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洋口镇(福建顺昌县洋口镇)

洋口镇距顺昌县城12公里,东南与延平区的峡阳镇、沙县的高桥镇交界,富屯溪自西向东流贯全境。全镇总面积142.5平方公里,其中土地面积16.98万亩,林地面积13.1万亩,森林覆盖率71%,森林蓄积量55.3万立方米。已探明1.2亿吨的石灰石矿。2015年末全镇总人口1.83万人,辖14个行政村,1个农林场,1个居委会。

洋口依托港口优势,顺水而下可通南平、福州,逆流而上可达邵武、光泽等地,在明末清初,小洋口就已经是闽北商业中心和闽北山区重要的物资集散地,抗战时期,大批福州人溯闽江军事移民南平、顺昌,很多人就此定居洋口,并形成一个福州方言岛,素有“小福州”之称。今天的洋口,距京福高速公路30公里,距武夷山机场190公里,鹰厦铁路、316国道和延顺高速贯穿全境,作为顺昌的东南门户,已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窗口与交通枢纽。特种矿产、水力发电、新型建材、等工贸企业蓬勃发展,解建、麻溪、白沙等村庄蔬菜种植产业呈现专业化、规模化发展势头,设施农业与观光休闲农业蓄势待发。

洋口苏区百姓民风淳朴,曾是中国工农红军东方军入闽作战的主要筹款地之一,共筹得银元百万、物资万担,红色政权曾存在8个月之久。民间传承手工油纸伞、毛边纸工艺历史源远流长,日本等东南亚国家名纸档案馆至今仍然馆藏。境内天台山海拔1078米,原始森林、万亩竹海、怪石峭壁、天然溶洞、千年银杏树群等自然与人文景观每年吸引全国各地驴友、摄影爱好者达万余人次。

洋口镇地处富屯溪中游,位于东经117°54′,北纬26°47′,距顺昌县城15公里,东南与延平区的峡阳镇、沙县的高桥乡接壤、西与水南镇交界、西南与郑坊乡相连、北与埔上镇相依、东北与建西镇毗邻。

洋口镇位于顺昌县城下游约15公里的富屯溪畔,原名上洋,俗称上洋口,

洋口历史文字记载至少也有上千年《谢氏家谱》称:“上洋兴于唐、宋,盛于元、明,由来久矣”,及(清光绪壬午重修版)记载有兴于唐、宋。

历史上隶属于建宁府之瓯宁县,民国2年(1913)建安,瓯宁二县合并为建瓯县,洋口仍属之。

民国24年(1935)洋口从建瓯县划出设立特种区直属省管,民国27年(1938)撤销洋口特种区划归顺昌县管辖。

1939年,日寇疯狂轰炸福州。当时洋口东面的南平、北面的邵武亦遭轰炸,唯有洋口这个闽江上游富屯溪畔的小市镇未遭袭击。为避战乱,大批部分机关、师生和大批商人、市民溯闽江而上,内迁洋口。当时,没有公路、铁路,拥有水路优势的洋口,由于拥有大量资金雄厚的商家进入,逐渐成为建宁、泰宁、将乐、光泽、邵武、顺昌的货物交易中心,促进了当地商业、手工业及其他行业的迅速发展,还影响到本地土话发展成为如今标准的福州话,繁华冠于当时。 [1]

1959年1月成立洋口人民公社,1984年7月成立镇人民政府。上世纪三十年代,是闽北将乐、建宁、泰宁、邵武、顺昌的水路中转码头。
  据现可查到的文字资料考证,洋口于元末开基,因富屯溪河道走向形成天然内河良港,过往船只都在此靠泊,很快便发展成为闽江上游最大的水路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中心,商业、手工业及餐饮服务业也随之发展兴隆。每日进出洋口港的船只,将洋口的商品,集散的物资和商号名称带到了各地,同时也将从各地吸引来的物资、资本,人才和不同文化带到了洋口,使洋口名声远播,闻名遐迩,素有“小福州”之称。

洋口镇区留下较完整的能代表洋口历史的古建筑物:

顺济桥(建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其结构为双拱石桥);

天后宫(前福州会馆,建于民国4年-1915年);

中巷码头、吴家大院(最后一任国民党镇长家)

池家大院、科头太尉庙(解建村部)、大庙{碑文记载,它始砌基于元朝至正八年(1348年),明成化六年(1470年)夏复修,正德十一年(1516年)建成。清嘉庆廿一年(1816年),大庙失火,又重建一次、八角楼,以及一些青石巷道和许多砖块垒砌的防火墙等。

随着县申苏工作的开展,一些有特殊时代背景的遗址跃入人们的视线:彭德怀居住旧址(现洋口雨伞社)、毛泽民居住旧址福音区官牧师家(房子在建设铁路时折除)、滕代远居住旧址蜚江小学(现洋口中小学,也是当时东方军政治部所在地)、十七号兵站旧址(洋口镇中心街三巷药店仓库,现火烧空坪)、洋口苏维埃政府“革命委员会”旧址(洋口镇原花蓝厂,现街道居委会边)、洋口“赤色职工联合会”和“商会” 旧址(洋口镇政府)。

洋口的商业发展从记载的文字中可追溯至元朝,元至正中时期上洋口就设有税课局。明成化年间(1465年),洋口划分街道,清初开始成为墟市。乾隆时期洋口商业就已繁荣,人烟稠密,因地处建瓯、南平、顺昌三县边界,曾由二郡一县划界分治。乾隆卅六年(1771年)建立分府,实行统一治理,并有“凡在上洋发生有关府、县之间的纠纷、诉讼,统由分府处理,各府、县不得介入”的规定,因此,在民间有三府衙门(分府俗称)权大过府县之说。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日军侵华,大量的福州居民和部份学校内迁,手工业的空前发展,再加上原本就存在的陆路交通的欠缺(靠水运)问题,成为闽北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物资集散地和中转枢,把洋口的发展推到了一个高峰,是洋口全盛的黄金时代。当时福建省商会15名执行委员中就有一名是洋口商会的代表。根据上洋镇商会民国36年呈报的改选会员名册记载,在册的各行业公会有19个,商家525个,另外在册的非同业公会的商家有44个,这些商家涉及各行各业,它手工制作的毛边纸、油纸伞、镜箱、皮枕成为当时四大名牌,有的享誉海内外,蜚声东南亚。同时还建存有四大会馆(汀州、闽南、浙江、江西会馆),这个时期的洋口成为福建省“四大名镇”之一(漳州的石码镇、莆田的涵江镇、福安的赛岐镇、顺昌的洋口镇),经济地位在闽北乃至福建都有一定的影响力。洋口的商业(手工业)在解放后依旧保持着它良好的发展势头,并一直延续,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洋口镇办企业蓬勃发展起来,先后办起了竹编厂、机砖厂、鞭炮厂、绣衣厂、电木粉厂、钢化玻璃厂等20多家。有的产品获省百花奖,有的产品获国家品牌论证,洋口迎来了另一个发展的高峰时期。

洋口历史上能与商业文化提及并论的就只有红色文化了,洋口的红色文化,应该说在整个顺昌来说都占有一席重要的位置,据说顺昌申报苏区县,百分之五十的外围材料涉及洋口。洋口可以说是一块革命的红色热土,早在1931年(民国20年)5月,中央红军一、三团在罗炳辉、彭雪枫等同志的率领下挥戈东向直追猛打国民党军,经顺昌直到洋口,并在洋口建立农会组织,村民吴利益等人参加了红军。1933年(民国22年)的八、九月,洋口的红色革命更是掀开了它辉煌、灿烂的一页,中国工农红军东方军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滕代远率政治部部分人员和第四师三个团进驻洋口,领导上洋各界成立赤色职工联合会、商会和洋口苏维埃政府,帮助制订《临时政纲》。领导群众组建农会,组建一支游击队,发动一批青年参加工农红军。闽赣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长毛泽民抵洋口,领导筹款和物资调配,月余内,筹款约三十万元(法币),食盐二十四万斤,煤油六百余桶和大量武器、药材运往中央苏区。而后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块红色热土依然红色不减,1938(民国27年)秋,平津流亡学生团项德崇(项南)等抵顺昌、洋口,领导开展抗日救亡活动,自编《顺昌抗敌日报》,组织抗敌剧团;1939年(民国28年)6月下旬,上洋成立中共英华中学支部,旋改为特别支部,有党员5名,隶属中共闽江工委,后又改属中共南平中心县委;1940年(民国29年)年初,中共闽江工委统战部长王一平,以南平专署宣导队总务身份,到上洋宣传中共“抗战三阶段”的论述。1942年(民国31年)二月,中共福建省委游击队一纵二支队队长叶风顺,率队在上洋附近山里活动两月余。1946年(民国35年)九月,中共闽江工委派员到洋口建立中共洋口支部,10月,中共洋口支部建立,隶属闽江工委,有党员6人;1947年(民国36年)2月,中共洋口支部改称城工部洋口支部(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成立后)。3月底,省委常委王一平带领省委主力游击队100余人,伏击国民党由洋口开往南平的汽船两艘。九月,中共洋口支部组织三十六兄弟会(内部称贫农团)发动青壮年抗丁。也是这一年,洋口手工业工人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秘密组织“兄弟会”,开展反“三征”(征兵、征粮、征税)斗争。中共地下党组织发动工人筹款买枪,派工人骨干打入洋口、江汜国民党海军陆战队仓库,摸清兵械库存情况,为开展武装斗争、迎接解放做准备;1949年(民国38年)5月18日,中共大历区工委李光耀率南顺瓯游击队180余人,未发一枪,解放闽北重镇洋口,三天后开往南平与闽北游击队会师。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某部要求船工运粮支前。工会干部王德铭和工人陈长仔带领在洋口从事运输的汀州、闽清、福州船只40余艘,从埔上河墩装运稻谷15万斤,在洋口加工成大米后,从水路运往福州支前。

洋口是一个历史底蕴厚重的古镇,它的商业文化和红色文化象两颗明珠,交相辉映在洋口的历史天空中,它的光芒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减色,相反会因时间的久远而更加璀灿。

昔日小福州,今日大福地。随着“小福州大福地”发展战略的不断推进,“红色旅游城镇”、“顺昌卫星城镇”、“民族特色新城关”的区位发展优势日趋明显,洋口全域绿色化“一轴四区”发展格局的建设更将“大山水域、田园林海、民族风情”等元素融于“依山就势、依水成形、错落有致、生态美好、自然和谐”的美丽苏区、有福之地。

日供水能力5千吨;现有1万伏、3.5万伏、11万伏输电线路3条,装机容量4.8万千瓦的水电站设有装机容量6千门的程控电话网络,中国电信、移动、联通、广播电视等设施齐全。设有农业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邮政储蓄所等多家金融机构,拥有完整、快捷的金融服务体系;现有英华中学、民族中学、职业文技校和村完小14所,师资力量雄厚,保持着良好的教育环境;镇区旧镇改造工作现已基本完成。

工业形成了以矿产、电力、纸品、竹木加工为龙头的支柱产业,是顺昌的主要建材基地。拥有各类工商企业百余家,有年产4000吨的闽昌塑胶厂,年产16万吨水泥的县赛盟特水泥有限公司和年产20万吨水泥的冠顺水泥有限公司,以及年产35万平方米的汽车用钢化玻璃厂,奶牛存栏达2500头的十一牧场。2005年又引进了年产量15万个,生产各种包装袋的顺发塑料包装有限公司,年产4500吨石灰的田坪石灰厂,年产120万片法兰片的榕顺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同时加大工作力度,力促计划投资1500万元的麻溪变电站(11万伏)项目的实施,以及计划投资500万元的洋口金龙保健品有限公司和注册资金500万元的金凤凰工艺品有限公司等项目的早日投产。工业园区建设已初具规模。

农业形成了以蔬菜、水果、水产品为主的特色农业产业。以菜篮子工程为依托,推广种植新品种,现有解建、永福、沙墩、上凤四个蔬菜基地;麻溪、白沙两个蔬菜种植大村。年蔬菜种植面积达7000多亩。水果以名、优、特产品为主,优质枇杷、红心柚种植面积达1000亩,中华礼品桃680亩,青提100亩,美国黑李100亩。 今后的发展思路:主要是根据顺昌县“突出工业,突破工业”的发展方向,开发规模工业园区,结合该镇减负、增效、盘活、促收、开发、创新的工作思路,做好沙墩至良种场全长4公里左右千亩工业园区的建设,该工业园区发展分两块。一块是良种场地块,从水泥厂至机砖厂,预计土地面积239亩,地类是田和果园,基本上没有农田保护区,第二块沙墩工业园区,总面积1188亩,其中水田782亩,茶山180亩,现有落地生产企业占地226亩,在沙墩村李墩小组以上125米等高线内有大约18户34座民房视发展情况可能动迁,在782亩水田中没有农田保护区两块土地面积合计1457亩。

洋口毛边纸:洁白、光滑、匀细、韧细强、不淡墨、百年不蛀不变色,是旧时人们订立合同、契约的好材料,在国内及东南亚曾享有盛誉,建国初期一度被中南海定为专用纸品。如今,在日本等国名纸档案馆,还保存着洋口毛边纸样品。

洋口纸伞:桐油纸伞,业界称44骨明油伞。是福建纸伞“三口”名牌之一(另两个为水口、闽清口),于二十世纪初开始生产,最高年产量达五百万多把。赣东南一带姑娘出嫁曾以有此随嫁为荣,1980年代获得福建省工艺美术百花奖。出口至东南亚、欧美等地。 [3]

天台山

在顺昌、沙县两县志里都有记载。新版《顺昌县志》载:“天台山,位县南部,在洋口镇谢坊、田坪二村间,海拔1078米,上有古庵。清宣统三年杨丙羊在此武装起义。山麓有石灰岩、玉龙吐水(间歇泉)、灵龟洞诸胜景,久负盛名。”新版《沙县志》载:“天台山,在桂岩村,高桥乡北25公里处,海拔1078米。上有元朝建的石庵、万寿寺、大圣庙等。 [4]

天台山峰顶的大圣庙。通敞的小庙后有两块建制于清代前期的石碑:前块石碑上刻“白礼那居士”,后块石碑上刻“通天大圣仁济真君”,刻有卷云、旭日等吉祥图案,据说是奉祀美猴王孙悟空的。大圣庙右侧500米处,有座天台宝殿,为石构建筑。从天台宝殿折回过大王庙直往前行约三百米,终于到达古刹万寿寺。万寿寺由顺昌田坪人管理。寺前有座类似于土地庙的小巧建筑(仅二、三平方米),书有“德福神位”。

万寿寺初建于北宋,后废毁。元末明初,由居士捐资,僧人重建,并成为丛林。至清康熙年间,万寿寺又一次得到重建,香火十分繁盛,延平、沙县、顺昌三县(区)信徒纷至沓来。后又毁于兵焚,屡有重修,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得以重建,建筑面积约1300平方米。寺院由弥勒殿、大雄宝殿、地藏殿、观音殿以及客堂、斋堂等整体建筑组成,因地形而异,转折弯曲,结构精巧,气势不凡。大雄宝殿供奉佛教始祖释迦牟尼佛像,左右是阿难、迦叶两名侍者,两厢是佛教传说中掌管日、月、星、地、树、电、火、雨、风、雷等二十位天神立像,名为“二十诸天”。全寺对称严整,是硬山顶、马头墙、砖木结构。寺背倚龙形山,寺前是一个面积近千平方米的休闲场地,阶下有放生池,池中绮丽的睡莲和午时花惹人喜爱。午时花午时遇充沛阳光正亭亭绽放,而放生池旁的一口砌有石壁的古井澄澈如镜,将天光云影、苍山古刹尽收其中。

天台山风景区,其原始森林、竹海、寺庙、怪石、峭壁、石阶、间歇等呈自然与人文的有机结合,让人为之慨叹大千世界的瑰丽壮观。半山上坪头自然村至今还生长着千年“活化石”银杏树,最大一棵需要7位成年人才能环抱。

张胆,中国共产党广西柳州支部创始人,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出生于洋口镇石溪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1月,张胆奉命回南宁工作,不久,蒋介石叛变革命,发动了“四一二”政变。4月12日深夜,张胆被捕入狱,在狱中受尽折磨,仍坚贞不屈。9月1日,在南宁北门刑场英勇就义,当时年仅22岁。

俞渊,洋口镇人,曾任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寄生虫病研究所副研究员、医学昆虫学副教授,兼任上海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除四害协会理事,专家委员会委员,蚊专题组组长,上海动物园昆虫馆顾问。

游振东,洋口镇人(曾任中国地质大学学报副主编,区域地质及成矿研究所所长,地质矿产部岩石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国际变质岩分类命名委员会中国组成员、伦敦《矿物学杂志》编委)

黄荣樽,洋口镇人,(曾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地学部第二届地球物理学科评审组成员)


相关文章推荐:
沙墩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