茗烟 | 金钏 | 王夫人 | 金钏 | 湘云 | 宝钗 | 袭人 | 王夫人 | 金钏 | 王夫人 | 金钏 | 凤姐 | 金钏 | 王夫人 | 袭人 | 贾母 | 麝月 | 春燕 | 凤姐 | 扈三娘 | 王英 | 黛玉 | 凤姐 | 金钏 | 金钏 | 王夫人 | 金钏 | 贾宝玉 | 王夫人 | 金钏儿 | 白玉钏 | 莲叶羹 | 玉钏儿 | 金钏 | 贾宝玉 | 茗烟 | 玉钏儿 | 贾宝玉 | 玉钏儿 | 玉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