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最中国的留学生

1914年,陶行知(18911946)抵达美国旧金山,入伊利诺伊大学攻读市政学。学习的课程既有政治学、公法和市政问题,也有欧洲大陆政治问题,而偏重于美国的内政、外贸、外交问题。

《教育管理》。任课老师柯夫曼教授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是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孟禄的学生。

当时,陶行知和孙科是同学,还是室友,又都是柯夫曼的学生。有一次柯夫曼邀请他俩来家里度周末。晚饭后,三人在客厅里漫谈。柯夫曼问他们学成归国后有什么打算。

孙科回答:“我归国后,如能担任南京市长,我要把南京整治得和纽约一样,成为世界上一流的城市。陶君是我的好同学,我要请他做副手,担任市政秘书长或副市长。”

陶行知说:“我可不想当官,我要回国办教育事业。”柯夫曼知道了陶行知的志向,就向他介绍了自己老师杜威的教育思想。

受此感召,1915年9月,陶行知转入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学习教育行政、比较教育、教育哲学、教育史、教育社会学等。指导教授有:孟禄、斯特雷耶、克伯屈、杜威、斯列丁、康德尔等,都是一时名家。

纽约的生活水平高,陶行知不得不靠做工来维持生活和学习费用。每天下课后,他就到车站、码头、饭店打工,天黑回校,一头钻进图书馆看书学习,往往直到图书馆关门。

经孟禄推荐,陶行知获得利文斯顿奖学金,解了部分生活之困。于是他致函师范学院院长罗素表示感谢,在信中他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终生唯一的目标是通过教育,而非经过军事革命创造一个民主国家。看到我们共和国突然诞生而带来的严重弊端,我深信如果没有真正的公众教育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共和制存在。”

时时不忘自己的祖国,不忘家乡的亲人,被称为是一个“最中国的留学生”。

1917年,陶行知带着教育博士学位离美登上归国的海轮。随身的还有杜威“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从做中学”、“儿童中心”等教育思想,这些为陶行知回国后,实施教育救国,办学兴学,开展平民教育、师范教育、乡村教育活动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 [1-2]


相关文章推荐:
教育管理 | 哥伦比亚大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