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叶开(古龙小说《边城浪子》《九月鹰飞》主人公)

古龙武侠小说《边城浪子》和《九月鹰飞》的主人公,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神刀堂”堂主白天羽和“魔教”大公主花白凤之子,师承李寻欢,得“小李飞刀”真传,飞刀出手“例不虚发”。身具魔教血统其自身血液能够抵消百毒,轻功近八十年来无人能及,“万流归宗”内功心法可破解一切暗器。是古龙江湖第三个十年的缔造者。

出生时被白天羽原配白夫人从花白凤身边抱走,交由叶氏夫妇抚养。白天羽和李寻欢有道义之交,李寻欢曾亲手赠送了一柄刻有“忍”字的飞刀给白天羽,并承诺白天羽愿意传授自己的飞刀绝技给他的一个儿子。 [1] 由于叶开养父只是个普通的少林弟子,而白夫人虽然痛恨小三但不是个狠毒的人,她希望白家所有的人都能在武林中出人头地,所以白夫人将叶开的身世告诉李寻欢,因为叶开的悲惨身世,李寻欢从小交代叶开要先学会爱人,才可以学习飞刀,叶母也在临死时告诉叶开的真实身份,但是叶开为了感激叶家的照顾,并没有把名字改回来,是的,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2] 身负白家血仇而最终选择了宽恕,后大败“魔教”,破“金钱帮”的阴谋,谈笑江湖三十年,携丁灵琳归隐后依旧被江湖传说。

《天涯明月刀》中的叶开已经是“人外的人,天外的天。”

机敏睿智,放荡不羁,幽默风趣,懂得自我欣赏,无论什么场合都能保持松弛冷静,富有正义感,充满仁慈博爱之心,代表人性的光明。

【父亲】:「神刀堂」堂主白天羽

【母亲】:「魔教」大公主花白凤

【师父】:李寻欢

【妻子】:丁灵琳

【外表】:白白净净,高高瘦瘦,长的很秀气。身材瘦削,穿着很随便。

【昵称】:小叶 (丁灵琳称)

【化名】:「风郎君」丁麟、林挺。

【养父母】:叶平夫妇(很早已不在人世)

【年龄】:18-19岁(边城浪子),20岁(九月鹰飞)

【出生地】:关东边城

【自称】:“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我是个天才。” “我是条活了九千七百年,已修炼成人形的老狐狸。”

【兄弟】:丁灵中(同父异母)

【朋友】:傅红雪,路小佳,郭定,葛病。

【门派】:「小李飞刀」传人、「花生帮」帮主。

【特征】

微笑就像阳光。

只要有阳光的时候,他好像就永远都一定是站在阳光下的。他绝不会站到阴影中去。

语调温文,但却充满一种可怕的自信,令人也不能不信。

看到女人和孩子时,笑容永远都是亲切而动人的。

挂在嘴角的微笑,只要在无人时,就会消失不见。

永远在镇定中带着种奇异的轻松,无论面对着什么危险,他永远都不会露出惊慌恐惧的样子。

【武功】

武器:“小李飞刀”。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刀是怎么发出来的。刀未出手前,谁也想像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大家只知道一件事刀一定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3]

内功:拥有一种奇特的功法,能够产生出一种奇异的吸引之力,无论多恶毒的暗器,到了他面前,就好像已变成连一点用都没有。就连路小佳抛起的花生,也能被这股奇怪的力量吸引致改变方向。疑为武林中早已绝传的内功“万流归宗”。

轻功:实在很高,竟已达到了“不可能”的境界,被人认为是近八十年武林轻功最高的人。

剑法:十四岁之前一直住在黄山上的道观里,学的是黄山剑法。

拳法:曾在少林寺做过几个月的和尚,学了伏虎拳。

其他:在江湖中流浪时,学了很多种其他武功。

《九月鹰飞》时期成就:新兵器谱排名第一,天下第一高手。

【代养子】:沈红叶(出自《碧血洗银枪》,阿飞的后人。)

【道义之交】:江南俞五(丐帮帮主。出自《碧血洗银枪》,昔年江湖第一名侠叶开曾送他十六字:“贫无立锥,富可敌国,名满天下,无人识得。”)

【后世评论】: “人外的人,天外的天” 、 “得小李飞刀真传,谈笑江湖三十年,虽然没有妄杀过一个人,却也没有一个人敢轻犯他。” 、“第三个十年属于叶开” 、“昔年江湖第一名侠”。

天连着黄沙,黄沙连着天。人已在天边。叶开仿佛是从天边来的。他沿着长街,慢慢地从黑暗中走过来,走到了有灯光的地方。《边城浪子》

远方天边,,凉风习习,一个人衣袂独舞,彷佛正待乘风而去。《天涯明月刀》

叶开出生在边城,属虎,襁褓中被迫离开边城,由镖师叶平夫妇抚养,根据他的回忆,三岁以后没有再吃过糖,推测三岁时养父已死。叶开的童年是不幸的,自他有记忆起就从没有像正常人一样过过一个新年,养母叶夫人在临死前告诉了他身世,尽管年纪还小,但却已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谈及过去时,叶开神情间总会有一种悲伤苍凉之意,眼中甚至偶尔还会浮现出一丝仇恨。但叶开又是幸运的,因为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人李寻欢,一个神奇的人,他要求叶开无论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先去替别人想一想,正是这个人改变了叶开的一生。

小时侯的叶开,经常被人欺负,没有学会打人前就已先学会挨打,也因此叶开奋发图强,拼命的学习武功,直到没有人再能够打得过他。十四岁以前叶开一直住在黄山上的道观里,练的是黄山剑法,后来在江湖中流浪时又学会了很多种武功。因养父叶平曾是少林寺正宗俗家弟子,叶开在十六岁时曾进少林寺偷学少林伏虎拳。后来又到京城的镖局当过差,在江南曾为了救一个叫小北京的女人杀死盖氏三雄,随后又回到中原,最后从一位老关东手里赢来了一袋金豆子 [4] 。“关东刀马”,边城地处关东,此地是神刀堂与万马堂的发迹之地,也是叶开的故乡,叶开因此便来到了边城。在来边城前,叶开先去了落霞山下的梅花庵,并且也见到了庵中尼姑了因,了解了一些当年梅花庵外血案发生的情形,但那时的叶开并没有发现她就是当年参与杀死亲生父亲白天羽的桃花娘子。

古龙原著《边城浪子》与《九月鹰飞》中对叶开外貌及身形正侧面描写(包含《九月鹰飞》第三回与第五回叶开反串美少女时原著对叶开的外貌形容)

灯光照耀下,只见这个人白白净净一张脸,瘦瘦高高的身材,长得很秀气,态度也很斯文,神情间还仿佛带着几分小姑娘的羞涩。《九月鹰飞》第二回 [5]

叶开微笑道:“老太太,你怎么突然变得年轻起来了?” 老太婆干笑了两声,道:“不是年轻,是骨头轻,我看见你这样的小白脸,骨头就会变得奇轻。”《边城浪子》第十七回

就在这时,一个人慢慢的推开了门,慢慢的走了进来。一个很美的女人,满头乌黑的青丝,挽着个时新的堕马髻,发髻上还插着根凤头钗。 杨轩站起来,微笑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他显然已将这女人作为南海娘子的门下,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这女人却一直在盯着他,眼睛里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杨轩忍不住又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发现她很像一个人。《九月鹰飞》第三回

神案前摆着几个蒲团,中间一个蒲团上,坐着个云鬓高髻的锦衣少女,仿佛很美。她重眉敛目,盘膝坐在那里,竟像是老僧人定一样。这么多人从外面走进来,她居然不闻不问,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但韩贞却忍不住要去看看她。放着这么美的少女在面前,若是连看都不看,这个人一定不是个男人。韩贞总算还是个男人。他看了一眼,就忍不住要多看两眼,他忽然发现这少女很像一个人。《九月鹰飞》第五回

心姑叹了口气,道:“这么好看的男人,我实在舍不得下手。”《九月鹰飞》第六回

丁灵琳吃吃的笑着,从怀里掏出块雪白的丝巾,抛给叶开,道:“快把你脸上这些胭脂擦干净,免得我看着恶心。” 叶开微笑道:“你恶心?但却偏偏有很多人认为我美极了。” 丁灵琳道:“美个屁。”叶开道:“若是不美,怎么会有人认为我像丁灵琳。”《九月鹰飞》第 七 回

他的眼睛里发光,脸上已看不见笑容,漆黑的夜行衣,紧紧裹在他瘦削而灵敏的身子上。《九月鹰飞》第三回

丁灵琳伏在他胸膛上。他的胸膛宽阔而坚实。《九月鹰飞》第十回

叶开明朗的脸上,竟也露出了痛苦之色,终于长叹道:“因为你迟早总要伤心的!”《边城浪子》第四十四回

夜色凄迷,淡淡的星光,照着叶开的脸。他看来仿佛还是老样子,眼睛还是那么明亮,嘴角还是带着微笑。《九月鹰飞》第二十二回

《边城浪子》初期 ,初入边城,洒脱不羁。自天际踏入边城,带着一身的尘埃,手拈残花,化腐朽为神奇。 『一阵风吹过来,卷来了那朵残菊。他一伸手,就抄住。菊瓣已残落,只有最后几瓣最顽强的,还留恋在枯萎的花梗上。他拍了拍身上一套早已该送到垃圾箱里去的衣裳,将这朵残菊仔仔细细地插在衣襟上的一个破洞里。看他的神情,就好像个已打扮整齐的花花公子,最后在自己一身价值千金的紫罗袍上,插上一朵最艳丽的红花一样。然后他对自己的一切就都已完全满意。他又笑了。』

《边城浪子》中期 ,从边城离开到天福楼再次出现时已更换服装,行事态度上也极为严肃谨慎,追求公平公正,一丝不苟。 『两个多月不见,叶开好像也突然变成个很有办法的人了。他身上穿的是五十两银子一件的袍子,脚上着的是粉底官靴,头发梳得又黑又亮,还戴着花花大少们最喜欢戴的那种珍珠冠。这人以前本来不是这样子的,傅红雪几乎已不认得他了。但叶开却还认得他。』

《边城浪子》后期,每一段经历的同时,都会思考,做任何事情前要先替他人想一想,更加宽容,穿着随便,表现的慵懒随和,从容不迫。 『山洞外还是云雾凄迷,一片黑暗,一个人带着笑说道:“这世上并不一定只有路小佳才能吃花生的,不吃花生的倒很难找出几个。”一个人微笑着,施施然走了进来,穿得很随便,笑得很轻松,看他的样子,就算是天塌下来,他好像也不会在乎。看到了这个人,丁灵琳只觉得那闷死人的浓云密雾仿佛已忽然消散了,那愁煞人的秋风秋雨也仿佛忽然停了。现在就算是天真的塌了下来,她也已不在乎,因为这个人就是叶开。』

《九月鹰飞》夜探冷香园。 『脱下貂裘,里面就是套紧身的夜行衣,是黑色的,黑得就像是这无边无际的夜色一样。丁麟(即叶开,卧底,剧情需要)已脱下了貂裘,却没有再喝他那最后的一杯酒。他的眼睛里发光,脸上已看不见笑容,漆黑的夜行衣,紧紧裹在他瘦削而灵敏的身子上。』

《九月鹰飞》被装扮成少女。 『丁麟(即叶开,卧底,剧情需要)张开眼,忽然发现自己身上已换了件女人穿的长裙。他大惊之下,伸手摸了摸头发,他的头发早已被挽成了一种当时女人最喜欢梳的杨妃堕马髻,歪歪的发髻上,还插了根凤头钗。』 『神案前摆着几个蒲团,中间一个蒲团上,坐着个云鬓高髻的锦衣少女,仿佛很美。她重眉敛目,盘膝坐在那里,竟像是老僧人定一样。这么多人从外面走进来,她居然不闻不问,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但韩贞却忍不住要去看看她。放着这么美的少女在面前,若是连看都不看,这个人一定不是个男人。韩贞总算还是个男人。他看了一眼,就忍不住要多看两眼,他忽然发现这少女很像一个人。』

《九月鹰飞》反串结束后换回常服。叶开的常服为【穿着很随便】的衣服,与《边城浪子》后期服装对应。 『“开门的一定就是叶开。”杨天已告诉丁麟,丁麟正站在门口。门里的灯光照出来,刚好照在他身上。一个穿着很随便,长得却很好看的年轻人刚拉开门,就怔住,脸上的表情又是惊讶,又是欢喜。』

●叶开:“我姓叶,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沈三娘:”没有人管真是件幸运的事么?” “我相信你有时也必定希望有个人来管管你的,没有人管的那种痛苦和寂寞,我很明白。”

○丁灵琳:“因为我喜欢你,我想来找你。”我看你能躲到哪里去?你就算躲到天边,我也要找到你。“你表面看来虽然不是个东西,其实心里还是对我好的。”

○丁灵琳:“我知道他迟早一定还会去找我的,他看来虽然对什么事都不在乎,其实却是个很多情的人,别人带我走的时候,我看得出他比我还痛苦。”

○马空群:“他年纪虽轻,城府却极深,武功也令人难测深浅,实在比傅红雪还不好对付。”

○云在天:“此人武功仿佛极高,城府更是深不可测,若真的是他……倒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萧别离:“你究竟是不是个人?算不算是一个人?” “我刚才对你三次出手,本来都是没有人能闪避的。” “但你却连一次都没有还击。”

○魔教铁姑:“无论谁都可以信任叶开的,这个人虽然洒脱不羁,不拘小节,但是朋友托他的事,他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阿飞:“能杀人并不难,能饶一个你随时都可以杀他的仇人,才是最困难的事。”

○阿飞:“仇敌和朋友间的分别,就正如生与死之间的分别。“ “若有人想要你死,你就得要他死,这其间绝无选择。”

○荆无命:“所以现在若有人再作兵器谱,就应该将你的刀列为天下第一,因为你刚才做的事,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所以你这柄刀的价值,也绝没有任何兵器能比得上!”

●叶开:“没有人应该受侮辱,也没有人有权侮辱别人。”

●叶开:“我对刀一向很尊敬。” “你若不尊敬你的刀,就根本不配用刀,你若尊敬你的刀,用的时候就应该特别谨慎。”

●叶开:“一个人是不是受人尊敬,和他的武功并没有关系,你做的若是光明正大的事,就绝没有人会看不起你,我的刀也绝不会飞到你头上去。”

●叶开:“丁大小姐还没有嫁给别人,我难受什么?”

●叶开:你若是她,我相信你一定也会这么样做的,因为你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你们都宁愿牺牲自己,也不忍看着别人受苦。

●叶开:“我只知道,就算她再杀我十次,再嫁给十个男人,我还是一样会这么样对她的。” “因为我知道她对我是真心的,我信任她。“

○傅红雪:“无论谁,只要见过他的刀出手,终身不敢用刀。” “就算他们人未死,心却已死。”

仇恨所能带给一个人的,只有痛苦和毁灭,爱才是永恒的。要学会如何去爱人,那远比去学如何杀人更重要。

要做到“宽恕”这两个字,不但要有一颗伟大的心,还得要有勇气比报复更需要勇气。那实在远比报复更困难得多。

若连你自己都无法宽恕自己,别人又怎么会宽恕你?但一个人也只有在他已真的能宽恕别人时,才能宽恕他自己,所以你若已真的宽恕别人,别人也同样宽恕了你。

宽恕远比报复更伟大。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句话对叶开是不适用的。他用的是小李飞刀。这种刀的力量是爱,不是恨。

生命如此美好,爱情如此奇妙,一个人若还不能忘记仇恨,岂非愚蠢得很?

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刀是怎么发出来的。

刀未出手前,谁也想象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

大家只知道一件事刀一定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上官小仙慢慢道:“我知道你的刀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至的。”

叶开并没有谦虚。

因为刀虽然是他的,虽然在他身上,可是这种刀的神髓,却还是别人。

一个伟大的人。天上地下,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人能代替他。

若不能了解他那种伟大的精神,就绝不能发出那种可以惊天动地的刀。

飞刀!飞刀还未在手,可是刀的精神已在。

那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九月鹰飞》

他,天性散慢,放荡不羁。他出身武林显贵,他的父亲是神刀堂堂主白天羽,他的母亲是魔教大公主花白凤,他的师父是天下第一刀小李探花李寻欢。本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成长空间,他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笑傲江湖、叱咤风云的武林豪杰。但是,他选择了浪迹天涯,成为了一个游戏人间的寂寞高手、孤独浪子。他是继铁中棠、沈浪、楚留香、李寻欢之后,古龙笔下又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是最逍遥却又最寂寞、最孤独的一代名侠。他就是小李飞刀的传人叶开。

叶开是李寻欢的传人,但他不是李寻欢。

李寻欢是游侠,叶开是浪子。

他继承了李寻欢的飞刀绝技,也继承了李寻欢的伟大精神,但他绝对不是李寻欢的影子。他就是他自己,他姓叶,名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叶开。

作为一个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他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他是武林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他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他的轻功造诣已可以和盗帅楚留香媲美,他的飞刀绝技已不在他的师父小李探花之下。但正因为他太成功了,所以命中注定他会成为一个浪子;也正因为他的盖世武功,铸就了他那颗浪子的心。

惩恶扬善,匡扶正义。牺牲自己,只是为了成全别人。这是李寻欢的精神。

武功的意义在于救人而不在于杀人,武侠的意义在于爱人而不在于恨人。这是叶开的精神。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公道自在人心。一切都只有爱而没有恨。这是小李飞刀的精神。

若不能了解这伟大的精神,就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但是叶开做到了,他不但得到了飞刀的秘笈,也得到了飞刀的神髓。他的的确确是一个伟大的人。

但是,或许正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人,所以奠定了他寂寞的一生。

需知道,一个真正的高手活在世上,必定是寂寞的。因为别人只看到他们辉煌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痛苦,所以也就没有人能了解他们,他们永远是孤独的。

浪子心,谁与悉?浪子泪,谁与泣?无语自涕零,断肠人在天涯,这就是浪子的血和泪!

浪子的脸,是微笑的;浪子的心,是寂寞的。叶开岂非正是这样的人?

人们所看到的叶开,永远都是一个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但只要没有人在的时候,他脸上经常挂着的微笑就会消失。也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他内心的真情才会流露出来。

这就是浪子的心,寂寞的心。

虽然都是漂泊江湖,四海为家,但游侠与浪子不同。

游侠没有浪子的寂寞,没有浪子的颓唐,没有浪子那种“没有根”的失落感,也没有浪子那种无可奈何的惆怅。 游侠是高高在上的,是受人赞美和羡慕的,是“胯下五花马,身披千金裘”的公子王孙。

而浪子呢?他们看起来虽然嘻嘻哈哈,天掉下来也不在乎,脑袋掉下来也不过是个碗大的窟窿,看起来好像很逍遥自在似的。

但这都是假象。

浪子的逍遥,是逃避自我的逍遥;浪子的寂寞,是悲天悯人的寂寞;浪子的孤独,是无可奈何的孤独!所以他们的内心是沉痛的。那是一种悲天悯人却又无可奈何的沉痛。

游侠永远是人们歌颂的对象,司马迁写过《游侠列传》,曹植写过《游侠篇》,李白也写过《游侠篇》,就连古龙本人都曾写过一篇名为《游侠录》的武侠小说。但是,从来没有人会歌颂浪子,他们永远都是寂寞孤独的。

沈浪、楚留香、李寻欢都是游侠,阿飞、胡铁花、孟星魂都是浪子。我喜欢叶开,我很希望叶开也是一个游侠,但我不得不承认,叶开是一个浪子,一个最典型的浪子。

但或许正因为他是一个浪子,我才会喜欢他。如果他是一个游侠的话,我恐怕早已将他忘记。

喜欢古龙,只因为他是古龙,独一 无二的古龙。

喜欢叶开,只因为他是叶开,独一 无二的叶开。

感谢古龙,感谢他创造出了叶开。九月飞鹰叶开,边城浪子叶开,小李飞刀叶开。不管给他加上什么头衔,他永远都是一个浪迹天涯的寂寞浪子。

只因为他是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叶开!!!

“我姓叶,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边城浪子》 [6]

江湖奔涌翻滚,容不下片刻的寂寞。

想当年百晓生排兵器谱也不过是一次手段拙劣但结局遂愿的挑拨。四十三年,烽火扬州路所见证的,仅仅是英雄气壮山河。然而岁月催人老,兵器谱上赫赫生威的名字如今随着卷帙一同破败或淡漠,我们渴望新的血液溢涨这个已然衰老的江湖,延续前人不朽的神话,结束难分难解的新仇旧怨,整饬邪门歪道的异端,引导侠义的风起云落。但又有谁愿意接下这个天下最大最烫手的热山芋?这时,我们说不清是救苦救难还是受苦受难的叶开同学毅然决然地挺身而出了。

当看到一个“白白净净”“瘦瘦高高“长得很秀气”甚至可以扮女孩的年轻人突如其来地出现在边城小镇里,本应该是美丽的风景,然而这个漂亮的大男孩却穿着身“早已该送进垃圾箱里去的衣裳”,衣襟仔细地插着枯萎的残菊只有最后几瓣的顽强。他神情肃穆,昂首阔步;笑起来却像漫天黄沙中久日未见的阳光。于是我们被叶开的一举手一投足所打动,他的穿着、举止明明是很不和谐的,但他的魅力就似是有高人指点又得了武功秘籍;他的出场也远远不及周围人的酷,但却快乐得让所有人感到舒服。

人么,故意穿得邋遢,一般有两种原因:放荡不羁或隐藏身份。叶开到底是那一种原因多一点呢?还是无奈多一点吧?叶开的快乐,从来都是带给别人的。毕竟,神刀堂堂主的儿子,魔教大公主的独子,小李飞刀的传人,这些奢侈的称号,只能激活旁人兴奋的细胞:那些梦想扬名立万的人,都可以来杀戮;那些曾经路过杀戮的人,都可以来报复;那些害怕惨遭报复的人,都可以来铲除,然而那些来铲除叶开的人,都得到了宽恕。

古龙说叶开是被无数只苍鹰追赶的狐狸,这种措辞太浪漫,叶开不过是世间最大头的靶子罢了。他必须接受一桩桩天注定的恩怨,一次次遗留下的比武,一个个不容辞的包袱。说实话,我们甚至多多少少地希望叶开被这些琐事搞得焦头烂额这样就会迎来李寻欢的再次登场,但叶开只是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连灰都懒得吹事情就一件件地被这个阳光男孩干净漂亮地解决了。

故事讲到这里,一切都顺利得很蹊跷,其实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旁观者清,但叶开的旁观却带着几分无奈和可笑。无奈如此:我们望着异常晴朗的天空在“今天”,感觉“昨天”离我们而远去,“明天”总是愈来愈近,但遗憾的是,“昨天”不曾被忘记,“明天”亦无从经历。

叶开从一出现就被剥夺了爱与恨的权利,他出道前也许还抱着鹰击长空、鱼翔潭底的雄心壮志,但现实是,该他报的仇,已有人一丝不苟地替他执行;该找他拼的命,都在和别人纠缠不清;甚至该他孝敬、爱护的,也有人挺身而出代其动真情。于是,故事的主角叶开同学,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划作了局外人,他的快乐与悲伤已然无人问津。叶开小的时候也曾经妄想这些恩怨与己无关吧,但当他自认为可以担起这个担子时却恍然发现仇夙真的把他排除在外了,这感觉就像是盼望春游的人在经历了漫长雨季后忽然见着阳光,但此时已是秋天;而他养成的雨中漫步的习惯也随之泡汤。

看着那些人毫无道理地斗得不可开交,叶开只好笑笑,笑真相和他断绝了关系,谎言传诵千遍即成为真理。可是被骗往往比骗人更快活,那些被骗的人都在骗局中找到了最骄傲的自我,所以叶开并没有反驳,在这个难得糊涂的人世,他只能把自己的“浪子”作得名副其实有时浪荡比认真更难坚持。

然而逃避是一个漂亮的鸟笼,我们或许躲过了猫顽皮的眼眸,却永远逃不过蛇恶毒的笑容。命运是无孔不入的火种,背离它,它也许会燃烧失控;面对它,会发现其中闪烁着彩虹。当万马堂展开了撒网式的怀疑,当小李飞刀杀了孺嫠,当傅红雪受了委屈,当路小佳丢了花生米……他们就想起了叶开,出于许许多多亦真亦假的原因。至于这些厄运和惊奇,叶开只得全盘接收,从不挑剔毕竟命运所搞的小把戏,总是不好意思太抗拒。

既然无从逃避,不如奋起一击。但叶开还是犹豫了,他知道他的“一击”必定“例无虚发”这是他对师父的全部敬意和回报。可是,如何才能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淡泊和宽容。淡泊意味着功利欲望无以为诱,宽容意味着忘记全部的亏欠与伤痛。

淡泊的叶开,从被请去万马堂到揭露真相,从被上官小仙胁持到与其比武,只有救人的信念不曾朦胧,其余的一切都近乎于被动。他可以和马芳铃说着不疼不痒的话,对她的明显示爱却无任何回响;他可以静静地看着上官小仙勾引自己,就像看她在和别人调情一样;他可以笑嘻嘻地向自己鞋里灌沙,或扮一身恶俗的纨绔公子相。他不以金钱为动,不被功名所惑,无视自己的苦楚和落拓。所以他才能平静地听旁人把他的血海深仇当作屡讲不爽的谈资;所以他才能善良地祝福朋友娶他深爱的女子。

宽容的叶开,从相遇傅红雪到设计路小佳,从被挚友怀疑到被爱人伤害,他的善良肆意逃脱,而委屈却不明下落。他的关心、挂念那么多即使关心的人于仇恨中盲目地把他囊括,即使挂念的人的短匕还叉在他心窝。他的容忍、原谅那么多否则他如何扭转马空群生的绝望,否则他如何赐予上官小仙新的生活?于是,他再没有更多的精力与智慧为怨恨鞠躬尽瘁,因愤怒赴汤蹈火。

我无法告知你叶开是怎样的表里如一,他的深明大义带着些许调皮,他的拨乱反正本身就有几分邪气。出于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随性与良心总是不停在吵,乖巧不比那些诡计来得早。什么感情占了几分之几的什么情调?叶开玲珑的八面如此:他平日里看上去像一个落魄的流浪儿,而摆阔时活脱脱一个挥金如土的世家公子,他的搞怪明显是魔教的后嗣,但拜见长辈时却稳重得尽显师承的高雅气质……

天是透明的,但它所蕴藏的日月云朵依旧变幻莫测;再惨白的光也可以分成七种颜色,而哪一种是它自己最珍爱的选择?是姓白还是姓李,是安分还是不羁,是踏上歪道的小径还是举起正义的大旗,叶开面对着许多个没有交集的身份,他可曾怀疑何种贯彻才值得。最终,我们所知晓的叶开,他藏起了飞刀,隐匿了骄傲;他选择了一个最没有地位、没有财富、没有声势、没有荣耀的名字,这个除了快乐一无所有的自己。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丁灵琳是活泼娇好的可爱女子,所以她注定在乖巧与泼辣中周旋。她所展现给外人的,也许是大小姐的任性和刁漫;但叶开吻过她的脸,她习惯把头靠上他的肩,他了解她的温柔和依恋。我羡慕所有两情相悦的爱情,而他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准备走好远好远:他们不会在小事上互相牵就,他们懂得用吵架来纠正差谬也懂得生气最多不能过三天。他们的默契已向生活细节蔓延,他们牵着手就可以代替所有的蜜语甜言。

他们的美丽爱情几乎没有缺陷,但善良是另一种威胁。当丁灵琳把刀插进叶开的胸膛时,我们仍然认为他会躲开的,但鲜血毫不留情地飞溅,他竟这样轻易地倒进了绝望的黑暗绝望,这个词本不可能与他有关。这是他所受的最重的伤,“只要一动,就痛得全身都仿佛要撕裂”;恋爱中人的心,大概是颗灿烂的水晶,不存在伤心因为一刀下去就必然碎成一地。然而只要想到丁灵琳,这些“微末”伤害都可以决口不提。

叶开体贴的沉默传到丁灵琳那里就变成了绝望的消息,她宁愿长眠也不愿梦到他闪烁的双眼她不能接受这种微笑已然绝种了。但她却没想到再次见到叶开竟是在自己的婚礼上。叶开了解她结婚是因为她善良,所以他劝开始后悔的丁灵琳回去把自己心爱的女子嫁于朋友,这点,他得了他师父的真传。

幸好丁灵琳不是林诗音,天涯海角,她都要把他追回来,因为他不仅是她的爱人,还是她的朋友,她的搭档,她的快乐,她的悲伤,她生命中难以分离的一部分。而叶开也不是李寻欢,纵使他偶尔学学师长们的画地为牢,也会聪明地把范围画得大一些,比如,整个地平线怎么样?

于是,他们美丽爱情中那点善良的缺陷,也被丁灵琳的执着和叶开的包容所改变。我羡慕所有两情相悦的爱情,更羡慕爱情中的不离不弃。故事在他们相互凝视中结束,他们看到的是对方眼中隽永清泉归为细水长流的平静,叮呤呤地闪着天籁般的声音。

第一回

第五回

诗词记叶开

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

却蕴含着一个复杂传奇的身世

一个轻轻松松的微笑

却化解了世世代代的仇怨

一个超脱淡然的陌路

却是肝胆相照的热血知己

一个本该痛不欲生的刺客

却成长为谈笑自若的侠士

一个风流不羁的浪子

却是情深似海的知心恋人

一个行踪飘忽的游客

却是隐忍真情的一代宗师

……

虽也有腥风血雨的抗争

却总是飘洒着木叶的清香

虽也有深入骨髓的痛楚

却总是沐浴着灿烂的阳光

飞刀离手

不是为了杀戮

在生死攸关的时候

举重若轻

……

他不是寒冬皑皑的白雪

而是初春料峭悬崖上吐绿的苍松

他不是茫茫黑夜的凄冷

而是清爽晨曦中淡淡的金色光芒

他不是背负仇恨的脊梁

而是传播爱与宽恕的天使的翅膀

他不是挣扎羁绊的烈酒

而是醉人的甘露恒久弥香的佳酿

饰演者

出自影视版本

备注

刘永

1977年香港邵氏电影《明月刀雪夜歼仇》

改编自《边城浪子》

游天龙

1978年香港佳视电视剧《金刀情侠》

改编自《九月鹰飞》,年代久远,片源欠缺

刘江

1978年香港佳视电视剧《风雷第一刀》

改编自《边城浪子》,年代久远,片源欠缺

孟飞

1982年台湾电影《九月鹰飞》

刘松仁

1986年香港亚视电视剧《九月鹰飞》

曾伟权

1989年香港亚视电视剧《傅红雪传奇》

糅合《边城浪子》和《天涯明月刀》的剧情,角色名改为“乐天”

张兆辉

1991年香港无线电视剧《边城浪子》

陈勋奇

1993年中港合拍电影《边城浪子》

徐光

2001年内地电视剧《策马啸西风》

多部古龙小说糅合改编而成

陈楚河

2012年华策电视剧《天涯明月刀》

电影

1977年香港邵氏电影《明月刀雪夜歼仇》

1982年台湾电影《九月鹰飞》

1993年中港合拍电影《边城浪子》

1995年中港合拍电影《仁者无敌

电视剧

1978年香港佳艺电视《金刀情侠》出场集数 :片源欠缺

1978年香港佳艺电视《风雷第一刀》出场集数:片源欠缺

1986年台湾台视《边城刀声》出场集数:片源欠缺

1986年香港亚洲电视《九月鹰飞》出场集数:全集

1991年香港无线电视《边城浪子》出场集数:全集

2001年内地电视剧《策马啸西风》出场集数:1-40

2012年内地电视剧《天涯明月刀》出场集数:全集''


相关文章推荐:
古龙 | 武侠小说 | 边城浪子 | 九月鹰飞 | 白天羽 | 花白凤 | 魔教 | 金钱帮 | 丁灵琳 | 天涯明月刀 | 放荡不羁 | 仁慈博爱 | 古龙 | 小李飞刀 | 丁灵琳 | 白天羽 | 花白凤 | 叶平 | 李寻欢 | 孙小红 | 李曼青 | 傅红雪 | 路小佳 | 郭定 | 葛病 | 边城浪子 | 九月鹰飞 | 天涯明月刀 | 碧血洗银枪 | 白天羽 | 花白凤 | 李寻欢 | 丁灵琳 | 小李飞刀 | 花生帮 | 古龙 | 九月鹰飞 | 白天羽 | 李寻欢 | 笑傲江湖 | 铁中棠 | 沈浪 | 楚留香 | 古龙 | 小李飞刀 | 楚留香 | 小李飞刀 | 司马迁 | 曹植 | 沈浪 | 楚留香 | 李寻欢 | 阿飞 | 胡铁花 | 孟星魂 | 边城浪子 | 小李飞刀 | 边城浪子 | 百晓生 | 兵器谱 | 刘永 | 明月刀雪夜歼仇 | 游天龙 | 金刀情侠 | 刘江 | 风雷第一刀 | 孟飞 | 九月鹰飞 | 张振寰 | 边城刀声 | 刘松仁 | 九月鹰飞 | 曾伟权 | 傅红雪传奇 | 张兆辉 | 边城浪子 | 陈勋奇 | 边城浪子 | 陈勋奇 | 仁者无敌 | 徐光 | 策马啸西风 | 陈楚河 | 天涯明月刀 | 于青斌 | 新边城浪子 | 明月刀雪夜歼仇 | 九月鹰飞 | 边城浪子 | 仁者无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