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最三国(2010年华文出版社出版图书) 发布于:

《最三国》图书是范军的著作,于2010年2月1日由华文出版社出版。《最三国》是对《三国演义》阅读经验和文化记忆的一种重新梳理,是对三国英雄人物性格与内在精神的现代解读,是动荡不安的时代下英雄人物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心路历程,是打破局限追求理想的挣扎,是对人性的弱点和优点的拷问。还有51玩网、冰动娱乐、游艺网等运营的《最三国》同名网页游戏。

《最三国》的主要内容有:刘备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做一个英雄。虽然他左张飞右关羽,屁股后面还跟着五百个来路可疑的乡勇,但是在这样的时代,他毫无疑问只是一个小虾。在任何场合下,争先恐后地成为意见领袖,这其实是成功人士之所以会成功的重要素质。曹操就具备这样的素质。所以,很多年后他成功了。一直以来,董卓都有怀才不遇的感觉,虽然他并没有什么才能。先前和黄巾军作战时,董卓的部队被打得满地找牙,而他本人则是满世界找窝。

孙坚却认为,一个“忍”字当头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传国玉玺是怎么来的?不是忍来的。董卓的霸业是怎么来的?也不是忍来的。

王允跪了下来,向自己的养女貂蝉跪了下来。王允的一生就是计谋串起的一生。不过这一次,王允的计谋比较狠,他要用一个女人来打败两个男人。

吕布喜欢站在历史风云人物的对立面,做他们的劲敌,顺便做一个历史风流人物。他的人生就是刀尖上的人生。我挑衅我存在。

口中有江湖。口中有人生。口中有刀光剑影。口就是谋士安身立命的工具和武器。

范军,曾在杂志社工作,后退出传媒江湖。2007年起致力于历史写作,天涯社区知名写手。著有《下一个出局者》《帝国不语对枯棋》《大明朝的死弯儿》等畅销图书。现居北京。

天下三人

生逢其时

一个小虾的东奔西走

有一种官叫县尉

慷慨激昂害死人

有一个人汗流浃背了

要做意见领袖

在这个机锋处处的夜晚

剧情出现了意外

比权力更锋利的是人心

天下大不过一封表奏

所谓正义

谁是这个国家一言九鼎的力量

这一剑杀鸡儆猴

夜宴的结局

一个人为什么而活

一声审时度势的轻叹

哭是最愚蠢的办法

在嘉奖与缉拿之间

小人物对大人物过目不忘

世界,告诉你我不相信

有参与,才有可能

杀一个人可以有多快

实惠重要还是名声重要

迁都,没有任何借口

只对你身上的宝贝感兴趣

偶像也无赖

男人要报仇

一个无神论者的意外死亡

你能干什么

爱情是这样一种东西

人,到底是跑不过命的

什么时候是父子

悲怨交集

以身饲虎

专职书记员

因为心软,所以无力

有一种飞来横祸你不知道

谁在睥睨天下

他不是一般人

起码混了个耳熟

首鼠两端

世上最大的赌注

他需要尊重

一双肉手

自恋狂

最大的孤独

有些深情,有些绝望

也多疑,也冒险

谁有先见之明

“义”字的重量

干吗要有底线

选择性失明

总以为还有下一个

人这个动物太善变

感恩就要报恩

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刘备深不可测

女人的话题与男人有关

有人质者生存

命运是人世间最大的秘密

一个谋士的功力

中国往哪里去

有些险不得不冒

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心有多大,猜疑就有多大

仁慈的力量

不看嘴,看心

一顿鞭子失去一座城池

信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人生不是绕口令

失去是为了得到

有志青年最大的问题

人生烦恼此玺始

换一个角度看问题

玩的就是心跳

政治,让爱情走开

抓住机遇

反革命家属

忍一时容易忍一世难

世界不相信眼泪

痛并快乐着

向世界要理由

投降吧

睡一个女人的代价

冤死你,没理由

良禽择木而栖

最多疑,最单纯

世事多乖张

信仰经不起质疑

比语言更重要的

没后路可退

团结就是力量

节食比赛

老实人王

变脸游戏

一匹马引发的信任危机

窥破天机

要不要相信常识

一种感觉

心思与转机

谁成气候

心领神会是圈套

任何人都不可靠

人心最难测量

人生如梦

嘴皮子和刀把子之间

最柔软的东西最锋利

在多情与绝情之间

杀人易,听心里话难

名利场就是生死场

仇恨的重量

纳了投名状

青梅煮酒

雅趣的开头,惊悚的结局

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能哭,敢哭,善哭

温柔地杀你

史上最强的谋士辩论赛

辱骂与恐吓才是战斗

出来混,就不是为了和平

谁的青春有我狂

一个不合时宜的人死了

刘表的“芳心”

要野心,更要秩序

有条件,好商量

没有破不了的魔咒

坚持的代价

不再见不走

那些传奇

《最三国》是对《三国演义》阅读经验和文化记忆的一种重新梳理,是对三国英雄人物性格与内在精神的现代解读,是动荡不安的时代下英雄人物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心路历程,是打破局限追求理想的挣扎,是对人性的弱点和优点的拷问。

比易中天的《品三国》更血性更奋斗;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个三国,部写给青年人看的《三国》;

动荡时代下男人超越自己征服世界的激情,关于欲望、勇气、谋略与耐力的较量;

对经典的深度发掘,对三国英雄人物欲望与内在精神的现代解读。

第一章 萍聚

天下三人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说起来都是静极生动。

比如,东汉末年,一个叫刘备的年轻人一直以来都在静静地等待,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尽管张角敢教日月换新天这一年,刘备已经二十八岁了,可他除了每天斜卧涿县(今河北省保定市境内)街头卖他永远卖不完的草鞋和草席外,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等待。

没有人知道他在等什么。作为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的玄孙,刘备的等待成了涿县一道耐人寻味的风景。

一个无人敢去说破的公开的秘密。

其实那样的时代,很多人也都在等待,等待他们的人生会发生点什么。

通常,这些人的人生乏味至极,空空如也,但是等待却构成了他们的人生价值。

他们满怀期待地等待天上掉馅饼。等待某种激动人心的大事发生。

刘备也是这样。

很多年前,刘备还是一个口出狂言的孟浪少年。他指着老家东南的一棵大桑树说: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刘备说这话时,大桑树正枝繁叶茂,远远望去,像极了皇家的车盖。

很多年后,刘备已是一个痴痴远望的忧郁青年。大桑树依旧枝繁叶茂,只是刘备的心情已是几度夕阳红。

也许自己真的真的没有出息,也许人生只是一个以希望始以绝望终的轮回,马上就奔三的刘备惆怅不己。

不过,世事总是峰回路转。就在有志青年刘备等得几近失望之时,他生命中最值得等待的那个人出现了。

张飞。张飞当时是很粗很暴力地出现在他面前的。

一般来说,这世上如果有人很粗很暴力地出现在另一个人面前的话,并不代表他们认识,而仅仅表明前者对后者看不顺眼。

张飞就对刘备很看不顺眼。

因为刘的寻寻觅觅凄凄惨惨切切。当时的刘备正站在一张官府贴出的征兵令前感时伤怀,觉得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那样的幽怨在张飞看来,很不男人。

张飞的处事风格讲究手起刀落,一刀两断。他的长相也很好地配合了他的处事风格:一切器官往粗里长,往暴力方向长。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张飞很男人,刘备很不男人。但奇怪的是,他们在认识之后不久就勾肩搭背了。

因为刘备的一颗心。

不错,刘备的心是柔软的,可它是为天下苍生而柔软,这让张飞觉得,刘备也很男人。不仅很男人,而且很丈夫。

他们决定悍然地走到一起,为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增添变数。刘备很有些幽怨地告诉张飞,他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的玄孙。虽说天下风云起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但比枪更厉害的是出身。张飞毫无疑问对刘备的出身景仰得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因为说起来令人气馁,看上去霸气十足的张飞只是一个屠夫。他一生手起刀落,只让无数的猪们含恨九泉。

当然,在张飞家那个后来永载史册的桃园内,还有一个男人表示要为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增添变数。

事实上,五六年之前,关羽就为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增添变数了。

他在老家杀了一个人。

一个藐视他人存在的人。

法律未能让这个人停止藐视,关羽让他停止了藐视。为此,关羽付出的代价是浪迹江湖。

一般说来,一个浪迹江湖的人是没有归宿的。为了让自己有归宿,关羽站在了这个桃园内。不过,在逃杀人犯关羽到此时还不明白自己这一举动的意义所在。对于他来说,从现在开始,他只是从一个江湖走入另一个江湖,从一个人漂泊走向三个人一起漂泊。仅此而已。而很多年之后,关羽那个被无数人念念不忘的优秀品质忠义,则源于他们此时手中的一碗酒。

三人各自捧着融有三人鲜血的一碗酒,很豪迈地一饮而尽,为一段即将展开的陌生旅程壮行。在鲜艳桃花的映衬下,这三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看上去一副不抛弃、不放弃的表情,令人肃然起敬。

生逢其时

曹操不令人肃然起敬。

因为他出身不好,是宦官之后。

虽然从生理学上说,宦官之后是一个伪命题,但是曹腾却把生理学踩在脚下,踩得这门在后世被广泛承认的人体科学“吱吱”乱叫。

曹腾如此豪迈是有原因的。他不是一般人,是中常侍。他和张让等十常侍一起,成为影响中国政局的少数几个人。

不错,中国的政局没灵帝什么事。尽管灵帝也很想影响它,可十常侍不答应。

曹腾也不答应。

曹腾只答应一件事收曹嵩为其养子。多年后,一个叫阿瞒的男婴哭得惊天动地地来到人间,他就是曹嵩的儿子,曹腾的干孙子。又过了几年,这个叫阿瞒的小男孩有了一个正式的学名:曹操。

当然了,曹操不令人肃然起敬的原因不仅仅因为他是宦官之后,还因为他的性格。

比较浪荡,比较奸猾。

曹操的叔父就亲自领教了他的奸猾。

因为曹操算计了他。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曹操突然“中风”了。

曹操其实不轻易“中风”的。就像这个世界上的阴谋诡计,用多了就不灵。可这一回,曹操决定在他叔父面前“中风”一把。

曹操的叔父果然上当了,他在第一时间向曹嵩汇报了此事。至此,这个一向以谆谆教诲侄儿走正道为己任的老实人失去了他哥哥曹嵩的信任,因为曹嵩随后见到的曹操是活蹦乱跳的曹操。这个看上去一脸无辜的儿子甚至向他倾诉了很多年来叔父对自己的“栽赃陷害”。

曹的叔父只能是一声长叹。

许劭也一声长叹。作为汝南地区著名的人才观察家,许劭同志相人无数,心底早已是波澜不惊了,不过当他看到曹操的面相时,心里还是大大地惊了一下。

“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这是许劭留给曹操的一句话,也是留给这个时代的一句话。因为随后不久,业已成年的曹操就开始了“我存在、我折腾”的生涯。他在就任洛阳北都区公安局长期间,把敢于违反宵禁、提刀夜行的中常侍蹇硕的叔叔给打了。随后曹操被提拔为顿丘县的县长,开始正儿八经地成为一个正县级干部。

当然了,这样的时代,对曹操来说,一切都只是刚刚起步。要成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就不能安于当一个小小的县长。这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很快就明白,什么是他在这个时代最应该做的事情。不久,他带着五千人的部队杀奔颍川,在那里,一个时代的主旋律正唱得惊天动地,政府军和张梁、张宝的反政府军厮杀得死去活来。

曹操投身期间,那叫一个如鱼得水。他隐隐地感觉到,要做一个治世之能臣,那基本上是下辈子的事情了;要做一个乱世之奸雄,却他奶奶的生逢其时。虽然,打心眼里,曹操还是愿意做英雄不做奸雄的,可既然做英雄名额有限,老天爷不待见他,那就做一个奸雄好了。

一个小虾的东奔西走

从小虾到大侠,究竟要走过多少千山万水,刘备不知道,也没人知道。的确,人生的很多时候,所谓的前途都是闭着眼睛往前走,走到哪里算哪里。功成名就了,那叫前途一片光明;身败名裂了,那叫没前途。重要的是往前走。

不过对刘备来说,往前走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前方在哪里。虽然他有一个听起来吓死人的出身,但也有一个听起来吓死人的职业卖草鞋的。在政府军主导的正面战场上,刘家军缺少一个冲锋陷阵的空间和方向。

他只能带着五百乡勇依附于政府军,以一种可怜的力量证明自己可怜的存在。

事实也的确如此。桃园三结义之后,刘备和他的兄弟们开始了依附生涯。先是跑到幽州太守刘焉那里效力,接着又跑到青州太守龚景那里效力,再接着又跑到广宗卢植处,试图在这位中郎将手下讨生活。就是在这里,刘备和曹操历史性地擦肩而过。这是一个小虾和另一个稍大一点小虾的擦肩而过,他们甚至没有照面,更没有对话,有的只是相同的欲望和乱世称雄的野心。

在关羽看来,刘备没有欲望,也没有野心,有的只是和他一样的漂泊。

漂泊者是无根的。关羽对这一点非常有体验。刘焉、龚景、卢植都不是他们的根。卢植接下来的遭遇更是鲜活说明了这一点。

他被抓起来了。不是被张角抓的,而是被灵帝派人抓走的。

事实上,灵帝也不想随便派人抓走一个抗敌将领,但是黄门左丰不同意。

因为他的欲望没得到满足。黄门左丰的欲望说起来是这个世界上最稀松平常的欲望。

他要钱。向卢植要钱。这个被现代法律定义为索贿的行为就发生在抗敌前线。


相关文章推荐:
范军 | 华文出版社 | 三国演义 | 三国 | 人性的弱点 | 冰动娱乐 | 网页游戏 | 刘备 | 张飞 | 关羽 | 曹操 | 董卓 | 黄巾军 | 满世界 | 孙坚 | 王允 | 貂蝉 | 吕布 | 刀光剑影 | 谋士 | 武器 | 下一个出局者 | 大明朝的死弯儿 | 北京 | 生逢其时 | 没有任何借口 | 父子 | 睥睨天下 | 首鼠两端 | 选择性失明 | 中国 | 痛并快乐着 | 良禽择木而栖 | 团结就是力量 | 老实人 | | 信任危机 | 人生如梦 | 生死场 | 辩论赛 | 谁的青春有我狂 | 不合时宜的人 | 刘表 | 三国演义 | 人性的弱点 | 易中天 | 东汉末年 | 张角 | 刘备 | 河北省 | 中山 | 汉景帝 | 孟浪 | 几度夕阳红 | 征兵令 | 感时伤怀 | 天下苍生 | 草头王 | 关羽 | 关羽 | 关羽 | 关羽 | 关羽 | 关羽 | 鲜血 | 生逢其时 | 生理学 | 曹腾 | 张让 | 十常侍 | 影响中国 | 曹嵩 | 阿瞒 | 阿瞒 | 某年某月某日 | 许劭 | 汝南 | 洛阳 | 顿丘县 | 正儿八经 | 张梁 | 张宝 | 生逢其时 | 刘家军 | 桃园三结义 | 刘焉 | 青州 | 龚景 | 卢植 | 中郎将 | 关羽 | 关羽 | 刘焉 | 左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