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血滴子(小说描写暗器)

血滴子,明末清初通俗小说中记载的暗器。传为雍正皇帝的特务组织粘杆处所独有的一种暗器,像鸟笼,专门远距离取敌人首级。

血滴子以革为囊,内藏快刀数把,控以机关,用时趁人不备,囊罩其头,拨动机关,首级立取。

也有传说是雍正帝时的一种毒药。

血滴子两个说法,一是雍正登上皇位的时候觉得粘杆处的人知道了太多可能威胁到他皇位的事,所以对粘杆处进行了一次清洗,并另行组建了血滴子,一是增加皇权的力量,二是为了对一切知道他丑事的人的监视。

清末民国初,中国民众好谈宫闱秘闻,即便识字不多的市民也能读懂的通俗小说,自然成了“讲新话”的最佳载体。

在清代十三朝中,雍正是一位施行恐怖、苛严政治的强权统治者,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在民间广为流传。 [1]

在世人眼里,这位皇帝夺位前老谋深算,即位后冷酷无情。他屡行大狱文网森严,广布耳目,令人谈虎色变……凡此种种都为他的统治蒙上了一层诡秘的色彩。“血滴子”最早究竟出自何处,不可确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类似的艺术构思起到了引导社会舆论,借古讽今的作用。然而,历史总是有其客观性的,雍正到底是一个好皇帝,抑或是一个坏皇帝;他的强权政治是有利于社会发展的,还是阻碍历史前进的?必须从史实中去加以考察、认定。 [1]

“血滴子”的形象特征是诡秘、残暴、人治加铁腕,艺术原形是雍正朝的特务组织和密折制度。那么,“血滴子”与特务政治的真相是什么?笔者不揣简陋拟加以正之: 据史书记载,公元一七三五年八月二十日,雍正还在处理政务,晚上得病,次日凌晨死亡。由于死亡非常突然,于是在官场,在民间,便产生了种种猜想和传说。民间流传最广的就是吕四娘报仇削取了雍正首级。

雍正年间,湖南秀才曾静因不满清廷统治,上书陕西总督岳钟琪(岳飞的后裔)策动反清。事后,雍正就此事大做文章,对案犯严加审讯,广肆株连,由此引出浙江文士吕留良文字狱案。曾静等人锒铛入狱,后被满门抄斩,吕留良一家也未能幸免。吕留良之孙女吕四娘因在安徽乳娘家中,幸免于难。年仅十三岁的吕四娘秉性刚强,得知其全家祖孙三代惨遭杀害,悲愤填膺,当即刺破手指,血书“不杀雍正,死不瞑目”八个大字。于是只身北上京城,决心替全家报仇。途中巧逢高僧甘凤池,四娘拜之为师。甘授吕四娘飞檐走壁及刀剑武艺。 之后,吕四娘辗转进京,设计潜入乾清宫,刺杀雍正,削下头颅,提首级而去。民间又盛传雍正大葬时只得以金铸头代之,葬于河北省易州泰陵地宫。 [1]

雍正皇帝登基前,在储位排名中并非处于优势。但艰难的获得与八阿哥的夺储之争后,为其建立功勋的功臣多有被杀害;另外,其在位期间大兴“文字狱”,民间怨愤较多。

提起年羹尧,人们就会想起血淋淋的血滴子,因为在传说中,年羹尧总是用血滴子残酷地杀死其对头。

小说是有事实的“影子”。在文人笔下雍正被刻画成精谙武艺、神通广大的阴谋家,他的手下豢养了一批技艺绝伦的侠客力士,操持着一种名曰“血滴子”的杀人利器,能取敌人的首级于百步之外。同时,“血滴子”也是秘密杀手的代称。据传,雍正的八弟“阿其那”(允祀)、九弟“塞思黑”(允)都是为“血滴子”所杀。显然,此类荒诞不经的描写不能作为信史。 [2]

然而,雍正确实是以处于弱势的政治力量在夺储斗争中取胜的。他能登上宝座,除了本人工于心计和有一套政治手腕外,还得力于他有一个训练有素的情报组织。这个组织便是“粘杆处”。 顾名思义,“粘杆处”是一个专事粘蝉捉蜻蜒、钓鱼的服务组织。雍正还是皇子时,位于北京城东北新桥附近的府邸内院长有一些高大的树木,每逢盛夏初秋,繁茂枝叶中有鸣蝉聒噪,喜静畏暑的胤便命门客家丁操杆捕蝉。康熙四十八年,胤从“多罗贝勒”被晋升为“和硕雍亲王”,其时康熙众多皇子间的角逐也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胤表面上与世无争,暗地里却制定纲领,加紧了争储的步伐。他招募江湖武功高手,训练家丁队伍,这支队伍的任务是四处刺探情报,铲除异己。 [2]

雍正登上皇位后,为了巩固专制统治,也为了酬谢党羽,在内务府之下设立了“粘杆处”机关。“粘杆处”的头子名“粘杆侍卫”,是由有功勋的大特务担任的。他们大多是雍正藩邸旧人,官居高位,权势很大。粘杆处的一般成员名“粘杆拜唐阿”统称“粘杆拜唐”,由小特务充任。他们都是内务府包衣人,属未入流,薪水不高,但每天跟随雍正左右,炙手可热。 可见“粘杆处”表面上是伺候皇室玩耍的服务机关,实则是一个特务组织。

小说中所谓的“血滴子”大约指的就是粘杆处的这些人。不难推想,雍正是把政敌比作鱼、蝉、蜻蜒一样的小动物来撒网捕捉、加以控制的。 “粘杆处”虽属内务府系统,总部却设在雍亲王府。雍正三年,胤降旨雍亲王府改为雍和宫,定为“龙潜禁地”。但奇怪的是改制后的行宫并未改覆黄色琉璃瓦,殿顶仍覆绿色琉璃瓦,有人认为:雍和宫虽为皇帝行宫,曾经有一条专供特务人员秘密来往的通道。但是,今天的雍和宫其实是一个森严的特务衙署,为了不致秘密外泄,才改府为宫。 [3]

还有一种传说:在雍和宫已找不到任何地下通道的痕迹了,很可能雍正的儿子乾隆为了消除其父留下的不良遗迹,改雍和宫为喇嘛庙时,已加以彻底翻修,将之平毁无痕。 “粘杆处”在紫禁城内还设一个分部,御花园堆秀山“御景亭”是他们值班观望的岗亭。山下门洞前摆着四条黑漆大板凳,无论白天黑夜,都有四名“粘杆侍卫”和四名“粘杆拜唐”坐在上面。雍正交办的任务,由值班人员迅速送往雍和宫,再由雍和宫总部发布命令派人办理。雍正去世后,乾隆皇帝继续利用“粘杆处”控制京内外和外省大臣的活动,直到乾隆死后,“粘杆处”的特务活动才逐渐废弛。

上面两位说的是传说中的一种。而真正在江湖上出现过的血滴子,是类似拳指套的东西,开刃,用于拳术格斗,也被女子带在身上防身,因其两片合起来的时候组成一个血滴状物品,故被称为血滴子。

这血滴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或者说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完全没有记录可循,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也因此值得研究。 这血滴子是雍正皇帝的特务系统所使用的一种武器,这种武器杀人的方式,是专门把人头从人的脖子上取下来。 可以使人头和脖子分开的武器很多,大刀砍、利斧挥,都可以达到目的。

而这个血滴子 却不是寻常的武器,从可以看到的记载中,它在使用的时候,是“放出去”的。然而它又不是可以“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的飞剑。 它使用时,和目标的距离不会太远,把血滴子放出去(或者是抛出去),它会把目标的头罩住,然后割下目标的头,再收回来。割下的人头,就在血滴子里面被带了回来,所以被害的目标,就成了无头尸体,十分恐怖。 [3]

这血滴子的使用过程如此,可是它的具体形状如何,又如何一下子就可以把脑袋割下来,已经没人知道。 由于这些故事都很动人,所以曾不止一次被拍成电影。电影和说故事、写小说不同,是要有具体形象给人看的,于是电影工作者就各凭想像去创造。于是我们可以在银幕上看到有的血滴子像一顶草帽,有的血滴子像一个鸟笼,有的在放出去的时候会“呜呜”怪叫,有的会旋转,有的有许多牙齿一样的利刃,有的有像照相机快门一样的装置--“喀喳”一声,人头分离。

毒药说

雍正秘制血滴子其实是毒药。 年前武侠小说及电影盛行,所演者有满清乾隆、雍正间事。尤其是雍正为王子时代,准备夺取王位,罗致侠士剑客供他驱使,又炼就种种毒药暗器。这种异说传闻,演绎起来自然容易引人入胜。雍正用来诛锄异己的暗器之中,相传有一种名叫血滴子者,小说家说起来最为神异,其物是一革囊,将活人放到里面,不一会就化成一滩血水。这虽未免过甚其辞,但雍正以身为专制帝王的权势,既然立意实行特务式血腥统治,制造几种新式的杀人武器,自然是极有可能的。

据可靠的记载,“血滴子”确有其物,里面所贮者为一种极毒的毒药,这种毒药是用毒蛇的毒液混合一种毒树的汁液炼成,一滴就令人通身溃烂而死,故称“血滴子”。 炼制这种毒药主要原料的树汁,是一种名为“撒树”的树汁,这种树是出产在广西边境深山中的。苗人所用的毒箭,箭簇上所敷的“见血封喉”的毒药,就是用撒树汁熬成的。苗山并没有撒树,他们要用重金向土人购入。

雍正曾有密谕给广西巡抚,要他暗中寻访这种毒药,并研究熬炼和解毒的秘方,可知说雍正用这来炼制血滴子,是有相当根据的。 按雍正就位后,曾下密旨给广西巡抚李绂,要他在广西寻找一种毒树汁。从他的谕旨里,可以看出雍正本人对这种毒药的性能及用途,已有相当认识。他的密旨这么说:“近闻贵州诸苗之中,苗之弩最毒。药有二种,一种草药,一种蛇药。草药虽毒,熬成两月之后,即出气不灵。蛇药熬成,数年可用。但单用蛇汁,其药只能溃烂,仍有治蛇之药可医。更有一种蛮药,其名曰“撒”,以此配入蛇汁熬箭,其毒遍处周流,始不可治。闻此“撒”药,系毒树之汁,滴在石上凝结而成。其色微红,产于广西泗城土府。其树颇少,得之亦难。彼处猎人暗暗卖入苗地,其价如金,苗人视为至宝。 “尔等可着人密行访问此树,必令认明形状,尽行砍挖,无留遗迹。既有此药,亦应有解治之法。更加密密遍处访询,如有解毒之方,即便写明乘驿奏闻。” 雍正这道密旨是在雍正三年下的。他对于广西的苗人所用毒药,知道得这么清楚,可知他平日必有注意这类东西。野史说四王子的血滴子如何厉害,杀人不留痕迹,正可证明他对于毒药早已掌握了丰富的知识。

武侠小说《童林传》中介绍,在清朝康熙55年左右,南海派有三位了不起的剑侠,号称南海三公“知不言”、“懂不说”、“明不讲”,血滴子是三人的独门暗器。后来康熙皇帝晏驾,雍正皇帝继位,血滴子被雍正收买,成立血滴子暗杀团,作为杀害武林人士的工具。

小说《鬼出棺》中,鬼衙八将之一的妖将追命赵的武器,同时也是鬼衙双骄中的谢半鬼的武器。(追命赵是谢半鬼的师傅)

清朝雍正年间, 民间传说雍正皇帝篡改康熙帝的遗诏,登上皇位。雍正登基后在民间流传出真相,雍正组织暗杀队命名为“血滴子”,“血滴子”的成员都是在江湖上非常有名气的剑侠,武功极高,凡是在民间传说或者撒布流言者,杀无赦。

暗杀,取人首级

对于血滴子而言,很多观众的第一直观印象是鸟笼状的物体,用来百步之外取敌人之首级,很像是我们游戏中的飞去来器。但是追根溯源,这个充满神秘感的东西,在历史上却是为了稳定江山而诞生的产物。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在小荧屏上最为忙碌的四爷雍正。雍正的江山是从何而来暂不必细究。单说其处心积虑的演绎“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就值得一书。其中便有特务组织粘杆处的功劳,以及其所创制的这种独门暗器血滴子。

其实无论是早年的锦衣卫抑或清朝的粘杆处,少不了的是生杀予夺的上演。单说这粘杆处就有点意思,他们被合法化与半公开化。首领甚至获封“粘杆侍卫”,是由有功勋的大特务担任的。在朝中有一定的官职之后,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其实听到这个名字“粘杆”二字就知道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皇家玩物。帝王家的游戏上升到杀戮,则实在是可怕与让人不寒而栗。

当然,血滴子的第一代,也即是传说中的原始版本。是综合所有的说法大致推断出来的。既是带着绳索被放出去,如鸟笼般罩在敌人的头上,拉动后便可取下首级的一件暗器。形状就如同一个鸟笼,完全超过成年人头颅的大小而且据说不同版本的传说有材质的差异。有的是皮革,内藏短刀。有的是金属,内有机关。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杀人的方式可以说手段非常残忍。对于血滴子的使用还是有一定的要求。与小说中动辄百步之外取人首级相比,在现实中的与敌人的间隔应该都不会太远。当然,拜电影所赐,声音是必不可少的,犹如利器破空或者鬼魂哀鸣,让人闻风丧胆,血滴子一出,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无不恐惧其威力。


相关文章推荐:
暗器 | 粘杆处 | 鸟笼 | 首级 | 雍正帝 | 暗器 | 粘杆处 | 宫闱 | 通俗小说 | 流言蜚语 | 冷酷无情 | 吕四娘 | 曾静 | 岳飞 | 文字狱 | 锒铛入狱 | 吕留良 | 血书 | 甘凤池 | 乾清宫 | 泰陵 | 年羹尧 | 粘杆处 | 北京城 | | 多罗贝勒 | 内务府 | 雍亲王府 | 雍和宫 | 紫禁城 | 御花园 | 罗致 | 神异 | 见血封喉 | 李绂 | 四王子 | 不留痕迹 | 童林传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