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足利义满

足利义满(あしかが よしみつ;1358年9月25日-1408年5月31日),室町幕府第三任征夷大将军,幼名春王。父亲是第二代将军足利义诠、母亲是纪良子的侧室。

贞治五年(正平二十一年,1366年)后光明天皇赐名义满,10岁继任征夷大将军,亲政后充分显示领导与统治才能。永和四年(天授四年,1378年)移居京都室町,正式称室町幕府,同时他也被看作是室町时代的开创者。永和五年(天授五年,1379年)征讨东海地方实力守护大名土岐赖康,明德二年(元中八年,1391年)镇服山阴地方守护大名山名氏清,震慑其他的守护大名。 [1] 明德三年(1392年)结束南北朝分裂局面,完成国家统一,成为室町幕府最盛期的缔造者。

明德五年(1394年),让将军职于子足利义持,出家为僧,法名鹿苑院天山道义, [2] 公家及武家实权仍握在手。应永六年(1399年)制服最后一个有力的守护大名大内弘义,使其权威无限增高。 [1] 在经济方面除繁荣本国商品经济外,努力发展明日贸易。应永八年(1401年),遣使祖阿与肥富赴明,在国书中奉明正朔,称臣纳贡,建立明日贸易关系。 [3] 明成祖即位后,确立勘合贸易的明日官方贸易关系。 [2] 这种贸易关系继续近一个半世纪之久。

应永十五年(1408年)突发疾病死去,享年51岁,葬于相国寺鹿苑院。死后朝廷追赠“鹿苑院太上法皇”,足利义持在斯波义将的反对下拒绝此称呼,但相国寺则接受了这个称号。

注:足利义满画像来自鹿苑寺藏。关于纪年方式,括号外为北朝年号,内为南朝年号。

正平十三年(延文三年,1358年)足利义满出生,当时恰好是足利尊氏逝世后的第100天。父亲乃幕府第二代将军足利义诠,母亲是义诠的侧室纪良子。因义满将邸宅移至北小路室町,所以世人又称其“室町殿”。义满年幼的时候,室町幕府同南朝的战争仍在继续。观应扰乱之后,室町幕府内部的争权夺势更加激烈。在争权中失势的细川清氏等有力武将先后投奔南朝。

正平十六年( 康安元年,1361年),细川清氏引导楠木正仪所率的南朝军攻占京都,年幼的足利义满前往赤松则的居城播磨国白旗城避难。翌年,室町幕府和北朝军夺回了京都,足利义满在回京途中路过了摄津国的一个地方(可能是尼崎市),对当地的景色叹为观止,下令家臣们把这里的景色扛回京都。家臣们对此感到万分惊讶。正平二十二年(贞治六年,1367年),其父足利义诠逝世,年仅10岁的足利义满继任幕府将军。

正平二十三年(贞治七年1368年)举行评定始,阴历4月元服,以管领细川赖之为乌帽子亲。次年正式被授予征夷大将军的称号。由于义满年幼,细川氏一门独揽了室町幕府的大权。细川赖之实施应安大法,强化了土地的支配,并对京都和镰仓的五山制度进行整备,强化了对宗教的统治。同时向南朝的势力圈九州岛派遣今川贞世(了俊)、大内义弘,弱化了南朝在这些地区的统治。文中三年( 应安七年,1374年),足利义满迎日野业子为妻室。

正平二十五年(应安三年,1370年),幕府为了强化对京都的支配权,给予了朝廷对山门公人(延历寺及其支配下的诸势力)的取缔权。天授四年(永和四年,1378年),足利义满迁往室町的花御所居住,人称室町殿。足利义满在天授四年(永和四年,1378年)阴历3月兼任右近卫大将,五个月后兼任权大纳言,受到了关白二条良基的支持,积极参加朝廷的事务。

翌年就发生了兴福寺僧众抬着春日大社的神木入京强诉的事件。由于春日大社是藤原氏的家寺,朝中的藤原氏公卿十分畏惧,不敢入宫供职。足利义满认为自己是源氏后人,依旧出仕如前。此后足利义满扶持朝廷,对寺社势力进行严厉打击。足利义满超越了祖父足利尊氏和父亲足利义诠,先后升任内大臣和左大臣。

弘和二年(永德二年,1382年),后圆融天皇退位,亲义满的后小松天皇即位。后圆融虽名义上开设院政,但实权都归义满执掌。弘和三年(永德三年,1383年)足利义满担任源氏长者,兼任淳和奖学两院别当,受封“准三后”的称号,成为了公家和武家双方势力的首领,朝廷中几乎没有反对足利义满的势力。弘和三年(永德三年,1383年),足利义满在相国寺内创建了供自己修禅的道场,即鹿苑院。该院的院主被任命为历代僧录,统辖五山十刹以及诸流,并掌管人事。

元中二年(至德二年,1385年),足利义满参拜东大寺和兴福寺。元中五年(嘉庆二年,1388年)游览富士山。元中六年(嘉庆三年,1389年)参拜安艺的严岛神社等地。这一系列视察同时增强了自己的威信。

足利义满为了巩固幕府政权采取的第二招就是削除有力守护大名的势力,首当其冲的是土岐氏。土岐赖远因向光严天皇引弓射箭而被斩首,外甥土岐赖康继承其后并出任美浓守护。“观应扰乱”之际,土岐赖康捞取了室町幕府侍所头人一职,而且兼任伊势和尾张两守护,成为了继山名时氏、佐佐木导誉之后的实力守护。七十岁的土岐赖康一去世,足利义满就开始了他的计划。土岐赖康的三国守护一时曾由养子土岐康行继承,但足利义满把尾张守护一职给了赖康之子土岐满贞。可是当满贞去尾张国就职时,遭到了康行的女婿诠直的阻拦,土岐氏一族开始分裂并产生内讧,而这正是足利义满想要看到的。

足利义满派军援助满贞,结果元中七年(明德元年,1390年),土岐康行败北,其美浓和伊势的守护也随之被剥夺。美浓守护由赖康之弟土岐赖忠继承,伊势守护则由仁木满长出任。虽然土岐康行不久恢复了伊势守护,但失去了土岐氏的统率地位。之后,满贞的尾张守护也被收回,任命给了斯波氏。土岐氏落了个巢倾卵破的结局,满贞只是义满分裂土岐氏的一颗棋子而已。历史上称为“土岐氏之乱”。

山名氏一族的没落也同土岐氏如出一辙。山名时氏归顺幕府时,曾封为丹波、丹后、因幡、伯耆、美作五国守护。时氏死后,守护之职由其儿子担任。不久,山名氏又获得了但马、和泉、纪伊、出云、隐岐、备后六国守护,这样山名氏占据了日本六十六国中的十一国守护,因此有“六分一众”之称。

早在元中六年(康应元年,1389年),足利义满乘山名时义去世之际,开始分化山名势力。首先命令庶子系统的氏清和满幸出击时熙和氏之。可是,很快足利义满以霸占上皇领地罪把满幸驱逐出京都,转而支持时熙和氏之。待满幸感到不对,纠合家族拟与义满决一雌雄时已经晚了,一族的分裂已是无可挽回。氏清、满幸率军在京都的内野与幕府军展开大战,结果以失败而告终。最后,山名家族的守护只保留了但马、伯耆和因幡三国。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明德之乱”。 [5]

南北统一的交涉始于正平二十一年(贞治五年,1367年)的秋天,当时活动的主角是佐佐木道誉和楠木正仪,但以失败而告终。元中九年(明德三年,1392年),南朝的势力不断衰退,南北朝统一已成为必然发生的事情。在大内义弘的中介下,足利义满与南朝谈判。

元中九年(明德三年,1392年)闰十月,足利义满以大内义弘为中介,允诺以下三个和平条件为前提实现了分裂达半个多世纪的南北统一。这三个条件是:第一,象征皇权的三种神器由后龟山天皇转交后小松天皇。第二,从今以后后龟山流与后小松流轮流继承皇位。第三,各国土地归属后龟山流所有,而拥有庄园百余所的长讲堂领地归后小松流统治。以上三个和平条件北朝方并不知晓,很有可能是足利义满的独断。况且,从一开始义满就压根儿没想过要付诸履行。这其实是后龟山天皇屈服于势力强大的幕府之结果。 [5]

然而,在北朝后小松天皇得到三个神器后,宣布由自己的皇子实仁亲王继承皇位。被夺去了神器的南朝也只能屈服于北朝的统治。

室町幕府要确立全国性的统治地位,如何削弱或夺取北朝的权力无疑是一项重要课题。当时的北朝掌握着统辖寺社和公家的大权。因此,幕府通过建立自己的机构和相关法令,夺取了京都市内的维安权、民事裁判权以及市场课税权。对于足利义满来说也许并不满足于此,历来怀疑其有狼子野心即怀有篡夺皇位之阴谋。在此,暂且不下结论,先看一下当时义满的一些行为举止。

明德五年(应永元年,1394年)年末,升任太政大臣的义满要求诸位大臣对其行上皇礼。翌年正月,当关白一条经嗣去室町殿筹备太政大臣拜贺会的供品时,对义满执以“院”礼。所谓的“院”是指上皇、法皇或者太后居住的地方,显然这时已经出家的义满把自己摆在了法皇的座次。应永十三年(1406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后小松天皇的母亲藤原严子(通阳门院)去世,按理后小松应该服丧一年,这在日本称为“谅之仪”。但是义满以一代天皇不宜两次服丧为理由,让后小松天皇认自己的妻子日野康子为干娘(准母),这样自己也就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天皇之父。在应永八年(1401年)递呈明朝的国书中自称“日本准三后某”即由此而来。

明德五年(应永元年,1394年),义满将将军一职让位给了成人的长子足利义持(1386-1428),而将本来预定出家比睿山延历寺的次子足利义嗣还俗。义满特别钟爱精通乐理的次子足利义嗣。为了能让足利义嗣跻身公家的顶层社会,应永十五年(1408年)二月至四月期间,义满采取了一系列异常的大手笔。首先,二月策划“童殿上”成功。所谓的“童殿上”即让未成年的公卿子弟上朝侍奉天皇,这其中主角当然是义嗣。这种“童殿上”在日本历史上只有两次,另一次就是平安时代后期的藤原忠实。三月四日未成年的义嗣叙勋从五位下。同月的八日至二十八日,後小松天皇巡幸北山殿,义嗣独得日夜侍奉之机。期间的二十四日晋升正五位下的左马头(官营牧马场长官),回宫前的二十八日升至从四位下,二十九日委任以左近中将。四月二十五日,义嗣以亲王之礼在宫中举行了成人仪式,随后加封为从三位参议。短短的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义嗣成功跻身公家顶尖行列。此外,据说义满打算让义嗣成为后崇光院的养子,然后再逼迫后小松天皇让位。可以说,义满为儿子篡夺皇位之梦只有一步之遥了。 [5]

南北统一六年后的应永六年(1399年),足利义满的矛头指向了尾大不掉的大内义弘。明德之乱后,大内氏已是周防、长门、石见、丰前、和泉、纪伊六国守护,而且还掌管贸易港口市,控制着濑户内海的东西航路。此外,大内氏主张自己是百济王族的后裔,并以此为理由向朝鲜王朝要求赐予自己朝鲜国内的土地。这一切都让义满甚为警戒。

让义满对义弘产生不满的最初原因,据说是义弘拒绝出资和出力修建义满新的政治中心即北山第。被义满削去和泉、纪伊两国守护的大内义弘,毅然举起了反旗,联络对义满怀恨在心的今川了俊、镰仓公方的足利满兼、山名氏清之子时清等反戈一击,结果义弘本人在市战死。而其弟弘茂愿意追随幕府,因而受封周防、长门两国守护。这在历史上称之为“应永之乱”。自此足利幕府的统治势力延伸至西端。 [5]

1408年(应永15年),义满突发疾病死去,享年51岁(足49岁)。法名鹿苑院天山道义。其遗骨在等持院火化,葬于相国寺鹿苑院。死后朝廷追赠他“鹿苑院太上法皇”的称号,足利义持在斯波义将的强烈反对下辞退了这个称号。但相国寺则接受了这个称号,称之为“鹿苑院太上天皇”。

足利义持与足利义满在对朝廷、对公家、对守护大名和对明朝贸易等很多方面持相反的意见。因此义满逝世后,其政策大部分被义持废除。北山第除了金阁以外的建筑也被义持拆毁。义满偏爱的次子足利义嗣被迫出奔,被义持以谋反罪杀害。义嗣的子孙逃往越前,成为世代的鞍谷公方。

此后,第六代将军义教曾恢复其政策,但在嘉吉之乱中为赤松满所暗杀,改革停止。而第八代将军义政也曾试图恢复其政策,但因应仁之乱的爆发而失败。

修建御所

永和四年(天授四年,1378年)三月,足利义满从三条坊门殿搬迁至在建的北小路室町。这个新官邸称之为“花亭”、“花之御所”或“室町殿”,到永德元年(弘和元年,1381年)才完工,室町幕府的名称就是从此而来。在这里,足利义满接待了以后圆融天皇为首的公卿贵族,成功闯入尊氏、义诠没能深入的公家世界。他不仅参加朝仪节会(天皇宴会),而且还十九次担任节会负责人,花押也由武家式样改为公家式样。此外,还出任淳和院和奖学院的别当(寺务总管),完成了贵族化的蜕变。极尽奢华的义满,除了正妻之外,还拥有众多小妾和女官,此外还养了十多名男童。虽然在当时的文献中没有明确记载义满有同性恋倾向,但现代学者大多持肯定意见。

巡游地方

足利义满对地方势力采取打压与怀柔同时并举的方法。自至德二年(元中三年,1385年)八月开始至明德元年(元中七年,1390年)九月的五年时间里,频繁出游全国各地,包括奈良的兴福寺、纪伊的高野山和粉河寺、骏河富士山、四国赞岐和伊予、安芸严岛神社、周防窑户关和备后、越前气比神社等地,其中巡视奈良前后达八次之多, 会见了细川赖之、大内义弘、山名时熙等大名,对各地势力进行摸底和威慑或相互牵制。其实,在一般百姓之间,“巡礼富士山可以见到神佛真身”的这种山岳信仰,在室町时代已经形成一种社会思潮。所以不仅义满借故出游富士山,之后的六代将军足利义教也巡幸富士山,当然他们是打着旅游的幌子而真正的目的是要实现自己的政治企图。 [5]

1379年,反对细川赖之派的守护大名斯波义将、土岐赖康包围了义满的邸宅,要求罢免赖之。因此赖之被免去了管领一职,以斯波义将代之。(康历政变)此后幕府中的人事全被斯波一派取代,斯波义将下达了讨伐赖之的命令。但足利义满却在翌年以赖之是元老为由赦免了他,让细川和斯波两派并存互相牵制,借此增强了将军的权力。1390年土岐赖康死后,美浓国的土岐氏陷入了内乱,义满下令讨伐土岐氏(土岐康行之乱)。

1391年,足利义满又介入了山名氏的内部纷争。当时山名氏兼任11国守护之职,时人称为“六分一殿”。义满巧妙地让山名氏清起兵,同年12月派兵讨伐他,史称明德之乱。

足利义满在任期间,一直非常期望同明朝进行贸易。自1374年起曾数次向明朝派遣使节。1374年和1380年,足利义满以“日本征夷将军源义满”的名义向明朝朝贡,要求与明朝贸易。然而明朝拒绝了室町幕府的要求,理由是明朝认为“大觉系”的“日本国王怀良”(或作良怀)才是日本正统君主,而“持明系”则是乱臣。足利义满是“持明系”的军官,更不应与之通交。因此在明太祖在位期间,明朝拒绝了同室町幕府的贸易。

1401年,足利义满又以“日本国准三后源道义”为名,遣博多的商人肥富、僧人祖阿赴明朝。当时怀良亲王势力衰落,建文帝封义满为“日本国王”,并要求足利义满取缔倭寇。 在使者返回日本之际,明朝发生了燕王朱棣夺位的靖难之变。

明成祖朱棣夺取帝位后,派遣使臣分赴四方。永乐元年(1403年)琉球、日本、暹罗各国使节到中国朝贡,建立了宗藩与册封关系。1404年,足利义满又遣使赴明,贺册立皇太子。当时对马、壹岐一带的倭寇骚扰明朝沿岸,明成祖要求足利义满进行抓捕。义满发兵歼灭倭寇,献倭寇首领20人。 足利义满频频入贡,同时受明朝封赏,与明朝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明朝对日本颁发勘合符(一种类似存物牌的证明),日本以属国的名义对明朝进行朝贡贸易。明朝赐足利义满“日本国王”金印一枚,足利义满回书自称“日本国王,臣源义满”,日本正式承认自己为中国的藩属国,从此之后,直到明朝灭亡,中国一直是日本的名义宗主国。

勘合贸易促使中国的书籍和茶器大量传入了日本国内,《劝善》、《内训》等百余本儒家书籍传入日本。 中国茶器的传入也促进了日本茶道的发展。

1397年,西园寺家将京都北山的“北山第”献给义满。义满在那里以舍利殿为中心建立山庄,称为“北山殿”。后来又将北山殿改造成鹿苑寺。此时代的文化融合了武家、公家和禅宗文化,称为北山文化。

井上清《日本历史》:足利义满希望成为太上天皇,或者喜欢明朝皇帝称他为国王,这恐怕是由于他认为有必要取得由外部给予的权威的缘故吧。但是即使多少有了古代王朝和外国王朝给予的权威,但室町幕府并未因此而稳定下来。反而因足利义满的这种态度,加深了幕府的不稳定。 [6]

吴廷《日本史》: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通知时,是足利幕府最强盛的时期……但它的地位并不稳定,即使在义满统治时期室町幕府也始终没有达到象镰仓幕府那样的集权程度。 [1]

《大皇宫:日本天皇家史》:镰仓幕府的三代目源实朝是非常优秀的歌人,但作为政治家却略显不足……室町幕府的三代将军足利义满和江户幕府的三代将军德川家光都是优秀的政治家。 [7]

田中义成、今谷明等学者认为足利义满有篡夺皇位的企图;而受到此说法的影响,作家海音寺潮五郎、井泽元彦等人认为义满是由于皇室为了阻止其篡位而被暗杀的。

日本从平安时代到室町时代期间,曾长期流传着一首名叫《野马台诗》的预言诗。相传这首诗是由中国南朝梁时期的高僧宝志禅师所作,后来由遣唐使吉备真备带到日本。该诗的内容为:

东海姬氏国,百世代天工。右司为辅翼,衡主建元功。初兴治法事,终成祭祖宗。本枝周天壤,君臣定始终。谷填田孙走,鱼脍生羽翔。葛后干戈动,中微子孙昌。白龙游失水,窘急寄故城。黄鸡代人食,黑鼠牛肠。丹水流尽后,天命在三公。百王流毕竭,猿犬称英雄。星流飞野外,钟鼓喧国中。青丘与赤土,茫茫遂为空。

这首预言诗预言日本天皇之位传到第100代时将会灭亡,猿、犬扰乱天下,这就是著名的“百王说”。后圆融天皇系当时官方认定的第100代天皇;关东的镰仓公方足利氏满生肖属猴,足利义满自己生肖属犬,因此义满曾怀疑自己和足利氏满将取代天皇的天下,并且就此“百王说”这一问题咨询了坊城俊任、吉田兼敦,得到的答案是“百是众多的意思”。

虽然这首预言诗如今被认定为伪作,但根据相关史料的记载,足利义满可能真的有篡位的意图。足利义满在很早的时候就将自己的花押分为武家用和公家用两种,其继室日野康子被后小松天皇封为准母(地位相当于天皇的母亲),像皇族女性一样被授予了“北山院”的院号。朝廷的祭祀权、人事任命权悉归足利义满管辖,义满入宫觐见以及出外参拜寺社时使用与上皇同等的待遇。

1408年(应永15年)3月,后小松天皇临幸义满的居所北山第时,足利义满所坐的榻榻米是当时只有天皇和上皇才能使用的绿图案。4月,义满的次子义嗣在宫中元服时享受了亲王的待遇。由此可见,足利义满有篡夺皇位的野心,而接受明朝所授予的“日本国王”封号,则是试图假借明朝为外援,也是篡位计划的一个环节。足利义满计划胁迫后小松天皇禅位,让爱子足利义嗣继任天皇之位,自己则以治天之君的身份统治日本。但是,当时公卿的日记中没有找到足利义满排挤篡位计划的最大障碍皇太子躬仁亲王的相关记录。

由于足利义满的权力已经完全凌驾于天皇之上,天皇成为了傀儡;而且义满又有篡位的意图,因此朝廷决定将其铲除,派人下毒把义满毒死。井泽元彦认为暗杀者很有可能是义满所亲近的人物世阿弥和二条良基。此外,也有可能是当时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持,因为义满宠爱义持的弟弟足利义嗣,这使义持的地位受到威胁,感到非常不安。

然而当时公卿的日记中根本没有发现义满是被暗杀的相关记载,因此暗杀说没有直接证据。而井泽元彦认为,朝廷之所以在足利义满死后追赠其“太上天皇”的称号,是为了镇抚被暗杀的义满的怨灵。 [8]

父:足利义诠(2代将军)

母:纪良子(侧室)

兄弟姐妹

千寿王丸

柏庭清祖

足利满诠

廷用宗器

女子(宝镜寺殿。惠昌?)

正室:日野业子(日野时光娘)

女子

正室:日野康子(日野资康女)

侧室:藤原庆子(安艺法眼娘)

足利义持(4代将军)

足利义教(6代将军)

女子(入江殿圣仙)

侧室:加贺局(长快法印女)

尊满(友山清师)

男子(宝幢若公)

侧室:春日局(摄津能秀女)

足利义嗣

侧室:宁福院殿

女子(大慈院圣久)

侧室:藤原量子

侧室:藤原诚子

井义承

侧室:庆云庵主(大炊御门冬宗女)

女子(光照院尊久)

侧室:高桥殿

侧室:池尻殿

女子

虎山永隆

(以下为生母不明的子女)

仁和寺法尊

大觉寺义昭

本觉院满守

三渊持清

女子(法华寺尊顺)

女子(六角满纲正室)

女子(摄取院主)

女子(宝镜寺主)

犹子

斯波义重

三宝院满济


相关文章推荐:
室町幕府 | 征夷大将军 | 足利义诠 | 光明天皇 | 永和 | 天授 | 京都 | 室町时代 | 东海地方 | 守护大名 | 土岐赖康 | 山名氏清 | 南北朝 | 实权 | 称臣 | 纳贡 | 明日贸易 | 明成祖 | 勘合贸易 | 相国寺 | 足利义持 | 斯波义将 | 延文 | 足利尊氏 | 室町幕府 | 南朝 | 细川清氏 | 康安 | 楠木正仪 | 播磨国 | 白旗城 | 摄津国 | 尼崎市 | 贞治 | 元服 | 管领 | 细川赖之 | 乌帽子亲 | 征夷大将军 | 细川氏 | 京都 | 镰仓 | 五山 | 九州岛 | 今川贞世 | 大内义弘 | 应安 | 日野业子 | 延历寺 | 花御所 | 关白 | 二条良基 | 兴福寺 | 春日大社 | 神木 | 藤原氏 | 源氏 | 内大臣 | 左大臣 | 后圆融天皇 | 后小松天皇 | 院政 | 东大寺 | 兴福寺 | 富士山 | 严岛神社 | 守护大名 | 土岐氏 | 光严天皇 | 土岐赖康 | 美浓 | 伊势 | 尾张 | 佐佐木导誉 | 斯波氏 | 土岐氏之乱 | 山名氏 | 伯耆 | 美作 | 但马 | 和泉 | 纪伊 | 备后 | 京都 | 明德之乱 | 佐佐木道誉 | 楠木正仪 | 南朝 | 大内义弘 | 后龟山天皇 | 后小松天皇 | 寺社 | 京都 | 太政大臣 | 关白 | 一条经嗣 | 上皇 | 法皇 | 日野康子 | 明朝 | 足利义持 | 比睿山 | 延历寺 | 足利义嗣 | 公家 | 应永 | 相国寺 | 足利义持 | 斯波义将 | 足利义嗣 | 越前 | 嘉吉之乱 | 应仁之乱 | 细川赖之 | 斯波义将 | 土岐赖康 | 管领 | 美浓国 | 土岐氏 | 山名氏 | 山名氏清 | 明德之乱 | 使节 | 朝贡 | 明太祖 | 博多 | 祖阿 | 怀良亲王 | 建文帝 | 倭寇 | 朱棣 | 靖难之变 | 琉球 | 暹罗 | 对马 | 朝贡贸易 | 日本国王 | 茶器 | 劝善 | 内训 | 日本茶道 | 鹿苑寺 | 北山文化 | 井上清 | 吴廷 | 日本史 | 海音寺潮五郎 | 井泽元彦 | 平安时代 | 预言诗 | 南朝梁 | 宝志禅师 | 遣唐使 | 吉备真备 | 后圆融天皇 | 镰仓公方 | 足利氏满 | 花押 | 武家 | 日野康子 | 后小松天皇 | 准母 | 上皇 | 应永 | 榻榻米 | 义嗣 | 元服 | 亲王 | 日本国王 | 井泽元彦 | 世阿弥 | 二条良基 | 足利义持 | 足利义嗣 | 太上天皇 | 足利义诠 | 日野业子 | 日野康子 | 足利义持 | 足利义教 | 足利义嗣 | 犹子 | 斯波义重 |
相关词汇词典