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杨晦(北京大学中文系系主任)

杨晦(1899.3.25~1983.5.14)原名兴栋,后改名晦,字慧修。笔名丫、楣、寿山。辽宁辽阳人。中国共产党员。1919年“五四运动”中,他是最先冲入并火烧赵家楼的几个学生之一。1952年1966年担任北京大学中文系系主任。

杨晦出生在东北辽阳小营盘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八岁入本村私塾,两年后入外村小学,后考入县立中学,因家乡灾荒,辍学考入沈阳东三省邮务管理局任邮务生。1917年暑假北京大学连续招考三次并降低了录取要求。杨晦前去报考,外语几乎交了白卷,但因作文出色被破格录取,就读北大哲学系。

1919年积极参加“五四运动”,为火烧赵家楼领导者之一。1920年毕业,任奉天(辽宁)沈阳第一师范学校哲学教员数月。1921年任太原国民师范学校哲学教员,数月后辞职返京,因为痛感社会黑暗,改名杨晦,后任河北定县第九中学国文教员。1923年任厦门集美学校国文教员,暑假辞职赴京,同年秋任北京孔德学校国文教员,结识新文学团体“浅草社”成员冯至等,在《浅草季刊》上发表作品。

1924年任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文学专修科教员,创作诗剧《屈原》。1925年与冯至、陈炜谟等人成立“沉钟社”,编辑出版《沉钟》周刊。1926年《沉钟》周刊停刊,同年编辑《沉钟》半月刊。在“沉钟社”的八、九年期间,主要从事翻译和剧本创作,先后在北京、汶南、天津、青岛等地的大、中学校任教。1934年春由北平前往上海,1936年6月,与鲁迅、茅盾、巴金等在《作家》月刊上发表《中国文艺工作者宣言》,暑假前,任上海同济大学附设高级中学历史教员。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随同济附中迁至江西赣县。1938年赴广西,任桂林师范学校教导主任。1939年初,任桂林女子中学语文教员,10月,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桂林分会候补理事、文艺习作指导小组组员、《抗战文艺》(桂刊)编委。1941年任西北联大中文系教授,讲授“现代文学”、“文学批评”等课。1944年任重庆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抗战胜利后,参加“东北政治建设协会”,任“东北文化协会”理事,1946年任教于上海幼稚师范专科学校。

1948年11月,经党组织安排拟从香港转道解放区,因故滞留香港数月,1949年至北平,出席“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当选“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后改称“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同年秋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直至去世。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文艺理论教研室主任,曾兼任北京大学副教务长。曾兼任教育部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作协”二届理事等职。文革期间遭到迫害。晚年任北京市第五、六届政协委员,补选为“作协”三届理事。因受眼疾干扰,未能完成设想中的《中国文艺思想史》和《元曲论》两部著作。

作为“沉钟社”的发起人和主要成员,杨晦为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和西方文学的传播做出了贡献。鲁迅先生称评论“沉钟社”为“中国最坚韧、最诚实、挣扎得最久的团体。”一生主要从事戏剧创作、文学翻译和文艺评论。

所创作的剧本主要有:《谁的罪》、《来客》、《笑的泪》、《楚灵王》、《屈原》、《除夕》、《庆满月》《苦泪树》等;译著有:罗曼罗兰的《悲多汶传》、莎士比亚的《雅典人台满》、希腊悲剧《被幽囚的普罗密修士》、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爱伦坡的长诗《乌鸦》、《钟》等,另译有《莫里哀戏剧十五种》,不幸毁于抗日战火;著有文艺评论集《文艺与社会》,以及《罗曼罗兰的道路》等文学评论文章。有《杨晦文学论集》、《杨晦选集》。

杨晦三十五岁任教于孔德学校时,与十四岁学生文树新相恋,当时杨晦已有家室,两人不间断通信超过3年。二人的通信被家人发现了,一顿争执之后,二人允诺家人一定断绝关系,不再来往。但这只是权宜之计,二人的交往并没有真正中断。后来,文树新转学至圣心学校。此时,送信的任务由当时尚就读于孔德学校的、文树新的三妹来完成。1934年,二人之间的通信再次被发现。事态升级,二人为情私奔上海。次年文树新产下一女(杨江城),产后偶感风寒,逐渐转为肺炎,不治而亡。2010年,文树新的日记以《一个民国少女的日记》为名呈现在世人面前,使人们了解到这位民国淑媛炽热真挚的情感。文中杨晦先生以Y先生的角色出现。

杨晦身材瘦小,为人沉默,倡导“语言和文学有机联系”。1957年党的整风运动,号召大家大鸣大放,要大家给党的工作和党的领导提意见。在这种形势下不少同学也想给杨先生提意见。有学生画了一张漫画张贴在系办公室走廊进行嘲笑:一个瘦骨伶仃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青年学生、背上压着高高的两大摞书。一摞书写上语言,另一摞是文学。在两摞书中间是一只大公鸡。一只鸡爪踩在“语言”上,另一只爪踏在“文学”上,公鸡仰着头张嘴大叫:“语言和文学有‘鸡’联系。”

1955年秋初,北大中文系迎接新生入学的大会上,杨晦发表言辞:“北大中文系不培养作家,想当作家的不要到这里来……”此言一出,颇受争议。

文革开批斗会批判杨晦是修正主义时,他用德文版、英文版、俄文版和中文版的马恩全集与红卫兵辩论,自己并未修正,符合德文版原意,反而是中文版从俄文版转译,而俄文版有问题。当学生们叫了一通“打倒杨晦”的口号后,要把他轰出去,可是他竟舍不得离开,一边被拖着,一边口里叫着:“年轻人,我是爱你们的呀!”大炼钢铁时,学生曾到他家拆掉了壁炉里的钢条。

当姚文元、李××受到最高领导垂青而走红时,杨晦却蔑视他们,直言不讳地宣称:“北大中文系绝不培养姚文元、李××这种靠打棍子起家的人!”说这种话,这在当时是需要非凡的胆识和勇气的。大跃进时,北大中文系55级同学在批判所谓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基础上,集体编写了一部《中国文学史》。一时间,报刊一片颂声,轰动全国,被奉为革命新生事物的典型。中央领导又是接见,又是嘉奖。于是,不少同学也就傲气十足,不可一世。而杨晦这时却尖锐地指出学生的学风不正,说:“这样下去,要害了你们自己的!”


相关文章推荐:
辽阳 | 五四运动 | 小营盘村 | 五四运动 | 文树新 | 文树新 | 文树新 | 文树新 | 文树新 | 一个民国少女的日记 | 修正主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