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醉后(唐代王绩诗作) 发布于:

《醉后》为初唐诗人王绩创作的一首五言绝句。此诗前两句用典,后两句议论,诗人把酒醉当成逃避人生失意之感的途径,并表达了人生短暂、及时行乐的观点,在这层表意之下,又别有深蕴。此诗淳朴直率,措辞朴素,鲜作修饰,脱离了六朝习气,又摆脱了当时宫廷诗的“精英”氛围,真挚而疏放,大有魏晋高风。

醉后

阮籍醒时少,陶潜醉日多。

百年何足度,乘兴且长歌。

⑴“阮籍”句:此用阮籍的典故。阮籍生活于三国时魏国末年,当时司马昭父子把持朝政,蓄谋篡位,为此,他们积极网络人才,不肯为其效劳者则被施以重罚,甚至下狱。阮籍违心接受了司马氏的官职,既不想为其效力,又不敢明目张胆地反抗,遂每日饮酒,醉醺醺、晕沉沉地糊涂度日。

⑵“陶潜”句:此用陶渊明的典故。陶渊明是东晋末期人,有兼济天下的抱负,却只做了享有“五斗米”的小官。他不满于当时混乱不堪的局势,挂冠归隐,回乡后终日饮酒赋诗、耕田垦地,过着“携酒去,载诗归”的诗酒人生。

⑶百年:《列子杨朱》:“百年,寿之大齐,得百年者千无一。”故借指人的一生。何足度:过得很快的意思。

阮籍清醒的时候少,陶渊明也是醉酒的多。

应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还是乘着酒兴,赋诗作文,来自寻快乐吧!

此诗具体的创作时间不详。题为“醉后”,是王绩酒意盎然后为抒发人生感慨而作。

中国历史上,属魏晋人士好酒如命,竹林七贤的诗歌多有提到饮酒的事迹,陶渊明也是酒中常客,有《饮酒二十首》,可见当时人对酒的喜好。王绩的这首诗开篇就将阮籍和陶渊明点出,“阮籍醒时少,陶潜醉日多”,这两人一个“醒时少”,一个“醉日多”,极言其沉湎于饮酒的情状。王绩的多首诗中都曾大肆赞美阮籍和陶潜,他们一个是蔑视世俗的行者,一个是自由清高的隐士,其言行思想都是郁郁不得志的王绩的标杆。王绩醉后赋诗仍不忘前者,足见他对这二人的身世有感同身受、同病相怜之叹。

“百年何足度”,诗人自问自答:“乘兴且长歌。”在王绩看来,饮酒以至大醉,既能帮人纾解现实的烦恼,又能催生文思,开启诗兴。虽然诗人流露出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的思想,但这与他济世安邦的初衷毕竟背道而驰,这是他仕途不遇后的无奈选择。虽然他作出了归隐山林的决定,“回归到了精神贵族的行列”,但还是难以完全摆脱失意的困扰。所以,诗酒“乘兴”中未必没有仕途“败兴”。

此诗淳朴直率,措辞朴素,鲜作修饰,脱离了六朝习气,又摆脱了当时宫廷诗的“精英”氛围,真挚而疏放,大有魏晋高风。

浙江省文学学会会员姜汉林《历代官怨诗赏析》:诗人处于隋灭唐兴之际,历仕二朝。唐初,由于统治阶级的需要和提倡,当时的诗坛上,大都依然“承陈隋风流,浮靡相矜”,而王绩却能自拔于颓靡绮丽风气,借典明志,直抒胸臆,给人一种立意清新、语言质朴、诗风自然的感觉,实是难能可贵。

王绩(585644),字无功,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王通之弟。常居东皋,号东皋子。仕隋为秘书省正字,唐初以原官待诏门下省。后弃官还乡。放诞纵酒,其诗多以酒为题材,赞美嵇康、阮籍和陶潜,嘲讽周、孔礼教,流露出颓放消极思想,表现对现实不满。原有集,已散佚,后人辑有《东皋子集》(一名《王无功集》)。


相关文章推荐:
王绩 | 五言绝句 | 全唐诗 | 阮籍 | 司马昭 | 陶渊明 | 竹林七贤 | 饮酒二十首 | 姜汉林 | 绛州 | 王通 | 嵇康 | 阮籍 | 东皋子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