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野牛跳崖处

野牛跳崖处(Head-Smashed-In Buffalo Jump)又名“牛急跳崖处”、“野牛涧”位于加拿大艾伯塔省麦克雪奥德堡(FortMacleod)西北18公里处,坐落于落基山脉山麓,这悬崖伸延约300米,最高点离崖底约10米,是一个原住民为狩猎野牛专用的野牛跳崖。它是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所挑选的世界遗产之一,也是一个以北美原住民文化为主题的博物馆。

北美野牛跳崖处,亦称美洲野牛涧,坐落在加拿大西南部的艾伯塔省境内,东距麦克雪奥德堡19千米,南距老人河48千米。曾经是史前印第安土著居民最大的围猎场之一。是古代北美土著人的一个重要居住区。它反映了人类在社会早期创造的伟大的原始文化,这让每一个到过野牛跳崖处的人都为古代土著人巧妙地利用大自然提供的一切有利条件,求得生存的智慧和高超技能惊叹不已。

几千年来,美洲野牛是在北美大平原上居住的土著居民谋生的物质来源:牛肉可以充饥,牛皮可以做成帐篷及衣服,牛粪可以生火取暖,牛的腱、骨和角可以制成工具。

史前期,野牛跳崖处是印第安土著居民一个最大的围猎场。艾伯塔西南的箭猎山中的野牛跳崖处是北美最大、最古老,得到最完善保护的围猎场,它包括圈牛区、屠宰区和加工处理场几个部分。其中,圈牛区面积32平方千米左右,美洲野牛被圈到这里后,即被赶下悬崖摔死。屠宰区内有一道约18米高的悬崖。从5700年前到19世纪中期,被赶下这道悬崖摔死的野牛不计其数,悬崖下白骨累累。今天,在11米左右深的存骨坑内仍然可以看见许多野牛骨骼。加工处理场是人们对野牛进行加工的地方。位于圈牛区附近,人们在这里加工野牛。这里遗留的一些土坑是专为贮存、燃煮食物而挖的,土坑周围有用野牛骨垒成的骨墙。 欧洲人到达美洲时,美洲野牛分布在北美洲大部分土地上,曾多达6000万头,是平原印第安人的经济支柱。后来向西移动的白人以任意屠杀美洲野牛为乐,许多印第安人与白人之间的矛盾即由野牛群的减少而引起。自然主义者为如此众多的野牛之惨死而扼腕。到1900年前后,美洲野牛已趋绝迹。由于加拿大艾伯塔省艾伯塔山的“牛急跳崖处”完整保存了世界上最古老的狩猎古迹以及悬崖下古老的加工遗址,1981年,“牛急跳崖处”(又名野牛涧)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予以保护。1990年,加拿大政府在此建立了“森林野牛国家公园”。国家公园成立后,北美野牛才慢慢恢复,数量开始增多。

在亚伯特省的西南部,发现了一个土著人的营房和坟地,里面存有大量的野牛骨骼,展示了近六千年前的北美土著人的习俗。他们利用对地形的熟悉和对野牛习性的了解,将牛群追赶到悬崖上杀死,然后在下面的营房里分割尸体。几千年来,美洲野牛为北美大平原的土著居民提供了许多生活必需品─肉可以食用,兽皮可以做衣服,筋骨和角用来做工具,粪便用来生火。大量野牛死在了牛急跳崖处,这里大批的牛群跳下山崖,被屠宰于山下。牛急跳崖处在北美大平原非常普遍,但是最大的,最古老的,保存最好的是北美洲的“死亡之涧”,它位于艾伯塔山西南的波丘派恩丘陵。“死亡之涧”只是北美土著追捕野牛设施的一部分,遗址整个包括聚集野牛的盆地、把野牛引向悬崖的巷道、野牛跳崖处和加工场所。几千年来,生活在北美的土著一直猎取野牛,他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依靠狩猎技术的高低,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展了无数的狩猎技巧以获取生存所需食物。其中最为复杂的狩猎技巧恐怕应是野牛的死亡之崖。“死亡之涧”只是众多最古老、保存最为完好的类似猎牛场所中的一个,它精巧的追逐野牛的巷道和考古沉积一点也没遭到破坏。

第一位考察此地的考古学家是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朱尼斯博尔德,1938年开始对此地进行第一次发掘,随后九年的发掘让我们对此地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聚集盆地位于悬崖的西边,是一处方圆40平方公里的积水盆地,是广阔的草场地带。盆地里有充足的水源和各种各样的青草,在冬天到来之前都是绿油油的。石块堆积在两旁,追逐巷道帮助者将野牛逐向悬崖。现今仍可在盆地看到绵延14公里长的巷道,由无数小石堆标志着,悬崖西面10公里处有500多个石堆,人们在这里生火和编织毛毯,这些石堆还为野牛形成一条通向悬崖的小路。狩猎开始前,经过训练的年轻人会学走失的小牛的叫声来引诱牛群跟随自己,当牛群靠近了追逐巷道的入口处,年轻人会围在牛群后面,挥动长巾,大声叫喊,恐哧牛群。牛群跑至悬崖前往往收不住腿,随着惯性跌入崖底。从5700年前到19世纪中叶,曾有无数的野牛被聚集到10-18米的悬崖边。今天在悬崖底部到处是野牛的尸骨。悬崖附近是屠夫们的营地遗址。在方圆1公里的范围内星星点点地散布着出贮肉窖和灶坑遗迹,当地人制作的肉干可保存几年时间。

野牛跳崖处现时建有一个花费一千万加元的解说中心,以不破坏跳崖外观的形式建于古砂岩崖当中。解说中心一共有五层,它根据现有的考古发现分别展示黑脚族人的生态、神话、生活方式与技术,并提供原住民和欧洲考古学的观点加以解释。解说中心另外也可以安排圆锥形帐篷露营和提供介绍北美原住民各方面的生活的小作坊,如制作鹿皮软鞋与鼓等。每一年野牛跳崖处都会主持一些特别节目和原住民庆典,这些庆典皆以生动、活力以及真实见称而闻名,当中包括一个在圣诞节举行,叫做“Heritage Through My Hands”的庆典,聚集不同地方的原住民艺术家与工匠,展览不同的珠宝、服饰、艺术品与工艺品。

森林野牛国家公园成立后,许多游人很喜欢“没穿裤子”的野牛滑稽的样子,以为野牛很温驯,于是开着吉普车无忌惮地接近野牛,结果发生了多起野牛将吉普车顶翻的事件,人们才知道北美野牛的牛脾气,但是,当你拿着青草慢慢接近它时,野牛又是那么温柔,任你抚摸嬉戏也不会生气。

在国家公园的管理下,北美野牛的数量逐渐达到了5000多只,一个濒临灭绝的种群渐渐得到恢复,对“牛急跳崖处”进行检查时,突然发现悬崖下有一具野牛的尸体,管理人员非常诧异,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野牛在这里跳下了,好在只有一只牛死亡,公园只好解释是意外。然而,2002年,先后发现了三只野牛坠下悬崖死亡,还有被狼、狐、熊啃食的痕迹,公园管理人员立刻紧张起来,管理人员怀疑是有人盗猎抑或是有人模仿印第安人重复那古老而残酷的游戏。公园增派了警力,密切注视“牛急跳崖处”的动态,但是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并没有可疑的人搞恶作剧。2003年至2004年,同样有几只野牛坠下悬崖死亡,管理人员也在猜疑是否是野牛自杀。公园管理人员不相信。唯一的可能就是北美狼,因为它是一种很狡猾很凶残的动物。可能是狼把野牛驱赶上悬崖,迫使它们坠崖死亡,然后再下去享受美味牛肉。但是在“牛急跳崖处”很少发现狼的踪迹,更没有人见过狼驱赶野牛上悬崖;再说,古老的石头巷道已经残缺,许多地方已经缺口断裂,功能已经丧失殆尽。公园管理人员百思不得其解。2005年2月,公园管理人员在“牛急跳崖处”通道的多处地方安装了监视摄像装置,决心揭开野牛坠崖之谜。终于,当一只野牛进入画面时,后面尾随的果然是一群北美狼。古老的石头巷道虽然残破,但野牛进入巷道后,那些缺口和岔道反而迷宫般迷惑了野牛的方位感,野牛有缺口就钻,有巷道就冲,由于野牛的奔跑是一直向前,最终它冲上悬崖,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一个趔趄就栽了下去。看见野牛栽下去了,狼群迅速撤退。看见摄像画面的管理人员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古老的遗迹竟然还能发挥作用,更感叹北美狼居然会利用“牛急跳崖处”猎杀野牛。大部分动物专家认为,北美狼是印第安人利用“牛急跳崖处”猎杀野牛的见证者,当年印第安人在悬崖下宰杀野牛时,它们也时常观望分得残羹剩骨,印第安人数千年的演示让它们“看懂”了这场的奥妙,实际上每年狼都在利用“牛急跳崖处”猎杀野牛,只不过数量太少而被人们忽视;另一些动物学家认为,也许是偶然行为,随着公园野牛数量的增加,狼在追逐野牛时偶然将野牛逼上“牛急跳崖处”,是一种无意识行为。公园管理高层会同动物学家认为这种现象属于狼的正常猎杀范畴,其每年几头野牛坠崖的数量不足以对野牛种群构成威胁,因此并没有关闭“牛急跳崖处”,但是他们将密切注视北美狼的动向,一旦坠崖的野牛数量达到警戒数量,他们将采取一定措施进行防范。


相关文章推荐:
牛急跳崖处 | 落基山脉 | 北美野牛 | 土著 | 土著人 | 土著 | 艾伯塔 | 印第安人 | 艾伯塔 | 牛急跳崖处 | 世界遗产名录 | 森林野牛国家公园 | 北美野牛 | 土著 | 牛急跳崖处 | 北美大平原 | 艾伯塔 | 北美 | 死亡之崖 |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 | 森林野牛国家公园 | 吉普车 | 北美野牛 | 牛急跳崖处 | 牛急跳崖处 | 牛急跳崖处 | 牛急跳崖处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